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非子,「戰國時代」的思想家,「法家」的代表人物之一,生平著述甚多,主要都是論及君王統治的權術。海遠在網誌154已引述他的一小段文字,本文會引述他的另一有趣觀點。

話說公元前1126年(1126BC),周武王滅商紂,建立周朝。但和平祇維持不到五百年,諸侯間又開始互相攻伐,人民不安,史稱「春秋時代」。當時魯國的思想家「孔子」認為,古代的制度和生活都較當代的美好,祇要「復古」、「行先王之道」,政治就會回復安定,人民就可再過快樂的生活;但卻不為諸侯採用,戰亂兼併更多,「戰國時代」的人民生活更加困苦。

韓非子認為,古今的社會情況不同,必須用新思維解決新問題。他提出一個精闢的分析:「古者,人民少而財有餘,故民不爭‥‥今人有五子不為多,子又有五子,大父未死而有二十五孫,是以人民眾而貨財寡,事力勞而供養薄,故民爭」。這見解與馬爾薩斯的《人口論》(Malthus: An Essay on the Principle of Population) 不謀而合,但韓非子卻比馬爾薩斯早二千年。

韓非子的治國策略,從人「貪財怕死」的本性著手,運用「法、術、勢 — 明賞罰、重權術、造勢順勢」;而在賞罰之中,又以嚴刑峻法為主,這觀點已在網誌154反映。韓非子所說的故事:「先王之所以使其臣民者,非爵祿則刑罰也」,這和西方文化對驢馬勞役的手法:「蘿蔔加大棒」(carrot and stick),如出一轍。他對統治術的論文,又比西方「馬基維利」的《君王論》(Machiavelli:The Prince) 早二千年。

韓非子是一個超越時代的思想家,海遠在這裡畧為介紹他的生平。他是戰國時代「七雄」之中「韓國」的王室貴族,年青時跟從儒學大師「荀子」學習,悟到一些人生哲理。回國後,眼見祖家「韓國」被强鄰「秦國」屢屢進迫,因而數次向韓王提出許多「治國强兵」之道。但他天生口吃,言不達意,沒被重用,憤而寫下多篇文章,傳名於世,最後卻被同學「李斯」陷害死了。

李斯,戰國時代「楚國」人,平民出身,亦曾跟從「荀子」學習,是韓非子的同窗。畢業後,遊走各國求取官職,最後在秦國被重用,位至宰相。秦王「嬴政」 — 即後來的「秦始皇」 — 渴求治國之道,於是李斯推薦韓非子的文章;秦王看後,大為佩服,在韓國求和時,指定要由韓非代表出使。當李斯知道韓非來秦,深恐自己相位不保,於是勸說秦王:「韓非忠於韓國,雖有大才,必不肯為秦國所用,不如趁機把他殺了,以絕後患。」秦王同意,李斯便下毒殺死韓非。

李斯輔助「嬴政」滅六國,一統天下。勝利後又秉乘「秦始皇」的意旨,用高壓手段統一六國文化,實施「書同文、車同軌、量同衡」,並廢除周代傳統的分封宗室制度,把全國改劃郡縣,成為日後中國大一統的模型。

始皇死後,李斯和太監「趙高」合謀,偽造詔書殺「太子扶蘇」,立小兒子「胡亥」為「秦二世」。但在隨後的政治鬥爭中,趙高又把李斯殺了,權傾朝野,以「指鹿為馬」的故事傳於後世。然而,這時候已是天下大亂,項羽、劉邦攻入咸陽,滅了秦國。

「韓非」和「李斯」二人,雖然同樣死於殺戮之中,但都能成為戰國時代諸子百家哲學中「法家」的最高代表:前者以其理論;後者以其業績;分別證實了法家的功效。其後漢武帝雖然捧出「儒家」,但祇不過是用來「掩眼」,實則仍用法家。此後的二千多年,君皇統治仍是「明儒實法」、「儒表法裏」。

中國前外長錢其琛之公子錢寧,寫了《秦相李斯》一書,內容改編自司馬遷的《史記.李斯列傳》,但他卻運用了一套「現代政治語文體裁」來重寫一則「古代故事」,更能引人發出「會心微笑」。

「惜秦皇漢武,畧輸文釆;唐宗宋祖,稍遜風騷。‥‥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原來中國的統治權術,二千多年來都是一脈相傳,果然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月 19th, 2009 7:08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