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十二月

東征希臘

作者 : 海遠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長達百多年的布匿戰爭,是羅馬歷史由「共和」轉為「帝國」的關鍵時期,這改變可從經濟和軍事角度分析。從社會經濟的角度看,布匿戰前,羅馬是一個小農社會,農民的視野不會離開眼前的土地太遠;羅馬的擴張,也只是本土的擴張。但布匿戰爭的開始,便是由「海外 資源」的爭奪所引發,商業利益超越了農業利益。漢尼拔在義大利境內十多年的戰爭,嚴重地破壞了羅馬傳統的社會結構,農民流離,田園荒廢;亦做成日後大量土 地兼併、貧富不均的現像。從軍事組織的變化看,影響更為深遠。在布匿戰前,羅馬是奉行「兵農兵政合一」精神,農民兼負議政的權利和兵役的義務。在戰爭時,兵是臨時召集,將是臨時指 派;兵無常帥,帥無常兵。兵要定期替換,以免荒廢農田;統帥亦定期替換,因執政官任期只有一年。這種制度的作戰效率不高,但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為誰而戰,為何而戰。

布匿之戰是一場海外戰爭。路途遙遠使士兵的輪替困難,服役期變相加長;指揮官也要由熟悉異域的人擔任,不可頻密更換。到了戰爭中期,因為傷亡慘重,兵源不足,對參軍的資格也降低了。以前,參軍、參政是有產者的光榮義務;現在,無產者也可參軍,並由政府發糧餉武器,羅馬軍隊變得職業化。再後期,更由駐外省統帥在當地自籌軍餉,招兵買馬,連非羅馬公民也可參軍。這些軍隊效忠統帥個人多於效忠羅馬政府,他們對掠奪戰利品的興趣更高於軍餉。

自第二次布匿之戰後,羅馬的政治遊戲規則逐漸改變了。第一、二代的統帥還緊守共和的傳統,其後的指揮官則逐漸多用軍隊問政;從前用投票解決的問題,現在更 多用暴力,羅馬幾度陷入內戰的邊緣。為了減低內戰的壓力,羅馬的軍力必須不斷向外擴張,一則養活自己;二則帶回羅馬的戰利品也足以控制議會。

羅馬人重視形式和傳統,沒有人願意改動共和的外表,但社會結構卻起了極大變化。「羅馬公民」的人數大大增加,但貧富兩極化,「平民大會」已名存實亡;「元 老院」的權威仍在,並由傳統的幾十家豪門大族所把持。新興富裕階層希望取得更多政治權利;貧民也希望取得更多福利;軍隊亦分好幾個派別,以各種理由介入權鬥而希望成為最後驘家。從前,議會指派將帥;之後,將帥指派議員。權爭之時,議會內外都會流血;可以說,布匿戰後,「共和」漸漸變質。

從地圖看歷史,在第二次布匿之戰後,羅馬已控制了西地中海;下一步必然是挑戰東地中海的希臘勢力。亞歷山大帝國,囊括了當地的古文明:即兩河流域、尼羅河流域、東地中海「黎凡特」(Levent)、小亞細亞 (Asia Minor) 等地,這亦是羅馬嚮往的地方。亞歷山大死後,他的帝國隨即分裂,成為希臘本部的馬其頓王國、西亞的塞琉古王國 (Seleucid Kingdom) 和埃及的托勒密王國 (Ptolemaic Kingdom)。這些「後亞歷山大王國」彼此之間爭戰不斷,故此羅馬才有時間和空間强大起來。

羅馬征服東地中海,前後共用了百多年。其間,多位統帥就是憑著戰功返回羅馬問政,成為「獨裁者」;而羅馬在完成整個地中海霸業之後,亦正式進入「帝國」時 期。自布匿之戰後,羅馬的海外擴張手段變得非常殘酷:屠城、搶掠、賣戰敗者為奴隸等事經常發生,奴隸亦成為羅馬的社會和經濟體系中一個重要部份。

當時並沒有「人權」的概念,羅馬人視奴隸為畜牲,可以買賣、烙印;並盡量搾取其勞動力,有時奴隸的待遇比畜牲還差。由於奴隸會反抗而畜牲不會,因此羅馬人有一套嚴刑峻法令奴隸貼伏;即使如此,奴隸起義亦經常發生。

最大規模、最震撼羅馬、亦是最後一次的奴隸起義在BC73 年發生,領導人名為「斯巴達克斯」(Spartacus),他是希臘色雷斯人(Thracian),戰爭時被俘並被賣為奴。由於他的身體强壯,被指派為格 鬥士 (Gladiator),即在競技場上作生死決鬥以娛樂觀眾的奴隸。BC73年,他帶領幾十名格鬥士逃亡,藏身在維蘇威火山上,幾次擊敗前來捉拿他的 羅馬軍隊,名聲漸大,許多奴隸逃亡投奔到他旗下,人數增至幾萬。他率領眾人轉戰義大利南北,屢次擊敗羅馬軍隊;但他無力攻城,亦因各人都是來自不同地方而 找不到目的地。羅馬急召征希臘大軍回師,夾擊奴隸軍。BC71年,斯巴達克斯戰死,被俘的六千奴隸軍亦全被釘十字架處死,刑場就在羅馬城南大道的兩旁,綿 延幾十哩,血雨腥風的場面,震攝了境內的奴隸。

平定奴隸之亂後,羅馬繼續其東征大業。在龐培 (Pompey) 的領導下,消滅了塞琉古王國,佔領了猶太人的聖地耶路撒冷,龐培的戰績使他成為羅馬最有權勢 的人。其後,尤利烏斯凱撒 (Julius Caesar) 領兵攻佔了萊茵河以西的整個高盧地區。這裏土地肥沃,羅馬人帶來先進的農耕技術,將此地變成羅馬的糧倉;碧眼金髮的高盧人,亦成了羅馬奴隸 的主要來源。

龐培和凱撒兩人都有超卓戰功,兩人都想爭奪羅馬最高領袖。兩虎相爭,元老院較偏幫龐培,因此想解除凱撒的兵權。凱撒兵行險,率五千精兵直取羅馬奪權。在 渡過盧比孔河( The Rubicon)時,他說了一句名言:「就此決定」(The dice is cast)。按照羅馬法律,任何將帥擅自帶兵進入本土就是叛國,他深知這是一場「成王敗寇」的賭博。凱撒日夜兼程,在元老院還未能組織抵抗時就兵臨羅馬,龐 培向東逃回自己的勢力範圍;凱撒改組元老院後,率軍與龐培決戰。

兩軍在希臘決戰,龐培戰敗,逃到埃及。凱撒率兵追至,埃及人殺龐培獻首級給凱撒;凱撒進入埃及,並找機會干涉其內政。此時,托勒密王朝正發生繼承人的爭奪,凱撒助公主「克里奧帕特拉」(Cleopatra) 奪取王位。據說,「埃及豔后」是以美色換取凱撒的支持,並為他生下一個兒子。

凱撤在温柔鄉快活了一年,帶同兒子和女王回到羅馬,再用幾年時間清除龐培在各地的殘餘勢力。大權在握的凱撒,被推舉為「終身獨裁官」(Dictator -for-Life),集軍、政、法大權於一身,沒有期限,羅馬的「共和」已名存實亡。然而仍有一些羅馬貴族不願接受這個歷史現實,在一次元老院會議中, 剌殺凱撒,Cleopatra帶同兒子逃回埃及。

凱撒死後,羅馬再次陷入內戰,並逐漸分成兩大陣營:西部由凱撒的姪兒渥大維 (Octavian) 率領;東部由凱撒的大將安東尼 (Mark Antony) 率領。跟凱撒一樣,安東尼亦與埃及的Cleopatra結盟。戰爭結束,渥大維獲勝,Antony and Cleopatra 雙雙自殺。Cleopatra 成為埃及歷史上最後一位法老 (Pharaoh);亦是希臘托勒密王朝的最後統治者。此後,渥大維改埃及為羅馬的一個行省,羅 馬帝國的基本格局於是形成,囊括了整個地中海盤地,而地中海亦成為帝國的內湖。

西方歷史學家把渥大維治下的羅馬政權,定為「共和的結束;帝國的開始。」他們並指出由共和轉為帝國,是歷史的必然性,並非個人力量可達至;整個大趨勢,由「布匿之戰」開始。

打開世界地圖,看到名帶「共和國」的國家非常多,曾經覺得可笑;再讀歷史,得知「共和體制」的創始者─羅馬,最終亦背棄了共和而改從專制,方領悟古今歷史正不斷重演。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著作《理想國》(The Republic),是描述他心目中的理想政治制度。希臘和羅馬對 Republic 的不同演繹,把我搞糊塗了。翻查字典,Republic 的定義是:a system of government in which supreme power is held not by a monarch but by the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of the) people。從現代的政治觀點,Republic 是近乎羅馬初始的體制;從歷史觀點看,Republic是對「現化文明」的一個主要考驗。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三, 十二月 27th, 2006 1:22 上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3 comments so far

小源
 1 

學海無涯誓願渡乎?

海遠網誌
新張誌慶

恭嘉恭喜

一點意見:
此網誌既以歷史文化為主題,頁首之地圖如能是一張古典一點的世界地圖可能更好
另, 序言一頁其實也可以設"回應"欄,就如本回應就正是無處容身,只好借用〈東征希臘〉, 其實此回應與東征希臘並無關係!

學海無邊, 難道!難道!
共勉,共勉.

一月 1st, 2007 at 9:17 下午
海遠
 2 

謝謝讀者小源的意見,我也有類似的想法。如果能夠在某幾篇網誌前加插一幅地圖,例如「亞歷山大帝國版圖」、「羅馬帝國版圖」… …等,可以更清晰地傳達文字的內容。可惜我對電腦操作的認識,僅止於簡單的文字輸入;如果我把書本上的地圖掃描然後輸入,又恐怕會引起版權的問題。將來我可能要學習一點電腦繪圖技術,把書本上的地圖掃描然後畧作修改(例如英語地名中譯),或許可以避免版權的爭議,希望有讀者能為我設計出更簡單的方法。謝謝。

再者,在〈序言〉之後和最新一篇網誌之前是設有〈序言〉篇的回應符號;可能版面的分隔設計不太明顯,故此容易錯過,非常抱歉。我們將在版面設計上作出改善,避免問題再次發生。

海遠

一月 3rd, 2007 at 12:57 上午
Jackson
 3 

版主寫的很清楚呢
以前對於這段西方古歷史一直搞得很模糊
看完版主的解說後大致上都瞭解了

二月 4th, 2011 at 8:09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