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世界地圖,並參考聯合國的網上資料,發覺世界上百多個國家,九成以上都有「共和國」的稱號;更進步的,會自稱為「人民民主共和國」。由此可見,「共和國」這稱號擁有非常高的號召力,因此我們需要對這稱號的來源及它所代表的期望,有多一點認識。

漢語中的「共和」一辭,來自英文的「Republic」,首譯者是日本明治維新時期的學者「大槻磐溪」(Bankei Ōtsuki),在 1845年出版的《坤輿圖識》中首次使用這個譯語,而這個譯語是採用中國西周時代「周召共和」的典故。根據《史記.周本紀》所載,西周時周厲王暴虐,西周國人暴動,周厲王逃離京城,由公元前841年至公元前828年,西周由「周定公、召穆公」二相共同執掌行政,直到周厲王死後,二公還政於其子周宣王,這段共計十四年的時期,史稱「共和行政」,又稱「周召共和」。按照中國傳統紀年,自共和時期開始,中國中原歷史有了連續不斷的紀年體系,所以「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是中國歷史上有確切紀年的開始。

日本學者用「周召共和」的故事,意譯古羅馬「共和時期」(Republic Era of Ancient Rome) 中「兩個平等權力的執政官」之政治體制,但「古羅馬共和」卻是一個相當複雜的政治體制,或許需要從古羅馬歷史說起。

(一) 王政時代
傳說公元前753年,「羅穆盧斯」(Romulus) 在「台伯河畔」(the Tiber river) 建立「羅馬城」,成為第一代「國王」(Rex),並開創「王政時代」。羅馬自此先後有七個王,最後一個國王在公元前509年被推翻。王政時期,羅馬國王擁有絕對權力,且是終身職,卻並非世襲,國王死後,新王由「部族會議」(comitia curiata) 推選出來。

(二) 共和時代
公元前509年,羅馬貴族在「盧修斯.尤尼烏斯.布魯圖斯」(Lucius Junius Brutus)領導下廢除王政,建立「共和政體」。行使最高行政權力者不再稱「王」,改稱為「羅馬執政官」(Roman consul),且不再是終身職,而是經由「百人隊會議」(The Centuriate Assembly) 從貴族中定期選出。共和初期政治體制的最大特色是:「每次選出兩名羅馬執政官行使最高行政權力,為期一年」 (Each year, the citizens of Rome elected two consuls to serve jointly for a one-year term)。因此,明治時期的日本學者用中國歷史上「周召共和」的故事來意譯古羅馬「共和體制」,但其實「周召共和」也祇能繙譯表象,因為「周召共和」並沒有選舉,也沒有議會。

羅馬由王政轉共和,也不是一步變天,選出「執政官」的權力和「王」一樣大,但最重要的是有期限。西方的政治評論者說:「領導人的權力越大,任期就必須越短。」這是古羅馬政治對現代西方政治文明的最重要啟發。

羅馬共和政治體制的另一重要特點是「議會政治」,也經歷很多曲折。共和初期,羅馬貴族廢除王政,權力轉入貴族會議,但貴族與平民之間的利益衝突仍然嚴峻。因為古羅馬實行「兵農合一」,平民在戰爭時即變身士兵,平民的憤怒,有幾次演化成為兵士拒絕出戰而令貴族陷入危機。貴族階層也意識到必須把部分權力交給人民,才能令管治較為容易。西方史學家稱這段羅馬共和的動盪期為「Conflict of the Orders」。

由於貴族和平民分享權力,也就發展出古羅馬共和的獨特政治架構:「兩院體制」,即包括「元老院」(the senate);及「平民院」(the Plebeian Council;Assembly of the Commoners)。平民院的前身則是「部落會議」(Tribal Assembly;Citizen’s Assembly) 及「百人隊會議」(the Centuriate Assembly)。

平民院擁有立法提案權及任命重要行政官員「magistrate」的權力,但不是常設機構,祇是定期舉行會議。元老院則有審核法律及監督政府的功能,且是常設機構,更能代表共和國。政府高級官員由人民大會選出,有行政實權,但有任期限制,退任後多進入元老院,最高層的官員是「羅馬執政官」(Roman consul)。同級官員之間可能有幾位被同時任命,以分擔職責和制衡權力。因此古羅馬共和的政治架構,擁有非常複雜、相互制衡的機制,但古羅馬人卻對這體制感到非常驕傲。古羅馬共和國的中後期以至帝國初期,一切重要的政令和軍令都以「SPQR」發出,即是「Senātus Populusque Rōmānus」的縮寫(見附圖一),意指「羅馬元老院和人民」(The Roman Senate and People),用今天的術語說,即是「兩院決議」,由此而突顯「人民授權」的合法性。

以上首先簡介是羅馬的政治史,以下接續略述是羅馬的軍事史。

公元前800年,古羅馬建城之初,是「拉丁民族」(Latins) 和北方的「伊特拉斯坎文明」(Etruscan civilization ) 交接的地區。公元前509年,羅馬由王政轉為共和,可能是拉丁貴族和士兵趕走伊特拉斯坎的國王,被廢的國王自然向伊特拉斯坎的兄弟求援。

當時義大利和希臘一樣,都是以城邦為主,因此,古羅馬共和起初的一百年,都是羅馬城與鄰近「伊特拉斯坎」(Etruscan) 的「維愛城」(Veii) 作戰,兩者同時亦在爭奪「台伯河」(Tiber) 的控制權。經過前後一百年的三次「維愛戰爭」(rome veii wars),於公元前396 年,「維愛戰役」(Siege of Veii) 以羅馬城完全毀滅維愛城結束。

羅馬吞併維愛之後,成為義大利半島最富裕的城邦,自然亦成為「拉丁城邦聯盟」(Latium) 的盟主,其公元前400 年的版圖(見附圖二),包括義大利半島中部西岸,標名為「Romans」的峽長地帶。羅馬的舊對手伊特拉斯坎,亦漸漸衰落;然而,羅馬城威風了幾年,便遭遇一次大災難。

公元前390年,義大利半島北部阿爾卑斯山腳的「山南高盧人」(Cisalpine Gaul) 入侵羅馬,在「阿里亞河」(the Allia) 一役,大敗羅馬軍隊,然後進入羅馬城大肆殺戮劫掠。城內很多貴族被殺,少數士兵逃到「卡皮托利山衛城」(Citadel on Capitoline hill),負隅頑抗。後來,高盧人因家鄉發生變亂,才帶著戰利品退出羅馬城回家。

戰後,羅馬人檢討過失,他們深知敗因主要是原於貴族與平民間之前的嚴重矛盾。概因經歷百年的維愛戰爭,羅馬人上下都承受巨大壓力,但勝利以後,果實卻被貴族階層獨佔,平民自然憤憤不平。因此,當高盧人入侵時,許多羅馬平民都攜帶武器離開羅馬城,轉移到維愛城自保。羅馬貴族無法召集足夠兵源對抗高盧人,因而慘受凌辱,最後亦是憑藉由羅馬平民軍自維愛城回擊,才得以解圍。

羅馬人決心重振聲威,在完成城市重建之後,立刻開始着手進行政治改革。公元367年,頒佈《李錫尼法》(Lex Licinia),具劃時代的意義,就是羅馬將國家一切公職向所有公民開發,貴族和平民不再按身份階級分配官職高低。平民會議的權力大為提升,平民院與元老院得以平分權力,兩院制的共和,亦成為日後西方政治的典範。

羅馬解決內部矛盾之後,兵鋒漸漸向外擴張。公元前343年至公元前290 年,經過三次「薩莫奈戰爭」(Samnite Wars),羅馬擊敗意大利半島中南部地區最強大的薩莫奈人,奪取富庶的「坎佩利亞」(Campania) 平原。同期,羅馬人亦向北征服「Etruscans」和「Umbrians」的城邦。公元前280 年至公元前275年,羅馬又擊敗南部各希臘城邦,史稱「皮洛士戰爭」(Pyrrhic War),統一意大利半島。

羅馬統一意大利半島之後,勢力自然再擴張至「西西里島」(Sicily)。在西西里,羅馬遇上「腓尼基人」(Phoenician) 的「迦太基帝國」(Carthaginian Empire)。據說,迦太基人民是公元前8世紀來自「迦南」(Canaan) 城市「泰尔」(Tyre) 的移民。古希臘稱這民族為「Phoiníkē」,古羅馬則稱為「布匿」(Poeni,Punici),故此羅馬與迦太基的戰爭又被稱為「布匿戰争」(Punic Wars)。由於當代的希臘人和腓尼基人都善於航海,因此如以意大利半島劃分,東地中海屬希臘勢力範圍,西地中海則屬腓尼基勢力範圍。

布匿戰争前後打了百多年,歷時由公元前264年至公元前146年,可分為三期。

「第一次布匿戰爭」(公元前263年至公元前241年)–主要是爭奪西西里島的控制權,結果是迦太基戰敗求和,交出西西里、「撤丁尼亞」(Sardinia) 和「科西嘉」(Corsica) 三島,並對羅馬賠款。

「第二次布匿戰爭」(公元前218年至公元前202年)–主要戰場在意大利半島,迦太基的主戰派將軍「漢尼拔」(Hannibal) 在「伊比利亞半島」(Iberian Peninsula;今西班牙) 招募軍隊。公元前218年,他率軍橫越阿爾卑斯山,進入義大利半島,多次擊潰羅馬軍隊,其中在「坎尼戰役」(Battle of Cannae),更全殲羅馬約7萬人。但迦太基本部的議會和戰不定,沒有支援漢尼拔。孤軍深入的漢尼拔,缺乏攻城的重武器,不能直攻羅馬,祇能在郊野搶奪糧食。羅馬轉打「消耗戰」(Fabian strategy),十多年後羅馬才再改變為採取攻勢。

公元前203年,羅馬將軍「西庇阿」(Scipio) 率軍入侵北非迦太基本部,漢尼拔被召回迦太基對抗,兩軍決戰於「扎馬戰役」(Battle of Zama),羅馬戰勝,迦太基再賠巨款。漢尼拔流亡幾年後,被逼自殺;雖然失敗,漢尼拔在西方歷史上仍然被視為戰神,與亞歷山大大帝齊名。

「第三次布匿戰爭」–幾十年後,迦太基漸復元氣,羅馬人為絕後患,於公元前149年再度圍攻迦太基。激戰三年後,於公元前146年,羅馬統帥「小西庇阿」(大西庇阿的外孫)攻滅迦太基。戰後,羅馬把迦太基城夷為平地,居民被賣為奴隸,羅馬勢力踏出意大利半島。

「馬其頓戰争」(The Macedonian Wars;公元前214年至公元前148年) –在這裡,先比較羅馬和希臘的早期歷史。羅馬由王政轉共和,是公元前509年;「希臘波斯戰爭」(Greco-Persian Wars),則‎是公元前499年至公元前449年。

公元前343 年,當羅馬開打「薩莫奈戰爭」(Samnite Wars) 之際,差不多同一時間,「馬其頓國王腓力二世」(Philip II of Macedon) 亦統一希臘各城邦。公元前336年,「馬其頓的亞歷山大三世」(Alexander III of Macedon) 繼位,率希臘軍東征波斯;十多年間,建立龐大的「亞歷山大帝國」。公元前323年,亞歷山大大帝在巴比倫去世,他的部將們隨即瓜分其帝國,並爆發持續五十年的戰爭,最後形成三個主要的王國,分別是:

(一)「安提柯王朝」(Antigonus dynasty)–以馬其頓為中心,統治巴爾幹半島;

(二)「塞琉古帝國」(Seleucid Empire)–以敘利亞為中心,統治亞歷山大帝國的亞洲部分;

(三)「托勒密王朝」(Ptolemaic dynasty)–以埃及為中心,統治亞歷山大帝國的非洲部分。

同期的羅馬於擴張過程中,必然與希臘發生衝突。在公元前280 年至公元前275 年期間,羅馬進攻當時由若干古希臘城邦國家統治的「義大利半島」(亦稱亞平寧半島;Apennine Peninsula) 南部,初次與希臘勢力衝突,發生「皮洛士戰爭」(Pyrrhic War),主要對手包括:當地最強大的城邦「塔林頓」(Tarentum);及應約支援塔林頓的希臘「伊庇魯斯同盟」(Epirus;又稱伊庇魯斯聯邦,是古希臘位於巴爾幹半島西部的一個聯邦式國家)。伊庇魯斯同盟的國王「皮洛士」(Pyrrhus) 親自率領軍隊登陸亞平寧半島,與羅馬軍隊展開戰鬥,故該戰爭以皮洛士命名。

開戰初期,羅馬軍隊在「赫拉克利亞戰役」(Battle of Heraclea) 中首先失利;持續接戰以來,雙方既互有勝負,彼此卻也死傷慘重,皮洛士在其中一場的「阿斯庫路姆戰役」(Battle of Asculum) 之後無奈地說:「再來這樣一次勝利,我自己也完了。」西方後世將這種得不償失的慘勝,稱為「皮洛士的勝利」(Pyrrhic Victory)。公元前275年,皮洛士的軍隊在「貝內溫圖戰役」(Battle of Beneventum) 中被羅馬軍隊擊敗,這也是皮洛士最後一次與羅馬的戰鬥;之後,皮洛士便返回希臘本土,皮洛士戰爭結束。

在皮洛士撤兵之後,亞平寧半島上的古希臘城邦立刻喪失對抗羅馬的實力,並在很短的時間之內,便相繼被羅馬所征服。公元前272年,塔林頓也被羅馬征服,至此,整個亞平寧半島南部的全部古希臘城邦都被羅馬攻破,羅馬的勢力擴張覆蓋亞平寧半島的整個中部和南部。

及至羅馬與迦太基發生戰爭時,迦太基亦與馬其頓聯盟共同對付羅馬。從公元前264年至公元前146年,布匿戰争前後打了百多年,期間羅馬要分兵去巴爾幹半島對抗馬其頓,阻止馬其頓與迦太基合兵。從公元前214年至公元前148年,羅馬與馬其頓斷斷續續打了幾十年,史稱「馬其頓戰争」(The Macedonian Wars)。最後羅馬得勝,改馬其頓為其一個行省。由於馬其頓戰争與布匿戰争幾乎是同期進行,可見羅馬其實是在兩線作戰而獲勝。

布匿戰争剛結束,羅馬共和國的邊疆即發生多處叛亂,主要有:

(一) 公元前155年至公元前139年–「Lusitanian War」,在西班牙作戰。

(二) 公元前112年至公元前106年–「Jugurthine War」,在北非與「Numidia」人作戰。

(三) 公元前113年至公元前101年–「Cimbrian War」,在中歐與「Germanic / Celtic」人作戰。

(四) 公元前91年至公元前88年–「Social War」,又稱「同盟者戰爭」,是意大利半島同盟城邦爭取羅馬共和國之公民權的抗爭。

在這段紛亂的時期,羅馬出現了兩位將軍:「馬略」(Marius) 和「蘇拉」(Sulla)。他們平亂有功,但也開始羅馬「軍人干政、軍閥內戰」的局面,最終導致共和體制的沒落和帝國體制的興起。兩人之間,馬略傾向於平民派;蘇拉傾向於貴族派。於公元前78年,隨著蘇拉病死,軍人干政之局才暫時結束。

公元前73年至公元前71年,發生「第三次奴隸戰争」(The Third Servile War)。這是一場由「斯巴達克斯」(Spartacus) 領導的奴隸起義,在意大利半島轉戰兩年多,最後被羅馬將領「克拉蘇」(Crassus) 和「龐培」(Pompey) 平定。平亂之後,六千多名奴隸兵在羅馬城南的「阿庇亞大道」(Via Appia Antica) 被釘十字架處決,血雨腥風的場面,震撼整個羅馬共和國,隨後克拉蘇和龐培兩人同被選為羅馬執政官。

公元前88年至公元前63年,發生「Mithridatic Wars」。這場戰爭是「龐度斯國王米特拉達梯六世」(Mithridates VI of Pontus) 與羅馬進行的長期戰爭。龐度斯是「安納托利亞地區」(今土耳其) 的一個國家,龐度斯王國在第八任國王米特拉達梯六世治理下,日漸強盛。他與亞美尼亞國王結為姻親同盟,並向西部擴張,對羅馬展開二十多年的長期戰爭。

第一次米特拉達梯戰爭和第二次米特拉達梯戰爭,雙方都沒有分勝負。於公元前74年,第三次米特拉達悌戰爭爆發。龐度斯軍隊大敗,米特拉達梯六世逃到姻親的「亞美尼亞」(Armenia) 重建軍隊,但當冬季來臨時,疲憊不堪的羅馬軍隊譁變,拒絕前往亞美尼亞寒冷的北部山區作戰。公元前67年,羅馬派將軍「龐培」 (Pompey the Great) 出任指揮官;他重整軍隊,並於次年再度打敗亞美尼亞與龐度斯聯軍,米特拉達梯六世自殺。龐培自亞美尼亞南下,並攻佔地中海東岸的敘利亞、耶路撒冷等地方,結束希臘的「塞琉古帝國」(Seleucid Empire)。

公元前61 年,龐培回到羅馬,接受極盛大的「凱旋入城式」( Triumph ),但羅馬議會鑑於馬略和蘇拉的軍人獨裁前科,不肯授予龐培實權。此時,另一位將軍「凱撒」(Julius Caesar) 當選為羅馬執政官,當時凱撒剛平定西班牙的叛亂,亦帶回很多財富。凱撒拉攏龐培及克拉蘇,組成「前三頭同盟」(The First Triumvirate),羅馬議會亦覺得三巨頭分享權力互相牽制相對安全,同意讓三人掌權。

三頭同盟在會議上:凱撒取得高盧行省總督之職;克拉蘇取得敘利亞行省總督之職;龐培則取得西班牙和非洲行省總督之職。三地都是羅馬共和國的前線,因此總督有權在統領的地方徴稅,和組建自己的軍隊。龐培留在羅馬,但派他的兒子統領西班牙事務,克拉蘇和凱撒則分別前去自己的屬地建功立業。

公元前53年,克拉蘇在東部前線的「卡萊戰役」(Battle of Carrhae) 中陣亡,但凱撒在高盧卻取得很多勝利,聲譽日隆。失去克拉蘇的制衡,羅馬政府對凱撒的聲望疑懼日深。於是羅馬元老院與龐培合謀,召凱撒回羅馬述職,藉此剝奪凱撒兵權。凱撒也知道自己處境危險,決定冒險兵變;公元前49年,他率軍團渡過「盧比孔河」(The Rubicon)。按照羅馬法律,沒有元老院的批准而在國內行軍,即是叛國。渡河之後,凱撒留下名句「The die is cast」,意即「孤注一擲,破釜沉舟」。

可能因為凱撒出身於平民派,因此得到基層士兵的擁護,他在進軍羅馬的過程中,沒有遭受阻攔。龐培卒不及防,急忙逃離義大利半島前往東方,回歸他的軍事實力所在。凱撒率軍繼續追擊,於公元前48年,在「法薩盧斯戰役」( Battle of Pharsalus)徹底擊敗龐培。龐培逃到埃及,但被埃及人剌殺,頭顱亦被獻給凱撒。凱撒乘勢進軍埃及,並干預朝政,協助公主「克莉奧佩特拉」(Cleopatra) 登上埃及法老王位。凱撒擊敗龐培時,留下名句「Veni, vidi, vici」(“I came; I saw; I conquered")。

凱撒回到羅馬之後,大權獨握,於公元前44年,強逼元老院封他為「終身獨裁官」(Dictator for life)。但終身職背離共和體制的原意,於是部份元老院議員合謀刺殺凱撒,行兇者以「馬爾庫斯.尤利烏斯.布魯圖斯」(Marcus Junius Brutus)為首,而他正是推翻王政的共和國創始者「盧修斯.尤利烏斯.布魯圖斯」(Lucius Junius Brutus) 的後代。

由於凱撒的軍隊仍然盤據羅馬城,馬爾庫斯.布魯圖斯逃到希臘,並號召龐培舊部反抗。凱撒的部將「屋大維」(Octavius) 和「安東尼」(Mark Antony) 率軍追擊共和派的軍隊,公元前42年,馬爾庫斯.布魯圖斯在「腓立比戰役」(Battle of Philippi) 兵敗自殺,屋大維和安東尼分割共和國的西方和東方省分。

當然一山不能藏二虎,公元前31年,西東兩軍決戰於「亞克興戰役」(Battle of Actium),安東尼兵敗自殺。屋大維進軍埃及,克莉奧佩特拉亦自殺,羅馬改埃及的「托勒密王朝」(Ptolemaic dynasty) 為羅馬行省;托勒密王朝的滅亡,亦代表希臘亞歷山大帝國的最後殘餘亦正式結束。

屋大維征服埃及之後,凱旋回歸羅馬,由軍隊擁立他為「Imperator」,意即「凱旋將軍」,又可譯為「大元帥」、「統帥」等。但在行政方面,他深知羅馬五百年的議會共和傳統仍然深厚,因此他小心翼翼,表面上把行政權力交回元老院,再從元老院接受任命。公元前30年,他在結束內戰之後,即被任命為「執政官」(consul)。 公元前27年,元老院又授予屋大維兩個封號:

(1)「元老院議長」(Princeps senatus,首席元老)–因此他能夠決定議會的每個議題。

(2)「奧古斯都」(Augustus)–原意為「神聖、高貴、莊嚴、敬畏」,帶有宗教的意味,由於羅馬是一個相當迷信的社會,因此「奧古斯都」的身分比傳統的「大祭司」更高,簡直是超凡入聖。

屋大維綜合「Imperator、Consul、Princeps senatus、Augustus」四大稱號,因此他擁有「軍事、行政、議會、信仰」四大權力,雖然名義上任期有限,但他操控元老院,每次都能續任,直到終生。共和體制名存實亡,日後的歐洲歷史學家把公元前27年定為「羅馬帝國」的開始,奧古斯都為羅馬帝國第一位皇帝 —「奧古斯都皇帝」(Emperor Augustus)。帝國的開始,亦即是共和的結束,他的精明統治,亦開創日後幾百年的「羅馬盛世」(Pax Romana)。

屋大維相當長壽,從公元前63年至公元14年,當了四十年皇帝,死前指定由養子「提比略」(Tiberius) 繼承。此後羅馬皇帝都是由宮廷政變或是軍事強人所取得,議會變成花瓶,共和亦正式成為帝國。

屋大維改變埃及成為羅馬的行省 —「The Roman province of Egypt」之後,羅馬帝國的基本格局於是形成,即是囊括整個地中海盤地(見附圖三)。由於地中海氣候溫和,物產豐富,羅馬成為當代最富強的帝國,對世界歷史的影響巨大。其影響力主要體現在兩方面:「拉丁字母」(roman alphabets) 和「基督教」(Christianity)。

自奧古斯都大帝之後的歐洲歷史,國家都是由國王領導,羅馬共和的故事成為美麗的傳說。英國劇作家「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 的著作中,便有兩部是關於羅馬的歷史故事,分別是:《Julius Caesar》(凱撒大帝)和《Antony and Cleopatra》(安東尼與克麗奧佩托拉)。在凱撒大帝一劇中,更有一些共和轉帝國的關鍵故事,即是布魯圖斯對刺殺凱撒的辯解:

“Et tu, Brute — Then fall, Caesar!”— Julius Caesar 3.1.85
“BRUTUS, : …. If then that friend demand why Brutus rose against Caesar, this is my answer: Not that I loved Caesar less, but that I loved Rome more.
Had you rather Caesar were living and die all slaves,
than that Caesar were dead, to live all free men?
As Caesar loved me, I weep for him; as he was fortunate, I rejoice at it;
as he was valiant, I honour him; but, as he was ambitious, I slew him.
There is tears for his love; joy for his fortune; honour for his valour;
and death for his ambition‥‥。”

英國歷史和羅馬歷史相距甚遠,然而莎士比亞仍為這段歷史寫下故事,可見羅馬故事如何深入民心。

究竟布魯圖斯真的是大義滅親?還是另有私心?答案不得而知,但莎士比亞卻假借其角色,寫下對共和隕落的惋惜。在古羅馬史上,布魯圖斯家族卻是名門望族,其先祖「盧修斯.尤利烏斯.布魯圖斯」(Lucius Junius Brutus) 正是推翻王政、創建共和國的貴族之一,其家族成員在羅馬共和時期則歷任要職。據《The Historia Britonum》所說:"The island of Britain derives its name from Brutus, a Roman consul who conquered Spain"。因此,莎士比亞把布魯圖斯塑造成「共和捍衛者」的角色,也有歷史的依據;而一句「Not that I loved Caesar less, but that I loved Rome more」(我愛凱撒,我更愛羅馬),更成為英語世界的經典名句。

1776年,英國歷史學家「愛德華.吉朋」(Edward Gibbon) 寫下《The 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羅馬帝國衰亡史),頓時成為一部暢銷書,而羅馬歷史亦成為當代歐洲知識分子的熱門話題。

同年(1776年),北美洲發生「美國獨立戰爭」(American War of Independence),美國的「獨立革命」,是世界歷史上絕無僅有一場由知識分子(而不是飢餓農民)所領導的革命。1783年,美國成功推翻英國皇室在北美洲的殖民統治之後,革命軍也不打算另建皇朝,沒有王政的歷史先例,就祇有古羅馬共和的故事。因此,美國新政府的建制與古羅馬共和政體頗相類似:

(1) 總統定期選出;

(2) 兩層議會的監督–
*「參議院」(the Senate),比類古羅馬的「元老院」(senate);及
*「眾議院」(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比類古羅馬的「公民大會」(the Plebeian Council) ;

(3) 「美國國會」(United States Congress) 所在地名為「Capitol Hill」(國會山),比類「羅馬七丘」(The seven hills of Rome)之一,最神聖的「Capitoline Hill」。

1789年,法國巴黎貧民暴動,推翻皇室,建立新政府的「國民議會」(Convention nationale),改變政體為「法蘭西共和國」(French Republic),史稱「法國第一共和」。隨後的百多年,法國的政局非常動盪,帝制與共和幾次更換輪替,到今天法國已是「第五共和」(French Fifth Republic)。

整個19世紀,法國以外的歐洲都是由皇室統治,直到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一些傳統歐洲大國才改體制為共和國,例如:

* 德意志帝國改為「威瑪共和」(Weimar Republic);

* 俄羅斯「羅曼諾夫皇朝」(House of Romanov) 改為「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簡稱「蘇聯」(USSR);

*「奧匈帝國」(Austro-Hungarian Empire),分裂成許多共和體制的民族國家;

*「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 改為「土耳其共和國」(Republic of Turkey)。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歐洲國家元氣大傷,英國、法國的殖民地都紛紛尋求獨立。聯合國的名單上遂出現多幾十個共和國,可見「共和國」(Republic)這名詞很具吸引力,因此要認識現代國際關係,應先由古羅馬歷史開始。

在遠東,中國比較許多歐洲國家更早建立共和。1911年的辛亥革命,革命軍推翻滿清皇朝統治,改建「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用「民國」代表「Republic」,沒有採用日文漢字翻譯的「共和國」。1949 年新中國成立後,才正式取用「共和國」的名稱,國名上又加上「人民」兩字,以方便在英語上分別於舊中國,新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筆者覺得「民國」是「republic」更準確的中譯,因為「周召共和」祇反映古羅馬「兩個執政官」的制度特色,但其實古羅馬「republic」體制中最感動人心之處,卻是由「平民議會」(the Plebeian Council) 定期選舉「執政官」,也即是「主權在民」:“Each year, the citizens of Rome elected two consuls to serve jointly for a one-year term”。因此,「民國」是比較「共和國」更能表達古羅馬「republic」的最核心價值。

「主權在民」的口號非常漂亮,因此當今世上大部分國家都自稱「republic」。當然,大多數的「republic」統治者都會用權術將「republic」扭曲成「終身獨裁統治」(dictator for life),正如歷史上的「古羅馬共和國」亦最終淪為「羅馬帝國」。

古羅馬共和體制的淪亡,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領土的過分擴張。共和國的早期, 兵農合一,男丁平時務農,戰時當兵,將領由元老院任命,兵不知將,將不知兵;戰爭完畢,即解甲歸田。將領不能擁兵自重,每次出兵,元老院都要將戰事描述為「自衛還擊戰」,才能引起農民的戰意。因此共和國的早期擴張速度頗慢,由羅馬維愛戰爭開始,到統一意大利半島,花費近二百年。歷史上其他帝國的擴張速度卻快得多,例如:波斯帝國、亞歷山大帝國、蒙古帝國等,幾十年就能打下更大片土地。然而羅馬的擴張雖然緩慢,但基礎堅固,因此能歷時千年。

到了布匿戰爭,由於戰場遙遠,士兵難以兼顧農務,因此羅馬政府需要招募職業軍人作戰,許多時甚至由前線將領自己招募軍隊。由此出現將領擁兵自重、軍人干政、以至軍閥內戰的情況漸次出現。最後,平定群雄的大軍閥便成為皇帝,議會淪為花瓶,共和國亦轉為帝國,此後許多羅馬皇帝亦是通過軍事力量取得帝位。或許,「槍桿子出政權」才是歷史常態,議會共和是異類,用這道理來檢視今天的許多國際政治實體,同樣適用。

回說本文標題,古羅馬從沒有自稱「共和國」或「帝國」,兩個名稱都是後世西方史學家加上去的。但 SPQR 卻經常出現在古羅馬的文獻、軍徽和建築物上;由此可以相信,SPQR 就是古羅馬的國號,在帝國初期仍然如此。帝國中後期之後,皇權極度確立集中,Senate 被廢,SPQR才消失。

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維基自由百科》網頁,謹此鳴謝。

附圖一:古羅馬時期,象徵「羅馬元老院和人民」(The Roman Senate and People) 的SPQR徽號

RmRepublic202001

附圖二:公元前400年的意大利

RmRepublic202002

附圖三:奧古斯都大帝治下羅馬帝國的版圖,黃色部分是奧古斯都登位前的共和國版圖

RmRepublic202003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九月 15th, 2020 11:02 上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