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遠在網誌49與50討論《禮記.禮運大同與小康篇》的故事,現再補充一些觀點。

《禮記.禮運大同與小康篇》的故事非常有趣,話說文中「大同世界」的代表人物是「三代之英」;而「小康社會」的代表人物是「六君子 — 禹、湯、文、武、成王、周公」。也就是說,夏禹是把天下由「大同」改變為「小康」的第一人。

夏禹之前,是「堯舜年代」;帝位傳承是「禪讓制度」;社會的心態亦是人人「天下為公」。

夏禹在歷史上的最大功績是「治水」。那年代或許因為「青藏高原」上冰河的不斷溶化,經常做成大洪水;大禹治水,可能建立了龐大的灌溉系統,把黃河泛濫的洪水疏導到田野,轉危為機,使「中原」(河南省洛陽地區)變成一塊農業大產地,促進文明發展。他為治水,「三過家門不入」,日夜巡視治下各地;他按井字形劃分「九州」,以洛陽周邊為「中州」,並定都於此。他又鑄造「九鼎」,代表「九州」,足以說明夏朝時中國已進入「青銅時代」,這些功業亦足以讓他把天下「私有化」。

由夏禹開始,將「帝位」傳子,子又傳子,實行天下「私有化」,上行下效,人人的心態都改變成「天下為私」。自夏之後,每一次「朝代」的更替,都要經過一場「革命戰爭」,例如:商湯伐夏桀;周武伐商紂‥‥等,全是「謀用是作;兵由此起」。此後的中國歷史,都是充滿「計謀和暴力」。

要保持天下私有,就要用「計謀和暴力」,隨著時間的積累,「計謀和暴力」也越來越狠辣。

海遠在這裡再說兩個故事。

據說在「堯帝」時代,民間流傳著一首《擊壤歌》的故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這是中國農民最快樂自信的年代。

戰國時代的《韓非子.外儲說右上》,卻訴說了另一個故事。在周朝開國時,一對具有賢名但狂傲的兄弟「狂矞、華士」,誇言自己:「不臣天子,不友諸侯,耕作而食,掘井而飲,無求於人也。無上之名,無君之祿,不事仕而事力」。大臣「太公望」卻派人殺了兩兄弟,「周公旦」問他為何如此做,太公望答曰:「先王之所以使其臣民者,非爵祿則刑罰也。今四者不足以使之,則望當誰為君乎?」於是,這兩兄弟雖有賢名,但因為「不肯為主用」,都被殺了。

「大同」與「小康」的分别,從這兩個故事最清楚顯示不過,既說明了中國人在「小康」社會中不得不向「權術」低頭的現實;亦道盡了幾千年來中國人身處「小康」社會沈默地接受命運的悲哀。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十月 9th, 2009 12:04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