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海遠踏上「北京自由行」的幾天旅程。10月已是「奧運後」,一個現代大都會的北京形像,早在海遠預想之中,但途中仍遇到一些事物,令海遠深思不已,其中又以在廁所(男)看到的一句標語為最禪。

該標語是:「行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

這標語對海遠恍似一頓「當頭棒喝」,何謂「文明」?這正是《海遠網誌》的一個主要題目。自北京回港後的許多天,海遠仍然驚魂未定,痛定思痛,倒給海遠想出一些新道理 — 文明:就是「人獸之別」。

試想想,野獸在大自然的空間,遇到三急問題,必多考慮,隨時隨處都可以解決。

但現代都市人就不同了,在街上遇到三急問題,卻必需「忍…啊…忍」,在萬千樓房中找出指定用途的一間,再在指定的目標區中解決問題,而且最好不要沾污標靶區外的地方,這才是「文明行為」。

這好比現代戰爭的「精準炸彈」,這些武器,據說可以從千里之外,飛入指定目標樓房的指定窗口才引爆;如此,則功効集中,又可減低「周邊損耗」(collateral damage),是為「現代武器」。

海遠頓悟,原來「文明之道」,果然就是「道在便溺」。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一月 18th, 2009 9:18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雅帆
 1 

海遠對文明的驚魂甫定,雅帆絕對理解。

人類的「文明行為」確實絕不易為,製造了生活上的諸多規範限制,未可為所欲為。社會愈文明,解決三急問題愈複雜;例如在大商場的廁所可能要接受清潔工人的監視;在大酒店的廁所還要用完毛巾後自願放下一枚錢幣打賞。再者,在倫敦這個一等一的文明大都會,各大火車站的廁所目前入閘收費30便士,不設找贖,故此旅客在出門前必須預先準備輔幣,以應付強迫消費。解決三急需要充分準備,變成一項思考問題,才不致在文明社會出醜。

倫敦各大火車站又因保安理由,不設置廢物箱,避免成為恐怖分子放置炸彈的險地,破壞文明社會。故此,旅客要拋棄廢物,必須找尋在火車站大堂負責清潔的工人,親手把廢物放進他的廢物收集小車,如果遍尋不獲,祇有把廢物帶走。切勿誤會迅速隨地拋棄廢物可以不為人見,因為火車站內閉路電視處處,密集監視,一切不文明行為未可逃出法眼。

再進一步的文明,可要算是倫敦對住戶開始實行家居廢物分類回收,保護環境。回收箱有四個:綠色的回收報紙、雜誌、膠樽、玻璃瓶等;咖啡色的回收廚餘;白色的回收紙皮;黑色的回收其他不能循環再造的小型家居廢物如塑膠盒等。清潔工人每星期收集一次前三種回收箱的廢物,循環再造;後一種回收箱的廢物則每兩星期收集一次,送往堆填區;再有大型傢俬雜物、電子廢料和花園剪草等,居民可要憑當區住戶證明文件親自送達回收場,集中處理。面對如此煩複的文明處理廢物安排,倫敦居民在製造廢物之前,可要三思了。

於是,除了解決三急之外,拋棄廢物亦是文明社會的重大思考問題。原來要做文明社會,規範制度繁多,中國民衆,還要強調中國的超英趕美嗎?香港市民,尚要香港成為國際文明大都會嗎?

一月 18th, 2009 at 11:40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