英國政府在經歷2005年7月7日「倫敦大爆炸」和同年7月21日「倫敦策劃爆炸」後,驚覺其多族裔移民及多元文化政策的失效,急忙在本國引進多項補救措施,謀求作出改善,詳情見Blog 19。

英國文化協會 (The British Council) 是英國一個對外推廣文化教育活動的非政府部門公共機構 (non-departmental public body),除了其舉辦課程及活動的三億鎊收費外,每年接受外交及聯邦事務部 (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 一億八千六百萬鎊的經費資助,故此對參與國家改善多元文化政策的補救行動,實屬責無旁貸。馬田戴維森先生 (Mr Martin Davidson) 於本年4月出任英國文化協會主席 (Director-General),他在本年2月26日的記者會公佈,英國文化協會將轉移其注意力和調動部份資源,加強在中東及中亞地區的穆斯林 (Muslim) 國家推廣文教活動工作,藉以建立英國與穆斯林國家人民的彼此信任、互相瞭解和尊重,並抗衡恐佈活動的擴張。

根據戴維森分析,英國社會許多方面都深深吸引着伊斯蘭世界的人民,但由於欠缺全面認識,導致存在一道「缺乏信任」的寬闊鴻溝,分隔着兩個社會。他又指出該鴻溝早已存在,英國對伊拉克和阿富汗近幾年所採取的軍事行動,無疑卻更加深彼此文化上的誤解,亦使該鴻溝愈來愈闊及愈明顯。在過去一年,英國文化協會努力構思如何建造一度橋樑去消除該鴻溝,並連繫英國和伊斯蘭世界。

為此英國文化協會將重新調配資源,於明年3月前關閉其在一些歐洲國家的辦事處、圖書館和訊息中心 (Information Centre),並取消在歐洲舉辦的傳統藝術活動和出外訪問,所節省每年七百五十萬鎊的經費(即約相等於其在歐洲三分之一的經費),轉用在穆斯林國家推廣青少年文教活動,希望可消弭對英國社會的誤解,並防止極端主義者 (extremists) 向穆斯林青少年成功灌輸認同阿蓋達 (al-Qaeda) 恐佈組識的行為。

受此改變策略影響的歐洲國家包括:拉脫維亞 (Latvia)、愛沙尼亞 (Estonia)、立陶宛 (Lithuania)、芬蘭 (Finland)、匈牙利 (Hungary)、斯洛文尼亞 (Slovenia)、斯洛伐克 (Slovakia)、奧地利 (Austria)、西班牙 (Spain)、保加利亞 (Bulgaria)、比利時 (Belgium)、德國 (Germany)等;受惠的中東及中亞十五國則包括:伊拉克 (Iraq)、科威特 (Kuwait)、沙特阿拉伯 (Saudi Arabia)、巴林 (Bahrain)、阿曼 (Oman)、卡塔爾 (Qatar)、阿聯酋 (UAE)、也門 (Yemen)、伊朗 (Iran)、阿富汗 (Afghanistan)、巴基斯坦 (Pakistan)、哈薩克斯坦 (Kazakhstan)、孟加拉國 (Bangladesh)、尼泊爾 (Napel)(十五個受惠國中唯一非穆斯林國家) 和烏茲別克斯坦 (Uzbekistan)。

英國文化協會於1934年創立,最早命名為 The British Council for Relations with Other Countries,後簡稱 The British Council,現在於全球109個國家、233個城市設有辦事處。其工作包括促進英語教育、提供英國最新資訊、推廣英國教育及培訓、各地政府推行改革和改善公共行政時致力合作,以及推廣英國在科學、藝術、文學、設計各範疇的創意思維和卓越成就。該會早於1943年在中國重慶設置辦事處,亦是亞洲區第一個辦事處,現於北京、上海、廣州及重慶設有信息中心;該會於1948年在香港展開工作。其主席戴維森先生曾在中國及香港工作超過十六年,對中國和香港事務非常瞭解。

透過英國文化協會在其網頁 (網址–http://www.britishcouncil.org/) 所發佈的資料,可大略知悉其擬定工作目的、價值觀和目標成果,節錄如下:

“Purpose and Values (目的與價值觀)

Our purpose is to build mutually beneficial relationships between people in the UK and other countries and to increase appreciation of the UK’s creative ideas and achievements.

This work is driven by our strong belief in internationalism, a commitment to professionalism and an enthusiasm for creativity. These qualities, coupled with our integrity and our conviction that cultural relations can help individuals and the world community to thrive, make the British Council a good partner and a special place to work.”

“Cultural Relations – Our role in the world today (文教活動–今日世界我們所扮演的角色)

We recognise that the UK has a lot to learn from other cultures and traditions, as well as a lot to offer. Which is why we place great value on exchanging ideas, sharing knowledge and learning from each other.

Through the ties that we create between people in the UK and other countries, we help to break down the barriers to understanding. We then work on these links in education and culture to build lasting relationships based on trust, mutual understanding and respect. This is what we mean by cultural relations.

We take pride in celebrating the UK’s creativity and achievements, while looking for ways to enrich the cultural and intellectual life of the UK, by bringing its people together with people from other countries. To help us maintain this, we even have our own cultural relations think-tank, Counterpoint.

Our commitment to long-term projects and partnerships over the past seventy years has won us recognition as a trusted friend to many individuals and organisations; and has enriched the lives of millions of people all over the world.

As we operate at arm’s length from the UK government, we are able to build relationships with those who may be wary of working with government bodies.”

“High-level target outcomes (高層次目標成果) –

1. Improved perceptions of the UK in other countries (改善其他國家對英國的印象).

2. Greater mutual understanding between the UK and other countries (促進英國和其他國家的互相瞭解).

3. Stronger ties between the UK and other countries(加強英國和其他國家的連繫).

基於上述資料,我們可明白英國文化協會被委以肩負建立英國與穆斯林國家人民彼此信任、互相瞭解和尊重的重責,以抗衡恐佈活動的擴張,亦屬理所當然。不過,單憑調撥資源在穆斯林國家增加推廣文教活動,衹可透過耳濡目染和日積月累的薰陶,逐漸於穆斯林人民心目中對英國社會文化建立正面的形象,成效絕非短期内能一蹴即就,恐怕非經歷數年的努力,難見成績。故此,筆者對英國文化協會所肩負此項沉重歷史任務的成效,未敢過份樂觀,這使命確實是任重道遠,各讀者不仿拭目以待。

話說回來,筆者對英國文化協會在促進英語教育和推廣英國教育工作的成效,則衷心佩服。它在過去十年能順應配合香港的時勢,包括1997年主權回歸、母語教學及教育改革的實施,故此於香港推行這方面的文教工作,就是一個絕對成功的例子。英國政府在1997年撤離香港,同時啟用座落金鐘特別為英國領事館註香港辦事處撥地興建的整幢嶄新辦公大樓;並將原先在灣仔區租用侷促地方作會址的英國文化協會,一同搬進新落成的領事館大樓內數層寬敞和設備完善的樓宇,繼續進行文教工作。英國政府此項處心積慮的安排,亦為日後英國文化協會在香港加強推行英語教育和推廣英國教育工作,鋪下成功之路。根據筆者觀察,97前在舊址的英國文化協會,衹是門堪羅雀;97後遷進新址的英國文化協會,卻是門庭若市,正是最佳證明。

筆者還記起數年前和妻子以接力形式到英國文化協會新址輪候四、五小時,衹為替女兒報讀暑期中學英語課程;並要預備每期數千港元的學費,再為女兒於學期間報讀週末中學英語課程,這整項「英語學習工程」,由女兒升中的暑假開始,直至她完成中學課程為止。筆者去年暑假和一名朋友閒談香港教育,意想不到他剛升讀中學的兒子,在多年後的今天,正開始重覆着筆者女兒昔日的「英語學習工程」,如出一轍。

再者,筆者注意到由英國文化協會在香港主辦推介留學英國的各類型展覽及講座,每年都維持着相當的數目和規模,而在中國亦有相同情況。根據英國高等教育統計機構 (UK Higher Education Statistics Agency) (網址–http://www.hesa.ac.uk/) 在本年3月26日的新聞發佈資料顯示,於2005/2006年度來自中國的留英大學生有50 755人,仍高踞海外留學生來源地首位,來自香港的排第十位亦有9 445人;雖然兩者都較對上年度有所下降,但合共仍佔330 080名來自海外留英大學生總人數約五分之一。至於來自中港兩地數以千計到英國寄宿學校入讀中學各級課程的學生,尚未計算在內。由此可見,英國文化協會在中國和香港進行推廣英國教育的工作,可算非常成功。

十九世紀的大英帝國,國力強大,到處廣佔殖民地,有日不落國的稱號;至二十世紀,國勢衰落,各殖民地紛紛獨立。不過,英國卓越的外交仍然名不虛傳,在眼見殖民土地逐一失落的同時,卻於世界各地開始廣設由其外交部資助的英國文化協會,除了開宗明義為推行英國文教活動外,暗地裏卻也不忘進行英國文化和文明侵略;現已在109個國家、233個城市設置「文化橋頭堡」,米字旗 (the Union Jack) 於世界各地233個英國文化協會的辦事處再次悠悠昇起。英國倚仗其深厚的文化背景,進行這項細水長流的輕柔外交攻勢,實非於二十世紀開始稱霸世界的美國所能望其項脊。

中國勢必成為二十一世紀今日世界的經濟強國,無庸致疑;但其外交政策及技巧,可待改善之處仍多。筆者有一建議,中國政府外交辦實可倣傚上述的英國外交策略,於世界各地由外交辦撥款資助設立中國文化協會,並呼籲當地華僑提供各種所需 —尤其人力— 支援,推行類似的文教活動,包括促進華語教育、提供中國最新資訊、推廣中國教育及培訓等。因應全世界趨向中國熱、努力學習中文及接觸中國文化,祈求打開中國市場的同時,配合在世界各地推廣中國文教活動,藉着中國沉厚的文化傳統,實行中華文明反侵略攻勢,當可事半功倍;中國的整體印象和外交形勢,亦可望獲得改善。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四月 3rd, 2007 6:52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雅帆
 1 

根據英國泰晤士報在本年4月10日報導,中文現已緊隨着法文、西班牙文和俄文而成為英國家長心目中安排子女學習最普及外語的第四位。英國尤其倫敦的家長現正流行一熱潮,就是聘請懂得說普通話 (Mandarin speaker) 的中國籍褓姆 (Chinese nannies);除了負責帶孩子外,並需要教授孩子學習中文和講普通話。這些英國家長希望為其子女的美好將來–包括到中國去工作和生活–及早作出裝備,故此安排他們自幼便學習中文和講普通話。

根據倫敦區褓姆介紹所的個案資料顯示,每十個案便有一個是要求中國籍褓姆,可見懂說英語及普通話的中國籍褓姆在倫敦已變成非常吃香的兼職,每小時凈工資(除稅及國家保險金外)達12至15英鎊,較倫敦的平均工資即每小時9.50英鎊還要高。雖然如此厚酬,但仍是求過於供。

故此,由中國外交辦撥款資助在英國設立中國文化協會,推行中國文化教育活動,包括促進華語教育、提供中國最新資訊、推廣中國教育及培訓等,實有其潛在市場,不可忽視。

四月 15th, 2007 at 9:24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