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臘文明」能享有「西方文明的搖籃」這個光榮稱號,主要是因為它採用「拼音字母系統」(Phonetic alphabet system),能把口語聲音化為可記錄的符號文字。「希臘字母」 (The Greek alphabet) 源自「腓尼基字母」(Phoenician alphabet),但腓尼基字母祇有「輔音字母」(consonant letter),希臘人增添了「元音字母」(vowel letter)。其後,希臘字母傳入意大利半島而發展出「拉丁字母」(The Latin or Roman alphabet)。再後來,經過羅馬帝國的武力征服和基督教的傳播,拉丁字母傳到西歐;西歐民族亦由此各自演化出自己的文字系統,例如:英文、德文、法文、西班牙文等。由於西歐人殖民統治世界許多地方,羅馬字母已成為世界上最多人使用的書寫系統。但追源溯始,古希臘文明通常被視為西方文明的搖籃。

希臘文字始於公元前800年;羅馬文字則始於公元前400年;兩者都被視為西方文化的始祖。「羅馬文明」對西方文明有直接的承存,希臘帝國與西歐在時間和地域上都沒有接觸,因此其影響也比較間接;歐洲歷史一般都以「古典希臘」(Classical period of ancient Greece) 開始。

「古典希臘」的歷史,其啟端是因為開始有文字記錄,即是公元前800年左右。擁有文字,就可持有較容易追尋的故事;但在擁有文字之前,這一區的歷史祇能從「考古學」(Archaeology) 中發掘出來。

根據考古學發現,「愛琴海」(Aegean Sea) 地區很早便擁有相當精緻的文明遺跡,其中最主要的包括「米諾斯文明」(Minoan civilization) 和「邁錫尼文明」(Mycenaean Civilisation)。

「米諾斯文明」(Minoan civilization;公元前3000年至公元前1450年)
米諾斯文明的發展主要集中在「克里特島」(Crete)。20世紀初,在希臘克里特島「克諾索斯」(Knossos),英國考古學家「阿瑟.愛文斯」(Sir Arthur Evans) 挖掘出其古代國王「米諾斯」(Minos;克里特島第一任國王) 的王宮遺址(見附圖一),認為這就是傳說中米諾斯王朝的迷宮,而該遺址就是現在的克諾索斯王宮博物館。據此,愛文斯將此遺址所代表的文明,稱為「米諾斯文明」。

居住在古代希臘島嶼上的「米諾斯人」(Minoans),屬「高加索人種」(Caucasian race),以其希臘神話國王米諾斯的名字命名。他們善於造船和精通航海,經常前往新月沃土和埃及等地進行貿易。藉著與古埃及人和巴比倫人的貿易往來,他們學懂文字、製陶、建宮殿和造珠寶的方法,從而開創「米諾斯文明」。其文字系統又分為「線形文字A」(Linear A) 和「線形文字B」(Linear B),但至今仍未被破譯。約於公元前1450年,「米諾斯文明」被毀,然而被毀原因至今不明,很可能是因為在三千六百年前愛琴海上由一群火山組成的「聖托里尼島環」(Santorini) 發生一次最猛烈的火山爆發所引至。

「邁錫尼文明」(Mycenaean Civilisation;公元前1450年至公元前1100年)
十九世紀末,德國商人及考古學業餘愛好者「海因里希.施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 的兩項發掘,包括:在1874年的「邁錫尼」(Mycenae;位於希臘伯羅奔尼撒半島東北阿爾戈斯平原上);和在1886年的「梯林斯」(Tiryns;位於今天距離愛琴海不遠的阿爾戈利斯州),其過程令邁錫尼文明重現天日,施里曼相信自己找到《荷馬史詩》(Homeric Epic) 中有關《伊利亞特》(Iliad) 和《奧德賽》(Odyssey) 所描寫的世界。

在一個邁錫尼的墓穴中,他將所發現的一個金箔面具命名為「阿伽門農面具」(Mask of Agamemnon;見附圖二)。同樣,他將一個在「皮洛斯」(Pylos;位處希臘伯羅奔尼撒半島西南部麥西尼亞州的一個城鎮)發掘的宮殿命名為「涅斯托爾宮」(Palace of Nestor),就是神話中皮洛斯王國的國王「涅斯托爾」(Nestor of Gerenia) 之名字。

二十世紀初,英國考古學家「阿瑟.埃文斯爵士」(Sir Arthur Evans) 發現數千塊所屬年代約在公元前1450年的粘土泥板。在這些泥板上,他辨認出一種未知文字,認為這種文字比線性文字A更先進,因而命名為線性文字B。此外,在邁錫尼、梯林斯、皮洛斯等邁錫尼宮殿內,也發現寫有這種文字的泥板。1952年,這種文字終於被「米高.文特里斯」(Michael Ventris) 和「約翰.查德威克」(John Chadwick) 破解,鑑定為古希臘文的一種字體。自此,邁錫尼文明逐漸被人所瞭解,從而走進文字歷史,被定位於愛琴文明的青銅時代。

邁錫尼文明遺跡分佈的範圍頗廣闊(見附圖三),從圖中可見,並沒有證據證明他們是由一個同種族或語言群體所構成;相反地似乎更有可能的是,他們是由一個多民族的祖先所形成的集體。根據「荷馬」的陳述,當時的希臘分為數個國家,譬如《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中的城市,通過考古所為人熟悉的有:「邁錫尼」、「皮洛斯」、「奧爾美那斯」等,也可能還有「斯巴達」或「伊薩卡」。邁錫尼文明的結尾,給我們留下許多仍未解決的謎團,現存有兩大理論:「外來入侵者」以及「內部衝突」。外來入侵者可能是從北巴爾幹地區來的山區人。社會內部衝突最可能是例如社會最底層對於宮廷制度的反抗;亦可能外因與內因並存,摻合社會衝突和種族衝突。

「希臘黑暗時代」(Greek Dark Ages),
在希臘歷史中,從公元前十一世紀邁錫尼文明覆滅到公元前九世紀第一個城邦建立的這段時間,稱為「希臘黑暗時代」。在此時期,地中海東部經歷「青銅文明大陷落」(Late Bronze Age collapse),宮殿和城市都被毀棄。邁錫尼貴族使用的線形文字B在這一時期也失傳。陶器上,像邁錫尼時期那樣形象的紋飾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簡單的幾何圖案。傳統上認為這一時期的希臘本土,失去和外界的所有聯繫,沒有任何的文化成長和進步。

「古希臘」(Ancient Greece)
在希臘歷史中,從公元前八世紀古風時期開始到公元前146年被羅馬共和國征服之前的這段時間,稱為「古希臘」。在希臘的教科書中,古希臘又可再細分為三個分段時期:

(甲)「古風時期」(Archaic Period;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500 年)
(乙)「古典時期」(Classical Period;公元前500年至公元前323年)
(丙)「希臘化時期」(Hellenistic Age;公元前323年至公元前31年)

(甲)「古風時期」(Archaic Period;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500 年)
此時期的劃分,主要是代表那些藝術家製作更大且堅硬的自立雕塑之時期,風格呈現神聖姿勢,以及如夢般矇矓之「古風的微笑」(Archaic smile)。陶器的表面裝飾以及造型藝術的風格,亦較早期(黑暗時代)的幾何風格大為不同。在藝術風格以外,古風時期的文化躍進,對希臘和西方文明的影響更為重要。這些躍進包括:文字、思想、政治、歷史…等範疇。

公元前800年,希臘的航海者和商人,引入地中海東岸「腓尼基字母」,演化出希臘的「拼音字母」,配合希臘的本土口語,發展出希臘的語文系統。擁有了文字,就會有書籍,西方文明的第一本書,據說就是《荷馬史詩》。

「荷馬」(Homer;約公元前800年)相傳為古希臘的遊吟詩人,生於小亞細亞,屬失明人士,創作了史詩《伊利亞特》(Iliad)和《奧德賽》(Odyssey),兩者統稱《荷馬史詩》。目前並沒有確切證據證明荷馬的存在;關於《荷馬史詩》,大多數學者認為是當時經過幾個世紀口頭流傳的詩作之結晶。《伊利亞特》敘述希臘聯軍圍攻小亞細亞城市「特洛伊」(Troy) 的故事;《奧德賽》則敘述「伊塔卡」(Ithaca) 國王「奧德修斯」(Odysseus) 在攻陷特洛伊後歸國途中十年漂泊的故事。由這兩部史詩組成的《荷馬史詩》,語言簡練,情節生動,形象鮮明,結構嚴謹,是西方第一部重要文學作品。

與荷馬差不多同期,是另一位古希臘作家「Hesiod」(赫西俄德),他撰寫兩篇長詩:《工作與時日》(Works and Days) 和《神譜》(Theogony)。《工作與時日》是田園牧詩,系統地記錄當時農耕生產的知識,表現平靜而優美的農村生活場景,包含有很多道德和農業生產方面的警句,是早期一部百科全書式的著作,廣泛地為後世古典作家所引用。《神譜》講述從宇宙誕生起的神話傳說,並將其整理為一個體系,使得源頭繁多的希臘神話系統化,並在其中穿插大量關於神靈之間的正義與美好之神話。

古希臘文化有一套完整的神話系統,用以解釋天地萬物及人生命運。正如《荷馬史詩》所說,「特洛伊戰爭」(Trojan War) 的根本原因,是天上諸神之間的爭吵所引起。但古風後期的希臘思想家,卻跳出神話的框框,嘗試用人間智慧去解釋一切問題,這就成為「哲學」的起源。古風時期的希臘哲學,統稱為「前蘇格拉底哲學」(pre-Socratic philosophy),較著名的哲學門派,包括:「米利都學派」(Milesian school);「色諾芬尼」的「懷疑主義」(Skepticism of Xenophanes);「畢達哥拉斯主義」(Pythagoreanism);「伊利亞學派」(Eleatic philosophy);「多元主義」(Pluralism);「原子論」(Atomism);「詭辯論」(Sophism) 等。學派之間各抒己見,用邏輯辯論,百家爭鳴,沒有定於一尊。

這時希臘本土是由許多「城邦」(polis) 所分治,較著名的有「雅典」(Athens) 和「斯巴達」(Sparta)。在希臘文化圈內,各城邦都可能奉行同一種信仰和語文,但崎嶇多山的地形,卻導致城邦各自為政,城邦之間經常貿易,亦間中戰爭。

據說,自公元前776 年開始至公元394年,希臘城邦之間每四年都要派代表參加一次運動比賽,一直在古希臘城市「奧林匹亞」(Olympia) 舉行,共293屆。這是一種運動和宗教性的慶典,稱為「奧林匹亞競技大會」(Olympic Games),是古希臘祭典的兩種核心儀式之一,比賽期間停止戰爭,每四年舉辦一次,於奧林帕斯山下舉辦,根據傳說這座山就是希臘諸神所居住的神聖之地。其後,古希臘更利用古奧運會會期作為紀年之用,兩屆古奧運會之間的時間,稱作「奧林匹亞周期」(Olympiad)。及後,羅馬帝國征服希臘,並於改奉基督教後,藉口以奧林匹克競技大會帶有強烈的異教色彩為理由,遂禁止舉行該運動會。

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自1896年開始恢復舉辦,亦是每四年一屆,祇有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曾經中斷過三次,分別是在1916年、1940年和1944年,而且又把參賽國家和地區的範圍擴大到全世界,奧林匹克運動會現在已經成為全世界和平與友誼的象徵。古代希臘奧林匹克運動會被羅馬帝國禁止一千五百年之後,卻被昔日的西歐蠻族 — 亦即今日的西歐列強 — 所恢復。希臘從未有征服過這些西歐蠻族,後來甚至被伊斯蘭「鄂圖曼突厥帝國」(Ottoman Turkish Empire) 所征服,但希臘文化最後卻獲得西方列強的一致尊敬,可見其偉大力量。

(乙)「古典時期」(Classical Period;公元前500年至公元前323年)
此時期的希臘已較廣泛使用文字,因此亦進入文字歷史的階段。雖然早期的歷史書祇反映作者的單方面觀點,皆因歷史由勝利者寫下,但總比神話傳說或考古發掘得來的資訊較易處理。

希臘古典時期開始於一場重要的戰爭,話說在公元前499年至公元前449年之間,波斯與古希臘城邦之間的一系列衝突,包括兩次希臘對抗波斯的入侵,稱為「波希戰爭」(Greco-Persian Wars)。

公元前559年,波斯帝國第一位國王「居魯士二世」(Cyrus II;亦稱居魯士大帝(Cyrus The Great))統一古波斯部落,建立「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 Empire)。公元前539年,居魯士二世征服新巴比倫帝國,釋放被囚在巴比倫的猶太人回「耶路撒冷」(Jerusalem)。公元前529年至公元前522年,居魯士二世的兒子「岡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 在位成為第二任波斯帝國國王,於此期間,征服古埃及後王朝。

公元前521年3月,岡比西斯二世在遠征埃及回軍途中突然去世,「瑣羅亞斯德教」 (Zoroastrianism;古代波斯帝國的國教) 的祭司「高墨達」(Gaumāta) 偽稱為居魯士二世的其中一名兒子「巴爾迪亞」(Bardiya),發動政變,奪取王位,成為短暫的第三任波斯帝國國王。同年10月,「大流士一世」(Darius I) 趁機平定動亂,推翻政權,即位成為第四任位波斯帝國國王。他揮軍東征印度河平原,往西面則征服多瑙河及北巴爾幹,並進攻希臘。

公元前490年,大流士一世在「馬拉松平原」(Marathon) 被雅典軍隊擊敗,史稱「馬拉松戰役」(Battle of Marathon)。在此戰役中,雅典軍隊以一萬「希臘重裝步兵」(Hoplites) 對抗波斯二萬軍隊。雅典軍隊把主力放在兩翼,中央讓波斯軍隊突破,然後兩翼夾擊,圍殲波斯軍隊。在該戰役獲勝後,一位名叫「費里皮德斯」(Pheilippides) 的士兵跑回雅典報捷,但他因為極速跑了大約40公里,所以在報捷後便倒地身亡,而這亦是「馬拉松長跑」的來源。

公元前480年,接任的波斯王「薛西斯一世」(Xerxes I) 親率陸軍三十萬及戰艦一千艘再度進兵希臘。波斯軍隊在「達達尼爾海峽」(Dardanelles;古稱 Hellespont) 建浮橋進入巴爾幹,並南下進攻「雅典」(Athens),北希臘各城邦聞風而降。斯巴達與雅典卻聯手抗敵,「斯巴達國王列奧尼達一世」(King Leonidas I of Sparta) 率領三百名斯巴達精銳戰士與部分希臘城邦聯軍堅守「溫泉關」(Thermopylae),抵抗波斯大軍,發生第一場戰爭,史稱「溫泉關戰役」(Battle of Thermopylae)。

雖然一支祇得幾千人的斯巴達與希臘聯軍全體戰死,卻為雅典爭取得多幾天時間,而「溫泉關」的名字,從此就被用來形容「以少數兵力英勇抵抗更強大敵人」的簡稱。越過溫泉關後,波斯軍隊進攻雅典城,卻祇能拿下一座空城,皆因雅典軍民都已掌控聯軍用全體戰死所換來的時間,順利撤退到斯巴達王國控制下的「伯羅奔尼撒」(Peloponnese) 地區。伯羅奔尼撒是希臘南部的一個半島,與希臘本土經由狹窄的「科林斯地峡」(Isthmus of Corinth;見附圖四) 相連。

斯巴達和雅典聯軍重兵據守此地峽,波斯軍隊雖然人多勢眾,但無法在此地形展開有效的攻勢,難越雷池本步。波斯王薛西斯命令艦隊接載士兵從海路進攻伯羅奔尼撒,然而雅典海軍此時突然出現,混亂中把波斯海軍全部殲滅。薛西斯看到自己失去海軍的掩護,深恐雅典海軍會北上截斷「達達尼爾海峽」(Dardanelles;古稱「赫勒斯滂」(Hellespont);這是連接馬爾馬拉海和愛琴海的海峽,屬土耳其內海,也是亞洲和歐洲的分界線之一) 的渡口,如此則自己的補給線和退路都可能被截斷。因此他急忙退回「小亞細亞」(Asia Minor;又稱「安納托利亞」(Anatolia);是亞洲西南部的半島,位於黑海和地中海之間),祇能帶領少量親兵隨行,而被留下的波斯軍隊,則士無鬥志,很快便被出擊的斯巴達和雅典聯軍全部殲滅。

話說開去,波希戰爭是西方歷上第一場有文字記載的戰爭。另一方面,從公元前455年至公元前445年,古希臘作家「希羅多德」(Herodotus) 遊覽多地,遍及利比亞、巴比倫、埃及、小亞細亞、黑海北岸、希臘城邦及愛琴海。他每到一處,都會注意當地的所見所聞,蒐集史事、傳說。他用文字將這些旅遊見聞記載下來,並編修成一部書,名為《歷史》(The Histories)。希羅多德編撰此書的動機,夫子自道是:「保存人類的功業」及「記錄發生紛爭的原因」;他的這部著作,亦成為西方文化的第一本歷史書。

話說回來,希臘擊敗波斯之後,雅典進入「黃金時期」。雅典海主宰東地中海的貿易,許多城邦亦要向雅典「交錢」,大量的財富,使雅典能重建其宏偉的地標「衛城」(The Acropolis) 及「帕德嫩神廟」(The Parthenon)。富裕城市亦吸引很多知識分子前來講學,包括「古希臘三哲」:「蘇格拉底」(Socrates)、「柏拉圖」(Plato)、「阿里士多德」(Aristotle)。 在「伯里克利」(Pericles) 的領導下,雅典亦出現初步的民主制度。

但雅典城邦的急速崛起和勢力擴張,無可避免引發與它的昔日盟友兼傳統強權 —斯巴達— 之利益衝突,最終導致兩幫聯盟之間的戰爭,史稱「伯羅奔尼撒戰爭」(The Peloponnesian War;公元前431年至公元前404年),此戰爭最後以雅典投降結束。

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 寫下《伯羅奔尼撒戰爭史》(The 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 一書傳世。他在書中詳述戰爭的經過,又分析戰爭的因果,更由於他對史料搜集方面嚴謹的態度,故被稱為「科學歷史之父」;並因源起其分析理論,他亦被稱為「政治現實主義學派之父」;他的著作,長久以來仍被世界各地的高校和軍事學院列為研究範本。修昔底德指出,當時的雅典實力茁壯成長,威脅到斯巴達的霸權,遂引起兩者的流血戰爭。現代政治學者引伸為:當一個新崛起的強權與既有的統治霸主競爭時,現有舊霸主面對崛起新強權的挑戰,多數會以流血戰爭告終,這就是「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 學說的來源。

伯羅奔尼撒戰爭戰後,雅典衰落,斯巴達亦內傷,希臘各城邦之間戰爭再起。最後,北部的「馬其頓王國」(Macedonia) 崛興,征服希臘各城邦,結束希臘的古典時期,並開啟馬其頓亞歷山大帝國及希臘化時期。

(丙)「希臘化時期」 (Hellenistic Age;公元前323年至公元前31年)
基本上,這時代等同由「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及其繼承者統治希臘的時期開始,直到被羅馬帝國滅亡為止。這段時期,是古希臘文明主宰整個地中海東部沿岸的文明,所以稱此地的這段時期為「希臘化時期」。

公元前338年,「馬其頓國王腓力二世」(Philip II of Macedon) 平定全希臘,但在公元前336年遇刺身亡,王位由其二十歲的兒子「亞歷山大」(即亞歷山大大帝)繼承。

公元前334年春,亞歷山大渡過「赫勒斯滂海峽」(Hellespont),即今天的「達達尼爾海峽」(Dardanelles),入侵波斯帝國。不到兩年時間,已佔領小亞細亞、敘利亞、埃及等地,並在埃及尼羅河口建築一座新城,稱為「亞歷山卓」(Alexandria)。

公元前331年春季,亞歷山大離開埃及,繼續東征兩河流域及巴比倫,在「高加米拉戰役」(Battle of Gaugamela) 擊敗人數比他多出四倍的波斯軍隊。他又從巴比倫東行,進入波斯本土,佔領波斯的「蘇薩」(Susa) 與「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兩個都城,獲得大量金銀珠寶後,放火焚毀波斯波利斯城,殺戮其居民;波斯國王「大流士三世」(Darius III) 亦被其部下所殺,波斯滅亡。以後三年間,亞歷山大繼續鎮壓波斯其他地區的零星反抗。

公元前327年,亞歷山大又進兵印度,征服「旁遮普」(Punjab;指印度河中上游眾多支流的一帶地區),並擬沿着「恆河」(Ganges) 繼續東征。但其部下在外轉戰連年,歸鄉心切,又因印度多雨,天氣酷熱,士兵飽受痛楚,幾至公開譁變,亞歷山大迫不得已,兵分三路西還。

公元前324年初,亞歷山大定都巴比倫,建立一個龐大的帝國 —「亞歷山大帝國」,亦稱「馬其頓帝國」。公元前323年6月,亞歷山大突然離世,年僅33歲。

亞歷山大死後,他的部將互相廝殺,爭奪土地,帝國立即進入繼業者戰爭中,最後分裂為三個比較鞏固的希臘化帝國:

(I)「托勒密王朝」(Ptolemaic Kingdom)–統領埃及及敘利亞南部;
(II)「塞琉古帝國」(Seleucid Empire)–佔領小亞細亞、美索不達米亞、敘利亞北部和伊朗高原;及
(III)「安提柯王朝」(Antigonid dynasty)–佔據馬其頓和希臘。

這三個國家存在約有數百年,最終被羅馬共和國分期征服,過程依次如下:

(1) 公元前168年,消滅「安提柯王朝」,佔領馬其頓及小亞細亞;

(2) 公元前63年, 征服「塞琉古帝國」;及

(3) 公元前30年,征服「托勒密帝國」。

歷史學者認為,公元前30年,正式標誌著亞歷山大帝國及所代表的希臘化時期之結束。

由於亞歷山大帝國的版圖廣大,因此希臘化時期的文明,其實是揉合「古典希臘」及另外兩大古文明 —「兩河流域」和「尼羅河流域」— 的知識,從而孕育出更偉大的文明,其影響力也非常廣闊。

亞歷山大大帝在所征服的土地上建立很多城市,其中最著名就是位於埃及的「亞歷山卓」。在「托勒密一世」(Ptolemy I Soter) 的統治下,使用王國的財富,於該城大興土木,建設城市;他又附庸風雅,獎勵學術,因此吸引詩人、人文學者、藝術家及科學家到來,令這城市變成一個經濟上、宗教上、文化上的中心。「托勒密王朝」(Ptolemaic dynasty) 的「亞歷山卓圖書館」(Bibliotheca Alexandrina) 是古代世界最偉大圖書館,亞歷山卓港外之「法羅斯島燈塔」(Pharos of Alexandria;or Lighthouse of Alexandria),名列古代世界七大奇觀之一。

在科學史上,「希臘化文明」佔有重要之一席地位。這時期的學者,既延續希臘古典時代學識發展,再結合東方美索不達米亞和埃及的知識,刺激人們對知識的探索,在天文學、數學、地理學、醫學及物理學上,都有很大的發展。

在數學上,「歐幾里得」(Euclid) 是希臘化時期最具影響的數學家之一,他最聞名的著作《幾何原本》(Euclid’s Elements),是歐洲數學的基礎。「喜帕恰斯」(Hipparkhos) 在「三角學」(Trigonometric functions) 亦有很大的貢獻。

「阿基米德」(Archimedes) 利用「逼近法」(concepts of infinitesimals and the method of exhaustion) 算出球面積、球體積等等,為後世奠下「微積分」(Calculus) 發展的基礎。他又寫下 「阿基米德定律」(Archimedes’ principle),亦稱「浮力定律」(Buoyancy law),該定律是今天製造輪船、潛水艇的科學基礎。再者,他在應用力學方面作出非凡的貢獻,其發明包括:投石機、複滑車、起重機、遊星儀。此外,他在光學、聲學和熱學研究等物理學領域,也有可觀的貢獻。

另一方面,「埃拉托斯特尼」(Eratosthenes) 設計出經緯度系統,藉以計算地球的直徑;又採用「地理學」(geography) 一詞,來表達研究地球的學問。

希臘藝術對東方世界學術文化的影響極為深遠,譬如對印度的佛教藝術,就產生一定影響,「犍陀羅」(Gandhara) 佛教藝術就是希臘化的藝術,後來它又經過中亞 及中國的西域,而間接影響中國、日本和朝鮮的佛教藝術。

犍陀羅的梵文是「Gandhālaya」,屬古印度十六國之一,亦是阿富汗東部和巴基斯坦西北部的一個古國,位處「喀布爾河」(Kabul River) 的南方,東抵「印度河」(Indus River) 並包括「喀什米爾」(Kashmir;是介於青康藏高原西端與南亞最北端交接的一個地區) 的部分地區。由於其極為重要地理位置,故此是東亞連接中亞、西亞和地中海世界的橋樑,歷來便是各個民族的兵家必爭之地。正因如此,在不同政權、民族、文化、信仰的輪流佔領下,犍陀羅地區堪稱是一個文化大熔爐,吸收了東西方不同國家的美學、藝術與技法。

亞歷山大大帝在征服波斯帝國後繼續東征,抵達犍陀羅時,以此地為其東方領地的行政中心。隨後,那些隨著亞歷山大東征的工匠們,開始在東方建立諸多希臘式城池,在城市的標誌性建築上,雕刻出希臘的神像。因此在這一時期,有大量的希臘移民前往此地,帶來希臘文化,以及它「高貴的單純,靜穆的偉大」之希臘雕塑。

亞歷山大死後,約於公元前300年,犍陀羅人攻佔整個北印度,建立印度歷史上第一個大一統帝國:「孔雀王朝」(Maurya Empire),並獲得塞琉古帝國之承認。印度孔雀王朝的第三代君主「阿育王」(King Ashoka of the Mauryan Empire) 是印度偉大的國王之一,從公元前269年至232年的期間,他經歷多次戰爭之後,統治了印度次大陸大部份的土地,王朝的版圖(見附圖五)擴張到現今的阿富汗及孟加拉。阿育王皈依佛教,從此佛教在中亞大盛。

「原始佛教」創立之初,有著強烈的無神論色彩,佛之無形無相的本質相契合,佛像並不存在。那一時期的佛教藝術,祇是簡單的表達方式:用足印代表佛的修行之路;以菩提樹表達覺悟;用蓮花座代表世尊本體;用法輪象徵佛傳授的理論等等。故此,原始佛教或者說「小乘佛教」(Hinayana) 在初期是沒有偶像崇拜。

及後,「大乘佛教」(Mahayana) 以「普度眾生」為修行宗旨,不僅自度,還需要度他人。因此,以往的暗示和簡單的圖形,已經無法滿足傳播度人的需求,普通人需要接觸到明顯的形象,才能留意到新宗教。在這種需求下,當與擁有古希臘雕刻技術的犍陀羅相遇時,佛教徒們找到最適合將佛法顯現在信徒面前的方式,就是以精湛的希臘造像手法與佛教相結合。這便是佛像的起源。公元一世紀末至二世紀中葉,是犍陀羅佛像製作的成熟期,在這一時期的佛像中(見附圖六),已經成功融合印度、希臘、波斯、羅馬、中亞草原地區的風格於一爐,形成獨具一格的犍陀羅風格。

在犍陀羅文化全盛時,彼時的中國已經進入漢朝,佛像跟隨佛教文化一同沿著「陸上絲綢之路」進入中國。一路向東,按照路線分別影響了「雲岡石窟」、「龍門石窟」和「響堂山石窟」。這種風格吸取古代希臘羅馬文化造型藝術的寶貴財富,再被佛教重新改變,並且充滿印度文化精神。因此,在「敦煌石窟」和「洛陽石窟」所見到的佛像雕刻,都有希臘的影子。考古學家在中亞地區發掘到的古佛像,希臘風格更濃厚。難以想像,亞歷山大的征戰,竟然會將希臘藝術傳到遠至中國和日本。

西漢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漢朝張鶱出使西域,最遠去到「大夏國」(Bactria)。按地理位置和西方歷史對照,「大夏國」即是從亞歷山大帝國分裂出來的「塞琉古帝國」再分裂出來的「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Greco-Bactrian Kingdom;一個古代位於中亞巴克特里亞的希臘化國家)。或許,張鶱曾接觸到一點希臘文化而不自知。

「希羅時代」(Greco-Roman)
話說公元前63年,羅馬人征服塞琉古帝國,又在公元前30年征服托勒密帝國,正式標誌著亞歷山大的帝國及所代表的希臘化時期的結束。然而,羅馬人仍然取得東地中海的統治權,但文化上這地域仍然由希臘主導,因此形成「希羅時代」。

希羅時代對後世最大的影響,是早期基督教的成長和發展。約於公元30年,基督教在「耶路撒冷」成立,並迅速沿著羅馬帝國的公路網,傳遍帝國東部,甚至到達首都羅馬城。公元380 年,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的國教,今天更成為一個世界性的主要宗教。回看基督教最早期的三百年歷史,是在羅馬帝國打壓之下,在希臘的文化中成長。《新約聖經》的最早期版本,就是由希臘文寫成, 舉例來說–

〈啟示錄 第二十二章〉 (Revelation 22:13) :
“I am the Alpha and the Omega, the First and the Last, 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 ”

Alpha (Α) and Omega (Ω) 正是希臘字母系統中的第一個和最後一個字母。由此可見,希臘文化在早期基督教的重要性。

希臘的雕刻文化亦同樣影響基督教。基督教源自猶太教,猶太教禁止偶像崇拜。「十誡」其中的第三誡,就寫明禁止偶像崇拜。《舊約聖經》的上帝,祇以 「火、聲音」等感覺來體現;但希臘化的基督教,卻用人的形像來描繪上帝/聖人,其實是有點「破誡」。於公元787年,「第二次尼西亞公會議」(Second Council of Nicaea) 是在「尼西亞」召開的基督教大公會議。此會議主要討論聖像崇拜問題,對聖像敬禮的傳統,奠定重要根基。

羅馬帝國在「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the Great) 之後分裂為東西兩部:西部帝國又被稱為「拉丁帝國」,因它以使用拉丁語為主;東部帝國又被稱為「希臘/拜占庭帝國」,因它以使用希臘語為主。公元476 年,西部帝國被西歐蠻族所滅。

「近代希臘」
公元1453年,東羅馬帝國被鄂圖曼突厥所滅,希臘亦併入「鄂圖曼帝國」的統治,本土的文化漸趨式微;但許多古希臘學術傳入基督教的西歐,促成西方的急速發展,西方的科學觀,就是建基於古典希臘的「理性思維」。

公元1821年至公元1832年,在英國和法國的支持下,希臘終於擺脫鄂圖曼帝國的統治,爭取獨立成功。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鄂圖曼帝國崩潰,改成立為「土耳其共和國」(Republic of Turkey),「希臘」和「土耳其」的分界大致劃定,但以今天希臘的疆土,不能想像如昔日「希羅文化區」般宏大。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及圖片,取材自《維基自由百科》網頁;謹此鳴謝。

附圖一:希臘克里特島克諾索斯王宮遺址(The Palace of Knossos, the largest Minoan palace)

GreekCivil01

附圖二:阿伽門農的面具

GreekCivil02

附圖三:邁錫尼文明遺跡分佈的範圍

GreekCivil03

附圖四:伯羅奔尼(Peloponnese) 地區是希臘南部的一個半島,與希臘本土經由狹窄的「科林斯地峡」(Isthmus of Corinth) 相連。

GreekCivil04

附圖五:阿育王統治孔雀王朝的版圖

GreekCivil05

附圖六:犍陀羅佛像製作的成熟期佛像

GreekCivil06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二月 10th, 2020 3:16 上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