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之後不久,西班牙人便在巴拿馬海岸 (Panama Coast) 建立前沿基地,作為進一步探索其他地方的踏腳石。初期的西班牙人還是非常低調,並與當地土著和平共處。

1532年,南美的「印加帝國」(Inca Empire) 剛打完一場內戰,新國王「阿塔瓦爾帕」(Atahuallpa) 登位,有些戰敗的印地安人逃到巴拿馬,西班牙人聘請這些印地安人為嚮導,深入南美內陸會見新國王。

探險隊由「法蘭西斯克.皮澤洛」(Francisco Pizarro) 率領,帶著168名士兵及62匹戰馬,深入南方內陸千多哩,以「和平貿易」為理由,約見印加國王。阿塔瓦爾帕未知來者底蘊,不敢怠慢,也親自帶領八萬士兵,指定在卡哈馬卡 (Cajamarca) 會面。

兩人在1532年11月16日會面,皮澤洛把大部份兵力藏身帳幕內,祇帶着幾十人現身;阿塔瓦爾帕則排出戰鬥隊型,他坐在大轎上指揮,前有一萬士兵開路,後有七萬士兵押陣。皮澤洛派人送上「聖經」,並要求阿塔瓦爾帕臣服於上帝及西班牙國王之下,阿塔瓦爾帕大為不悦,怒擲聖經於地上。

此時,皮澤洛一聲令下,幾十名步兵自帳幕後衝出,吹响進攻號角,並舉鎗發射,幾十名騎兵也同時衝前,直撲印加軍。印加的一萬前鋒,在西班牙人的火鎗、刀劍及騎兵的來回衝擊下,很快潰敗,不消幾分鐘,就把阿塔瓦爾帕生擒回西班牙營地。後面的七萬軍隊,見主帥被擒,也轉身逃走,西班牙軍大獲全勝。戰鬥結束後的統計:印地安人有幾千人被殺,西班牙則沒有一人陣亡。

皮澤洛脅持著阿塔瓦爾帕為人質,不斷索求贖金,印加人視國王為神明,又不懂談判技巧,多多金銀都願奉上,西班牙人取得史上最大額的「贖金」:全部黃金足以充塞滿一間22呎×17呎×8呎的房間。皮澤洛把部份黄金送回巴拿馬基地作為証物,並要求增派援兵。巴拿馬司令立即增援,並上報西班牙國王,西班牙亦立即派出更多兵馬前往南美洲。

皮澤洛脅持阿塔瓦爾帕八個月後,西班牙大量援兵抵達,皮澤洛隨即毁諾殺了阿塔瓦爾帕,並大舉進攻印加全國,獲得更多的財富。消息很快傳出,更多西班牙人湧到新大陸參與「尋寶」遊戲,大量金銀流入西班牙國庫,「西班牙金幣」成了當代含金量最高、最受國際貿易通用的貨幣,中南美洲亦成為西班牙語的天下。

英國是當代另一個海軍大國,亦趕上參與這潮流,一方面派海軍(海盗)前赴加勒比海 (Caribbean Sea) 刦掠西班牙商船;另一方面則遣送人民前往北美洲開發,雙管齊下,亦奪得財富無數,運返祖國。1588年,英國海軍在「查理士.侯活」(Charles Howard) 和「法蘭西斯.德雷克」(Francis Drake) 的率領下,在著名的「格瑞福蘭戰役」(battle of Gravelines),經過一場海上激戰,擊敗西班牙擁有超過130艘戰艦的龐大「無敵艦隊」(Invincible Navy),西班牙國勢從此一蹶不振,英國則逐漸建立其環球海上大帝國的功業,開啟「英女皇伊莉莎白一世」(Queen Elizabeth I) 的盛世王朝,北美洲亦順勢成為英語的世界。

總括來說,1500年以後,「新大陸」的資源不斷流入西歐,改變了世界權力的結構,傳統上歐亞大陸東端的强國 — 中國,其比重漸漸下降;西歐的力量,則日益上升。當然,歐洲的崛興,卻是建立在新大陸原住民 — 印地安人 —滅族的痛苦之上,「哥倫布」對西方人來說是一個「英雄」;對印地安人來說是一個「災星」;卡哈馬卡的衝突 (Collision at Cajamarca),則連西方史學家也不願提及。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二月 21st, 2009 1:37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