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 在其著作《Guns, Germs and Steel: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 一書中,用上「病菌」(Germs) 一詞作為書名的其中部份,突顯了「現代文明」的根基 — 農耕畜牧的發展,是一個有趣的話題。畢竟,「槍炮」與「鋼鐵」是「先進文明」的技術產品,用來打倒一個「落後文明」,容易明白;但是「病菌」在現代文明中扮演甚麼角色?難道西班牙人當年已懂得運用「生化武器」?當然不是,當代還未有「病菌」的概念。

原來許多疾病都是「農牧業」的副產品,本來人和動物各有不同的生活環境,亦各有不同的流行疾病;但自畜牧業崛興後,人畜共處一室的情況經常出現,於是許多常見於動物的病原菌都傳給了人類,當這些病菌變成可以「人傳人」之後,就潛伏能引發「瘟疫」的危機。在《Guns, Germs and Steel: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一書〈chapter 11 – Lethal gift of Livestock〉(第十一章–牲畜的致命禮物),敍述病菌的演化,提供詳細解釋,並舉例:「水痘」(Measles) 、「結核」(Tuberculosis) 、「天花」(Smallpox) 等疫病都是從牛 (cattle) 傳染人類;「流感」(Flu) 則是從豬 (swine) 而來。

約在萬多年前,農牧業起源於西亞地區,「農牧」的概念亦很快傳播到歐亞大陸各地文明;雖然各地都有自已的「特產」,但是「瘟疫」卻全無疆界限制,有時可從東方傳向西方;有時則自西方傳到東方‥‥。每一波「瘟疫」都令大量人口死亡,倖存者卻能對該病原菌產生「免疫力」(immunity),這並不是說人類能夠殺死病原菌,而是可以彼此共存。也就是說,人類雖然成為「帶菌者」,但病菌卻不會致命。萬多年來,歐亞大陸的人口經歷多次瘟疫;也就是說,他們對很多疾病都已產生免疫力,身體可能帶菌,但不發病。

約在二萬年前,新大陸的印地安人自亞洲經「白令陸橋」(Bering Land Bridge) 進入美洲,詳見網誌148〈The Peopling of the World〉。然而,自冰河期結束後,海洋水位上升,淹沒了「白令陸橋」而形成「白令海」(Bering Sea);自此「新 / 舊大陸」文明被隔絕,互不往來,直到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才打破這隔閡。這時的印地安人剛剛進入農業文明,他們的「科技」遠遠落後於歐洲人,其身體的「免疫力」亦遠有不及。西班牙人帶著一身病原菌和整套武器來到美洲,在「槍炮」與「鋼鐵」尚未展現威力之前,「病菌」已經橫掃了印地安社會,印地安人不戰而亡。1510至1530年期間,一場超級瘟疫橫掃中南美洲,印加人口大量死亡,印加國王和他的指定繼承人亦不能倖免。高層權力結構的崩潰,引來一場內戰,「阿塔瓦爾帕」(Atahuallpa) 勝出。然而,瘟疫和內戰大大削弱了印加王國的實力,亦給予西班牙人長驅直入的機會。

卡哈馬卡的衝突祇是一個引子,戴蒙主要在述說,農牧業是如何在世界各地改寫「文明」,包括〈Chapter 16 – How China become Chinese〉(第十六章–中國是怎樣成為中國人的中國的)所述說東亞的歷史。

本書是一部關於全世界各民族的歷史,記錄了現代世界及其諸多不平等現象的形成原因,對人類生活提供完整的敘述,帶給讀者一個從全新角度來審視歷史的進程,是理解人類社會發展史的重大進展。

《Guns, Germs and Steel: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是海遠極力推薦的另一本好書,把此書加進網誌151〈大學通識三本書〉所推介的三本通識參考書,可合稱大學通識四本書:上可以連接非洲的人猿世界;下可以聯繫現代的帝國文明。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一月 4th, 2010 5:39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