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三月

從本土觀點到國際視野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近十數年來,香港流行講「國際視野」、「與國際接軌」、「亞洲的國際大都會」。何謂「國際視野」?從表層實踐的狹義來說,主要是聚焦「學生的求知」與「僱員的工作」兩個過程必須擁有「國際視野」。然而,學生和僱員又如何分別達至求知和工作上的國際視野?從落實此狹義而言,「國際視野」是指需要接觸其他國家,和需要認識其他國家及國際間所發生的事物。

香港社會似乎已接受這個狹義解釋。於是,學校紛紛舉辦「海外遊學團」,為學生培育求知上的國際視野;機構相繼安排「海外研習班」,為僱員訓練工作上的國際視野。相應發生的社會現象,一方面就是學生挑選有海外遊學團的學校入讀,及僱員選擇有海外研習班的機構任職;另一方面則是學校與機構分別以曾否參加海外遊學或海外研習,作為評估學生和僱員擁有國際視野的標準。

雅帆想透過深層實踐的廣義去闡釋國際視野。「國際」是一個地理概念,指國與國之間發生事物的層面;所謂「視野」,則可解釋為審察事物所採取的「認知觀點」(Cognitive perspective;或稱角度)。相對於「國際視野」(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而同時存在的,應該還有「本土觀點」(Local Viewpoint),人們透過此兩種「認知觀點」去審察現實世界的事物。再者,從地理的角度出發,又可根據該事物發生的地點,劃分為某一國家或管轄地區的「境內現象」或「境外現象」。

基於上述概念,雅帆進一步推想–

「本土觀點」是指某一國家或管轄地區民衆依據當地一些相同基本價值 (homogeneous basic values) 所形成一種審察事物的認知觀點,從而批判性地檢視、質疑與反思現實世界的事物。當地民衆可以憑藉其本土觀點,審察境內現象或境外現象。

「國際視野」是指某一國家或管轄地區民衆根據包容或融合當地及外地一些不同基本價值 (heterogeneous basic values) 所形成一種審察事物的認知觀點,從而批判性地檢視、質疑與反思現實世界的事物。當地民衆亦可以憑藉其國際視野,審察境內現象或境外現象。

從這兩概念的深層實踐,雅帆構思了「審察事物的四個層面」–

(1) 第一層面:本土觀點 → 審察境內現象;譬如香港人基於純粹香港人有關表達意見的基本價值所形成的認知觀點,對奧運火炬在香港傳遞時發生示威活動的評論。

(2) 第二層面:本土觀點 → 審察境外現象;譬如香港人基於純粹香港人有關表達意見的基本價值所形成的認知觀點,對奧運火炬在倫敦傳遞時發生示威活動的評論。

(3) 第三層面:國際視野 → 審察境內現象;譬如香港人基於包容或融合香港人及外國人有關表達意見的不同基本價值所形成的認知觀點,對奧運火炬在香港傳遞時發生示威活動的評論。

(4) 第四層面:國際視野 → 審察境外現象;譬如香港人基於包容或融合香港人及外國人有關表達意見的不同基本價值所形成的認知觀點,對奧運火炬在倫敦傳遞時發生示威活動的評論。

簡單地說,第一及第二層面祇是基於本土的相同價值,從某一角度去審察事物;第三及第四層面則是基於包容或融合了本土及外地的不同價值,從多角度去審察事物。由於前者加添一些新元素 — 不同基本價值 — 而形成後者,故此應以後者更客觀和更全面。

雅帆認為,一個個人的本土觀點或國際視野,都是需要透過其「內化」過程來建立。所謂「內化」(Internalization),是指一個個人接受一群有影響力的人所認定某些社會規範的過程,包括:學習社會規範的內容;理解這些社會規範的目的;及最後接受這些社會規範成為自己的信念、態度和價值 (Internalization is a process through which an individual accepts a set of social norms established by a group of people who are influential to the individual. The process comprises the learning of what the norms are, understanding their purposes, and accepting such norms as the individual’s own beliefs, attitudes and values)。

當一個個人接觸來自本土的某些社會規範,透過內化而成為一些基本價值,並可依據這些基本價值,去形成一種審察事物角度的本土觀點。譬如「社會和諧」和「中國強大而同感光榮」是香港人其中兩項基本價值,並以包含此兩項基本價值所形成的本土觀點,去審察奧運火炬在香港傳遞時發生的示威活動;於是可能不滿異見團體的合法表達意見行為,並產生反對異見團體「伺機於不當場合示威為名,破壞全民支持及迎接奧運火炬和諧歡樂氣氛為實」的評論。

另一方面,當一個個人接觸來自外地的某些社會規範,其中可以接受的部分,透過與本土的某些社會規範內化融合而成為一些不同基本價值,並可依據這些基本價值,去形成一種審察事物角度的國際視野;另外其他不可接受的部分,雖然未能透過內化融合而成為該名個人的一些不同基本價值,卻能被包容共存,亦可形成另一種審察事物角度的國際視野。譬如「個人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可凌駕另一個人不被冒犯的權利」(an indiviudal’s right of free expression of opinion outweighs another individual’s right of not to be offended) 是外國人其中一項基本價值,雖然未能透過內化融合而成為該名香港人的基本價值,卻能被包容共存而形成的國際視野,去審察奧運火炬在香港傳遞時發生的示威活動;於是可能並不同意但卻容忍異見團體在和平氣氛之下的合法表達意見行為,並產生「容許不同意見團體同場合法支持或抗議奧運火炬傳遞」的評論。

雅帆再進一步構思,建立國際視野的主要因素包括:

(1) 資訊來源渠道 (channels of information sources);
(2) 語文技巧程度 (level of language skills);
(3) 心理融合狀態 (attitude of psychological integration);
(4) 獨立思考能力 (ability of independent thinking)。

當一個個人擁有上列(1)與(2)兩項元素,祇能從表層實踐去建立狹義的國際視野;他必須涵蓋全部四項元素,才可從深層實踐去建立廣義的國際視野。

首先,建立國際視野必須獲得充分機會去接觸不同資訊 — 包括外國資訊 — 的渠道。香港有關報導本地事物的資訊渠道非常發達,政府亦沒有刻意審查,市民可以透過書報雜誌、電台電視和互聯網等不同媒體去收集本地自由發放的資訊。

至於有關報導外地事物的資訊渠道,則覺嚴重不足、未達普及和缺乏水平。例如香港中文報張每天會因應香港讀者的口味,節錄繙譯來自外地傳媒和通訊社的幾段外國消息,除了內容單薄,錯漏更是常見。免費中文電台和電視遭遇重大外國新聞或會罕有地安排直播,否則慣常做法祇有每天晨早新聞時段少量選讀和選播來自外地傳媒的幾段外國消息,假若上班一族錯過了,就祇能依賴互聯網上重溫。

香港傳媒派遣記者到歐美等地採訪現場新聞簡直鳳毛麟角,擁有國際視野去評論境內或境外事物的主筆文章亦非常缺乏,常見的大多是以本土觀點窺伺境外事物,或是引述繙譯外地主筆或評論員的「翻炒文章」。誠然,怎樣的社會產生怎樣的傳媒,讀者與觀衆的水平和要求,直接影響各種傳媒的出版和廣播質素;香港人既然重視國際視野,是否應該改善普羅大衆蔑視知識的錯誤態度,取回大衆傳媒的正確主導權,對外國資訊的報導有所素求?

香港回歸以後,不論售賣外文報張雜誌的報攤數量和外文報張雜誌的銷售數量都同時大幅下降,相信金融時報 (Financial Times) 是少有例外;一份星期日泰晤士報 (Sunday Times) 在金鐘報紙店的售價急升至90港元以上(英國當地現價2英鎊),又有多少港人或大機構願意自掏腰包購買?恐怕已經納入大學圖書館的珍藏!於是從互聯網上閱讀外文報張雜誌成為攫取外國資訊的最佳途徑,尤幸外國傳媒大多提供免費網上閱讀,然而,假若錯過了當天閱讀,日後在互聯網海中從新搜尋,卻可要耗費不少時間和工夫!

其次,就是必須掌握足夠語文技巧程度,去理解和剖析來自不同渠道的資訊內容。雅帆的一位好朋友嗜愛外地旅行,尤喜透過直接接觸,實地瞭解當地的人和事。他踏遍五大洋七大洲無數國家地區,見盡不少世面人情,卻常慨歎由於未能通曉多種語言文字,限制了他從外地媒體瞭解當地深層的社會狀況和民風面貌。

香港回歸以後,中英語文水平同時下降是不爭的事實。中文語法逐漸中國大陸化,許多創新的中文辭彙缺乏美感,其含義更往往使人摸不着頭腦。除了頂層的精英份子外,普羅大衆的英文水平不但每況愈下,且有輕視或抗拒學習英語的心態,否定學習英語的情況日趨嚴重,在普羅階層市民心目中變成理直氣壯的行為:「中國經已強國崛起,中國人還要學習外文嗎?應該是外國人學習中文的時候了!」

雅帆曾親身經歷在香港的商場店舖數次聽聞青年店員叱喝伙伴:「切勿用英語和我交談,我不懂英語!(廣東話現場傳神版本:『唔好同我講英文,我唔識英文!』)」相同內容和語氣的說話,料想不到在倫敦唐人街中國食品超級市場同樣出自三名旅居英國的香港青年男女顧客,並再次闖進雅帆的耳朶。原本身處倫敦唐人街中國店舖使用英語交談亦屬平常,在英國居住卻出現排斥使用英語交談的忠君愛國心態,則可見香港年青一代抗拒學習英語的情況,在普羅階層確實存在。

然而,相對外國人及於外國土生土長的華裔新生代在學習中文所遭遇的困難,則兩岸四地的中華兒女 — 尤其香港人 — 在學習外文的情況確實輕鬆多了。其實,香港由於歷史因素,得天獨厚,百多年來都是東西文化的匯聚點,擁有充足的語言人才和資源,提供多種外文的學習機會,再加上香港人的天賦語言資質和勤奮學習精神,理應可以容易掌握足夠的外國語文技巧程度,為建立國際視野鋪設一條坦途。

掌握兩項屬「實質概念」的重要元素,即豐富的外國資訊和足夠的外語技巧,可以協助個人去認識其他國家和國際間發生的事物,建立表層的國際視野;然而,若要建立深層的國際視野,卻仍必須擁有另外兩項屬「抽象概念」的重要元素,即包容的心理融合狀態和獨立的思考分析能力。

其三,就是培養包容的心理融合狀態,才可以促進理解、容忍和接納外國事物所蘊涵不同社會的信念和價值。每個國家或管轄地區因應其社群的主觀和環境的客觀兩種需要,發展出不同文化,去規範當地的人類行為。面對這些不同社會的獨特文化,人們往往墮入偉大民族主義的陷阱,被衝動的忠君愛國情緒所蒙蔽,失去理性的諒解與包容。譬如中國歷代「憤青」的激烈排外心態,常以「帝國主義忘我之心不死」的敵視眼光針對外國事物,任何引進外國思想的人士被打壓為崇洋媚外的「漢奸賣國賊」,此種失衡心理狀態,實為阻擋真正認識外國事物的重要障礙,更遑論建立深層實踐的國際視野。

其實,面對不同社會的文化、信念和價值,應該明白祇有當下的相對,並無永遠的絕對;執着於判斷、衡量兩者的黑白對錯是全無意義;強行要分辨、比較彼此的優劣高低亦祇作繭自縛。相反地,若要真正認識其他國家的事物,則必須擁有廣闊的胸襟、排除執著的地域區分、摒棄以自我為中心,懷抱此種包容的心理狀態,去接觸、理解不同社會的信念和價值,才能依據這些不同基本價值,去形成一種審察事物角度的國際視野。

最後,就是訓練獨立的思考分析能力,去辨別本地和外國事物的表裏現象、前因後果。面對源出不同渠道排山倒海而來的本地和外國資訊,當中既有全面真確的報導,也有片面偽造的描述;透過不同媒體發表批評的言論和文章,亦有客觀中肯的真誠說法,還有斷章取義的存心誤導。虛假的資訊與偏頗的言論俯拾皆是,本網誌過往文章,包括網誌56〈「智者的忠誠」續篇〉、網誌82〈奧運聖火傳遞與表達自由〉、網誌86〈地震與學校〉的回應等,便曾經引述許多負面的例子。面對不同質素的資訊和言論,讀者確實需要常抱懷疑態度與驗證精神,運用獨立思考能力,去洞悉資訊的真實虛偽和言論的公正偏頗。

譬如香港最近發生醫院遺失嬰兒屍體事件,某電台節目資深傳媒人強調「一人做事一人當」的內部紀律處分取向已經恰當,無須追究其他責任遙遠的高層問責官員,評論表面看似公平、公正;但祇要想深一層,該名犯事職員的直屬上司和第二層上司,應否負上「監管責任」(Supervisory accountability) 失誤的指控?接受調查和確立違紀之後的適當懲處?該名資深傳媒人的分析是否偏頗、誤導和存心為高級官員的卸責開脫?有否充分反映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面對這些疑問,確實需要獨立思考的分析能力,在浩瀚的資訊汪洋中去尋找事實真相。

故此,人們必須接觸來自不同渠道的資訊,擴闊眼界;更加必須經過長期歷鍊,培養個人的獨立思考能力,分辨和剖析真實與虛假、全面與偏頗的資訊,去蕪存菁,才可建立深層、精確的國際視野。

現代社會的資訊科技高速發展,將身處地球每一角落民衆之間的距離拉近,全球一體化是主流趨勢,鎖國封閉政策與孤芳自賞做法必然遭受歷史巨輪所淘汰;相反地,世界各國的緊密接觸與日俱增,每個國家加強其民衆認識外國事務及瞭解國際形勢,有助國際間促進互相合作和發展伙伴關係。故此,培育民衆深層、廣闊的國際視野,既可增強個人在社會上的競爭條件和適應能力,亦可提高國家在國際間的影響優勢和領導地位。

綜合而言,擁有國際視野的民衆,是現代化文明社會不可或缺的關鍵因素;兩岸四地目前擁有國際視野的中華兒女,仍然為數不多,則中國要達至現代化文明社會的目標,恐怕路途既不平坦,理想更是遙遠。

〔後記:讀者可參閱網誌166〈國際視野三部曲〉及網誌167〈社會學想像力與國際視野〉兩篇相關文章。2010年1月22日。〕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三月 14th, 2009 8:09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