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與中亞
公元600年前後,阿拉伯人「穆罕默德」(Muhammad) 建立伊斯蘭信仰,並統一阿拉伯半島。此後的百多年間,他的追隨者東征西討,建立一個橫跨北非和中亞的大帝國,歷時六百多年,並分為幾個朝代:

﹡「神權共和時代」(正統哈里發時期,Rashidun Caliphate,632年–661年);
﹡「烏邁耶王朝時期」(Umayyad Caliphate,661年–750年);
﹡「阿巴斯王朝時期」 (Abbasid Caliphate,750年–1258年)。

穆罕默德建立伊斯蘭信仰時,因為伊斯蘭的「一神信仰」與當代阿拉伯人的「多神信仰」有衝突,受到排擠和攻擊,經過二十多年的奮鬥,擊敗眾多敵人,他在公元 632年逝世,之前已統一阿拉伯半島。

穆罕默德生前沒有指定繼承人,他死後伊斯蘭的領袖,由阿拉伯部落聯盟之間選舉產生,稱為「哈里發」(Caliph),意為「繼承者」。由於最早的四位哈里發是由選舉產生,因此這四位哈里發的統治時期,又被稱為「神權共和時代」。

穆罕默德統一阿拉伯半島的同期,半島的北方有兩大強國,即「拜占庭帝國」(Byzantine Empire;東羅馬帝國),及以波斯人為主的「薩珊帝國」(Sassanian Empire)。
兩國為爭奪敘利亞「肥沃新月」(Fertile Crescent) 的控制權而戰鬥多年,互有勝負,但兩敗俱傷。公元634年,重新統一阿拉伯半島的哈里發銳氣正盛,趁機出擊。當年正統哈里發時期之阿拉伯帝國,在擴展前夕的西亞地圖見附圖一。

附圖一:公元634年阿拉伯帝國擴展前夕的西亞地圖

TurksMap001

公元632年–661年的三十年間,四位哈里發攻佔拜占庭帝國的敘利亞和埃及地區,又消滅波斯薩珊帝國,開始將伊斯蘭勢力衝出阿拉伯半島,向世界出發(見附圖二)。

附圖二:Expansion of the caliphate, 622–750 CE. Muhammad, 622–632 CE. Rashidun caliphate, 632–661 CE. Umayyad caliphate, 661–750 CE.

TurksMap002

661年,烏邁耶家族的「大馬士革總督」(Govenor of Jund Dimashq) 成為哈里發,並宣佈其子為繼承人,從而將哈里發的選舉制度破壞。從此,阿拉伯帝國成為一個由世襲王朝統治的軍事帝國,史稱「烏邁耶王朝時期」(Umayyad Caliphate;661年–750年)。烏邁耶王朝的最重要戰績,是自北非渡過「直布羅陀海峽」(Strait of Gibraltar),進入西班牙。

749年,阿拉伯另一貴族「阿拔斯家族」(Abbasid Family) 推翻敘利亞大馬士革的烏邁耶王朝,另在底格里斯河畔營造新都「巴格達」(Baghdad),建立「阿拔斯王朝」(Abbasid Caliphate),古代中國史籍《舊唐書》及《新唐書》稱之為「黑衣大食」。巴格達城宏偉壯觀,人口眾多,商貿繁盛,是當時的國際大都市,與同期的國際大都市「長安」、「君士坦丁堡」齊名。少數烏邁耶家族成員逃到「伊比利亞半島」(Iberian Peninsula;現在西班牙),繼續統治「後烏邁耶王朝」,中國稱之為「白衣大食」。

公元751年(唐朝唐玄宗天寶十年),中國唐朝的勢力達到頂峰,開始越過「帕米爾高原」(Pamir Mountains),繼而向西進入中亞草原,並碰觸同期正在向東推進的阿拉伯勢力。在「怛羅斯戰役」(Battle of Talas;見附圖三)中,阿拔斯王朝軍隊擊敗唐將「高仙芝」率領的部隊,唐兵退回「蔥嶺」(帕米爾高原) 以東,唐帝國亦從頂峰下滑。755年(天寶十四年),「安史之亂」爆發。757年,唐朝向阿拉伯帝國求援,阿拉伯人隨即派遣數千士兵,幫助平定安史之亂。這些士兵後來大多留在中原,伊斯蘭信仰亦開始傳入中國。

附圖三:怛羅斯戰役地圖

TurksMap003

公元800年前後,阿拔斯王朝治下成為阿拉伯帝國的黃金時期(見附圖四),巴格達亦成為學術研究中心。

附圖四:Abbasid Caliphate at its greatest extent, c. 850

TurksMap004

阿拉伯族的人口始終不多,但統治的地域廣闊,阿拔斯王朝必須招募周邊善戰的民族加入軍隊;逐漸地,中亞的突厥人成為僱傭軍的主力。突厥將領掌握軍權後,可以操縱廢立,甚至殺害哈里發。公元900年後,阿拔斯王朝本體祇剩下巴格達城及其周邊地區。

公元1000年以後,「塞爾柱人」(Seljuks) 崛起,他們來自中亞和外蒙古地區,是遊牧民族「烏古斯突厥人」(Oghuz Turks) 的一支。他們向西推進,目標是富裕的拜占庭帝國。「安納托利亞」(Anatolia) 是拜占庭帝國最富裕的地方,土地肥沃,資源豐富。因此無怪乎對於穆斯林來說,這個地區就是「羅馬」的同義詞。他們稱呼「安納托利亞」為「阿羅姆」(Al-Rum),正正就是「羅馬」的意思。

公元1071年,拜占庭帝國的軍隊在「曼齊克特戰役」(Battle of Manzikert) 中慘敗於塞爾柱人,「羅曼努斯四世」(Emperor Romanos IV Diogenes) 兵敗被俘。塞爾柱人佔領安納托利亞及「敘利亞–巴勒斯坦」地區,建立「大塞爾柱帝國」(The Great Seljuk Empire;見附圖五)。

附圖五:The Great Seljuq Empire in 1092

TurksMap005

公元1100 年後,西歐基督教國家發動多次「十字軍東征」(The Crusades),主要對手就是「塞爾柱突厥人」(Seljuk Turks)。大塞爾柱帝國隨後分裂,於公元1200 年,安納托利亞地區的突厥人獨立為「塞爾柱羅姆蘇丹國」(Seljuq Sultanate of Rûm);地中海東岸則由庫爾德人建立的「阿尤布王朝」(Ayyubid dynasty) 統治;埃及地區由「馬木留克蘇丹國」(Mamluk Sultanatey) 統治;中亞地區則由「花剌子模王朝」(Khwarazmian dynasty) 統治;阿拉伯阿拔斯王朝則在兩河流域;拜占庭帝國仍保有愛琴海兩岸(見附圖六)。

附圖六:The Seljuq Sultanate of Rûm and surrounding states, c. 1200. 塞爾柱羅姆蘇丹國

TurksMap006

公元1260 年,蒙古第三次西征,建立「伊兒汗國」(Mongol Ilkhanate;見附圖七深綠色部份),羅姆蘇丹國向蒙古人稱臣納貢,成為伊兒汗國的附庸。1300年前後,在安納托利亞出現許多突厥族的「酋長國」(emirates beyliks),這些小侯國逐漸脫離蒙古人伊兒汗國及羅姆蘇丹的控制。

附圖七:1300年前後的安納托利亞地圖

TurksMap007

在 1300年的安納托利亞地圖上,值得注意的是,「奧斯曼酋長國」(Osman emirate) 在「奥斯曼一世」(Osman I) 的領導下,重拾對拜占庭的擴張。幾十年間,攻佔拜占庭在安納托利亞的土地(見附圖八橙紅色);1350年,更越過「達達尼爾海峽」(Dardanelles),在歐洲建立橋頭堡。

附圖八:Ottoman emirate around 1355

TurksMap008

此後一百年,奥斯曼的子孫繼續擴張領土,佔領巴爾幹和安納托利亞的大部分,奧斯曼酋長國也正式被稱為「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從比較附圖七與八,可見於1450年,拜占庭帝國在「東地中海」(Eastern Mediterrean) 被壓縮到很小的範圍。1453年,鄂圖曼蘇丹「穆罕默德二世」(Mehmed II) 攻陷君士坦丁堡,正式結束歷時一千年的拜占庭帝國及二千年的羅馬承傳。

鄂圖曼帝國征服君士坦丁堡後,接下來進入漫長的征服擴張期。鄂圖曼帝國分兵出擊,其中兩路分別向東及向南,征服其他的伊斯蘭國家,包括:從埃及「馬木留克王朝」(Mamluk Sultanate) 取得東地中海和紅海兩岸;及從波斯「薩非王朝」(Safavid dynasty) 奪取巴格達、美索不達米亞及波斯灣。鄂圖曼帝國在擊敗埃及馬木留克王朝之後,取得紅海兩岸包括聖城「麥加」(Mecca) 的控制權;突厥人亦取代阿拉伯人,成為伊斯蘭教的保護者。

另外,鄂圖曼帝國西路軍沿多瑙河進軍中歐,一直打到維也納才遭遇挫敗;北路軍則佔領黑海沿岸的地方;海軍亦佔領地中海沿岸的地方。1532年和1683年,鄂圖曼帝國先後兩次圍攻維也納,都失敗而回。1683年,「維也納之戰」(Battle of Vienna) 標誌著鄂圖曼帝國終止向歐洲繼續擴張(見附圖九),亦是鄂圖曼帝國由盛轉衰的轉捩點。

附圖九:1683年鄂圖曼帝國極盛時期的版圖

TurksMap009

1683年,鄂圖曼帝國派出十八萬軍隊圍攻維也納,維也納守軍祇有二萬人,兩軍對壘強弱懸殊;波蘭國王率波蘭、奧地利、德意志共八萬聯軍馳援,及時為維也納解圍。之後,聯軍更向奧斯曼發起反攻,奧斯曼帝國從此進入漫長的衰敗期。奧地利人自維也納出發,沿多瑙河回攻鄂圖曼帝國,收服匈牙利後,更組成「奧匈帝國」(Austro-Hungarian Empire),奧地利的勢力慢慢進入「巴爾幹半島」(The Balkans)。

北線方面,於1547年,莫斯科大公「伊凡四世」(Ivan IV Vasilyevich) 趁蒙古金帳汗國內亂,領導其他公國擺脫蒙古的統治。在俄羅斯的擴張過程中,亦不斷與鄂圖曼帝國衝突,爭奪黑海沿岸的控制權,史稱「俄土戰爭」(The Russo-Turkish wars),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First World War) 為止。

南線方面,1800年之後,英法勢力大舉進入地中海,主要是控制面向東方的海上貿易線。1820年–1830年,在英法俄的支持下,希臘從鄂圖曼手中成功爭取獨立,其他的巴爾幹民族也紛紛起事。1900年,歐洲幾個大國的勢力都匯聚在巴爾幹,因此巴爾幹又被稱為「歐洲火藥庫」(The Balkan Powder Keg)。在這複雜的形勢下,鄂圖曼帝國選擇與奧匈帝國及德意志帝國組成「中央同盟」(Central Powers),對抗英法俄的「三國協約」(Triple Entente)。

1914年,奧匈帝國皇儲「費特南大公」(Archduke Ferdinand) 巡視前線城市「薩拉熱窩」(Sarajevo;今波斯尼亞首都) 時,被塞爾維亞「泛斯拉夫民族主義」(Pan-Slavism) 青年開槍刺殺。對此暗殺事件,奧匈帝國認為是由俄羅斯幕後主使,因此向俄羅斯宣戰,亦由此引發「三國同盟」(Central Powers) 與「三國協約」(Triple Entente) 的戰爭。1915年,德國潛水艇在愛爾蘭外海擊沉英國郵輪「盧西塔尼亞號」(RMS Lusitania),導致很多美國乘客死亡。於是美國亦向德國宣戰,美國的加入,使一場歐洲戰爭改變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局是中央同盟戰敗,由多民族組成的奧匈帝國和鄂圖曼帝國分崩離析,阿拉伯人地區脫離突厥人的統治,改變成為英國「託管地」(mandated territory),鄂圖曼帝國亦被其軍隊將領「凱末爾」(Mustafa Kemal) 推翻,改建「土耳其共和國」(Republic of Turkey)。

突厥與中國及中亞
「突厥」一詞,最早見於中國史書《北朝史書》的記載,時為南北朝時期,約在公元500年左右。其中兩則提及「突厥」的有趣記載,略述如下:

在《周書.異域傳》如此解釋「突厥」:「居金山(即阿爾泰山)之陽……金山形似兜鍪,其俗謂兜鍪為「突厥」,遂因以為號焉。」

在《北史》的記載:「突厥者……匈奴之別種也。」

中國史書對突厥的描述:「居金山(即阿爾泰山)之陽」,這是一條重要線索(見附圖十)。

附圖十:突厥的阿爾泰山位置地圖

TurksMap010

從附圖十的地圖上可以看到,「阿爾泰山」(The Altai mountains) 位處今天中國、蒙古、俄羅斯、「哈薩克斯坦」(Kazakhstan) 四國的交匯處。遊牧民族從這裏出發,南下可以進入中國,西行可以進入中亞草原,甚至歐洲。在世界歷史上,匈奴、突厥、蒙古都是如此,因此有歷史學家認為三者同源。更重要的是,今天的世界語言系屬分類中,亞洲有一個主要語系,稱為「阿爾泰語系」(Altaic languages);阿爾泰語系中,又再分為「突厥語族」(Turkic)、「蒙古語族」(Mongolian) 和「通古斯語族」(Tungusic),而通古斯語族的最重要代表是「滿清語」。

突厥崛起的時候,中國正值隋唐取代鮮卑北朝之際,隋唐的開國君主,均忙於平定境內群雄,無暇兼顧北方,讓突厥伺機坐大。唐太宗李世民貞觀初年,玄武門之變後不久,突厥兵臨長安,唐太宗需要「空府庫」贈財帛以求突厥退軍,結下「渭橋之盟」,太宗視為奇恥大辱。之後,唐太宗勵精圖治,軍力強大之後,再回攻突厥。從公元626年至 657年的三十多年期間,經歷由太宗至高宗多次出兵,終於滅消「東 / 西突厥」,史稱「唐滅東、西突厥之戰」。

唐滅突厥之後,在東突厥故地設置「安北都護府」,在西突厥故地設置「安西都護府」。都護府不過是基本名義上的統治,唐朝祇在少數據點駐軍監控,日常行政仍歸於部落自行管理。因此一旦唐朝勢力衰退時,遊牧民族就不再聽命於唐室,各自為政,甚至反過來威攝唐室,例如安史之亂,唐朝便需要求助回紇借兵平亂。

其後,「安北都護府」變成「回鶻國」;再稍後,「安西都護府」亦被其他突厥部族分割。唐朝以後,「突厥」這個名稱逐漸在中國史書內消失,反而在波斯和拜占庭史書中出現,突厥的故事,在西方更為精彩。

筆者自互聯網下載,從公元500年至公元1500年的一千年期間,以每百年分隔的一系列共十一幅東半球地圖,網址為:“https://www.horsenomads.info/maps.html” (特別謹此鳴謝),可幫助解說突厥的歷史,現依年序圖文併述如下。

附圖十一:公元500年地圖

TurksMap011

公元500年地圖:當時是中國的南北朝時期,北朝是由鮮卑人統治,鮮卑人以北是「柔然汗國」(Rouran Khaganate)。在柔然的北部,有「突厥」(Turks) 和「吉爾吉斯」(Kyrgyz) 兩部族;在柔然的東部,有「契丹」(Khitans);在突厥以西,有「高車」(Gaoche),又稱「鐵勒」(Tiele),據說是「維吾爾」(Uyghurs) 的祖先。

柔然汗國所在地,正是漢朝時匈奴國的所在地,亦是日後蒙古帝國的本部。漢朝擊敗匈奴後,其他遊牧民族例如鮮卑人和柔然人,取代匈奴在草原的領導地位。部分匈奴人留在原地與新盟主融合;部分匈奴人西遷入中亞草原;部分西遷的匈奴人在中亞建立「白匈奴國」(Hephthalites, or the White Huns)。據說部分西遷的匈奴人更進入歐洲,搗亂羅馬帝國 (Attila the Hun, AD 434-453)。

公元476年,西羅馬帝國正式滅亡。在公元500年地圖上,西羅馬故土被不同的蠻族割據,主要是「東哥特人」(Ostrogoths)、「西哥特人」(Visigoths)、「法蘭克人」(Franks) 和「布根地人」(Burgundians)。東羅馬(拜占庭)帝國仍然強大,拜占庭以東是波斯人的「薩珊王朝」(Sasanian Dynasty)。

附圖十二:公元600年地圖

TurksMap012

公元600年地圖:當時是中國的隋唐取代南北朝的時期。北朝的鮮卑政權因久居中原而被「漢化」,且被「隋楊」及「唐李」家族取代。在「漠北」(戈壁沙漠以北),突厥族迅速崛起,並擊敗柔然人,建立「西/東突厥汗國」(Western/Eastern Göktürk Khaganate)。

據說,部分柔然人西遷入歐洲草原,成為騷擾拜占庭的「阿瓦爾汗國」(Avar Khaganate)。公元610年,穆罕默德在阿拉伯創立伊斯蘭信仰,並開始傳教,於二十年間,統一阿拉伯半島。又三十年間,從632年至661年的「正統哈里發時期」(Rashidun Caliphate),伊斯蘭勢力衝出阿拉伯半島,攻佔拜占庭帝國的敘利亞和埃及地區,又消滅波斯薩珊帝國。661年至750年的「倭馬亞哈里發國」(Umayyad Caliphate;中國史書稱白衣大食) 時期,自北非渡過「直布羅陀海峽」(Strait of Gibraltar),進入西班牙,又攻下中亞,阿拉伯伊斯蘭勢力達至極盛。

在中國,公元626年,唐太宗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奪得政權。之後,唐朝勢力蒸蒸日上,先後滅東西突厥,亦約於700年至750年達到頂峰。由此可見,阿拉伯與大唐在世界時空上幾乎同步上升。據說,穆罕默德曾說過一句:「學問雖遠在中國,亦當求之。」

附圖十三:公元700年地圖

TurksMap013

公元700年地圖:絲綢之路僅由三大帝國控制,即大唐、阿拉伯、拜占庭,屬史上交通最暢通、關稅最低收、貿易最繁華、文化交流亦昌盛。中國輸出絲綢和造紙術,同時輸入葡萄美酒夜光杯、西域植物、三夷教(包括拜火教、摩尼教、景教) 等。

政治上,東突厥臣服於唐,唐設安北都護府以羈縻之。地圖上,漠北西部的阿爾泰山地區正式出現「回鶻–維吾爾」(Uyghurs) 的名稱。

天山以西中亞草原的兩河流域 –「錫爾河」(Syr Darya) 和「阿姆河」(Amu Darya)流域,波斯語稱為「河中地區」(Transoxiana),曾受古波斯帝國和希臘亞歷山大帝國統治,因此文化和生產力很高。此地前屬西突厥管治,唐朝擊敗西突厥後,對這區域也很重視,在此設「昭武九姓國」以便管治;又設「河中地區」等行政區域劃分,並連同「塔里木盆地」(Tarim Basin) 歸入「安西都護府」,以作管理。

在此地圖上,有兩個名字需要注意:「粟特人」(Sogdiana) 及「烏古斯突厥人」 (Oghuz Turks)。其他的名字,如「突騎施」(Turgesh)、「葛邏祿」(Karluks) 等,都是突厥部落的名字。今天的「土耳其人、阿塞拜疆人、土庫曼人」,都承認「烏古斯可汗」(Oghuz Khagan) 為他們史詩傳說中的先祖。突厥人是騎兵高手,粟特人則是經商高手,都是絲綢之路貿易的主要推動者。唐朝時,許多粟特人來到長安、洛陽等地經商,有些成為巨富,亦帶來西域文化。

公元700年地圖的另一亮點,是阿拉伯「烏邁耶王朝」(Umayyad Caliphate) 勢力進入中亞兩河地區,遇上唐朝的勢力,兩者發生多次小衝突,唐朝軍隊雖然多次獲勝,但在 751年的「怛羅斯戰役」卻大敗,從此退出中亞。

唐朝和阿拉伯帝國都因戰爭戰線過長,被迫招用突厥人作僱傭兵,因此兩國的軍權都漸漸落入突厥將領手中。755年,唐朝安史之亂中,安祿山、史思明的軍隊都是西域胡人,最後唐朝亦需要借助回鶻兵平亂。回鶻兵收復兩京之後,大肆劫掠後才退兵,唐朝元氣大傷。

附圖十四:公元800年地圖

TurksMap014

公元800年地圖:主要亮點是回鶻人在中國漠北地區取代突厥的地位,建立「回鶻汗國」(Uyghur Khaganate)。在中亞的阿拉伯,「阿拔斯王朝」(Abbasid Caliphate) 取代「倭馬亞哈里發國」(Umayyad Caliphate;白衣大食) 成為統治者;然而倭馬亞哈里發國卻越過直布羅陀海峽,進入西班牙。在西歐,「查理曼」(Charlemagne) 建立的「法蘭克帝國」(Frankish Empire),成功阻止伊斯蘭在西班牙的擴張,確立為西歐的新霸主。

附圖十五:公元900年地圖

TurksMap015

公元900年地圖:主要亮點在中國漠北地區,「契丹人」(Khitans) 崛起,取代回鶻汗國。回鶻西遷,分為「西州回鶻」(Xinjian Uyghur) 和「甘州回鶻」(Gansu Uyghur)。在中國,唐朝覆亡,進入「五代十國」時期。在中亞,突厥人建立「喀喇汗國」 (Kara-Khanid Khanate);波斯人建立「薩法爾王朝」(Saffarid dynasty);阿拔斯王朝退回西亞的兩河流域。

在歐洲,法蘭克帝國分裂為東/西兩國,「馬札兒人」(Magyars;匈牙利人) 進入中歐草原,被視為匈牙利人始祖;羅斯人在基輔建立城市「基輔羅斯」(Kievan Rus’ ),成為今天「烏克蘭、俄羅斯、白俄羅斯」的始祖。

附圖十六:公元1000年地圖

TurksMap016

公元1000年地圖:主要亮點是中國進入宋朝(公元960年,趙匡胤黄袍加身);北方的契丹人建立「遼朝」(Liao dynasty);河西走廊由「西夏朝」(Xixia dynasty) 控制。西夏以西,是回鶻人的「高昌國」(Khara Khoja states);高昌以西,則是「喀喇汗國」。當時突厥人的喀喇汗國已信奉伊斯蘭;高昌、西夏、遼、宋都是佛教為主。

在歐洲,西法蘭克成為「法蘭西」(France);東法蘭克帝國成為「日耳曼神聖羅馬帝國」(German Holy Roman Empire)。

附圖十七:公元1100年地圖

TurksMap017

公元1100年地圖:回鶻人的「高昌國」變為「高昌汗國」(Khara Khoja Khanates),這表示回鶻人已突厥化和伊斯蘭化,在信仰改變的過程中,經歷很多流血戰爭。 在中亞,「烏古斯突厥人」(Oghuz Turks) 的一支「塞爾柱人」(Seljuks),建立「塞爾柱蘇丹國」(Seljuks Sultanates),塞爾柱人更攻入拜占庭的「小亞細亞」(又名安納托利亞;Anatolia)。拜占庭向西歐求援,於是招來多次十字軍東征。

附圖十八:公元1200年地圖

TurksMap018

公元1200年地圖:位處遼朝東面的「女真族」(Jurchen),擊敗遼朝,攻陷宋都汴京,建立「金朝」(Jin dynasty)。宋皇朝出逃至杭州,是為「南宋」;契丹人亦西逃,建立「西遼」(Kara-Khitan Khanate);塞爾柱蘇丹國又被推翻,改為「花剌子模國」(Khwarezmid Empire)。

當時是歷史大變動的前夕,在女真金國以北,出現許多蒙古部落。1206年,「鐵木真」(Temüjin) 統一蒙古各部落,被尊為「成吉思汗」(Chingis Khan)。此後的七十間,他和子孫到各處征伐,建立歷史上橫跨歐亞世界的蒙古大帝國。於 1258年,蒙古軍隊攻陷巴格達並屠城,消滅阿拉伯阿拔斯王朝,重創阿拉伯文明。

附圖十九:公元1300年地圖

TurksMap019

公元1300年地圖:最矚目的當然是「蒙古四大汗國」—「蒙古元朝」、「金帳汗國」、「察合台汗國」、「伊兒汗國」;「窩闊台汗國」則因時間短、面積小而未被列入。在西班牙,天主教徒基本上完全擊敗伊斯蘭信徒;在小亞細亞,塞爾柱蘇丹國被改為羅姆蘇丹國。

附圖二十:公元1400年地圖

TurksMap020

公元1400年地圖:在中國,明朝取代元朝;蒙古勢力退回漠北,建立「瓦剌汗國」(Oirats Khanate)。察合台汗國分裂為東西兩部,「西察合台汗國」被貴族「帖木兒」(Timur) 篡位。帖木兒又滅伊兒汗國,建立「帖木兒帝國」(Timurid Empire)。小亞細亞區內的突厥鄂圖曼部落崛起,佔領小亞細亞,又佔領歐洲的巴爾幹,並圍攻拜占庭的最後堡壘都城「君士坦丁堡」;1453年,攻陷此城,滅拜占庭(東羅馬)帝國。

附圖二十一:公元1500年地圖

TurksMap021

公元1500年地圖:值得注意的是,蒙古金帳汗國分崩離析,割裂為許多小汗國,帖木兒帝國亦大幅收縮。本來游牧於金帳汗國治下中亞草原的「烏茲別克族」(Uzbeks),在「昔班尼」(Shaybani) 領導下,南下攻滅帖木兒帝國,建立「布哈拉汗國」(Khanate of Bukhara),從此「烏茲別克斯坦」(Uzbekistan) 成為中亞五國中人口最多的國家。

地圖上另一值得關注點,是「裏海」(Caspian Sea) 以西「高加索」(Caucasus) 地區的「薩非酋長國」(Safavid Emirate),自1501年開始,幾十年間擴張至「伊朗高原」(Iranian plateau),建立「薩非王朝」(Safavid dynasty),並以「伊斯蘭什葉派信仰」(Shia Islam) 為國教,成為今天「伊朗國」(Iran) 的基礎。此時,突厥鄂圖曼帝國已消滅拜占庭,控制絲路的主線,力阻東西貿易。因此,西歐的大西洋海岸國家,例如葡萄牙、西班牙、英國等,都盡力從大海洋找尋貿易的通道,於是出現「達伽馬」(Vasco da Gama) 、「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麥哲倫」(Ferdinand Magellan) 等人的航海大探索,航海殖民所帶來的利益,是西歐國家國力能夠迅速提升的原因之一。

拜占庭的失陷,震撼歐洲的社會架構,同時亦鬆動中世紀基督教會高壓的思想控制,於是意大利出現「文藝復興」(Renaissance),例如「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 等人;稍後其他地方又出現「科學革命」(Scientific Revolution),例如「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加利略」(Galileo Galilei)、「牛頓」(Isaac Newton) 等人發展出「日心說」Heliocentrism);經濟和科學的大躍進,使西歐國家迅速登上世界的舞台。

另外,又從互聯網下載公元1600年和公元1789年的兩幅亞洲地圖,幫助解說如下。

附圖二十二:公元1600年地圖

TurksMap022

公元1600年地圖:可注意的重點是–

位置16 –帖木兒帝國被消滅,其後人「巴卑爾」(Babur) 從中亞兩河南下印度河,建立「莫臥兒帝國」(Moghul Empire)。

位置17 –「薩非王朝」(Safavid dynasty) 成為今天伊朗國的基礎。

位置18–突厥鄂圖曼帝國疆土非常廣闊。

位置19 –中亞兩河、高加索、欽察草原等廣大地區,由「哈薩克」(Kazakhs) 和「烏茲別克」(Uzbeks) 兩族所控制。

上述位置16至19的廣大地區,都是受到「突厥、波斯、伊斯蘭」三大文化混合的影響,此格局至今未變。

附圖二十三:公元1789年地圖

TurksMap023

公元1789年地圖:比較可注意的重點是–

位置 3–屬大清帝國,時為乾隆五十四年,國勢至盛,自誇「十全武功」,包括:
平定「準噶爾」;平「回部」;平「大小金川」;平「廓爾喀」(西藏、尼泊爾);結盟蒙古。因此疆域廣闊,超越漢唐,僅次於元朝。

位置11– 「英屬印度」(British India) 通過「英國東印度公司」(the British East India Company) 組建軍隊,開闢殖民地,取得「莫臥兒孟加拉省」作為根據地。

位置 20至23–從突厥族的哈薩克、烏茲別克等民族建立或分裂出來的國家。

位置 24–阿富汗王朝、莫臥兒王朝與薩非王朝在阿富汗一直在爭奪「興都庫什山脈」(Hindu Kush) 的重要貿易通道。山區內的「普什圖人」(Pashtuns) 時而支持薩非王朝,時而支持莫臥兒王朝,在戰爭中擴大自己的力量。1760年,阿富汗人大敗莫臥兒帝國,建立自己的王朝,莫臥兒徹底衰微,投靠英國為傀儡。

位置 29 –莫斯科大公國擺脫蒙古並反擊,於三百年間全奪金帳汗國土地,建立「俄羅斯帝國」,並謀奪前察合台汗國。

從1800年至1900年期間,俄羅斯奪取裏海以西的高加索、裏海以東的中亞兩河;英國佔領印度次大陸及印度河流域;阿富汗力抗兩大國,但領土縮小。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突厥鄂圖曼帝國覆亡,蘇丹國改為「土耳其共和國」(Republic of Turkey),其治下的阿拉伯人取得獨立,俄羅斯帝國改為「蘇聯」(USSR)。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印度擺脫英國獨立,但印度河流域的穆斯林又分立為「巴基斯坦」(Pakistan)。

1991年,蘇聯解體,中亞獨立成為「五斯坦國」(The Five ‘Stans of Central Asia),分別是:「烏茲別克斯坦」(Uzbekistan);「哈薩克斯坦」(Kazakhstan);「吉爾吉斯斯坦」(Kyrgyzstan);「塔吉克斯坦」(Tajikistan);「土庫曼斯坦」Turkmenistan (見附圖二十四)。「斯坦」一字源自波斯文,即是「某某民族之地」。五國之外,其實還需要加入「阿富汗」 (Afghanistan) 和「巴基斯坦」(Pakistan)。其中,「巴基」(Paki) 並非一個民族,而是英治印度時幾個省的合稱。

附圖二十四:1991年亞洲地圖

TurksMap024

中亞地區的特色,是混合了波斯、突厥、伊斯蘭三種文化,三者的比例在各地可能稍有不同。現代國家之中,「土庫曼斯坦」(Turkmenistan) 和「土耳其共和國」 (Republic of Turkey) 是正式掛出「突厥」的名號,兩國之間卻被一個「伊朗」(即古波斯)分隔。

總括來說,突厥語屬於阿爾泰語糸,而阿爾泰山則是位於亞洲的中央,位處中國、蒙古、俄羅斯與哈薩克斯坦之間。阿爾泰山把「中亞草原」分為東西兩部:東部草原即是「蒙古高原」;西部草原則是「欽察草原」(Kipchaks)。兩草原基本上相通,古代的「匈奴人」與「突厥人」,都是在這兩個草原上生活的遊牧民族。

鮮卑、契丹、女真等都屬「東胡」,即是「漠東興安嶺」山區森林的民族;回鶻(維吾爾)人、吉爾吉斯人(Kyrgyz)、蒙古人則遊牧於漠北草原。回鶻曾在唐朝時建立汗國,並協助平定唐朝安史之亂。契丹崛起時,回鶻西遷至「塔里木盤地」(Tarim Basin;今南疆的位置)及天山;吉爾吉斯人則在蒙古崛起時西遷至天山北麓;蒙古帝國則橫跨阿爾泰山兩側。

阿爾泰山西側的草原,亦有許多突厥部落遊牧,其中最著名是「烏古斯人」(Oghuz Turks);烏古斯人的其中一個部落「塞爾柱人」(Seljuks),在公元1100 年前後,曾建立強大帝國的「塞爾柱王朝」(Seljuk Empire)。塞爾柱人西進的前鋒進入小亞細亞,公元1300年之後,其中一個在小亞細亞的突厥鄂圖曼部落,又建立強大帝國的「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

現代國家之中,土庫曼斯坦、阿塞拜疆及土耳其共和國都尊奉傳說中的「烏古斯可汗」(Oghuz Khagan) 為先祖,亦即正式承認「突厥」的身分。其中,土庫曼斯坦自認為最正宗的突厥人,是「留守突厥」。土耳其是實力最強大的突厥國家,佔據昔日的東羅馬帝國領土,而昔日的鄂圖曼帝國亦把目光主要投放在歐洲。因此土耳其是最歐洲化的突厥文化,亦是伊斯蘭世界中最「世俗化」(secular) 的國家。

中亞五國中,「塔吉克族」(Tajiks) 最有趣。原來他們可以說是古波斯帝國的遺民,因為久處深山之中的「帕米爾高原」(Pamir),較少遭受日後之突厥和蒙古的影響,他們的語言更近似伊朗語。同樣的情況,亦出現在「興都庫什山」(Hindu Kush) 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由此可見,「民族」、「文化」等都是複雜的概念,深受地理、氣侯和歷史事件的影響。

後記:大唐與突厥

貞觀元年,唐太宗李世民將全國劃分為「十個道」(見附圖二十五),約等於如今的省,十道包括:關內、隴右、河北、河東、河南、山南、淮南、江南、劍南、嶺南。值得留意的是,京師長安所在的「關內道」,北隣就是東突厥,可知關係是如何緊張,西東突厥的分界,就是阿爾泰山。

附圖二十五:唐太宗時期的十道分布圖

TurksMap025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和圖片,取材自以下網頁–
(1)《維基自由百科全書》網頁;
(2) 下載網址:“https://www.horsenomads.info/maps.html” ;
(3) 下載網址:“https://www.zum.de/whkmla/histatlas/asia/asia1600large.gif” ;
(4) 下載網址:“https://www.zum.de/whkmla/histatlas/asia/asia1789large.gif ”,
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二月 22nd, 2021 8:32 下午 在 中東故事 Middle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