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軍隊面對印加人在卡哈馬卡的衝突中,以極少的兵力和極低的損失,竟可以奪取極高的利益,並引起世界歷史上一次人口大遷徙、財富大轉移、文明大起落,道理何在?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生理學教授「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 在其著作《Guns, Germs and Steel: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 的〈第三章:卡哈馬卡的衝突〉(Chapter 3:Collision at Cajamarca),便歸納出下列幾個原因:

(一) 槍炮 – 當代(1532年)的槍炮技術仍是非常粗糙,無論在彈藥上膛或點火引發的過程都相當緩慢,而且西班牙人祇配帶了十多枝槍,因此就整個戰役而言,槍炮提供的殺傷力其實有限。但火槍發射時的聲響、火光及遠距離殺人力量,卻彷如神明打雷閃電的威力,這感覺對印加人的心理打擊極大,他們都不願意對「神靈」作戰。

(二) 鋼鐵 – 西班牙已進入鋼鐵時代,印加人卻仍停留在「石器/銅器」時代。西班牙人身披鋼鐵盔甲,可以抵禦印加人的武器攻擊,其鋼鐵刀劍殺人如斬瓜砌菜,因此能於短時間殺死幾千印加人,而其軍隊則可以無人陣亡。鋼鐵對抗石器/銅器,既是一項絕對優勢,亦令西班牙人有恃無恐,放膽攻擊。

(三) 馬匹 – 新大陸的原生動物品種並沒有「馬」,馬匹是由西班牙人自歐洲用船運到美洲。印加人從未見過馬,更難想像騎兵的行軍迅速,因此兩軍一經接觸,西班牙騎兵便能衝鋒陷陣,如入無人之境,祇消幾分鐘就俘虜了印加國王。之後的戰鬥過程中,騎兵亦能任意馳騁,衝入敵陣,來回攻擊,完全打亂了印加軍隊的陣形。

(四) 文字 – 西班牙人能閱讀書寫,其資訊憑文字傳遞,遠較口語傳遞更為快速準確。舉例來說,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寫下報告,其他船長可以依照這些航海記錄,駛達相同目的地。西班牙征服者「法蘭西斯克.皮澤洛」(Pizarro) 就是根據之前探險隊的文字報告,評估他面對印加人時可能出現的情況,作出針對性部署,他亦可以從歷代 — 遠至古希臘羅馬 — 戰爭史的記載中取得靈感。

反觀印加人尚未擁有文字,可供他們參考的資料不多;而且在「口耳相傳」的環境中,完全依賴「人言為信」的口頭契約,不似西班牙人的多謀善變、反口毁諾。從現代文明的角度看,印加人的思維實在是「太過天真、太過傻」。文字的力量如此巨大,難怪在中國傳說中,倉頡造字之時,可以「驚天地;泣鬼神」。

(五) 病菌 – 這是「現代病理學」發現的一個大課題,當代西班牙人毫不知情。海遠留待下一章繼續再說。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三, 十二月 30th, 2009 7:31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