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三月

香港上海 本土國際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香港和上海的興起,都是「鴉片戰爭」的副產品;中英締結〈南京條約〉,香港被割讓為英國的殖民地,上海亦被指定為「五口通商」的城市之一。「八國聯軍」之後,上海更遭西方列強劃分「租界」;瞬息間,上海便已發展成為東亞當代最國際化的大都市。中國許多現代小說,寫不盡「十里洋場;紙醉金迷」的故事,都是以上海為背景。

上海位處的「長江三角洲」,較「珠江三角洲」富庶,亦更接近中國的權力中心,集齊天時、地利、人和因素,上海的早期發展,遠較香港的更為快速,並有更多國家參與,故此能成為中國當代最「國際化」的城市。同期香港的發展則相對緩慢,在珠三角的「省港澳」三市中,排名更在「省城–廣州市」之下。

中國自1949年「解放」之後,實行「鎖國」,祇留下香港以殖民地身分掩護之下,作為全國對外的唯一橋樑;反之,上海卻因其「洋化」面貌,遭受中央的打壓。於是,上海潮落;香港騰飛。在50/60年代,香港固然有其「獅子山下」的奮鬥精神,但「刻苦耐勞」不是香港人所獨有,而香港能在這段時間「花開一面」,獨領風騷,確實與其歷史地理的機遇有莫大關係。

1980年以後,中國日漸「改革開放」,而香港亦轉型為「金融都會」。其實,「金融」亦是中西接觸的另一介面;但「金融」卻涉及「政治、法律、經濟、貨幣」 等問題,中國並不願意在這些範圍全面開放,於是香港的橋樑功用,仍可維持不變。

今天,世界的「金融中心」— 紐約華爾街 — 發生金融界的大地震、大海嘯,香港難免亦要承受一點損傷,但祇要我們能憑歷史審視今天,從國際回望本土,則理應可以在風浪中看到更美好的明天。

聰明的華爾街銀行家,把這次金融災難表面稱為「海嘯」,意在委過「天災」。但海遠覺得這次事故更似「人禍」,金融術語既是「泡沫爆破」,其實已露端倪,畢竟,泡沬是由人工吹氣出來的。泡沬何來?卻可能已是三十多年前的舊事了。

話說二次大戰之後,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强國,西方許多國家貨幣都與美元掛鈎,而美元則與黄金掛鈎。1971年,美國不再承諾兌換黄金,自此以後,世界各國貨幣日趨泡沫化,金融經濟亦同時泡沫化。積聚三十年的泡沫驟然爆破,已無法確知往何處尋底;香港近三十年的繁榮,可能亦沾染多少泡沫。

現今蜚聲國際的「匯豐銀行」(HSBC),通行全球,卻發祥於「香港/上海」,可以說是這個「雙城故事」(A Tale of Two Cities) 的主要角色之一。這個角色的經歷,既可以用「國際視野」、亦可以用「本土情懐」來審視,透過兩種角度,都可以同樣感受歷史的力量。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三月 23rd, 2009 5:54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