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一月

達文西密碼的另類解讀

作者 : 海遠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近日Dan Brown的《達文西密碼》小說及電影都在全球熱賣,引起很多討論,重點集中在密碼的真偽。但我覺得Dan Brown的小說另具深層涵意,他是在深入反省西方文明的一個核心問題。

基督教信仰是西方文明最重要的支柱,西方歷史以「西元」紀事,君主登基要經主教加冕,城市都建有許多教堂 ……。從這許多事例,可看到兩者的密切關係。

基督教本是猶太教的分支,而猶太教是一神信仰 (Monotheism),並盼望救世者(Messiah) 的來臨。因此,「信、望」在《舊約聖經》已多有提及;耶穌加上「愛」,使基督教能擺脫猶太教而獨立發展成一普世宗教。耶穌被視為搗亂分子,受刑而死。早期的基督徒同樣抱有和平信念,承受着羅馬帝國的暴力鎮壓。不少人成為「殉道者」,但信徒人數卻不斷上升,並從羅馬帝國東部邊陲猶太地區的一條小村落,擴展到帝國全境。這是歷史上最大的謎團之一,暫時沒有理論可以解釋。

《達文西密碼》第五十五章說:「羅馬皇帝『康士旦丁』(Constantine) 做了一個令人難以理解的決定 — 奉基督教為『國教』。」這是基督教歷史的分水嶺。在「天國」與「帝國」的互動中,基督教亦「帝國化」了。在此之前,基督教是以「愛」傳「信」;自此之後,卻是以「力」傳「教」。羅馬帝國崩潰後,歐洲分裂成多個國家,但教庭的影響力仍在。中世紀時,教庭對外發動「十字軍」的征戰;對內則展開了「宗教審判」(Inquisition) 的拑制,宗教暴力達到高峰。

很難想像,耶穌一生宣揚「守貧、博愛」;他的繼承人當權後,卻因功利而變得殘酷殺戮,西方哲人對此矛盾亦有質疑。然而,大部份的異見者被消滅了;小部份的異見只能以各種「密碼」、「祕密會社」的形式流傳下去。《達文西密碼》就是以小說形式間接地寫出這段歷史大背景。書中較沈痛的句語有:「聖經不是由天堂傳真到世界上 — The Bible did not arrive by fax from heaven — chapter 55」及「歷史是由勝利者寫成 — History is always written by the winners — chapter 60」…… 等。Dan Brown巧妙地透過偵探小說形式的包裝去告訴讀者 — 如要理解真正的基督教,要從「帝國化」前的歷史資料研究開始。把殘暴好戰的羅馬帝國與和平博愛的基督教重新「分解」出來,有助理解西方文明的內部矛盾。

根據西方歷史學家,西方的「現代史」始於「文藝復興」,達文西正是 Renaissance 的人物。此後,宗教的暴力逐漸減少,古希臘的理性重新抬頭。從哲學發展出「科學、民主」等概念;從古羅馬的帝國思維發展出殖民主義;基督教則維持著強大的道德力量;集這幾方面構成「西方現代文明」,哲學家亦對各種力量保持承先啓後和監督批判的作用。

昔日的宗教異見者受盡逼害;今日的異見者卻名成利就,可見西方文明幾百年來的進步和包容。一般人都被《達文西密碼》的各種神祕符號所吸引;我則對其宗教歷史有興趣,可算是「另類解讀」。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一月 12th, 2007 5:15 下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