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150〈冰河之後 文明之始〉一文介紹《After the Ice》這本書所敍述的是公元前二萬至公元前五千(20000–5000BC)年代人類對農耕作業的探索歷程。公元前五千年以後,人類的農耕技術己趨成熟,亦漸發揮這技術的優勢。糧食充足之後,人類有更多餘力發展其他工技 (craftsmanship),其中又以「冶金術」最為重要;現代人的歷史便由「石器時代」(stone age) 進入「青銅時代」(bronze age),「冶金」是繼「農牧」之後另一次文明的突破。

有了金屬,便能製造出更有效率的農耕工具和戰爭武器,人對獸的鬥爭佔盡上風,更勇於向外闖,開發更多的耕地,這是人類最快樂自信的年代,自視為「萬物之靈」,亦是很多「民族創世神話」的開始。

然而好景不長,人口急增很快就超越天然資源的承受能力,於是出現了人與人之間的資源爭奪,導致大大小小的戰爭相繼出現。但「遊牧」的戰爭和「農耕」的戰爭有很大分別:

(一) 「遊牧」是逐水草而居,戰敗了便遠走他方,伺機反擊,平常之至;「農耕」卻是把全部利益都押在田地上,屬「不動產」,爭奪利益祇能就地死戰,壓力極大。

(二) 「遊牧時期」的戰爭,主要是人與獸的鬥爭,成績是「智慧」戰勝「爪牙」;「農耕時期」的戰爭,卻是「人對人、智慧對智慧」的鬥爭,這時候「智慧」的運用,可以變得非常殘酷可怕。

許多戰爭經「口述」或「文字」記錄下來,就成為「歷史」。在希臘史上,有「特洛伊戰爭」、「波斯戰爭」、「亞歷山大征戰」等;在羅馬史上,則有「加太基戰爭」、「帝國擴張」等征戰;中國也有「春秋戰國」等歷史。戰爭的規模越打越大,「計謀」的數量亦越出越多,大部份都是公元前五百年(500BC)以後的故事。

可以說,「農耕文明」的發展,既帶來「物質的富裕」;亦導致「人性的墮落」。

西方學者注意到在公元前五百至公元前二百年(500BC–200BC)這一段時期內,歐亞大陸各地都出現了很多重要的思想家,包括:希臘的「蘇格拉底」(Socrates)、「柏拉圖」(Plato) 等;波斯的「查拉圖斯特拉」(Zarathustra;創立了拜火教);舊約聖經中的「猶太教先知」(Jewish Prophet);印度的「釋迦牟尼」(Siddhārtha Gautama);中國的「孔子」(Confucius)、「老子」(Laozi) 等,他們都對「人性」作出深刻的反思,西方學者稱這段時期為「軸心年代」(The Axial Age)。如果把年份前後擴濶幾百年,即從公元前八百年至公元三十年(800BC–30AD),人物更包括「荷馬」(Homer) 和「耶穌」(Jesus)。

雅帆在網誌146〈傑英話中華(前篇)〉一文中引述余英時先生的演說,其講辭亦有提及「軸心年代」,本文可為這詞語作一注腳。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九月 25th, 2009 12:01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