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十月

臺灣新希望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1999年2月,雅帆到台北自由行,屬首次踏足台灣;下榻於台北車站附近飯店,市內遊逛範圍亦集中在西區(即台北車站至西門町一帶)和幾個主要景點,經親身體驗之後,對當時的台北印象惡劣。建設方面:商鋪房舍大多古老殘舊,現代高樓大厦不多,規劃建設地區少見;交通方面:僅有的一條捷運(等同香港地下鐵路)乘客稀疏,路面交通混亂,大量電單車正在爭分奪秒,縱橫飛馳,全無禮讓,令行人舉步維艱;旅遊方面:整體社會輕視旅遊事業,服務人員與市民對旅客的查詢和求助反應冷淡。

2009年8月,雅帆再到台北自由行,乃第二次踏足台灣;十年人事,幾度翻新,與上次比較在觀感方面卻來個180度大轉變,對今日的台北可謂印象良好。雅帆今次到台北,非為景點參觀,目的祇有二:其一為買書;其二是要見識今日台北新面貌。雅帆因此選擇入住「信義計劃區」的飯店,可以方便探訪區內的誠品旗艦書店,和遊逛區內衆多新建築。

信義計劃區被台灣人譽為「台北新都心」(新都心一詞源自日本),是台北市唯一擁有超級完整街廓設計、具備完善都市規劃的商業發展區。規劃目標是:為台北市設置新市政及商業中心,引導都市均衡發展,疏解西區的商業擁擠;並增進東區繁榮及居民生活便利,配合住宅發展政策,提供良好之居住與休閒消費環境,興建完整之示範性新社區。

發展經年,現今的信義計劃區接近開發完成,已躍升為台北主要政經商業區之一。台北市的行政中樞 ─ 「台北市政府大樓」與「台北市議會」,分別早於1994年及1990年搬遷至區內。地標性的建築包括:目前世界第二最高建築物的「台北101」;「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和「台北新舞台」;亦有許多企業集團的辦公大樓。此外,還有不少百貨公司和娛樂設施,如新光三越信義新天地、信義威秀影城、紐約紐約展覽購物中心、誠品信義旗艦書店等。

市內交通方面,捷運已發展至三條,廣泛覆蓋台北主要地區,並更有效率地提供集體運輸服務,成為市民日常的交通工具;相反地,路面上的電單車數量卻似乎較十年前大幅減少了。

在信義計劃區內遊逛,雅帆有置身日本東京的感覺。街道排列整齊、寬闊清潔;道路設計、指示路牌、交通燈號、路旁草木,都是模仿日本的複製版。百貨公司和娛樂設施匯集區內,更有行人天橋連接,設計新穎,美侖美奐。商場地庫設置美食廣場,價廉味美、新鮮即製的地道食物包括擔仔麵、臊肉飯、小籠飽‥‥等一應俱全,免卻周圍覓食之苦。休閒消費區的巨型彩色廣告、霓虹招牌和電子螢幕在夜空閃爍,歌舞光影,盛世昇平,繁華盡顯之餘,卻不離帶點高雅,充滿現代化城市的動感生活氣息,使人置身其間,真不知人間何世(見附圖一至三)。

「台北市政府大樓」正門外旁側劃定有開放式示威請願區,並沒有冰冷的鐵欄將官民分隔。踏進地下大堂 — 「沈葆楨堂」,擺放有台灣原住民的簡介資料,牆上掛有《禮記.禮運大同篇》的書法鏡屏。大樓地下有銀行、紀念品售賣店,二樓有咖啡茶座,又設有佔地數層的「台北探索館」,介紹台北發展資料。雖然樓上就是嚴肅的市政府辦公地方,但地下亦見不少市民優閒遊逛,故此整座大樓能成功型造平易親民的和諧印象(見附圖四)。

誠品信義旗艦書店是一座位處松高路、樓高八層的獨立建築,於2006年1月1日開業,為目前亞洲規模最大之書店,除了售賣繁簡中文及外文書籍外,更有影音、時尚服飾和少量現代生活產品。寬敞的書店佔用三層,陳列書種應有盡有,令人目不暇給;愛書人不分男女老幼從早到晚穿梭如鯽,部份年青人更席地而坐,在寧靜的環境展書細讀,整座書店瀰漫着台北獨有的那份文藝書卷氣息。雅帆此行購書收獲豐富、滿載而歸。

談及文藝,雅帆在閱讀台灣出版的每日報張,例如聯合報,對其時事評論筆鋒的開放直接和文章遣辭用句的灑麗流暢,認定實屬全世界華人地區之冠,日後理應視為學習對象。回望香港,許多傳媒人或是孤芳自賞;或是埋首沙堆;甚或推波助瀾,將香港人嘴邊無意義的潮流語變成報張上的殿堂文字,香港的中國語文水平,豈能不日趨低落?再者,當讀者透過互聯網將台灣聯合報網上版的網頁設計和香港某幾份暢銷報張網上版的網頁設計比較,單就前者「網站速覽」的「下拉式菜單」(pull-down menu) 設施而言,已是即時高下立見。甚麼質素的讀者,直接影響產生甚麼水平的文字傳媒,香港人在這方面是否需要急起直追?
〔附註:台灣聯合報網頁的網址是–
http://udn.com/NEWS/main.html〕

另一方面,今日台北的公共衛生情況,又是令旅客產生如置身日本東京的舒適感覺。信義計劃區內的街道固然清潔,購物廣場的地板亦是一塵不染;最令人印象深刻就是商場和書店內公用洗手間的地面和洗手盆,也是滴水不沾,完全沒有濕漉漉的現象,充分反映使用者的教養和文明質素。

再者,不論是飯店接待員或是商場護衛員,當下面對陌生旅客的查詢問路,第一句回應是:「歡迎先生/小姐光臨台灣。」接着下來就是禮貌、周到、詳細的解答詢問和提供指引,若與日本人傳統待客的優良服務態度相比,亦有七分神似。雅帆兩次親身經歷台北人的服務態度,今年的和十年前的相比較,真可嘆謂一句:「不能同日而語。」

雅帆短暫數天的台北自由行,在不同公衆地方接觸台灣人,祇能透過片面觀察他們的面相表情、身體語言和行為表現,粗略猜量當下台灣人的個人精神修養和羣體生活態度,或許流於偏頗。然而,綜合來說,雅帆對現今台灣人(或正確一點是台北人)的整體表面印象是正面的,他們大多數都是溫文有禮、毫不粗鄙,更與人有知識、有文化的良好觀感。一位曾經分別與上海人、香港人及台北人共事的朋友說:「若以中、港、台三地人比較,應以台北人最溫文、最具求知慾、最富人情味、亦最有地方歸屬感和鄉土情懷。」

可惜的是,美麗憧憬,祇能維持短暫;雅帆在從台北回程香港的航機上,卻碰上不愉快事件:座位給前一行的男乘客亂坐了(雅帆和家人預訂了近窗一行三個相連座位);手提行李艙亦給後一行的女乘客亂放行李了。經過投訴,空中小姐祇要求前一行的男乘客返回自已座位,卻提議雅帆可將手提行李隨意亂放其他座位的指定行李艙;雅帆雖然據理力爭,但該空姐拒絕跟進,並索性離開現場,留下雅帆自己處理。最令雅帆氣憤的是:該亂坐座位的男乘客與其原本鄰座兩位乘客屬相識的同行友人,故此有理由相信他的亂坐座位是故意的,貪圖一行三人要安坐兩行六個座位;再者,該亂放行李的女乘客在應該知悉雅帆與空姐對話的情況下,竟然可以詐作閉目養神、充耳不聞,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涉事的兩名男女乘客都是華人,猜測很有可能是台灣人,經此航機上不守秩序事件,雅帆可要對台灣人先前的良好印象,再重新估計了。

誠然,若要瞭解今日台灣,必須認識多一點台灣歷史。

台灣地理上位處中國的東南方,日本的西南方,一道台灣海峽 (Taiwan Strait) 將台灣與中國分隔,全島面積共36,188平方公里,南北全長394公里。由於環海的隔閡,台灣一向以來都不受其他國家重視。直至十七世紀上半葉,西班牙與荷蘭為擴展勢力東來,分別佔據台灣西北部及西南部,進行殖民統治。之後,荷蘭人趕走西班牙人,統治台灣西部。

1644年,滿清攻陷北京,明朝滅亡,清朝建立。1661年,明遺臣鄭成功率領兩萬五千將士及數百艘軍艦進攻台灣,荷蘭人不敵敗走。鄭成功佔據台灣後,自立為延平郡王,號召反清復明。其後,再經歷鄭經、鄭克塽兩代。1683年,清朝派遣大將施琅率兵攻台,鄭克塽向清朝投降,結束鄭氏三代在台灣二十三年的統治,台灣亦納入清朝版圖。

然而,清朝對台灣並未加以重視。直至1875年,清朝派遣洋務運動重臣之一的沈葆楨,以欽差大臣身分到台灣督辦軍務,防禦日本侵台。他在台灣北部設立台北府,並設淡水、新竹、宜蘭等縣,又開拓台灣東部,並推動現代化建設。他同時推行「開山撫蕃」政策:「開山」就是打通前後山的通道,改善台灣前山、後山的地形阻隔、交通困難的問題;「撫蕃」就是在開山所經之處,進行蕃民漢化,並解除一切限制漢人入台的禁令,鼓勵漢人赴台開墾。今曰台灣人將台北市政府大樓地下大堂命名為「沈葆楨廳」,紀念沈葆楨對開拓台灣的建樹。

1894年,清朝甲午戰敗;1895年3月20日,清朝李鴻章與日本伊藤博文在廣島春帆樓簽署《馬關條約》(見網誌106〈下關之旅〉),其中第二條割讓台灣全島及其附屬諸島嶼與日本。自此台灣由日本統治,直至1945年8月,日本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投降,才將台灣歸還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1895年至1945年之間,台灣被日本殖民管轄共五十年,稱為「台灣日治時期」。

中華民國政府接收台灣後,設立「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然而官員貪污嚴重,軍警紀律敗壞,人民生活困苦。1947年2月,由於緝查一宗私煙血案,再加上累積的省籍、族群衝突和民怨,觸發台北大批市民的暴動、示威、罷工和罷市,並發展成大規模衝突流血的著名台灣「二二八事件」。抗爭與衝突在數日內迅速蔓延全台灣,最終導致軍隊鎮壓,造成許多傷亡。事件後國民政府調整台灣地方政治制度,廢除台灣省行政公署,改設「台灣省政府」。

1949年,國民黨政府加強政治控制,於同年5月20日宣告全台灣開始實施戒嚴,揭開「白色恐怖」政治高壓的序幕,台灣社會籠罩在統治者無限且不容挑戰的權威當中。在軍事統治戒嚴時期,人民一切基本權利與自由,包括政治及新聞自由,遭受限制,民主發展大受影響。

1949年10月1日,共產黨政府上台,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定都北京。同年12月8日,國民黨政府全盤失勢,蔣介石率領兩百萬軍民撤離中國大陸,退守台灣,與六百萬原台灣居民融和共存,創建新社會。

1987年7月14日,蔣經國在國民黨中常會宣布「解除戒嚴」,7月15日正式對外發表,結束台灣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時期。解嚴之後,開放黨禁、報禁,台灣社會空前轉變,民主與社會運動風起雲湧,人民力量逐漸壯大,台灣跨出民主憲政改革的步伐,為日後的發展與進步奠定基礎。

1989年台灣立法委員全面改選,立法委員全數由台、澎、金、馬地區選舉產生;1996年開始總統直接民選,任期四年,至今已是第四屆。目前台灣上至中央的總統、立法委員;下至台北、高雄兩市市長、市議員、地方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長、鄉鎮民代表、村里長,全部都是由台灣民主選舉產生。

台灣的歷史不算太長,近現代卻經歷了五十年的日本殖民統治,及至今六十四年的國民政府和台灣政府統治;當中又嘗透了三十八年的軍事戒嚴統治,還要忍受一直以來既愛且恨的美國幕後操控。這些别具特色的政治歷史,對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造成深遠影響,今天台灣的總統和立法委員全民普選,可謂得來不易。

然而,全民普選的民主政治,是否能解決台灣一切問題的靈丹妙藥?近兩月來,先有「八八台東水災」,造成無數家破人亡的慘劇;後有「前總統陳水扁家族弊案」一審完結,涉案者罪成判刑。對民主政治持相反意見者,質疑這些事件的發生,正是不合中華民族文化民情的西方民主政治,在華人社會實踐所帶來的惡果。

回應反對民主政治的指控,面對「八八台東水災」的失誤,馬英九政權必須撤換行政院大部份官員,以謀改善,並息民憤。面對「前總統陳水扁家族弊案」的證據確鑿,台灣司法機構亦要大公無私,不論涉案者身分,分別判處無期及有期徒刑。可見在民主政治之下,民主選票發揮力量,相較其他政治制度,更能確保社會上的公平和公義;在民主選舉之下,人民祇能服從大多數人理智的抉擇,對當選政權投以信任和期盼。

誠然,民主政治並非完美無瑕,亦不能完全解決社會問題,而且必須建基於選民明智、理性的表現,才可享受民主的成果。回顧歷屆台灣總統的民主選舉,第一屆由國民黨的李登輝當選;第二及第三屆改由民進黨的陳水扁勝出;進入第四屆則落回國民黨的馬英九當任。從四次選舉的結果,千秋萬代的世襲統治不再復見;相反地,不同政權輪番和平更替,據此可以充分反映台灣人假若對當任政權不滿,則能透過每名選民手握神聖的一票,親自參與,清楚表達人民的真實素求和意願,捨棄當任政權,改選新人肩負重任,給台灣一個復一個新希望。

話說回來,現今台灣的發展,仍是長路漫漫,但既是台灣人自己的決定,則無論能否為台灣帶來新改革、新氣象、新希望,台灣人也要承受結果,就讓歷史的長河,為民主台灣寫下公平的見證。

後記:雅帆想起一部台灣電影《家在台北》,1970年中央電影公司出品,由白景瑞執導,著名影星歸亞蕾、柯俊雄、李湘、張小燕等主演;劇情描述三個台灣家庭的旅美歸僑故事,充分反影當代台灣人與美國之間的關係,千絲萬縷、欲斷還連、既愛慕又痛恨、感情錯縱複雜‥‥。

附圖一:「台北101」商場內美侖美奐

附圖二:休閒消費區內廣告招牌璀璨燈飾

附圖三:休閒消費區內天橋景色

附圖四:「台北市政府大樓」地下大堂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十月 2nd, 2009 12:03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