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和「六四」,是兩項性質不同的事件,卻有一個共同點:都是先有北京大學生的表態提出訴求;後有市民的行動跟進支持。

「北京大學」,是中國「現代化」的象徵,前稱「京師大學堂」。1898年,由光緒皇帝推行「戊戌變法」時下詔創立;然而,卻因慈禧太后反對新政,故此操縱撥款極少。1912年,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滿清後,改名為「國立北京大學」,由嚴復、蔡元培分别出任第一、二任校長,成為「新文化運動」的中心。

1911年,北京創立另一學府「清華大學」,經費來自美國退回《辛丑條約》的「庚子賠款」,最初是作為「留美預備學堂」,於1925年正式設立大學部。

「大學」是一個西方概念,在中國,明清以來的最高學府是「國子監」,學習內容主要是《四書五經》,目的是應付「科舉考試」,考試成功者可以擔任政府官員。「儒學」與「權利」長時期掛鈎,成為民間的單一目標。由於「學問」的範圍和目標都是如此狹窄,「雜學」受到排擠,導至中國文化的發展停滯不前。再者,儒學與權利的長時期掛鈎,亦使讀書人變得僵化、傲慢,遂演變成「吃人的禮教」。

然而,1842年鴉片戰爭、1860年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1894年甲午戰爭、1900年八國聯軍入北京,都是幾萬洋兵的勞師遠征,卻可以視百萬清軍如無物,予取予攜,國學之無用完全顯露無遺。1905年,清朝正式廢除科舉制度,改用「留學生考試章程」,吸引回歸的海外留學生投入政府服務,又稱為「洋科舉」。因而莘莘學子對洋學趨之若鶩,留學生頓成天之驕子,「國子監」被廢除,令許多「十年寒窗」的苦讀子弟未能即時適應,亦難以接受現實。

北京大學是中國第一家「西化」的大學,學問範圍較「國子監」的更為廣濶,學術觀點的包容性亦更大,也有「女學生」就讀。凡此種種,都是中國由「傳統封建」進步到「與現代文明接軌」的見證。「五四運動」年代的北京大學學生,正是文化改革的熱血青年,並理解到國家積弱可能與一個古老文化的失誤及缺乏競爭力有關,他們遂與當代知識分子合流改革。於是「五四」逐漸由一個單純的「愛國運動」,演變成一個複雜的「新文化運動」。

海遠覺得,「大學」除了是「知識傳遞」的場所,亦承擔著「文化先鋒」的使命。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五月 4th, 2009 5:33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