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歷史上「日耳曼民族」(Germans) 一向都是分裂成為好幾個小王國,其中以「普魯士」(Prussia) 較為强大。1861年1月2日,「威廉一世」( Wilhelm I ) 登位普魯士國王,任命「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 為首相,同時任命「毛奇」(亦稱老毛奇;Helmuth Karl Bernhard von Moltke) 為大將;兩人一文一武,分別為普魯士建立工業實力和一支强大的軍隊。普魯士的崛起,令西鄰的法國和東鄰的俄國都感到遭受威脅。

俾斯麥運用靈活的外交手段,開展「統一日耳曼」的政治和軍事行動,包括掃除統一路上的兩個障礙:奧地利和法國。1861年,俾斯麥首先平定北隣的丹麥,為日後攻打奧地利作步署。1866年7月3日,銳利非凡的普軍在「薩多瓦會戰」(亦稱克尼格雷茨戰役;Battle of Sadowa or Battle of Königgrätz) 大敗萎靡不振的奧軍,奧地利議和,簽訂〈布拉格條約〉,同意普魯士在德意志北部建立聯邦。1870年7月,「普法戰爭」(Franco-Prussian War) 爆發;9月2日,普魯士軍在「色當會戰」(Battle of Sedan) 大破法軍,法皇拿破崙三世 (Napoleon III) 率兵投降,普魯士正式統一日耳曼。1871年1月18日,威廉一世在巴黎凡爾賽宮宣佈成立「德意志帝國」,並登位為「日耳曼皇帝」(Emperor of Germany)。

「日耳曼」是英語「German」的中文繙譯;德語稱「Deutsche」,中文繙譯為「德意志」。英語「Germany」等同德語「Deutschland」,在日常中文繙譯上,人們都把「日耳曼」簡稱「德國」。

德國的崛起,改變了歐洲各國的勢力平衡;經過一輪外交上的合縱連橫,歐洲劃分為兩大陣營,彼此訂下攻守同盟的協約,此兩陣營包括–

(一) 德國和奥匈帝國 (Austro-Hungarian Empire) 組成的「兩國同盟」(Dual Alliance);及

(二) 英、法、俄組成的「三國協約」(Triple Entente)。

當時位處巴爾幹半島 (The Balkans) 的國家,正在掙扎脫離卾圖曼帝國 (Ottoman Empire),基督教和伊斯蘭的影響亦在這裏分界,俄羅斯和奧匈帝國也加入爭奪這區域的控制權;因此,領土、種族和宗教的衝突,經常發生。1914年6月28日,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大公 (Archduke Franz Ferdinand) 夫婦出訪波斯尼亞 (Bosnia) 首府薩拉熱窩 (Sarajevo),被一名屬恐佈組織「黑手社」成員的塞爾維亞族青年「普林西普」(Gavrilo Princip) 刺殺,此事件終於成為引爆「第一次世界大戰」(World War I) 的導火線。

戰爭初期,美國宣稱保持中立,但卻透過大賣軍火支持英國,於是德國潛艇隊大舉攻擊北大西洋航運綫上的商船。1915年5月7日,一艘英國皇家郵輪盧西塔尼亞號 (RMS Lusitania) 亦被德國潛艇U-20擊沉,造成1201名乘客及船員死亡,其中包括128名美國平民。美國以此為理由,在1917年4月正式向德國宣戰,並號召世界其他國家加入,激發「世界大戰」。

中國加入大戰,並沒有派出軍隊,但有大量勞工接受法國政府聘請做後勤工作。戰後許多工人都留在法國生活,他們有感於國家積弱,於是集資成立「勤工儉學會」,資助中國學生到法國讀書,許多此段時期的留法學生,日後都成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物。

另一方面,日本加入大戰,卻是派遣軍隊搶奪德國在中國勢力區(主要在山東省)的利益,西方列强亦任由日本取代德國而漠視中國的主權,造成觸發「五四運動」的主題。

俄羅斯既在戰場失利,又有國內農業失收,激化士兵和農民的不滿情緒,起而暴亂,最終導致皇朝崩倒。1917年,由「列寧」(Lenin) 領導的「布爾什維克」(Bolsheviks) 取得政權,建立世界上第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列寧與德國停戰,全力鞏固國內事務。共產主義的理想對當代青少年產生巨大吸引力,戰後很多中國留法學生都轉去蘇聯學習,回國後建立了「中國共產黨」。

德國在西線與英法軍隊浴血苦戰,卻祇取得寸進。1917年,美國加入對德宣戰,協約國的人力物力逐漸佔盡優勢。1918年,德國洞悉大勢已去,主動求和;德皇退位,德國政府簽下割地賠款的降約 — 〈凡爾賽條約〉(Treaty of Versailles)。天文數字的巨額賠款,令德國戰後經濟崩潰,民不聊生,遂導致日後「希特勒」(Adolf Hitler) 領導的「納粹黨」(Nazi Party) 上台主政,埋下「第二次世界大戰」(World War II) 的伏筆。

很難想像,一場遠在歐洲發生的戰爭,本應與中國毫無關連;料想不到卻於中國在青年學生帶領下,掀起一場規模龐大的「社會運動」和一幕影響深遠的「新文化運動」。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四月 25th, 2009 11:36 下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雅帆
 1 

何以中國人採用對德語Deutsche的繙譯,稱呼現在的德國為「德意志」,卻非採用對英語Germany的繙譯,稱之為「日耳曼」?

話說二十世紀初期,大量中國學生參加「勤工儉學計劃」,到海外學習。留法學生,將革命理想引進中國,激發了「五四社會運動」;留日學生,包括魯迅、陳獨秀、李大釗、郁達夫、郭沫若等,還有旅居日本多年的梁啟超,亦把文學思潮帶回中國,演化為「五四新文化運動」。許多西方概念的日文繙譯,變成日語「外來語」,例如民主、科學、哲學、經濟、社會、文學、文明、電話、俱樂部 …… 等等,不勝枚舉,亦跟隨大批留日學生的回歸,同時流入中國,並透過「五四新文化運動」,發揚光大。

日文採用對德語Deutsche的繙譯,稱呼現在的德國為「ドイツ」。有趣的是,中文亦跟隨日文的繙譯,稱呼為「德意志」,而沒有採用對英語Germany的繙譯。事情絕非巧合,其實這就是當代留日學生帶進日語「外來語」和推展「五四新文化運動」,所造成對現代中國文化的深遠影響。

海遠在網誌43撰寫題為〈日文和中國現代語文〉的文章,介紹日語 — 尤其「外來語」— 如何影響中國現代語文,雅帆推薦讀者細閱該文。另外,南京大學中文系王彬彬教授對近代中文借用日本「外來語」頗有研究,特別撰寫文章,題為〈近代中文詞彙與日本的關係〉,讀者如有興趣,可在互聯網搜尋該篇文章參考。

四月 29th, 2009 at 8:24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