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一月

羅馬帝國

作者 : 海遠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渥大維擊敗安東尼後,成為羅馬最高領導人。他效法凱撒,集軍政大權於一身;他較凱撒聰明,拒絕了「皇帝」和「獨裁者」的稱號,但卻取得「元首」(Princep)和「最高統帥」(Imperator) 的終身職銜,而後者更是他的權力基礎。他亦取得Augustus (偉大) 的稱號。元老院仍被保留,但實際已被降為橡皮圖章。他雖無皇帝之名;但卻有皇帝之實。因此,西方歷史學家把他稱為「奧古斯都大帝」 (Emperor Augustus);亦把他統治的羅馬政權稱為羅馬帝國。從古羅馬 「軍事强人」(Imperator) 一辭,引申出日後很多政治術語,如Imperialism (帝國主義)、Emperor、Empire等,可見羅馬軍政權術對西方文化的影響力。

奥古斯都與東方的帝皇不同,並沒有留下明確的繼承制度。隨他其後的四位皇帝,基本上是由近衛軍所弒殺及擁立;但更後的多位皇帝帝位,卻是由能幹的外省將帥所取得。這些能幹的皇帝,同時運用高壓的軍事和圓滑的政治手段,進一步擴張羅馬的疆土,並保持境內的繁榮,史稱「羅馬和平」(Pax Romana)。

然而,在「百駒競走,能者奪魁」的理念下,亦埋藏着不穩定的因素。在公元200-300年間,帝國境內便因爭奪帝位而引發多次內戰;同時,境外亦經常遭受北方蠻族入侵,內外交困,最終導至帝國的分裂和衰亡。

雖然「帝國和平」時間短暫,但羅馬仍為「西方文明」奠定基礎。歷史上,「東方」是指兩河流域和尼羅河流域 (Mesopotamia and Nile),其文明的發展遠較西方為早。「文明」由東方傳到西方,羅馬的軍力是主要導體。羅馬雖以軍力征服東方,但文化上則被「希臘化」(Hellenised);羅馬征服西方,卻同時擁有軍事和文化優勢。羅馬給西方文明帶來的建構,包括「文字、科技、宗教、法律」等層面。西歐很多大城市,如倫敦、巴黎等,都是因為羅馬駐軍而發展成市集,再發展為大都會。因此,西方視羅馬為其文化的根源。

猶太人是曾被當代羅馬帝國征服的無數民族之一。這民族的獨特文化,卻與羅馬及西方文明糾纏了二千年,並仍然繼續影響著今日的世局。因此,這裏需要簡述一點猶太人的歷史,而《舊約聖經》就是一部猶太人的歷史。

據《舊約聖經》記載,猶太人原是逃離埃及的一群奴隸。族長摩西在逃難時於西奈山上接受了上帝頒下的「十誡」,因而發展出當代世界唯一的一套「一神信仰」(Monotheism)。這族群後來定居地中海東岸的沙漠邊緣地帶,在耶路撒冷建立了宏大的聖殿,並成為信仰的中心。這次「與上帝之約」為猶太人帶來一個堅強的信念及一套獨特的生活守則,雖經歷幾千年的苦困而仍被繼續奉行。

地中海東岸,古稱「黎凡特」(Levant),是歐、亞、非三大陸的交滙處;亦是兩大古文明 — 尼羅河和兩河流域 — 的滙合點。這兩大古文明,中間隔著阿拉伯大沙漠;沙漠北端,卻有一條商旅走廊,稱為「肥沃新月地帶」(The Fertile Cresent),聯繫著兩大文明。耶路撒冷位處商業、政治、軍事要衝的地理環境,注定是財富無數;亦注定兵災重重。猶太王國歷史上確曾多次為强鄰包括巴比倫、波斯、希臘與羅馬所滅。

羅馬帝國在龐培東征希臘時沒有遇到抵抗,並佔領了耶路撒冷;然而卻要到奧古斯都結束內戰後,才正式施行有效管治。第一件事就是進行全國人口普查,而耶穌就是在這時候誕生於伯利恆。羅馬的統治可能過於高壓,逐漸引起猶太人的抵抗情緒;他們都期望一個救世者 (Messiah) 的出現,把他們從羅馬的暴力中拯救出來,並重建一個强大的以色列猶太王國。耶穌提出「天國」的概念,但不被接受。AD 66-73年, 猶太人終於發起一場大規模起義,羅馬人要動員多個軍團和經歷幾年時間才能敉平叛亂,並執行嚴酷的懲罰。聖殿被毀,很多人被殺或被賣為奴,其餘的都被流放到帝國各地 (Diaspora)。據說,羅馬的大競技場 (Colosseum),就是使用從猶太戰爭所擄獲的人力和財力所建成。地中海東岸在行政上被改為帝國的行省,即敘利亞及巴勒斯坦;被流放的猶太人,要到二十世紀二次大戰之後,才在美國支持下重建以色列國。猶太人雖可重建家園,卻又引起巴勒斯坦難民問題,亦成為中東亂局的主因。

耶穌所創立的基督教,本是猶太教的一個分支;亦是在帝國時期得到迅速發展,最後並與帝國結合力量,而發展成一世界性宗教。基督教早期受盡帝國的壓迫;然而羅馬皇帝君士坦丁 (Constantine) 卻於AD 313年突然改變政策,走親基督教的路線,日後的帝皇更定基督教為「國教」。猶太人是一個被羅馬帝國征服、鎮壓、流放的民族;而基督教原是猶太教的分支,究竟基督教是如何從弱勢發展成帝國的主流文化?歷史學家還未能提出一個合理的解說。

君士坦丁大帝的另一歷史性決定,是在希臘的拜占庭 (Byzantium) 營建一座新都城,名為「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今稱「伊斯坦布爾」(Istanbul)。這地點位處歐亞的交滙處,亦是商貿必經之路;而君士坦丁大帝更以其久經戰陣的軍事家經驗,為這個新城市設計出最堅強的防衛系統。他和日後的皇帝,都以君士坦丁堡為城都。這亦不難理解,拜占庭接近帝國東部;而東部的文化和物產都較西部豐富,故此更得到帝皇的垂青。

羅馬的疆土實在太大,因而令管治困難;東西分裂的張力,早在帝國初創的凱撒/龐培、渥大維/安東尼時期已很明顯。帝國中後期,亦不乏東西部將帥爭奪帝位的戰爭。君士坦丁以後,帝皇集中注意力於東部多瑙河 (Danube) 前線;西部疆土的指揮權則逐漸落入萊茵河 (Rhine) 前線的指揮官手中。兩線都受到北方游牧民族哥德人(Goths) 的威脅。有趣的是,帝國西部的兵士將領,多是從已歸化羅馬的日耳曼部落 (Germanic Tribes) 中招募。日耳曼其實亦是哥德人的一支,帝國以不足的兵源來維繫龐大疆土,必須採用這招「以蠻制蠻」的手法,但亦種下帝國覆亡的遠因。

君士坦丁死後不久,帝國正式分裂為東西兩部。西部帝國 (Imperium Occidentalis) 又稱為「拉丁帝國」(Latin Empire),定都羅馬城,以拉丁語為主;東部帝國,被稱為「拜占庭帝國」(Byzantium Empire),定都君士坦丁堡,以希臘文為主。

歷史學家將AD480年定為羅馬帝國(西部)覆亡之日,其實在此之前幾十年,羅馬城已被「蠻族」洗掠幾次,殘破不堪;羅馬的帝位,亦早被蠻族將帥所取得,帝國早已「非羅馬化」。至於拜占庭帝國,較西部帝國多承存一千年。AD 1453年,奧圖曼 (Ottoman) 軍隊攻破君士坦丁堡,「東羅馬」正式覆亡。網誌3〈教宗演說〉所提及「拜占庭皇帝與波斯學者論伊斯蘭」的談話背景,正是奧圖曼攻打拜占庭的年代。

以下是西方學者對羅馬歷史年代的劃分:

Before The Rise of Rome:
Stone Age ( to 3000 BC );
Bronze Age ( ~ 3000BC – 1000 BC );
Etruscans ( ~ 1000 BC – 500 BC)。

Roman Republic:
The Early period ( ~500 BC – 300 BC );
The Punic Wars ( ~ 275 BC – 146 BC );
The Conquest of the Hellenistic Empires and the Republican Crisis- the Civil Wars ( ~ 146 BC – 30 BC )。

Roman Empire:
Augustus and the Julio-Claudians ( 30 BC – 68 AD );
The Flavians and the Five Good Emperors ( 96 AD – 161 AD );
The Severans ( 161 AD – 235 AD );
The Third Century Crisis;
Diocletian and the Constantines ( 284 AD – 363 AD );
The Theodosians ( 363 AD – 450 AD );
The Fall of Rome ( 476 AD )。

After the fall of Rome:
The Ostrogoths,Visigoths,Franks,Vandals,Lombards;
The Byzantines。

我又從 Google Search 看到下列一本推介書:

Outlines of Roman History by William C. Morey American Book Company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一月 6th, 2007 8:16 下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