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四月

巴黎與「浪漫」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許多遊客感覺巴黎是一個「浪漫」都市,是因為市內有很多「美術館、咖啡室、時裝、文化沙龍」等,但這些祇是浮光掠影;巴黎之「浪漫」名聲,其實是源於十八世紀末期的「法國大革命」(The French Revolution;1789–1799)。這是世界歷史上第一次的平民起義,推翻皇朝,建立「共和國」(Republic)。當時平民之間互稱「市民」(Citizen);革命的口號是爭取「自由、平等、博愛」(Liberty;Equality;Fraternity),日後被寫進法國憲法中,現已成為法國精神的象徵。

大革命把許多皇室貴族送上「斷頭臺」(Guillotine),引起歐洲各國皇室的震驚,於是組成聯軍攻打法國。在外圍壓力下,巴黎市民自發組成「國民軍」抵抗(其他國家的皇室軍隊基本上是僱傭兵),又得到外省市民的支持,馬賽的志願軍譜出《馬賽進行曲》(La Marseillaise),日後更成為法國「國歌」。

及後在拿破崙 (Napoléon Bonaparte) 帶領下,這支裝備殘舊的「國民軍」,憑藉高昂鬥志,唱著軍歌,卻幾乎橫掃整個歐洲,並將「民權」(civil rights) 的思想帶到各地。雖然拿破崙最後失敗了,但大革命的影响力仍在擴散。百多年後,世界各地的皇朝大多都崩潰了;「民族國家」的思潮卻如雨後春筍,相繼興起,許多國家都改名「共和國」。

法國的「民主路」並不平坦,大革命之後,法國政治在「皇朝 / 共和」之間數次摇擺不定;1871年,更出現短暫的「巴黎公社」政權。在摇擺之間,又發生許多流血事件,這些匯集「理想 / 激情 / 流血」於一身的歷史光榮歲月,才確實是凝聚成為法國「浪漫」形象的基礎。

中國共產黨的第一代領導人,很多都是二十世紀初期參加了「勤工儉學計劃」的留法學生,例如周恩來、鄧小平、陳毅、聶榮臻 … 等。可以說,中國的「現代史」也頗受法國「浪漫情懷」的影響;中國的《義勇軍進行曲》,亦具法國《馬賽進行曲》的影子,兩者的創作背景,都是抵抗外侮的入侵。

巴黎的現代市容,自1852年後才開始展露。話說大革命時期的巴黎,既是滿佈了橫街窄巷的古城市;亦是充塞著「暴民搞事」的好環境。大革命後,皇朝復辟,「拿破崙三世」決定重建巴黎,採用奧斯曼男爵 (Baron Haussmann) 的設計,以「凱旋門」(Arc de Triomphe) 為中心,並從這裡幅射出十二條大街,其中尤以香舍麗榭大道 (Avenue des Champs-Elysees) 聞名世界。登臨凱旋門頂(須付費)往下環望,巴黎市容確實非常宏大;豈料從昔日皇帝心中的盤算出發,卻是為方便調動軍隊鎮壓搞事的人民。另外,奧斯曼男爵亦同時設計出一套完整的「地下水道系統」,現已屬「巴黎一景」,並使巴黎成為當代世界最先進整潔的城市之一。

《帶一本書去巴黎》是中國作家「林達」的著作,屬一本另類的巴黎旅遊書籍,主要內容敍述如何從「現代巴黎」中,尋找已被抹去的「大革命史跡」,例如:「斷頭臺」 在哪裡?海遠跟隨這本書的介紹項目旅遊巴黎,感受殊深,很難想像眼前的旖旎風光,卻是背負著如此轟烈的人類歷史。海遠覺得,巴黎的血淚,與中國的血淚,依稀有點相似 ……。

從旅遊巴黎看到「血淚」,海遠的歷史包袱,委實過份沉重 ……。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四, 四月 9th, 2009 10:13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