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言
洗澡,又名沐浴,既是主要於私人家居住處的個人衛生活動,亦屬可以在公眾服務場所的群體社交聚會,例如公眾澡堂、桑拿浴室、露天風呂、溫泉酒店的社群活動等。洗澡可分「洗身」和「泡澡」,前者的重要功能是用水和沐浴乳「清潔身體」;後者之主要目的卻是「浸泡身體」。

在人類身體的排毒系統中,皮膚被稱為「第三個腎」,毒素可以通過汗腺排出。自古以來,人們通過在家居洗澡,經常幫助身體排毒,就是「自然養生法」。據說,在生理上,沐浴既能幫助身體排出毒素的同時,亦可吸收水中的礦物和營養等物質;在心理上,人們出浴之後還會感到精神清朗舒暢。

日本人熱愛泡澡的傳統風俗,世界聞名,若說日本人是全世界超級極愛泡澡的民族,亦絕非過譽。究其原因,一方面日本氣候高溫高濕,產生恆常清潔身體的生理需要,配合地理上豐富供應熱燙的溫泉水源,創始造就「個人洗身」的習慣傳統;另一方面國民精神疏離空虛,形成經常撫慰性靈的心理需求,配合宗教上崇愛大自然與敬畏鬼神的信仰薰淘,牽引發展「社群泡澡」的經典風俗。

泡澡,是把身體浸泡於水中的一種沐浴方式。根據人體的生理狀况,攝氏37度至39度左右的水溫,對皮膚的刺激較少,此時副交感神經會發揮使身心放鬆的一種作用。再者,攝氏40度水溫卻是重要界限,如果超過這度數,水溫對身體的刺激加强,交感神經便會發揮另外一種作用,使得身心進入興奮狀態。隨着熱水的冲洗浸泡,全身毛細血管擴張,大量血液擴張了身體表面的血管,心、腦等重要器官的血液相對減少,有可能會發生心梗等意外。故此,對於患有高血壓、動脈硬化、冠心病等慢性疾病的病人來說,泡澡時水溫過高是一種危險行為,病人必須留意。另外,水溫的加熱功能,可以激發「體內循環恒定系統」,促進血液循環,熱水還可促使汗水連同體内廢物從毛孔中排出,發揮對皮膚的美容作用。

泡澡的時間,需要根據水溫而定,特别對於健康狀況欠佳的人,超過攝氏40度的熱水,很多人不能長時間浸泡。不同水溫都有不同的適當泡澡時間:在攝氏42度以上的最多泡3至5分鐘;攝氏40度的可以泡10分鐘;攝氏37度至39度的可以泡20至30分鐘。

泡澡的姿勢,亦須留意個人的健康狀況。健康狀況良好的人,泡澡時可以全身浸入水中,身體的排水量令體重變輕,舒緩肌肉緊張,身心得到放鬆,可以改善睡眠。健康狀況欠佳的人,泡澡時盡量不要全身浸入水中,因為根據調查顯示,一個成年人讓熱水浸泡到肩膀時,全身承受的水壓會達到500公斤左右,這可能讓人感到心臟和肺部不舒適,身體也有負擔。取而代之,可以把身體浸泡到肋骨部位,讓心臟和肺部露出水面。

一般日本人的家庭浴室,擁有「脫衣室」與「洗澡場」。脫衣室便是刷牙洗臉、擱置洗衣機、安放毛巾、浴巾的地方。洗澡場內有淋浴地方與浴缸,沐浴時首先在洗澡場花灑頭底下洗頭、沖洗全身,之後再跨進浴缸,蹲坐在浴缸內泡澡。故此,日式浴缸通常呈方型,現在西式長方型浴缸也越來越普遍;日式浴缸深度也比西式浴缸深,蹲坐在浴缸內,熱水恰好浸達頸項。日本人習慣全家共用浴缸內的同一缸熱水,故此泡澡之前每名成員必須完全清潔身體;當熱水溫度下降,會一邊燒水加熱,一邊同時享受泡澡。

日本沐浴的起源
日本人沐浴行為的起源,類似遠古的埃及人到尼羅河沐浴,或是印度人至恆河淨身,也帶著濃厚的宗教色彩。話說東瀛太古時代,日本神道的信仰者習慣以冷水清洗死者,除去此生的不潔淨,這個儀式稱為「祓禊」(Misogiharae),是源自中國古人在水邊以香薰草藥沐浴,以除去不祥的一種祭祀,卻成為日本人沐浴行為的起點。

另外一種說法,日本「泡湯學」起源於六世紀初,當時的中國是隋朝隋煬帝時期,日本則是「飛鳥時代」 (Asuka period;592年–710年) 「推古天皇」(Empress Suiko) 時期,後者由「聖德太子」(Prince Shōtoku) 總攝朝政,其政績包括從隋朝傳入佛教,推崇漢傳佛教的思想。話說隋朝之前的南北朝時期,「公共浴室」已是佛教寺廟的必然設備建築,稱為「溫室」,主要供僧人和賓客沐浴。僧人最早使用公共浴室,則與佛教本身的教義有關。

根據佛教教義當中,涵蓋「勸說沐浴功德」,源自日本《大正新脩大藏經》第16冊內「經藏十部」之一的〈經集部三〉經號第701篇,題為〈佛說溫室洗浴眾僧經〉(1卷) ,由中國後漢時期安息三藏「安世高」譯,其中經文記載部份引述如下:

「…佛告耆域:『澡浴之法,當用七物,除去七病,得七福報。何謂七物?一者、然火;二者、淨水;三者、澡豆;四者、蘇膏;五者、淳灰;六者、楊枝;七者、內衣。此是澡浴之法。何謂除去七病?一者、四大安隱;二者、除風病;三者、除濕痺;四者、除寒氷;五者、除熱氣;六者、除垢穢;七者、身體輕便,眼目精明。是為除去眾僧七病。如是供養,便得七福。何謂七福?一者、四大無病,所生常安,勇武丁健,眾所敬仰;二者、所生清淨,面目端正,塵水不著,為人所敬;三者、身體常香,衣服潔淨,見者歡喜,莫不恭敬;四者、肌體濡澤,威光德大,莫不敬歎,獨步無雙;五者、多饒人從,拂拭塵垢,自然受福,常識宿命;六者、口齒香好,方白齊平,所說教令,莫不肅用;七者、所生之處,自然衣裳,光飾珍寶,見者悚息。』…」

【備註:上述的七種洗澡必須用品,澡豆、蘇膏和淳灰是古印度的清潔用品,楊枝即牙刷。】

神道的「祓禊精神」和佛教的「沐浴功德」互相融合,結果誕生日本「愛清潔、愛洗澡、愛泡澡堂與溫泉」的民族。歐美的沐浴,目的是要洗淨身體表面污垢,屬外現、急速的「沖洗文化」;而日本的沐浴卻截然不同,目的是要將外身塵垢與心靈污穢一併潔淨,屬內斂、舒緩的「浸泡文化」,溫泉文化亦油然誕生。

日本施浴的歷史
寺廟僧侶因為必須齋戒沐浴、潔身清心才可以禮佛,所以寺院中的沐浴設備相當完善,奈良的「東大寺」(Todai-ji)、「法隆寺」(Hōryū-ji) 與「興福寺」(Kōfuku-ji) 現今還保存古代具備沐浴施設之建築 —「大湯屋」,而且皆被指定為國家重要文化財產。日本風俗史家「下川耿史」(Koushi Shimokawa) 介紹說,「奈良時代」(Nara period;710年–794年) 的「奈良東大寺」,相信就是日本最早出現僧侶和公眾一同參與「沐浴功德」(virtuous bathing) 的發源地。

奈良東大寺俊乘堂現存一座秉承自中國傳入「唐破風式」建築風格的小屋 —「大湯屋」,屬奈良時代為僧侶創建的沐浴施設。平安時代末期治承四年(1180年),武將「平重衡」(平清盛第五子) 獲「平清盛」授命,率領平氏軍討伐「以仁王」(後白河天皇第三皇子)與武士「源賴政」領導及聯合諸國的叛亂,並攻打支持叛軍的奈良(南都)佛教寺院,當時該大湯屋在「南都燒討」事件中亦被焚毀。直至鎌倉時代建久八年(1197年),東大寺大勸進僧「重源上人」復建該寺時,將該建築重建。「大湯屋」當中現仍保存安放一個「鉄湯船」,這是鐵製的巨型浴缸,直徑232厘米,高76厘米,被列為重要文化財。

寺院開放澡堂讓施主享受沐浴的樂趣,便是「施浴」,日本人從此養成洗澡的習慣,而施主在沐浴完畢之後,總會捐獻一點沐浴金,所以「寺湯」又演變成為日後的「錢湯」(sento;public bath)。

話說開去,鎌倉時代的《元亨釋書》(日本鐮倉時代漢文體佛教史,作者虎關師鍊是臨濟宗僧人,全書共30卷)中,曾經記載「光明皇后」(日本奈良時代的皇族,聖武天皇的皇后)立院施浴的故事,略述如下:

「光明皇后是一位身體經常帶有祥光瑞氣繚繞的美麗女性。可是有一天,這些祥光瑞氣突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令光明皇后百思不解,憂心不已。於是向佛祖發願,在奈良法華寺施浴千人,為他們洗滌身體污穢,並乞求能再重獲祥光瑞氣。人民聽聞此功德佈施,都紛紛前來寺院沐浴。當清洗到最後一名人民,也是一位重病患者時,光明皇后不畏此人長瘡流膿惡臭的身體,甚至還替他吸吮膿包。病患者頓時轉變化身為金光四射的「阿閦如来」(Akshobhya),然後消失在她眼前。光明皇后身體也重新再獲得祥光瑞氣繚繞。」

根據考證,這個「施浴」故事的舞台,就在現今奈良縣奈良市境內的「法華寺」(Hokke-ji),該座浴室還一直被保存下來,長久以來曾經歷江戶時代重新翻修改建,但主體建築物依舊完整如昔,現在已被日本政府列為國家級重要有形民俗文化財產。

日本除了光明皇后「施浴」的傳說外,歷史上發掘溫泉最多的三名傳奇人物其中之一的「行基大師」,亦曾經在兵庫縣神戶市「有馬溫泉」(Arima Onsen) 發生類似的故事,即是為長瘡流膿患者洗滌身體,並吸吮膿包,而病人頓時轉變化身為藥師如來。由這些範例典故中,可知悉當代憑藉「施浴」去推廣宣揚佛法,並且施浴已深入貴族及人民心中。繼「行基大師」之後,另一位發現溫泉最多的傳奇人物 —「弘法大師(空海)」,延續前輩的足跡,竭力發掘溫泉,鼓吹老百姓去泡浴,推廣「施浴功德」。

話說回來,踏入「鐮倉時代」(1185年–1333年),「施浴」風俗成為興盛潮流。根據紀錄,這是一個大自然天氣寒冷和民間缺乏暖房設施的時代,因此對庶民來說,「泡湯」不僅祇是洗淨身體的方法,更是可以避寒的一種享受和預防感冒的主要措施。

當代的「後白河天皇」原為日本第77代天皇,篤信佛教,於嘉應元年(1169年)出家,成為「後白河法皇」,其後於建久三年 (1192年)3月13日崩御,鎌倉幕府首任征夷大將軍「源賴朝」為去世的後白河法皇祈福,曾在鎌倉山連續施浴100天。再者,於1225年,源賴朝的正妻「北条政子」(Hōjō Masako) 逝世,根據日本一本編年體史書《吾妻鏡》(又稱《東鑑》;Azuma Kagami) 的記述,鎌倉幕府在她的追悼會亦特別安排長期間施浴。這兩施浴事件成為美談,廣泛流傳。自此段時期開始,民間也出現付費入浴的設施,奠定「錢湯」日後發展的基礎。

接續「室町時代」(1338年–1573年),施浴習慣亦在一些貴族階級之間普及。當代室町幕府第八代將軍「足利義政」(Ashikaga Yoshimasa) 的夫人「日野富子」(Hino Tomiko) 每年年底為父母祈福,招待親朋好友回家施浴,之後再展開宴會。與此同時,在大都市的庶民階級,富裕人家也會宴請左鄰右里,於沐浴之後款待熱茶和美酒佳餚。這種呼朋引伴到家中洗澡泡湯,並吃喝玩樂的風土民情,逐漸被稱為「風呂」(Huro),正是今天日文的「洗澡」一詞。

日本錢湯的起源
於十一世紀末到十二世紀寫成的《今昔物語》(日本最古老的一本民間口傳故事集),其中載有「誘人去東山共浴」的記述,由此可見,平安時代的京都極可能已有錢湯的存在。此外,這一時期的其他文獻中,也散見「湯錢」的字辭,因此有人認為錢湯在鐮倉時代就已經出現。誠然在此之前,大寺廟為宣揚佛教教義,已在寺院內修建「湯屋」,供平民免費入浴。一般認為,公共浴池「錢湯」徹底融入平民的日常生活,是在進入「江戶時代」(Edo period;1603年至1867年)之後。

於1614年出版的《慶長見聞錄》(別名《江戸物語》),屬記述江戶初期庶民生活面貌與風俗的散文集,被確認為最早期出現有關江戶時代錢湯誕生的文獻。根據書中記載,於1591年(天正十九年),「安土桃山時代」(1568年至1603年之間由織田信長與豐臣秀吉稱霸日本的時代,故此又稱「織豐時代」) 的一名商人「伊勢與市」,在「江戸銭瓶橋」橋頭首創第一家「錢湯風呂」,入浴費是永樂錢一錢。該錢湯廣受好評,之後便迅速普及開去。書中也提到許多錢湯趣事,據說入浴熱水燒得非常滾燙,室內更是水霧瀰漫,熱騰騰的蒸汽幾至令人窒息。由此推測,當時錢湯提供的入浴方式大概是「蒸汽浴」。

順帶一提,錢瓶橋的所在地點,就是今天東京都千代田區丸の内東京車站北面,吳服橋與新常盤橋之間,日本銀行總部附近,大約在日本橋大手町二丁目6番的位置。現在那裡還豎著一塊告示牌,上面介紹寫著:「江戶錢湯發祥地」。

在伊勢與市首開錢湯之後,僅十年時間,江戶的每個街區都出現錢湯。1810年(文化七年) ,「江戶錢湯商業公會」(稱為「湯屋仲間」)成立,根據當年一份文獻記載錢湯全盛時期的統計資料,顯示當時江戶已經開設錢湯共「10組523株」,包括:專營男湯有141株;專營女湯11株;及男女綜合湯371株。從這數字可見,江戶人熱愛泡澡。

大阪比較江戶更早成立錢湯商業公會,根據文化元年(1804年)出版的《諸株物調》,書中記載當時大阪共有湯屋株140間、風呂株36間。在京都方面,根據元治元年(1864年) 出版的《湯屋仲間九組株主名前帳》,手冊上記載京都也有153株。

﹝註:「株主」是指持有湯屋特許經營執照的人。向「株主」借用執照經營湯屋的人被稱作「仕手方」或「預かり」,通常都要繳付一筆保證金,甚至生意的收入還要拆帳對分。按當時湯屋特許經營執照轉手權利金一株要100兩以上。﹞

再者,錢湯文學史上兩大文豪「式亭三馬」與「山東京傳」,於江戸時代撰寫以錢湯為題材的黃表紙浮世繪通俗小說,包括:

(1) 「式亭三馬」(Shikitei Sanba) 的《浮世風呂》(Ukiyoburo),「北川美丸」及「歌川国直」負責浮世繪插圖,透過在公共浴場與顧客交談之手法,描繪日常生活和文化的幽默小品,圖文並茂,共四編九冊,於文化六年至文化十年(1809年–1813年) 出版;及

(2) 「山東京傳」(Santō Kyōden) 的《賢愚湊錢湯新話》(Kengu Irigomi Sentō Shinwa),「歌川豊国」負責浮世繪插圖,共三冊,享和二年(1802年)出版。

兩書描繪自從錢湯商業公會成立後的一些錢湯幽默趣事,例如每一家湯屋都必須標示共同遵守事項和顧客「心得」(指顧客意見或評語)。

「錢湯」的資料亦見於《守貞漫稿》,這是描述日本江戶時代末期的江戶、京都、大阪三個城市風物之百科全書,作者「喜田川守貞」於1837年(天保八年)動筆,1853年出版,全書編寫共三十五卷,包括:《前集》三十卷;及《後集》五卷。此書於明治年間翻刻,1908年(明治41年)11月25日由更生閣書店發行活字版,並易名為《類聚近世風俗志》。由於《守貞漫稿》原文部份內容散失,因而活字版現尚存共三十三編,包括:上卷第一至十六編,共586頁;及下卷第十七至三十三編,共621頁。全書圖文並茂,是研究日本近代風俗的重要史料。《類聚近世風俗志》〈第二十二編.沐浴〉,見下卷第197頁至226頁,即原文的《守貞漫稿》〈沐浴(卷之二十五):浴場(湯屋.銭湯)〉,描繪江戶時代的沐浴風俗民情。

早期錢湯的種類與運作
江戶時代的錢湯,大體可分兩種:「混浴」和「男女分浴」。早於江戶時代以前,許多溫泉地已經實行混浴,譬如成書於奈良時代天平五年(733年)的鄉土誌《出雲國風土記》,其中一篇〈美人の湯〉就曾描述島根縣玉造溫泉區男女老幼混浴的情景,據此可以推測,錢湯的混浴風俗習慣是從上述溫泉地承傳而來。該段文字的中文譯本與日本語原文錄述如下:

【中文譯本】
「位處這個鄉間村落的河邊,有溫泉湧出,溫泉所在之處,潮起潮落,恰好兼具海陸風景名勝。男女老少紛至沓來,或是往返於道路,或是行走在海濱,每日往來的人群絡繹不絕,熙來攘往,形成猶如熱鬧的市集。他們相聚,並享受豐盛酒宴。在此溫泉沐浴一次,既令容貌變美;反覆沐浴,則百病皆可治愈。從古至今,其療效均得到驗證,並無例外,故世人皆稱其為『神之湯』。」

【日本語原文】
「なお、川のほとりに温泉がある。温泉のあるところは、(潮の満ち干により)海にも陸にもなる。だから、男も女も老いも若きも、ある時は道につらなり、ある時は海を浜に沿って歩き、毎日集まるので市が立ち、まじりあって宴をひらく。ひとたび入湯すれば容姿がまばゆいほどうつくしくなり、再び入湯すれば万病がことごとく治る。いにしえから今に至るまで、効き目がなかったことはない。だから、土地の人は神の湯といっている。」

話說開去,現今位處島根縣松江市玉湯町玉造地區玉湯川沿岸的「玉造溫泉街」,已經歷接近一千三百年的歷史。當中一間溫泉酒店 —「湯之助の宿 長楽園」,創立於1868年,其網頁介紹說:「據傳早期的玉造溫泉是“男女老少的聚集地,像市場一樣熱鬧”,而現在我們會繼續守護這神聖之湯,讓這裏恢復往昔的情景,成為讓大家可以放鬆心靈的場所。」明治四十二年(1909年) ,酒店內的花園露天浴場「龍宮之湯」建築完成,佔地面積大約400平方米(120坪),成為日本第一大的男女混浴露天溫泉,繼續維護男女混浴的傳統風俗,至今已超過110周年。

話說回來,從顧客的反應,可證江戶時代的錢湯以混浴較男女分浴更受歡迎;從經營者的角度,混浴祇需要一個澡堂,故此成本亦較男女分浴為低。在數目方面,關西地區的混浴錢湯相較江戶地區為多,後者主要集中在江戶的郊區,包括:江戶城前方隅田川以西的部份,亦即現在的新橋、銀座、京橋、日本橋、神田、上野等城下町以外的地區;此外還有淺草、山手地區、四谷御門外等。順帶一提的是,江戶時代有些百姓還利用混浴錢湯進行相親,或是變成男女幽會的場所。

混浴錢湯也有安排「湯女」服務顧客,稱為「湯女風呂」。「湯女」即伺候男性沐浴的女搓澡工,服務對象主要是因參勤交代制度而前來江戶的封建藩主(「大名」),或是江戶城周圍城區的富商。根據《慶長見聞錄》描述,湯女提供的服務包括:幫顧客梳頭、陪伴浴後的顧客喝酒或睡覺;顧客當然都是男性。

據說當時這種湯女風呂生意興隆,連「吉原遊廓」的買春客都因此而大為減少,甚至反過來需要由吉原派妓女到湯女風呂去服務。根據江戶時代中期的文獻顯示,當時江戶人口的男女比例,以男性佔壓倒性(三份之二)的多數,故此可以推斷,這種能讓男性跟女性輕鬆玩鬧的湯女風呂,容易受到狂熱歡迎。但是政府對待湯女風呂與吉原遊廓不同,後者因為獲得政府認可,才能容許在指定範圍內經營特種行業,前者卻一直被幕府視為取締對象。然而江戶幕府與風呂屋不斷周旋拉鋸,直到1637年,幕府終於下令每間湯女風呂祇可容納限額的僅三名湯女。

江戶時代除了湯女風呂之外,驛站周邊繁華地區的宿場町,還有一種從事類似職業的女性,叫做「飯盛女」(名字上是在宿場給客人盛飯、賣飯的女人;事實上則為來往的男性旅客提供性服務的私娼);此外,也有名叫「岡場所」(非法賣春街)的私娼館。對當時的庶民來說,吉原青樓的消費過巨,不是一般人能夠經常負擔的地方,因此上述的幾種非法風月場所反而生意興隆。

德川幕府認為混浴促使社會風俗敗壞,除了實行限制湯女人數的措施外,甚至加以取締。於1791年,老中「松平定信」提出「寬政改革」時,改革事項包括頒佈「男女混浴禁止令」(停止男女雜燴湯)。但因為建築構造的理由,之前一直實施混浴的錢湯,根本無法立刻改為男女分浴,所以有些錢湯改以不同服務時段區分,男女分別按照規定的時段入浴;或由錢湯商會出面協調,安排某些錢湯變成男性專用,某些變成女性專用。至於那些實際無法裝置男女分開專用兩個浴槽的錢湯,就祇好設法在浴槽中央釘上隔板,一池分成兩半。

然而江戶時代的法令向來形同虛設,通常都是「三天禁令」,亦即法令執行三天之後,就無人繼續遵守,推斷當時的混浴禁令也是同樣無法貫徹實施。後來,江戶時代後期的大名兼首席老中「水野忠邦」又提出「天保改革」(1841年–1843年),包括禁止男女混浴,而且更加嚴厲取締。可是當水野忠邦失勢下台後,男女混浴情況又回復到從前模樣,結果屢禁不絕。

在錢湯中工作的「湯女」後來都被官府禁止,然後強制遣散至吉原的煙花柳巷。錢湯老闆們立即隨機應變,很快安排暱稱「三助」的男性澡堂師傅取代其工作。從那時候開始,一直到2013年12月29日,當天是現代日本最後一位三助 — 在東京都日暮里錢湯「齊藤湯」中工作的「橘秀雪師傅」— 退休為止,這古老的職業卻已傳承近360年歷史才結束。

這些「三助」平日上身赤膊,下身祇穿一條丁字褲,穿梭流轉於男湯或女湯之間。通常客人進門後先在「番台」支付給師傅「流し銭」,掌櫃就拿起木板條鏗鏘地敲一聲(男客)或二聲(女客) ,招呼「三助」師傅有生意上門。

江戶時代的三助,最早祇是擔任燒柴、煮水、供水、調節池水溫度、刷洗澡堂、關門後的打掃和準備明天用品等一般雜役差事。若要成為一名正式的「三助」,必須經過很長時間的磨練,才能登堂入池服侍客人,進一步貼身替客人們取水、清洗、搓垢、梳頭、按摩等特別服務的工作。每逢新年或重要節日,客人們都會特別打賞送紅包禮金,尤其女性顧客對自己心儀的「三助」師傅出手更闊綽大方。

錢湯的形式
江戶初期的錢湯有兩種形式:首先一種叫「風呂屋」(蒸し風呂;mushiburo;亦稱「櫥櫃風呂」),提供「蒸氣式沐浴」;其後另一種叫「湯屋」(yuya;亦稱「石榴口風呂」),可供「浸泡式沐浴」。「風呂屋」的浴槽比較淺窄,深度約三十厘米,裝滿熱水。沐浴方式雖然是把身體浸泡在熱水裡,但因為浴槽很淺,入浴者身體不能全部浸泡在熱水裡,卻由於部屋充滿沸騰蒸氣,入浴者主要是在享受水蒸汽的熱力薰蒸。為防止蒸汽外洩,水槽周圍使用木板圍住,入浴時才打開木製「拉門」,整個浴槽的形狀就像一個櫥櫃,故此又名「櫥櫃風呂」。櫥櫃裡除了一片漆黑外,並造成另一缺點,就是不能跟別人一同享受。

針對「櫥櫃風呂」因為頻繁開關拉門而導致熱氣容易流失的缺點,於是將其入口的木製拉門改良創新,建造高約一米的低矮小門口,名叫「石榴口」(見附圖一)。每家錢湯的「石榴口」造形皆不盡相同,裝飾圖案五花八門,非常奢華美麗,亦反映每一家錢湯的風格特性,甚至強烈表現出濃厚的地域色彩。根據《守貞謾稿》記載說:「江戶的石榴口大多採用「鳥居式屋簷」,大阪的則多採用「神社宮殿式屋簷」。大阪石榴口入口也比較江戶的高,而江戶石榴口的左右門柱多漆黑色及包金屬裝飾…」(見附圖二)。

從櫥櫃風呂演化而成「石榴口風呂」— 亦即「湯屋」,迅速佔據整個江戶時代錢湯市場上的地位。「湯屋」的浴池比較寬敞,池中盛滿炙燙熱水,入浴者身體能夠全部浸泡在熱水裡;室內放置一個面積約三疊榻榻米的浴槽,讓許多人可以同時集體入浴。湯屋的浴池設計已無須開啟或關閉拉門,入口(石榴口)改由低矮的檔板取代,浴客祇要低頭彎腰便可鑽進浴池。但這種設計的錢湯還必須盡量防止熱氣流散,避免浴池水變冷,所以浴槽四周仍用木板圍封,板上祇開一個小口,因此室內光線非常昏暗,顧客走進石榴口之前,必須發出一點聲音或咳嗽一聲,禮貌式通知室內客人有外面顧客進入。

根據《守貞漫稿》〈沐浴(卷之二十五):浴場(湯屋.銭湯)〉的記述,當代關西京都、大阪的錢湯主要是風呂屋,關東江戶的錢湯則多數是湯屋,然而兩者的名稱經常被混淆使用。其後,由於湯屋更受歡迎,於是風呂屋便逐漸淡出;進入江戶後期,「湯屋」已成為主流。

錢湯的結構
從內部構造而言,湯屋設置浴池的房間,為保留熱氣避免逸散出外,於是將其入口低開,並且缺少窗戶,導致浴間光線不足,室內昏暗。這種結構的錢湯,隨著江戶時代的落幕而退出歷史舞臺。明治政府接受西方對混浴的道德批評,實行禁止混浴,命令將錢湯改為開放式浴場。1877年,東京神田出現新型設計的錢湯,特點是:屋頂高;散熱好;浴室與更衣室連為一體;充滿開放感;被稱為「改良風呂」,奠定現代錢湯的雛形。此後,錢湯繼續改良設計,開始採用瓷磚和水龍頭等設施。1908年,東京的錢湯已增至1,217家。

從外部結構而言,錢湯最基本的建築樣式採用「神社佛閣風格」,被稱為「宮造」樣式,主要僅限於東京周邊地區。1923年,發生關東大地震,災後的重建為振奮民心,擁有「宮造」手藝的木匠,一改以往錢湯的樸素風格,採用「唐破風」樣式。這是東亞傳統建築中常見的一種正門屋頂裝飾,包括:兩側翹起,中央凸出成為弓形;造型華美富麗,錢湯因而備受好評。其後新建的錢湯也多採取宮造風格,後來被稱為「東京錢湯樣式」;其他地方的錢湯,其建築樣式則沒有固定風格。

傳統東京錢湯建築的特點:首先是上述的宮造風格的外觀,其次是更衣室高高格子狀天花板的開放式空間;另外還多帶有天井、浴室正面有大幅背景壁畫等。浴池裏的背景壁畫多為富士山,這種油漆畫起源於1912年(大正元年)東京神田猿樂町「キカイ湯」(Kikai湯;已於1971年初結業),該錢湯主人「東由松」為取悅客人的小孩,委託油畫家「川越廣四郎」將他故鄉靜岡縣富士山的美麗形態畫在澡堂牆壁上(見附圖三及四)。此舉大受好評,因而在東京周圍廣泛流行。

東京式錢湯的浴池,正好設置於油漆畫下方的佈局,據聞包含日本傳統「祓禊」思想的影響。話說壁畫中的山川湖海,與正下方浴池內的熱水連接無間,形成一個共同的空間,彷佛置身於被富士山淨化的浴水,達到洗污去垢、消除不祥之目的。對比其他沒有油漆畫的錢湯,可以看到後者其浴池並非如前者般設置在浴室正前方牆壁之下,而是設於正中央的位置,由此可以理解前者這種佈局的深意。再者,天井的水池大多養有鯉魚,主要因為其寓意吉祥,而且鯉魚還被畫在錢湯瓷磚畫裏。

江戶人耗費財力為東京錢湯建造一些額外和奢侈的特點,並非純粹源於江戶人「好面子、愛排場」的傳統,卻是通過樂此不疲的視覺感受,創造一個非日常的空間,希望把錢湯變成一個能夠治癒性靈的場所。其實從上文提到錢湯正面富於曲線的「唐破風」屋簷樣式上,也不難推斷這點原由,因為唐破風本身就有象徵「極樂淨土入口」的意思;也正因如此,神社佛閣、靈車以及青樓也都採用這一建築樣式。

錢湯在江戶廣泛流行後,當時每個町都開設錢湯,門外入口均掛著耀目的標誌吸引顧客,以廣招徠。標誌有些是一把拉開的弓與箭,掛在竹枝前端,因為「射箭」與「入湯」的日文發音相同。有些則懸掛一塊日式遮廉(暖簾;noren),常為藍色設計,並上面用漢字寫有一個「湯」(日文意即熱水) 字,或用相應平假名書寫一個很大的「ゆ」字(見附圖五)。

走進錢湯入口之後,裡面是鋪泥地的玄關,客人脫掉鞋子,存放在鞋櫃裡,也有些錢湯派出專人替客人收鞋。顧客通過玄關後,登上一個比較高的地板房間,裡面有個很高的櫃台,稱為「高座」,也叫「番台」,顧客在這裡繳付入浴費,或向櫃台購買洗澡用品。辦完繳費手續後,繼續向裡面走,房間的盡頭是脫衣場,顧客把脫下的衣物放在木架上,或存放在附有小門的儲物櫃裡,亦有錢湯讓顧客用包袱布包好放在地板上。脫衣場最前方即是洗浴場,兩者之間並沒有特別的界限(見附圖六)。

浴室裡有一種男性服務人員稱作「湯汲男」,專門負責搬運熱水,他們會用木勺舀起沖洗身體的熱水(也叫「岡湯」),倒進顧客的木桶。顧客比較擁擠的時候,人群排成很長的隊伍,等待「湯汲男」送熱水過來。冬季裡燒水比較費時,據說「湯汲男」祇好設法減少木勺裡供應的水量。

入浴時使用的小型木桶,名叫「留桶」,有些是由錢湯提供,有些則是顧客自己準備,顧客也可支付小費給「三助」請代為保管。留桶的主人會把店舖的名字或姓名寫在桶上。

顧客沖洗身體後,必須彎腰通過一個低矮的小門(亦即石榴口),然後才能從洗浴場踏進浴槽泡湯。每家錢湯的石榴口造型都不一樣,大部分都裝飾著曲線形「唐破風」式,這也是一般寺廟佛殿的屋頂常用的造型;亦有部分採用鳥居式屋簷的設計。每家錢湯都花費很多心思裝飾石榴口,有些包上金箔,有些精心雕刻,還有些塗上油漆,或繪上美麗的圖畫。石榴口扮演著象徵錢湯等級的角色,同時亦顯現多采多姿的江戶町人文化。明治時代以後,由於新型錢湯陸續問世,石榴口也在1885年被廢止。

洗浴處所之後便是「鍋爐室」(日文稱為「釜場」;kamaba),在此為沐浴水進行加熱。加熱方法包括:木炭、汽油或電力,並設置高高的煙囪流通空氣。

江戶時代到明治初期之間,錢湯二樓設有鋪著榻榻米的大廳,作為男性專用的休憩空間,顧客可按照各人需要任意使用。最初祇是安排武士存放長刀的場所,後來慢慢發展成為沐浴完畢後喝茶、吃點心,或進行圍棋、象棋比賽的地方。之後,有時也有淨琉璃或說書之類的表演,或用作插花展覽的會場。簡言之,錢湯二樓是個相當自由開放的社交場地。1657年,幕府以敗壞風俗為理由,禁止湯女風呂之後,錢湯的二樓被改建為許多小房間,有時湯女也在這裡為顧客服務。不過,這些位處東京錢湯二樓的開放交際空間,在1882年之後幾乎全部被廢止。

錢湯的發展
江戶時代之後,為減少火災發生,頒布禁止家庭建設家居浴池的條文,人民無法在家中泡澡,祇能光顧街外的錢湯。因此,錢湯在大街小巷裡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也開始成為與鄰居增進感情、互換訊息的交流場所,錢湯文化進入最繁盛時期。

「錢湯」提供公共澡堂服務,顧客祇須支付一定費用後便可參與。由於日本設有「公眾浴場法」,以保障每個人都可前往大眾澡堂洗淨身體的權利,並在配合物價管制命令之下,各個都道府縣政府可自行決定錢湯的公定價格,目前各主要城市的收費大約如下:東京是470日圓;大阪、京都是450日圓;名古屋則是440日圓;皆為均一價,不可超過此價格。

錢湯的泡澡程序
日本人處事態度一向嚴謹細緻,在錢湯泡澡亦講求整套禮儀和程序。一般來說,前往澡堂僅需準備一條小毛巾,不過由於大多數的澡堂內沒有放置沐浴露與洗髮素,建議顧客將慣用的盥洗用品放入小包或籃子帶至澡堂,同時攜帶入浴後更換的乾淨衣物。

進入澡堂時,必須脫鞋放入鞋櫃內,並向櫃台人員或至自動販賣機購買門票。如欲購買毛巾、沐浴露或洗髮素,此時可向工作人員查詢。接著確認門簾上所註明的男女性別,這可透過門簾顏色區分,通常分成「男藍、女紅」(見附圖七)。依性別進入更衣室後,即可脫下衣物,放在儲物櫃中。然後便可帶著毛巾及盥洗用品進入浴室,拿取矮凳與水勺,坐在水龍頭前洗澡。謹記的是,進入浴池泡湯之前,必須首先沖洗乾淨身體。

跨進浴池泡湯時,切勿將毛巾浸泡於沐浴水中,應該將毛巾放置在頭上或浴槽旁邊,慢慢浸泡及體驗各種浴池。盡情享受泡湯樂趣完畢後,再次沖洗身體。進入更衣室前,謹記先用毛巾盡量擦乾身體;進入更衣室後,再用另一條毛巾將全身拭乾。最後,可以在休息室喝杯冷飲,為泡澡體驗畫上完美符號。

現代錢湯的演化
踏進1960年代,因為家庭擁有現代化家居衛浴設備,已普及超過五成,錢湯的主要功能開始改變,並非祇為純粹沐浴,卻逐漸形成「享受泡湯、娛樂生活」的文化部份。日本全國也興起錢湯改裝風潮,許多帶有獨特個性的錢湯紛紛登場,也依不同地區出現相異的風格,譬如:大阪錢湯具備多樣化之浴池種類;京都錢湯則大多設置免費三溫暖等。1968年,根據錢湯行業協會的資料統計,日本錢湯在此鼎盛時期,全國共有18,325家,單是東京錢湯的數量已佔大約多達2,600間。

然而,隨著家居衛浴設備的全面普及,現代人生活的日趨繁忙,以及古舊錢湯找不到繼承人而逐漸凋零等因素影響,錢湯的數量急速減少。2018年,全國錢湯的數量回落,已經減少至3,535間,這還不及鼎盛時期的四分之一,東京現在則僅剩餘約700間。不過,許多年輕人同時開始注意古舊錢湯文化的魅力,將錢湯重新裝修成獨特的「個性錢湯」,或致力於保存復古的「懷舊錢湯」,甚至將錢湯的建築構造保留並改建成為嶄新的設施、店舖,錢湯文化依然可以在日本生生不息,亦成為國外旅客不容錯過的體驗之旅。

與此同時,被稱為「超級錢湯」的新型錢湯卻在逆勢增多。超級錢湯與普通錢湯的不同之處主要在於費用,普通錢湯的收費受各地規章制約,都設有定價上限;而超級錢湯則是浮動價格,自由競爭。超級錢湯的規模比較普通錢湯為大,還附設餐廳和停車場等設施,可供家庭式客人在此享受悠閒時光。不過,近期越來越多普通錢湯翻新重建,設備新穎,逐漸發展成為類似超級錢湯的浴場,每天門庭若市,客流不斷。此外,超級錢湯屬私人企業,風險亦大,一旦經營不善,就會立即關閉;但普通錢湯既是公共洗浴設施,可以享受政府補貼,經營風險稍減。

超級錢湯又名為「創意錢湯」,其外觀有別於傳統的「宮造」風格和「番臺」形式,卻是採用現代派設計。譬如將舊式番臺改為現代「酒店式前臺」,旨為錢湯吸引許多女性顧客,竟然亦大受年輕人歡迎,屬意料之外的收穫。這類創意錢湯的特點,就是在保留一部分傳統風俗的同時,引入嶄新理念,講究外觀和內部皆為個性化的裝潢。

創意錢湯大多增設露天浴室、岩盤浴和桑拿室等設施,有些還設有餐廳,讓客人可以更長時間放鬆休息,並能在前臺大廳享用飲品。沐浴後渾身熱燙,適時享用一瓶冰凍牛奶、咖啡或啤酒,絕對讓不同年齡的顧客冰爽涼透。

【備註:「岩盤浴」( Ganban’ yoku) 是讓入浴者躺在含有多種對人體有益元素之天然礦石(例如北海道的神黑石)的石板上,並加熱達到平均溫度攝氏四十度,可同時釋放出對人體有益的遠紅外線及負離子,讓熱能可以散發到身體內部,使體內毒素透過大量的汗水排出,進而加速新陳代謝,調整女性顧客冰冷體質、消除水腫,徹底舒緩身體疲勞與解除身心壓力。】

「傳統錢湯」是源於過去並非家家戶戶都擁有浴室的緣故而誕生,「超級錢湯」則是因為現代人的休閒娛樂需求而出現。前者享受傳統,後者則享受和滿足現代所有需要,錢湯顧客可以因應個人興趣,各適其適。

本篇訴說日本泡澡其一的錢湯文化完結,行文至此,暫且擱筆,有關暢談日本泡澡其二的溫泉文化,留待續篇下回分解。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和圖片,取材自–

(1)《維基自由百科全書》網頁;

(2)〈Rediscovering The Multifaceted Attractions of Japanese Bathing Culture〉,By Tamaki Kawasaki ,《Highlighting Japan》,2019 March Issue,Published by Public Relations Office, Government of Japan;

(3)〈Total Immersion: Buddhism, Bathing and Rise of Japan〉,By Takayoshi Yamabe,《Highlighting Japan》,2019 March Issue,Published by Public Relations Office, Government of Japan;

謹此鳴謝。

附圖一:

JapaneseBath01

附圖二:

JapaneseBath02

附圖三:

JapaneseBath03

附圖四:

JapaneseBath04

附圖五:

JapaneseBath05

附圖六:

JapaneseBath06

附圖七:

JapaneseBath07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一月 1st, 2021 12:57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