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三月

小獵犬號之旅(二)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本篇介紹「小獵犬號之旅」(Voyage of the Beagle) 如何改變達爾文的一生信念。

(1) 在巴西的熱帶雨林,達爾文觀察到極繁多的動植物品種,遠遠超乎他在英倫三島西方學術的所見所聞。達爾文深知,他所見到的祇是「雨林一角」,亦明白此後必須跳出傳統的框框去認識世界。

(2) 在阿根廷的巴塔哥尼亞 (Patagonia) 荒原,達爾文在挖掘礦石的同時,亦挖掘出許多動物的「化石」。這些「古動物」現時已經絕跡,但結構上仍和今天的某些動物有些關連,可能彼此是遠親。由此引起達爾文對「古生物」的興趣, 「古、今」生物之間的關係,是他心中一大疑問。

(3) 在阿根廷南端的火地島 (Tierra Del Fuego),達爾文遇到一些仍過着「收集狩獵」(Gatherer Hunter) 原始生活的人類。由於《聖經》中敍述亞當夏娃在被逐出伊甸園時已開始農耕,而這些「火地人」卻仍未懂農耕,不似是亞當夏娃的後代。 這發現挑戰了當代「西方哲學」的底線:他們究竟是「人」?還是「動物」?

(4) 在智利海岸,達爾文遇到航程中最重要的事情:一次大地震。地震之後,達爾文看到岸邊一些岩石,本來是在淺水之中並有貝殼類生物依附生長,卻突然露出水面之上;也就是說,海床「升高」了。在智利,達爾文跟隨探險隊攀登「安第斯山」(the Andes),到達幾千公尺的高峰,他沿路都撿拾到藏有貝殼化石的「沉積岩」(sediment rocks)。他推斷,這些高山從前都是埋藏海底,大自然的力量,例如地震,卻把海底堆成高山。當然,地震是百年一遇的不常見現象,每次也可能祇堆高地面幾公分,故此,由海底堆成幾千公尺的高山,需要的時間數以千百萬年計。地球上生物的歷史,就貝殼類的化石而言,最低限度亦需經歷同樣長久時間。這種「超長期」的時空概念,超乎當代「西方哲學」的理解。中國的哲學家,雖亦有「滄海桑田」的認識,卻祇能用「神話故事」來解答。

(5) 在南太平洋的「加拉帕戈斯群島」(Galapagos Islands),達爾文留意到同一品種的生物,例如雀鳥、海龜等,在不同島嶼上稍為不同的環境,其身體特徵也稍有不同,以適應所處環境。達爾文深深體會到「生命」與「環境」之間的「互動」。

(6) 在南太平洋的航程中,「小獵犬號」到訪了很多熱帶小島,探險隊亦巡視了很多小島附近的珊瑚礁,在這些清澈見底的淺水區,達爾文不用潛水亦可以觀察到水底的花花世界。他知道,豐富的生命網絡,不單存在於陸地之上,亦同時存在於海洋之中。從對珊瑚礁的研究,令達爾文發現土地升沉的現象,在海洋亦有發生。然而在達爾文之前,西方人對熱帶珊瑚卻認識甚少。

此後,「小獵犬號」航經紐西蘭、澳洲、南非好望角等地,環繞地球一圈後回到英國。在五年多漫長的航程當中,達爾文沿途將很多新資訊 — 包括動植物和礦物的標本 — 送回英國,他腦海中亦帶回一連串的疑問。回家後,達爾文一生致力於整理這些資料,並嘗試為這些散漫資料,整合出一套可以共通的理論。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三月 2nd, 2009 1:29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