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言道:「英雄造時勢;時勢造英雄。」意何所指?人生經歷其實包含兩部份:「個人努力」的「英雄」;與「命運安排」的「時勢」。假設各佔一半,個人努力屬「可自我控制成就」的百分之五十;命運安排則是「不可自我控制成就」的百分之五十。

根據簡單的數學計算,透過個人努力爭取獲得這可控制的百分之五十,加上命運安排獲得那不可控制的百分之零至五十,則總計可獲得成就百分之五十至一百。反之,假若放棄個人努力,可控制的是百分之零,加上命運安排不可控制的百分之零至五十,則總計可獲得成就由百分之零至五十。

換句話說,其一,假若放棄個人努力,任憑命運安排,在運氣絕佳的情況下,最多祇可獲得成就百分之五十,即或相等於用盡努力而運氣絕差的情況下所可能獲得的成就;其二,假若放棄個人努力,任憑命運安排,在運氣絕差的情況下,可能會一無所有;其三,假若用盡努力,並在運氣絕佳的配合下,則可能獲得百分百的美滿成就。

或許用盡個人努力仍祇能獲得少於百分之五十的成就,但相信不至於零,假若是零則必須檢討用盡努力而徹底失敗的原因。個人努力已是可控制獲得成就的因素,期望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成就英雄;若然捨棄聚焦力量於此項因素,完全依賴命運安排的不可自我控制成就因素,屈於時勢,則是更無任何把握的空想。再者,單憑絕佳命運安排而獲得百分之五十成就的例子亦是少數,不勞而獲殊非可靠。

舉例來說,三國時代蜀國的後主劉禪,命運安排絕佳,先有趙雲「百萬軍中藏阿斗」的勇猛護主;繼有劉備的父蔭和託孤;三有孔明的忠賢匡助,但卻敗於缺乏個人努力,糊渾一生,落得亡國的下場。相反地,唐代鑒真和尚努力不懈,六次東渡日本的個人小經歷(詳見網誌26〈鑒真東渡〉);東漢末年魏蜀吳辛苦經營,三國鼎立的歷史大故事,都是個人努力的英雄,加上順應命運安排的時勢,而導致成功的真實例子。

人生之中,存在各種需要,第一層「基本需要」(primary needs) 屬與生俱來,包括飲食、排洩、呼吸、睡覺等。第二層「次級需要」(secondary needs) 通過學習和經歷得來,包括知識的趣味、工作的成就、權力的滿足‥‥等。其實,社會上每一類知識和每一項工作都充滿趣味,亦可為人們帶來成功感,個人努力與命運安排則發揮力量,決定個人在人生經歷中追尋次級需要,包括知識和工作的趣味及成功感等,所獲達致的程度。

不同個人性格或許對某一類知識或某一項工作特別合適,譬如喜歡旅行的人相對適合修研地理,愛好說話的人較易適應出任公關工作。然而,人們應否靜候命運安排知識和工作的趣味及成功感自動降臨?是否單憑依賴命運安排,遭遇適合個人性格的某一類知識或某一項工作,便可以獲得趣味和成功感?答案是否定的。因為發掘趣味和型造成就必須經歷主動參與及個人努力,才有望可竟全功;梁啟超分別在〈學問之趣味〉和〈敬業與樂業〉兩篇文章,已有類似思維的詳細陳述。

追尋學問和工作的趣味及成功感,是純粹個人的經歷和感覺,必須透過個人努力,無論家人、導師、朋友或其他人,最多祇可從旁指導和鼓勵,卻不能代勞。有趣的是:那一類學科和那一門工作才符合自已的興趣和理想,卻仍然恆久不變屬不同年代青年繼續迷思和重詢的問題;同樣地,不同年代老生亦是維持貫徹和常談的答案。人生經歷與歷史,正循相同的軌跡,不斷自我重演!

在初上中小學階段,「學習」的知識水平是「傳授資訊」,每個學生都是被動地從課本中接觸有限、相同的資訊,祇需通過不斷簡單背誦的「模仿練習」,便可以輕易掌握;相反地,當踏進大學門檻,「學問」的範圍焦點是「培育理性」,每個學生也是主動地從社會上接觸廣泛、不同的資訊,卻必須透過反覆獨立思考的「尋根問底」,才可以聚沙成塔。基於兩個求學階段的不同要求,也解釋了優異的中小學成績,並非持續獲得優良大學成績的必然保證!同樣地,個人努力與命運安排的力量,對大學生的影響亦較大。

再者,無論是普通、專業或技術學科的鑽研,都必須廣泛接觸社會,加入通識教育和理性思維的培育,否則脱離社會,不但限制了專業和技術的應用和發展,更將淪為專業與技術的機器。大學生憑藉理性思維,對社會各種現象進行剖析;更進一步透過內化過程,分析和接受身處社羣所認定某些社會規範,包括:學習社會規範的內容;理解這些社會規範的目的;及最後接受這些社會規範成為自己的信念、態度和價值,建立個人的價值系統和人生觀。根據這些基本價值 (basic values),形成一種審察事物的認知觀點,從而批判性地檢視、質疑與反思現實世界的事物;並主導個人經歷和創建歷史。

簡而言之,中小學階段集中「傳授資訊」,大學階段聚焦「培育理性」和「內化價值」,大學教育是個人追尋知識和人生經歷的一項嚴肅挑戰、一道重要分水嶺!

個人努力的英雄,與命運安排的時勢,既能對一個個人的前景產生巨大影響力;亦是剖析人生經歷與歷史的兩項重要因素。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一月 30th, 2010 10:08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雅帆
 1 

青年人問雅帆,如何達成英雄的正面處事心態?雅帆認為,當今之世,每個人都要積極面對人生,則必須抱持四種心態:

(1) 智心– 具備智慧的心,憑知識和理性去分辨是非對錯;

(2) 決心– 具備勇氣的心,憑識見和果斷去判定選擇取捨;

(3) 信心– 具備仁愛的心,憑信念和自愛去提供動力來源;

(4) 恆心– 具備平和的心,憑忍耐和堅毅去維持不撓動力。

雅帆同時介紹美國哈佛大學教育學院「霍華德.嘉納教授」(Professor Howard Gardner of 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 的一本著作《Five Minds for the Future》(邁向未來的五種心態),書中强調青年人應如何培育自己的心態,去迎接未來的挑戰。其「邁向未來的五種心態」包括:

「The disciplined mind」has mastered at least one way of thinking – a distinctive mode of cognition that characterizes a specific scholarly discipline, craft or profession. (修習心:在特定修習的學科、技術或專業領域,掌握一種思考方法和認知模式。)

「The synthesizing mind」takes information from disparate sources, understands and evaluates that information objectively, and puts it together in ways that make sense to the synthesizer and also to other persons. (整合心:集合不同來源的資訊,進行瞭解和客觀評核,達至理性整合,並以此成果與其他人溝通。)

「The creating mind」breaks new ground. It puts forth new ideas, poses unfamiliar questions, conjures up fresh ways of thinking, arrives at unexpected answers. (創造心:打破新領域,提出新概念,闡明新問題,結合新思維,達至新答案。)

「The respectful mind」notes and welcomes differences between human individuals and between human groups, tries to understand these “others,” and seeks to work effectively with them. (尊重心:體察、歡迎並包容不同個體之間及團體之間的差異,達至彼此有效合作。)

「The ethical mind」ponders the nature of one’s work and the needs and desires of the society in which he lives. This mind conceptualizes how workers can serve purposes beyond self-interest and how citizens can work unselfishly to improve the lot of all. (道德心:身為工作者或公民而捨棄私利,圓滿達成社會任務和改善社會責任。)

前三項有關發展個人智慧 (intellect);後兩項有關發展個人人格 (personality),堪值青年人深思。

十二月 18th, 2010 at 6:46 下午
K M Lam
 2 

小弟看畢作者雅帆於網誌:270 「勸学篇(ニ)」的文章後,不其然再細閱是篇「勸学篇(一)」的文章。

概括而言,很欣賞海遠網誌的宗旨和一向以來對中華兒女的鼓勵,包括了學習的哲理,不同心路歴程的應有態度。用心良苦!

事實上,小弟也有推薦給一些正在求學或在職的青年們登入此一網誌,來開開眼界、擴闊視野。

四月 28th, 2012 at 10:23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