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十二月

烹飪與異族共融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歐洲歷史,充滿血和淚。千載以來,傳統封建的歐洲,國家之間戰爭不斷,經歷兩次世界大戰炮火的洗禮,軍民死傷無數;近十數年,現代文明的歐洲,卻仍充塞着連番恐佈活動襲擊,生命財產遭受威脅,人民生活未可安枕。何以如此?歐洲國家擁有不同族裔和匯聚多元文化,容易產生誤解和衝突,這是重要原因之一(見網誌19〈倫敦大爆炸與多元文化〉及網誌40〈恐佈襲擊與穆斯林專業人士〉)。

英國「寬鬆至接近不設防」的入境政策,導至新移民從四方八面不斷湧入,除了來自東歐的移民外,其他主要少數族裔 (minority ethnic group) 移民,包括南亞的印度人 (Indian) 和巴基斯坦人 (Pakistani)、東亞的中國人 (Chinese)、非洲的黑人 (Black African) 和中美洲的加勒比黑人 (Black Caribbean) 等。大倫敦區 (Greater London) 是新移民落籍的主要集中地,根據當地政府資料,少數族裔移民於2001年佔大倫敦區總人口的28.9%,於2006年上升至32.5%,並將繼續上升至預計2016年的37%和2026年的39%。

英國移民政策經常反覆徘徊於兩個背道而弛的方向:一方面既是強調新移民需要徹底融入主流社會的「同化政策」(Assimilation Policy);另一方面卻是提倡少數族裔容許部份維持固有特色的「多元文化主義」 (Multiculturalism) (見網誌22〈英國文化協會與穆斯林〉)。缺乏穩定政策令新移民常感無所適從,迷失身分;亦曾經就應否容許伊斯蘭女教師帶上黑色面紗 (black veil) 在課堂授課發生爭議,最後更要對簿公堂,尋求法律的公正裁決。

英國近年接二連三遭受大規模的炸彈襲擊後,政府痛定思痛,積極面對移民問題,重新審視其移民政策。誠然,若要在同一社會的本土居民與新移民互相接受對方、和平共處、安穩生活,則必須透過一個雙向的認識和瞭解過程,才可望彼此包容和接納對方,最終達至身分認同的理想效果。再者,這個從接觸、認識到瞭解的過程,必須是在兩廂情願的環境下進行;相反地,若然在強迫接受的情況下硬銷對方的風俗民情、規範習慣,恐怕祇會帶來適得其反的後果。

英國廣播公司 (BBC) 既是「半官方電子傳媒」身分,對於製作推廣少數族裔新移民與白人本土原居民和平共融的節目,實屬責無旁貸。然而,甚麼類型的電視節目才可廣泛涵蓋全民觀衆,包括吸引不同族裔和不同階層收看,並達到預期目標?

飽腹是人類每天都要解決的最基本需要,隨着文明進步,各個種族社羣善用閒暇,開始發展不同飲食烹飪文化,以滿足較高層次的味覺享受和口福之嗜。聰明的英國人想到中國一句俗語:「民以食為天。」靈機一觸,「講飲講食」不就是打破人類隔膜、改善不同族裔溝通的最佳話題?「融合食物」(fusion food) 更是飲食時尚新趨勢,透過飲食烹飪文化,可以從最淺易的日常生活層面入手,首先打開白人本土居民和不同族裔移民互相抗拒接觸的鬱結心扉,再循其他方面,包括政府資助各社區學院主辦免費讓少數族裔移民進修的英語學習課程 (English for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逐步促進彼此的認識和瞭解。

英國廣播公司於是開始製作一連串每輯六集國內少數族裔移民的食物烹飪電視節目:2007年7月首先播出《簡易烹調印度食物第一輯》(Indian Food Made Easy Series I);2008年7月繼而播出一輯《簡易烹調中國食物》(Chinese Food Made Easy);2008年11月再播《簡易烹調印度食物第二輯》(Indian Food Made Easy Series II);2009年8月則播出一輯《簡易烹調加勒比食物》(Caribbean Food Made Easy)。

英國廣播公司邀請三位少數族裔移民分別擔任上述烹飪節目主持,他們是:印度裔在倫敦成長的「阿南德」(Anjum Anand),負責《簡易烹調印度食物》;華裔年幼時隨雙親從台灣移居倫敦的「黃瀞億」(Ching-He Huang),負責《簡易烹調中國食物》;及加勒比裔來自牙買加的「活斯」(Levi Roots),負責《簡易烹調加勒比食物》。

三位主持旅居倫敦多年,其中兩位更自幼在倫敦成長,經已完全融入主流社會,卻仍懷念不忘其家鄉菜。他們熱愛祖國的食物,又喜歡親自下廚,烹調技巧全憑年幼時經常在家中廚房觀察,向長輩偷師學習,成長後更不斷自我嘗試和實踐,沒有接受正式的廚藝訓練,傳統地道菜式的烹調技藝就是來自家庭承傳。因此,雖然他們祇是普通而非米芝蓮星級廚師,烹飪節目中推介的亦是平凡、具代表性的家常菜式和小食,但卻更能針對普羅大衆口味、更容易被白人本土居民和其他族裔移民所接受,期望可達到認識和瞭解異族飲食文化的目標。

譬如華裔主持黃瀞億在節目中推介示範的中國家庭菜,包括:蠔油牛肉 (Beef in oyster sauce);雞絲炒麵 (Chicken chow mein);咕嚕肉 (Sweet and sour pork);蛋炒飯 (Egg fried rice);清炒菜心 (Choi sum);雜菜沙津 (mixed vegetable salad with pineapple dressing);葱爆牛肉 (Spiced beef stir fry topped with spring onion and coriander);北京烤鴨 (Crispy duck with apricot and plum sauce);芙蓉煎蛋 (Egg fu yung with roasted red pepper and sweet chilli sauce);蟹肉麵 (Chilli crab with egg noodles);宮保鱈魚 (Gong bao haddock goujons);豉汁帶子麵 (Black bean steamed scallops with noodles);清蒸海鱸 (Steamed sea bass in hot beer and ginger lime sauce);蝦肉雲吞 (Pork and prawn dumplings);星洲炒麵 (Singapore-style noodles);炆羊肉 (Spiced skewered lamb);雞絲春卷 (Chicken and vegetable spring rolls);煙肉青瓜沙津 (Chunky bacon and cucumber salad);四川香橙牛肉 (Sichuan orange beef);辣椒雞香飯 (Chilli chicken with jasmine rice);辣椒虎蝦 (Zesty chilli tiger prawns);魚香茄子 (Fragrant pork and aubergines);麻辣火煱 (Spicy hotpot);龍蝦麵 (‘Dragon prawn’ noodles);紅燒獅子頭 (‘Lion head’ meatballs);木須雞 (Mu shu chicken)‥‥等。

上列菜式非常豐富,包括粵菜、滬菜、京菜、川菜等,雖然並非大排筵席的酒樓菜式,祇是簡單易做的家常菜,希望可以廣為其他族裔 — 包括白人本土居民 — 所接受,吸引他們嚐食,並可在家中試做。

黃瀞億又採取「平易近人 — 平常菜、容易做、接近普通人口味」的方式推介中國菜。首先,她不單祇在錄影機前示範烹調中國菜,亦有走出電視錄影廠,在社會不同角落 — 例如商場、街頭和河邊 — 現場烹製,並邀請普羅市民就地品嚐新鮮做好的菜餚,她的現場食客包括:英國奧運女子划艇選手、建築地盤工人、賽馬場練馬師、蘇格蘭鄉村小鎮居民、英國國家芭蕾舞蹈團舞蹈員、倫敦時裝店店主、英格蘭西北區消防員、街頭市場顧客等,還有她的家庭成員和朋友。

其次,除了單獨示範烹調中國菜之外,她在節目中也有伙拍白人朋友一同煮中國菜,亦有出訪一些中式食肆,邀請其他華裔廚師示範。再者,她又訪問了一些中式食物製造工場,包括豆腐製造場、廣東點心廚房等,介紹這些食物材料在烹調之前的幕後製造。讀者如有興趣閱讀詳細資料,可到訪BBC有關《簡易烹調中國食物》的網頁,網址是:
http://www.bbc.co.uk/chinesefoodmadeeasy/

另外兩位烹飪節目主持人也是採取相同的「平易近人」主題策略,分別集中介紹簡單易做的家常印度菜和牙買加菜,亦是同樣的錄影廠室內廚房與街頭戶外廚房兩邊走,務求將其祖國家鄉菜帶進白人羣衆。讀者如有興趣閱讀詳細資料,可到訪BBC有關《簡易烹調印度食物》和《簡易烹調加勒比食物》的網頁,網址分別是:
http://www.bbc.co.uk/indianfoodmadeeasy/;及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b00mh31r

總括來說,英國廣播公司處心積慮,考盡深思,選擇放棄由白人廚師硬銷異國食物的製作方法,卻刻意安排三位不同族裔移民推介祖國菜式的烹調技藝。後者既然明示英國廣播公司提供少數族裔人士擔任電視節目主持的機會,令烹飪節目內容更具說服力;亦是隱喻白人本土居民開始接受少數族裔移民融入主流社會,容許維持及接納異國固有飲食文化特色,可謂寓意深遠。

再者,三位不同族裔的烹飪節目主持人都是有心人,與電視台攜手合作,採用最平實、直接接觸羣衆的表達手法,經過精挑細選,將著重簡單易做的祖國家常菜式,透過電視節目推介給全民認識,期望市民能夠從瞭解其他族裔的飲食文化開始,逐漸廣泛接納其他族裔移民融入主流社會。

近幾年來,不獨到訪倫敦唐人街中式超級市場的白人顧客日漸增加,在英式超級市場大型分店貨架上亦開始擺放中國地道食物材料,例如香港生產品牌的包裝粵式小菜材料。由此可見,中國食物已不知不覺間走進白人本土居民的廚房裏。

誠然,在現今講求平等公義、均衡發展的文明社會,不論單獨傾斜執行異族同化政策,或是純粹強調實施多元文化主義,已非管治良方。兩者合併,取長捨短,互補不足,更為理想。本土居民與少數族裔移民要達至和平共納,彼此包容,是一個細水長流過程,需要經歷時間和耐力的考驗,未可一蹴即就,英國整體社會,還須各階層從全方位多下功夫。

香港是國際城市,華洋雜處,來自外地的少數族裔移民,包括南亞的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尼泊爾人等,為數不少;香港人經常強調反對種族歧視,卻可有反思應否加強接納少數族裔移民融入香港主流社會?會否容許維持其固有生活文化特色?華人居民又會否增加認識和瞭解這些少數族裔移民的傳統風俗習慣?香港電子傳媒是否需要在異族共融方面,加強其所扮演的的角色?英國傳媒的少數族裔烹飪節目,可有值得借鑑之處?類似英國BBC《簡易烹調印度食物》的電視節目,可否代替香港無線電視的《美女廚房》?

中國是一個多族裔國家,包括主要的漢族和55個少數民族;西藏與新彊近年發生動亂,是否在異族和平共融方面出現問題?中國人批評華人在外地生活遭受外國人的不平等待遇之餘,又有否反思其少數族裔政策?英國的異族共融經驗,可有值得參考?

備註:根據《Sociology》,James Fulcher & John Scott編著,Third Edition,2007年Oxford University Press出版一書,「同化」(Assimilation) 與「多元文化主義」(Multiculturalism) 這兩個社會學概念的定義,錄述如下,供讀者參考–

Assimilation is the process through which an ethnic minority group takes on the values, norms, and ways of behaving of the dominant, mainstream group and is accepted by the latter as a full member of their society. It assumes that there is only one way in which majority and minority groups can coexist – through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minority culture. (見第214頁)

Multiculturalism is the demand that the diversity of ethnic cultures within a society should be respected and equally valued in official policy and in everyday life. It is the cultural citizenship which involves an explicit recognition of the legitimacy of cultural differences and stresses the need to establish equal rights to express these differences. This includes the right to express one’s own identity. It does not aim at merging differences into a single cultural framework. It seeks to establish cultural values that recognise and legitimate difference. (見第223頁)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十二月 15th, 2009 10:21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