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月

中國 火藥 槍炮(二)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公元1400年後,鄂圖曼突厥軍隊攻佔「東羅馬 / 拜占庭」土地,中斷了歐洲和亞洲的貿易,同時,西歐葡萄牙人亦發展出「三桅」的遠洋帆船,希望從海路找尋開啟東方貿易的航道。

經過幾十年的努力,於1498年,「達伽馬」(Vasco da Gama) 成功遶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到達印度,正式建立東方航線。葡萄牙人繼續努力,1509年抵馬六甲;1513年到中國。葡萄牙人在中國卻遇上強大對手,完全佔不到便宜,祇能在半盜半商的情況下,在中國沿海擾攘四十年。1553年,葡萄牙人不惜重金賄賂明朝的廣東地方官員,並開出「課稅百份之二十」為條件,取得葡商在澳門的登岸權,成為葡萄牙人對遠東區貿易的根據地。同期,亦開展對日本的貿易。

天主教耶穌會的傳教士,亦跟隨船隊到中國。這批早期的傳教士,都帶備了西方文明的尖端知識,又虛心學習中國語文,以知識為媒介,成功取得明朝官員的信任,到中國傳教授學。1582年,「利馬竇」(Matteo Ricci) 抵澳門,其後成為第一位進入皇帝宮廷的耶穌會士。他為中國繪畫出第一幅「世界地圖」,並將大明疆土放置在地圖中央,稱為「中國」,萬歷皇帝龍顏大悅。耶穌會的其他教士,又帶來幾千本歐洲經典的天文、曆法、數學、機械等知識書藉。

1623年,「湯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 到北京,將許多西學的經典書籍繙譯成中文,更帶來當代最尖端鑄造大炮的冶金學知識,深為朝廷所喜。

1626年,中國打了第一場著名的「炮戰」。話說1618年,大明東北邊疆滿州衛的酋長「努兒哈赤」,因殺父之仇,宣佈「七大恨」,改國號「後金」,起兵叛明。他連年擊敗明朝軍隊,幾乎盡取東北關外之地。1626年,努兒哈赤圍攻寧遠,明將「袁崇煥」孤軍守城,但袐密配置了「紅夷大炮」,努兒哈赤攻城未克,反受炮傷而死。其子「皇太極」繼任後金國皇,改國號「大清」。他用「反間計」,令大明崇禎帝以「通敵」罪凌遲處死袁崇煥,心腹大患既除,大清盡取明朝關外土地。

西洋科技救不了大明的國運,卻最終亡於飢荒和流寇內亂。1644年,陝西農民「李自成」率軍攻破北京,崇禎帝自殺。明山海關守將「吳三桂」內外受敵,最後選擇投降關外的滿清,亦有傳說降清是因李自成部下擄走其愛妾陳圓圓而「衝冠一怒為紅顏」的故事。清兵入關後,滅李自成及南明諸王,建立「大清帝國」。滿清入關前皇太極已死,「順治」是入關後第一位清帝,「康熙」是第二位。

清兵入北京後,知道城內住有一批身懷絕學的西洋異人,特准安撫留任。各傳教士遂能順利過渡明清兩朝的交替。「湯若望」、「南懷仁」等西洋人,在順治康熙年代,歷任「欽天監」幾十年。欽天監等同現代的天文臺長,在農業社會是地位崇高的專業官職。康熙雖然自視為天朝皇帝,但對「西學」仍很尊重。

及至雍正繼位,因政治鬥爭關係,重用喇嘛而排斥洋教。乾隆帝時,羅馬教廷因禁止中國信徒拜祭祖先的習俗,與大清關係惡化,乾隆於是禁絕洋教活動,中國與西洋文明的接觸斷絕。直至「鴉片戰爭」及「英法聯軍」之後,中國才重新招聘西洋人開辦工業,訓練軍隊,更派遣「留學生」出洋學習。然而,在清朝鎖國這百多年間,西方的科技已躍進千里,而中國祇有寸移,彼此的主客強弱位置經已互易。

本篇的故事相當沉重,但亦有輕鬆的一面。原來「中國」這詞語是由一個「洋鬼子」創造。當年「利馬竇」東來傳教,為討好大明萬歷皇帝,繪畫「世界地圖」時加插「中國」這概念。海遠曾在網誌2引用黃仁宇先生的名著《萬歷十五年》(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為題,其書中敍述的這段時期,天下太平,繁榮昌盛,萬邦來朝,可能亦因此給與利馬竇靈感,創造出「中國」(Middle Kingdom) 這個訶諛奉承的詞語。這時期大明的政局表面平靜,內層卻暗流洶湧,上述英文書名其實寓意深遠。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三月 1st, 2010 2:53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