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十月

倫敦行 – 裘園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英國人嗜愛庭園,故此倫敦「市肺」處處,除了雅帆在網誌114〈倫敦自由行〉介紹的著名公園包括攝政公園 (Regent’s Park) 和海德公園 (Hyde Park) 外,還有在白金漢宮 (Buckingham Palace) 比鄰的綠園 (Green Park) 和聖詹姆士公園 (St. James’s Park) 、肯盛頓宮 (Kensington Palace) 周圍的肯盛頓公園 (Kensington Garden) 等。然而,若要真正領略英國的庭園氣氛和探究英國的園林藝術,「皇家植物園 — 裘園 (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 」更是旅客必遊之選!

裘園雖然位處大倫敦西南第3區 (Zone 3),但來往交通方便,非常適合在良好天氣之下的倫敦市郊一日遊,其簡單資料如下:

交通:倫敦地下鐵District Line (綠線) Kew Gardens站步行約10分鐘至「Victoria Gate」 (維多利亞閘門) (見附圖一)。
開放時間:四月至八月的星期一至五由上午九時三十分至下午六時三十分;四月至八月的星期六、日及公衆假期則延長至下午七時三十分;九月及十月提前至下午六時。
收費:成人13英鎊;17歲以下兒童與成人同行則免費;另有其他優惠。

園中又有開放與遊人參觀的裘宮 (Kew Palace),開放時間:星期二至日由上午十時至下午五時;及星期一由上午十一時至下午五時;收費:5英鎊。有關裘園及裘宮的詳細資料,可參考裘園網頁,網址是–
http://www.kew.org/

在1759年,熱愛園藝的當代「威爾斯王妃奧古斯塔」 (Princess Augusta of Saxe-Gotha, Princess of Wales;德國公主下嫁英國威爾斯親王腓特烈王子為妻;英王喬治三世之母) 開始在其居所裘宮周圍建設一座佔地9英畝的莊園。自此以後,裘園經過歷代的不斷擴建,於1840年被移交政府管理,成為國家植物園,並逐步開放與公眾人士遊覽。時至今日,裘園已成為具備250年歷史、擁地132公頃的園林花園,名聞遐邇;其主要使命是:「透過激勵和提供以科學為基礎的全球植物保護,從而提高生活質素」(Kew’s mission is ‘to inspire and deliver science-based plant conservation worldwide, enhancing the quality of life ’)。

園內設置39座「獨特的登錄列管建築物」(unique listed building) 和14個各具不同特色的花園,單就樹木已有來自全世界超過2,000品種的14,000株,其他各類的花草植物更是數不勝數。裘園每年吸引盈千累萬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及本土市民遊覽,更在植物及環境科學 (plant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 與植物保護 (plant conservation) 領域扮演着國際領導者的關鍵角色,2003年7月3日被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識 (UNESCO;United Nation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sation) 評審為世界文化遺產 (World Cultural Heritage) 。

遊客可選擇在中間位置的維多利亞閘門進入裘園,在購票時獲贈園內地圖及介紹資料的簡張,有助選擇及計劃行程,因為走馬看花式的一日遊絕無可能細緻遊畢全園;假若預算短期內再另日進園遊覽遺漏部份,必須留意簡張上的限期再遊減價印花,以享折扣優惠。「紀念指引小册子」(Souvenir Guide) 每本售價5英鎊,建築與植物的攝影插圖印刷精美,文辭豐蔚的描述內容又是上佳的英語學習教材,極具收藏紀念價值,亦是餽贈兒童的珍品。

紀念指引小册子封面內頁特別推薦的「裘園十景」(Kew’s Top 10 Attractions),簡述如下:

1. 「棕櫚館」 (Palm House) (見附圖二)–此熱帶雨林溫室是維多利亞式的經典建築,屬一級表列保護建築物 (Grade I listed building),既是裘園最具標誌性的建築,亦是世界上現存保留維多利亞時代最重要的玻璃與鑄鐵結構建築 (glass and iron structure)。溫室於1844至1848年由愛爾蘭工程師理查.特納 (Richard Turner) 依據英國建築師德奇姆.伯頓 (Decimus Burton) 的設計所建造,主要是為收藏維多利亞時代從殖民地蒐集運回大量的熱帶植物。棕櫚館初期的保溫方式是在地下室設置鍋爐煮水並用管線加熱,經過1950年代及1980年代兩次整建,包括拆除鍋爐,已改用現代的加溫方式,地下室則改建為海生植物展示區,外觀仍然保留興建當時的原貌,管理方式卻現代化了。

棕櫚館全長109米,通體透明,內部分為南北翼及中央溫室區:南翼為熱帶非洲植物;北翼是亞洲及大洋洲植物;中央區種有美洲植物、全世界最高的棕櫚樹和生長最快的巨竹。棕櫚館收集的植物很多已經在野外環境瀕臨滅絕,此外還有很多人類取用於雨林的重要植物,譬如橡膠樹 (Rubber tree)、非洲油棕 (African oil palm)、可可 (Cocoa)、巨竹 (Giant bamboo)、稀有可提煉抗癌成分的馬達加斯加長春花 (Madagascar periwinkle)、咖啡 (Coffee)、香料胡椒 (Pepper)、甘蔗 (Sugar cane) 等。館內展示的植物,令人驚歎熱帶雨林不獨是調節大自然氣息的「地球之肺」,更是孕育人類文明發展的「生態溫牀」。

2. 「溫帶植物館」(Temperate House) (見附圖三)–此館是裘園最大的溫室建築,亦是現存最大的維多利亞時代玻璃結構建築,屬一級表列保護建築物;於1859至1898年依據伯頓的設計所建造,面積達4880平方米,是棕櫚館的兩倍。溫室全長183米,按地理分佈展示多種亞熱帶及暖溫帶植物:北翼展示亞洲溫帶植物;北邊八角亭 (octagon) 展示紐世蘭和太平洋島嶼植物;南邊八角亭展示南非植物;南翼展示南地中海和非洲植物;中部展示澳洲及美洲植物,並有高大的亞熱帶樹木和棕櫚植物,包括一株高16米的智利酒椰子 (Chilean wine-palm) ,是全世界最大的室內植物。其他珍貴品種有:澳洲紅千層、矛百合;非州蘇鐵;南非國花帝王花;紐西蘭金邊劍麻‥‥等。

3. 「威爾斯王妃溫室」 (Princess of Wales Conservatory) –此溫室是為紀念當代威爾斯王妃奧古斯塔而命名,並於1987年7月28日由另一位威爾斯王妃戴安娜主持開幕禮。這是裘園最複雜的溫室,佔地4490平方米;節能是其一大特色,採用了最先進的電腦控制系統,透過調節溫度、濕度、通風、採光等系統,保證能最有效地利用燃料和水。溫室盡量按植物的自然生長狀態布置,又特別創造了從乾旱到潮濕熱帶的十個氣候區,包括:兩個大型的氣候區 — 乾燥熱帶區 (Dry Tropics Zone) 和潮濕熱帶區 (Wet Tropics Zone);及八個小型氣候區,以便適應不同氣候類型植物的生長。室中植物非常豐富,爭姸鬥麗;乾燥熱帶區植物包括仙人掌、龍舌蘭、蘆薈、生石花等;潮濕熱帶區植物則有天南星科、苦苣苔科、秋海棠、龜背竹等。當中巨大的亞馬遜王蓮,葉片碩大如盤,花朵嬌艷欲滴,更是光彩奪目的焦點植物。此外,還有奇妙的食蟲植物如美洲瓶子草和捕蠅葉;具經濟效益的香蕉、菠蘿、胡椒、生薑;及多采多姿的蕨類和蘭科植物等。

4. 「雷兹特隆與柯斯特拉特樹冠走廊」 (Rhizotron and Xstrata Treetop Walkway) (見附圖四)– 這是一條糅合地下樹根展覽和空中樹頂參觀的特色通道。從地面入口走進地底的雷兹特隆展示區,可細心觀察樹根的生長形態;登上高18米的柯斯特拉特樹冠走廊,沿着一條空中環狀步道,可近距離觀察大樹頂端,同時也可鳥瞰裘園的風光。

5. 「寶塔」(Pagoda) (見附圖五)–這座中式寶塔屬一級表列保護建築物,是英國建築師威廉.錢柏斯 (William Chambers) 為裘園設計的25座建築物之一,於1762年特別為奧古斯塔王妃建造。在18世紀中期,英國的園林設計非常流行中國風格,錢柏斯曾於中國居住及工作,亦毫不例外地鍾情於中式建築,這座中式寶塔可作為他本人對中國建築興趣的紀念。寶塔高50米,共十層,屬八角形的結構,塔頂邊緣有龍的圖案,整座寶塔色彩豐富。然而,根據中式寶塔的建築特式,層數應屬單數,亦點出這座寶塔的小瑕疵。

6. 「敕使門」(Chokushi-Mon;亦稱日本門Japanese Gateway)(見附圖六) – 此日式建築在1910年為日英博覽會而建,是以日本京都「西本願寺」內的「唐門」為藍本,用5分之4比例建造而成,於1911年遷移至裘園位於寶塔以西140米處的現址,並被一座重建的日式傳統庭園圍繞。

7. 「賽克勒橋」(Sackler Crossing) – 此橋用青銅欄杆配合黑色花崗岩橋面建造而成,橫跨園內湖泊兩岸,於2006年5月17日開始開放與公衆人士,讓遊人可以近距離欣賞湖邊植物和野外動物生態。

8. 「舒活植物畫廊」(Shirley Sherwood Gallery) – 這是世界上第一所以植物藝術為主題的畫廊,給予植物一個永垂的紀錄,展品包括裘園的歷史植物藝術收藏及舒活博士的現代植物藝術收藏。

9. 「瑪麗安北植物畫廊」(Marianne North Gallery) – 此植物畫廊剛於2009年秋天重開,展覽維多利亞時代瑪麗安女士在十九世紀環遊世界遇到各類植物時所描繪的畫作,展品共有832幅油晝,展示超過900品種的植物。

10. 「裘宮」(Kew Palace) (見附圖七)– 此是英王喬治三世的居所,屬一級表列保護建築物,後園有十七世紀風格的王后花園 (Queen’s Garden),兩者都不容錯過。

除了上述景點外,還有:睡蓮溫室 (Waterlily House)、植物進化館 (Evolution House)、高山植物溫室 (Alpine House) 、鐘樓 (The Campanile)、千禧年種子庫 (The Millennium Seed Bank) 、植物標本館 (Herbarium)、玫瑰花架 (Rose Pergola) 、草園 (Grass Garden)、竹園 (Bamboo Garden)‥‥等,都是值得細意欣賞。

英國人鍾愛植物非常狂熱,不但經常遊逛庭園和舉行不同形式的花園活動,更喜愛在住所的前後花園親手種植自己的花草樹木,發展出一套獨特、普及的園藝生活文化。每當冬盡春來的時候,大型超級市場和DIY物料中心會將園藝物料和工具從貨倉搬出,重新上架,提醒市民又是新一年園藝工作的開始。

英國傳媒亦積極推廣園藝文化:報張每週刋載有園藝版;出版社印行有關園藝的書籍和雜誌,林林種種;電台和電視全年更安排定期及特備的園藝節目,例如英國廣播公司電視頻道播放每週的Gardeners’ World、季節性的Springwatch和Autumnwatch、週年舉行的Chelsea Flower Show及Hampton Court Palace Flower Show等教育消閒電視節目。

屬公益組織的「皇家園藝協會」(Royal Horticultural Society) 始創於1804年,已超越200年歷史,致力將園藝帶進人們的生活,並鼓勵及改善園藝科學、藝術和技巧,享譽國際。目前已擁有本土及海外約363,000名會員,除了日常為會員提供園藝意見外,每年定期舉辦不同規模的花卉展覽和園藝設計比賽。

綜合來說,怡情悅性的園藝文化,早已從不同途徑滲透到英國各階層市民的日常生活裏。英國人透過孕育幼苗、種花養草、修剪樹木、除蟲施肥等樸實的園藝工作,以平靜安逸的心境,重投大自然懷抱,追尋現代農耕文明的另類真趣。

農耕文明,為人類節省許多覓食時間,既能啟發智慧技巧,改良物質生活;亦可培育消閒藝術,修善精神素養。從農耕種植進展到園林藝術,人類已衝破單純的生理果腹,進一步尋求深層的心靈平服;沈溺於過度物質享受雖能導致人性墮落,醒覺於平衡精神寄託卻可誘發人性光輝,人們怎樣抉擇?誠然,充塞現今世界,前者的強大多數仍然壓倒後者的弱勢小衆,醜惡掩蓋善良。農耕文明對現代人究竟是禍是福?人們應如何扭轉悲慘的命運?

常言道:「鍾靈毓秀」;又云:「人傑地靈」。也許不必拘泥於究竟是秀麗的自然環境孕育優秀人才?抑或是傑出人士建造美好的園林花園?總而言之,許多時候就是兩者連繫並存。

一位旅居海外的華裔朋友曾說:「能夠在一個四季分明的地方居住是幸福的,人們可以親睹植物世界經歷四季的面貌變化:春天的萌芽新綠;夏天的茁壯茂密;秋天的落葉蕭索;冬天的凋謝淒零;井然有序,循環不息,無須翻揭月曆,周圍的植物已默默地準確報告了時光的流逝。人們亦可感受植物世界頑強的鬥志和生命力:雖然飽歷寒風冷雪的肆虐,祇待春回大地,所有花草樹木也就再現生機,給予人們對珍惜生命最貼切積極的鼓舞。植物恆常的變化,卻不知不覺間為人類燃點希望。」

這段說話,或許就是對人類發展園藝文化的最佳總結。

附註:本文部份資料選錄繙譯自裘園的紀念指引小册子及網頁,謹此鳴謝。

〔後記1:裘園自2007年起,舉辦「每年度國際花園攝影家比賽」(International Garden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設有關花園的不同比賽主題,歡迎世界各地的攝影愛好者參加,更可透過互聯網遞交參賽作品,優勝作品於裘園展覽外,亦上載於主辦比賽網頁,讀者如有興趣,可到訪該網頁欣賞,網址是:
http://www.igpoty.com/
2010年2月27日。〕

〔後記2:裘園種植有約數十棵不同類別的櫻花樹,主要集中在–

(1) 由「棕櫚館」(Palm House) 至「威廉國王教堂」(King William’s Temple) 的一段道路;及

(2) 連接由該教堂至「溫帶植物館」(Temperate House) 的一段「櫻花小路」(Cherry Walk),兩旁各種植十五棵「Prunus Asano」,類似大輪、多瓣、紅花的「關山櫻」(Prunus Kanzan)。

上述兩段道路的櫻樹大部份在陽春至晚春時候開花,即約四月中旬及以後的十天應是最佳賞花時間,旅客於四月中旬進裘園遊覽千萬留意,以免如入寶山。再者,「敕使門」(Japanese Gateway)亦種植包括兩棵陳年櫻樹,都是四月中旬的陽春時候滿開。旅客可採取適當攝影角度,將旁邊一棵大輪、多瓣、白花的「太白櫻」(Prunus Taihaku;the Great White Cherry) 與「敕使門」同時攝入鏡頭,頓然滿載日本風情,詩情畫意,仿如置身京都的幽雅感覺。
2010年4月18日。〕

附圖一:維多利亞閘門

附圖二:棕櫚館

附圖三:溫帶植物館

附圖四:雷兹特隆與柯斯特拉特樹冠走廊

附圖五:從寶塔通道遠望中式寶塔,氣勢磅礡

附圖六:敕使門顯示日本庭園風貌,包括著名的枯山水

附圖七:裘宮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十月 23rd, 2009 5:34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Ho
 1 

Hello! Me again!

It is really a wonderful place. Very detailed descriptions.

Are there any more photos? Thanks!!

七月 6th, 2011 at 7:12 上午
雅帆
 2 

感謝 Ho君的提問。《海遠網誌》以文字為主,圖片為副,委實無法上載足夠圖片以滿足不同讀者的要求,歉甚。Ho君可到訪裘園的網頁,欣賞更多圖片,網址見上列正文。

七月 6th, 2011 at 6:59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