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一月

國際視野三部曲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這是一個遊學的故事。話說2009年7月底一個黃昏,英國倫敦希斯路機場3號客運大樓候機室,聚集了一衆二十多名年約十歲的中國男女兒童,個個聰明伶俐,在一名年齡不過三十的年青女子安排下,準備登機。原來他們都是來自長沙一間學校的高小學生,在該名老師帶領下,剛剛完成了為期兩週的英國遊學,乘搭國泰航空公司的客機從倫敦飛香港,再立刻轉機飛返長沙。

除了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多個中國城市之外,現在長沙的人民亦富起來,家長支付數萬元的旅費,安排子女參加暑期外國遊學團,為未來國家棟樑建立外國經驗和穩打國際基礎。在驚歎中國這些天之驕子的幸福之餘,回望香港許多中上階層學生,亦同樣享有優越的出國遊學機會,不禁為香港低下階層,例如家居天水圍同樣來自中國內地的學童,其身處競爭劣勢的培育環境,感到憂慮!

由中國或香港學校精心策劃類似的高小及中學學生暑期外國遊學團,雖未至必備項目,但已屬司空見慣的流行安排,其目標遠大,包括:學習外語溝通、促進文化交流、確立全人發展、開拓國際視野‥‥等,成效如何?學生與家長自有確切評價。

有關「國際視野」的狹義與廣義,可參閱網誌125〈從本土觀點到國際視野〉一文。雅帆認為,若從開拓國際視野的角度看,其過程可分三部曲:即「國際接觸」(international contact)、「國際剖析」(international analysis) 和「國際視野」(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第一部曲的「國際接觸」,是指透過直接或間接方法,接觸外國的人和事。前者包括參加出國遊學團,憑藉親身目睹社會現象,比較容易掌握事實,面對面的現場接觸,更可提供互動反應,但受時間限制。後者的最佳例子是通過互聯網攫取國際資訊,時間彈性較大,卻祇有冷硬的隔閡接觸,而缺少即時回響,完全倚賴媒體透過資訊科技的輾轉報導,分辨事實的真偽亦相對困難。假若沒有出國遊學的優勢機會,在無可奈何之下,互聯網設施可能已是提供基本國際接觸的另類有效途踁。然而,無論透過單純遊學或上網的「國際接觸」,祇停留在「認識」外國人和事的資料搜集層面,難言瞭解。

第二部曲的「國際剖析」,是指獲得基礎認識之後,對外國社會行為 (social behaviour) 和社會事件 (social issue) 的背境、產生原因、過程、結果、成敗關鍵、影響、與其他行為和事件的連繫等各方面,進行詳盡資料的編整、相互關係的假設、理性邏輯的推敲、慎密判斷的思考和剖析結論的驗證,達到「瞭解」外國人和事的目標。來去匆匆的外國遊學團,由於時間所限,或許較難即時詳細分析接觸到的行為和事件,必須透過不少跟進功夫,才可寄望成功跨越「國際剖析」的層面。

第三部曲的「國際視野」,是指某一國家或管轄地區民衆根據「包容或融合」當地及外地一些不同基本價值 (heterogeneous basic values),透過「內化」(internalisation) 過程所形成一種審察事物的認知觀點,從而批判性地檢視、質疑與反思現實世界的事物。當地民衆亦可以憑藉其國際視野,審察境內現象或境外現象。建立國際視野的四項主要因素,詳見網誌125〈從本土觀點到國際視野〉一文,不再贅述。外國遊學團能否跨越「國際剖析」既然仍屬存疑,則更遑論輕易達到建立「國際視野」的深入層面了。

誠然,安排子女出國遊學,是開拓「國際接觸」的其中一道有效途徑,可以提供增加認識外國人和事的機會,卻要支付昂貴旅費的投資,並非每個普通家庭可以長期負擔。再者,出國遊學固然有其認識外國的功能,然而單憑幾次出國遊學,即罔圖一步建立「國際視野」,則恐怕祇能自欺欺人,或是失望而回。

總括來說,從「國際接觸」到「國際剖析」至成功跨越「國際視野」,卻必須順序完全經歷「認識、瞭解、內化」三個部曲程序,三環緊扣,缺一不可;並透過長時間的歷鍊與考驗,穩紮根基,日積月累,才望可竟全功。

若要實在並深入明瞭「國際視野」這個抽象概念,必須引用現實生活例子輔助說明,雅帆提供最近英國《泰晤士報》 (Times) 一篇專題文章作參考資料。話說2007年9月12日,一名英籍巴基斯坦裔男子「什肯.阿克毛」(Akmal Shaikh) 在中國新疆烏魯木齊機場 (Urumqi Airport, Xinjiang),被海關在其行李箱搜出約重4公斤海洛英。2008年10月29日,經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罪成,依例判處阿克毛死刑。2009年5月26日,再經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其後,雖然英國外交部多次奔走,首相白高敦及聯合國亦分別致函中國,以阿克毛患有精神病為理由,求情輕判,卻不得要領。2009年12月29日,阿克毛在烏魯木齊市被注射毒針處決。

這案件除了引起國際關注外,英國傳謀更廣泛報導,支持和批評英國政府為阿克毛求情的輿論,數目相約。雅帆認為,2009年12月30日《泰晤士報》特約專欄作家「喬治.華爾頓」(George Walden) 的一篇文章,題為《Before preaching, remember the opium wars》(可意譯為《從鴉片戰爭到英籍毒販的死刑求情》),內容既可平衡正反雙方的評論意見,亦能蘊含「國際視野」的審事觀點,是學習「國際視野」的理想典範。其副題穿引起全篇主線,清楚指明立場:

「Britain is in a poor position to condemn the execution of Akmal Shaikh unless it accepts its history of drug dealing to China」(除非英國接受其前往中國販賣鴉片的歷史,否則其狠批中國處決阿克毛的立場將無法站穩)

文章首先敍述當年清朝兩廣總督林則徐執行禁煙、去信英女皇維多利亞要求停銷鴉片未獲回覆、觸發燒鴉片的歷史故事,繼而引申其主要論據,包括下列重點:

「‥‥ What we should do is make our disgust known vigorously, bilaterally and in international forums, while keeping our part in China’s history in mind, on the assumption that we want to understand a power that already touches all our lives, and will affect them more. We should also keep a keen eye on China’s overall direction — of which the fate of a heroin mule is not necessarily a symbol. ‥‥」

「‥‥ The issue for us is not so much if a British citizen deserves to be executed for his part in heroin smuggling: sovereign states have that right, and China is not alone in claiming it. It is that if we wish to influence China on capital punishment, the treatment of mentally unstable people or anything else, a little historical humility may be in order.

Not that modern generations should flagellate themselves for the misdemeanours of their forebears every time a post-colonial country behaves brutally, but while we fulminate against China, we could spare a little moral opprobrium for the people who ruin young Chinese lives by running drugs.

Commissioner Lin’s magnificent admonition received no reply from the British. At the time we could afford to ignore China’s complaints. The Chinese have now given their reply to us. As well as condemning the execution, we should think about why they did it, and how we can best persuade them from doing it again. ‥‥ 」

文章糅合中英兩國的一些基本價值觀,盡顯「國際視野」,立論精闢,客觀中立,對中英雙方就上述案件的互相指責,含蓄地各打五十大板;兼且文辭豐蔚,流水行雲,堪值玩味,亦可作為追尋「國際視野」的理想目標。讀者如有興趣,可到訪《泰晤士報》相關網頁細閱全文,網址是–

(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comment/columnists/guest_contributors/article6970891.ece)

華爾頓是英籍作家,中國問題專家,酷愛中國文化,曾到香港學習中文,現在英國多份報張撰寫專題文章。他的學習、工作及生活經驗,橫跨英、美、中、俄、法和香港;1962至1983年期間,他在英國外交部工作,專責俄國、中國和法國事務,當中從1966至1969年出任英國駐北京外交官。他是前保守黨成員,於1983至1997年競選成功,出任英國國會議員,並於1985至1987年擔任高等教育部長 (Minister for Higher Education)。

從華爾頓豐富的個人國際履歷,可見他所具備的「國際視野」,既要博覽各國歷史,穩紮基礎見識;亦須經歷千錘百鍊,建立廣闊胸襟,確實得來不易,絕非參加幾次出國遊學團的輕鬆工夫可以比擬。或許基於這個原因,觸發苦心孤詣的家長們另闢蹊徑,盡早籌劃遣送兒女出國留學了。

華爾頓應該慶幸能夠生活在一個自由的國度,讓他可以盡舒已見!誠然,培育「國際視野」,還須多方面的配合,可謂「路漫漫其修遠」!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輯錄自2009年12月30日《泰晤士報》特約專欄作家「喬治.華爾頓」(Geroge Walden) 的一篇文章,題為《Before preaching, remember the opium wars》,謹此鳴謝。

〔後記:讀者可參閱網誌125〈從本土觀點到國際視野〉及網誌167〈社會學想像力與國際視野〉兩篇相關文章。2010年1月22日。〕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一月 10th, 2010 9:04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