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的學者倡論「打倒孔家店」,是很具爭議性的觀點;但其實他們是打錯對像,誤中副車,畢竟,「儒家」祇是「皇權」推捧出來的台前傀儡。

歷史學家早已指出,中國帝王之術是「明儒實法」、「儒表法裏」,表面上用的似是儒家,實際上用的確是法家。「法家」是中國歷史戰國時代流行「諸子百家」中屬哲學的一家,講求「統治之術」,其代表人物有「商鞅、申不害、韓非子、李斯」等, 都是為秦國所用的人物,最終協助秦國統一六國。然而秦朝短祚,二世而亡,史家歸咎於「秦國行暴政,法家為幫兇」;此後的皇帝都不敢明用法家,卻仍暗用其權術。漢武帝倡言「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此後的皇帝都順理成章地明用儒家,但何人曾用「仁義」治國?真實歷史中祇有失望的答案。

更有甚者,明朝與清朝的幾百年間,都是用「科舉考試」制度來選拔朝廷官員, 而考試的題目祇是來自《四書五經》,結果是「孔家店」在中國持續「一店獨大」。然而,考試歸考試;實踐歸實踐,既然皇帝棄用仁義治國,於是上行下效,甚至地區官吏、鄉族父老,表面都是講遍滿嘴滿腔的仁義道德,暗裏卻是用盡全心全意的權術管理。這種表裏不一的精神分裂狀態,當要追溯至漢武帝開始獨尊儒術,則更已有二千多年的歷史。千百年來文化扭曲的累積,形成五四時代針對打倒的「吃人禮教」,亦形成柏楊先生筆下的中國「醬缸」文化。

故此,我們不須要理會儒家,因為其思想從來沒有實踐。我們卻必須要明白法家,特別是韓非子的哲學,因為無論是「舊中國」或「新中國」,都是在同樣使用此一管治手法。

五四學者帶領打倒孔家店,其實祇是推倒一個傀儡;中國人血液中「沉迷權術」的思想,卻仍是根深蒂固,如不能跳出這框框,就祇可長期生活在一缸「混醬」之中。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三, 五月 13th, 2009 6:16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