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景前篇,已首先詳細介紹:包括小說《You Only Live Twice》的原著內容;及電影《鐵金剛勇破火箭嶺》的改編劇情。在實況續篇,亦繼而深入闡釋小說描述的背景日本,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完結後至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期間,如何浴火重生、經歷不同經濟時期、促進高經濟成長和發展成為舉世觸目的全球第二經濟大國;及原著作者憑藉旅行日本的實質經驗,構建以當代日本為主體的小說背景。在現場三篇,本文最後清晰顯露電影鋪排的實況日本,當時又怎樣宣傳其再生形象。

根據改編電影展示當代日本經濟蓬勃及傳統日本文化承傳的實況形象,旨為吸引海外觀眾的注視,增加旅遊日本的興趣,培育接觸、認識和研究戰後日本經歷浴火重生故事的思維。電影中出現的幾個主要日本外景場地,包括:

﹡「銀座四丁目」(Ginza-yonchōme);
﹡「藏前國技館」 (Kuramae Kokugikan);
﹡「營團地下鐵丸之內線中野新橋駅」(Eidan Subway Marunouchi sen Nakano-shimbashi Station);
﹡「東京新大谷飯店」(Hotel New Otani Tokyo);
﹡「神戶港」(Port of Kobe);
﹡「姬路城」(Himeji Castle);
﹡「鹿兒島縣南薩摩市坊津町秋目」(Bonotsucho Akime, Minamisatsuma, Kagoshima Prefecture);
﹡「九州霧島山脈新燃岳」(Shinmoedake, Mount Kirishima, Kyushu)。

其中,姬路城是忍者突擊隊訓練大本營的外景場地,於網誌184《關西兵庫行:城堡與溫泉》及網誌369《日本文化財產保護與城堡維修》曾撰文介紹;另外,霧島山脈新燃岳則是秘密火箭基地的外景場地,於網誌391《鐵金剛電影的宣傳日本(背景前篇)》亦已提及,在此不贅。本文選擇其他外景地點,介紹如下。

(一) 銀座四丁目
「占士邦」(以下簡稱邦)首度踏足日本,於夜間從海路潛入登岸東京,隨即走進銀座中心地帶 — 銀座四丁目與五丁目交界的十字街頭,亦是地下鐵銀座駅的出入口,巨型閃動的霓虹廣告燈飾,五光十彩,絢爛奪目,映入眼簾。

「銀座」(Ginza) 的名稱,源自江戶時代初期,話說1612年,「銀錠鑄造所」由「駿府」(今静岡市)遷至「江戶」(今東京),即現在銀座的位置,該區因此被命名為銀座。直至明治時代,於1872年,銀座一帶發生火災,災後由英國土木工程師兼建築師「湯馬士.華達士」(Thomas Waters) 設計,重建銀座中央大道,以磚瓦建成一排二至三層樓高的「喬治亞式」(Georgian) 建築物,設置煤氣路燈,成為當時日本文明與現代化的象徵街道,稱作「銀座磚瓦街」(Ginza Bricktown)。1877年,道路兩旁開始種植「行道樹」(street tree)。

1923年9月1日,發生關東大地震,銀座經災後重建,變成繁華地區。1966年,日本正處「伊奘諾景氣」經濟時期,銀座西面的原江戶「城外堀」(護城河)、南面的「汐留川」與北端的「京橋川」,全被填平興建「東京高速道路」(Tokyo Expressway) 高架橋,高速道路下層建成商店街,由於行政區劃未被確定,祇被俗稱為「銀座九丁目」。

「銀座」是日本東京都其中一個最具代表性的「街區」,位處東京都「中央區」(Chūō;二十三區之一) 內西部、鄰近「千代田區」(Chiyoda) 及國鐵新幹線兼在來線「東京駅」東南面,地下鐵三線(包括:銀座線、丸ノ内線、日比谷線) 經過此區,以銀座駅為出入口。該街區分為銀座一丁目至銀座八丁目,全部八個丁目由一條「中央通」從東北至西南於中間縱走;「銀座中心」則覆蓋銀座四丁目與五丁目,兩小區之間被另一條「晴海通」自西北至東南橫貫通過所分隔,以北為銀座一丁目至四丁目,以南為五丁目至八丁目。從橫貫的晴海通和縱走的中央通之交匯處擴散開去,形成一個主要商業區,以高級購物商店聞名世界。

現今銀座的主要道路,在星期六、日中午到傍晚會被封閉,成為行人專區,日語稱作「步行者天國」。銀座設有多家百貨公司,包括和光、三越、松屋、松坂屋、Melusa(メルサ)、春天百貨銀座等;高級品牌專門店則有愛馬仕、Gucci、Chanel;亦有各式飲食店、高級餐廳、高級夜總會等。

(二) 藏前國技館
邦抵達東京後,依照指示前往「藏前國技館」觀賞「相撲比賽」(sumo),目的是與日本女特務「明子」(Aki) 接觸,再由明子帶領與「英國軍情六處」(MI 6) 當地情報員「韓德森」(Dikko Henderson) 見面,攫取美國人造衛星被騎劫的情報。

當年的「藏前國技館」,位處東京都「台東區」(Taito) 東南部藏前二丁目,鄰近地下鐵都營淺草線「藏前駅」及隅田川西岸邊;而「藏前」( Kuramae) 街區則位於同屬台東區內淺草街區「御藏」(江戶幕府米倉,聚集許多白米批發商和買賣俸米的札差店) 之前,因此得名。

藏前國技館由「日本相撲協會」(Japan Sumo Association) 統籌興建,館高兩層,一樓為「枡席」觀眾席,二樓設椅子觀眾席和貴賓席,合共可容11,000名觀眾。該館建築於1949年(昭和二十四年)10月23日開始動工,1954年(昭和二十九年)9月竣工,並於同年9月18日舉行開館式,自此成為日本相撲比賽的主要場地。

所謂「枡席」,是在土地和木製鋪板之上,整齊排列放置許多木製框架,每一個劃分成四角型足以供人們坐下的小廣場,架內鋪設座墊,屬一種日式傳統脫鞋跨進蓆地而坐的觀眾席。最普及種類是可供四人同座的「四人枡」,其他還有容納不同觀眾人數的,包括:「二人枡」、「三人枡」、「五人枡」、「六人枡」等。電影中邦與明子安排在藏前國技館初次接觸,二人的觀賞座位,就是現場這種枡席。

隨著建築物的老化,藏前國技館於1984年9月(昭和五十九年) 停止運作並關閉。同年11月30日,新設「兩國國技館」( Ryōgoku Kokugikan) 建築完成,並於翌年(1985年)1月9日開始啟用,所有相撲比賽都從前者遷移到該館舉行,正式取代藏前國技館的功能。藏前國技館的遺址被出售給東京都政府,其收益用作建設國家警察局。該館舊址目前是「東京都下水道局北部下水道事務所」和一個名為「藏前水の館」的參觀設施,設施內存放有藏前國技館的展品。

「兩國國技館」位處東京都「墨田區」(Sumida) 西南部横網一丁目,在舊藏前國技館東南面跨越隅田川的對岸,鄰近國鐵東日本總武本線「兩國駅」(Ryōgoku Station) 旁邊,隔壁有「江戶東京博物館」。

墨田區的名稱,來自隅田川河堤通稱「墨堤」的「墨」,加上隅田川的「田」,因此得名。區內建設有「東京晴空塔」(Tokyo Sky Tree),於2012年5月開幕,高634米,成為東京都科技現代化的新地標,是世界上最高的「自立式鐵塔」(Self-standing tower)。與此同時,該區南部「横網」和「兩國」兩個街區,既是身形龐大相撲選手的匯聚場地,亦屬傳統文化相撲國技的承襲中心;相隔著隅田川的西岸,台東區南部的「淺草橋」和「藏前」兩個街區,則簇擁人口密集平民百姓的棲身處所,也還有川流不息勞苦大眾的生活起居。墨田與台東兩區沿隅田川遙遙相對,守護著東西兩岸昔日江戶城下町之民風餘韻,人們仍然可以充份感受今天東京的庶民街道風俗、地區風土人情、傳統和現代文化之相互結合。

兩國國技館自建設計劃發表後,歷時三年建築完成(1984年11月30日),總工費達150億日元。館高三層,包括:地上兩層和地底一層,仍分別設置中間部分的日本枡席觀眾席和周圍的普通椅子觀眾席,合共可容11,098名觀眾。兩國國技館承襲傳統風格建設,同時亦裝備現代化設施,成為日本的國家格鬥體育競技場館。每年依照既定日程表,主辦初、夏和秋本場所(亦即新年、夏季和秋季相撲比賽),數以千計的觀眾蜂擁而至,入場觀看為期兩週的代表性運動比賽。此外,還經常舉辦最盛大的相撲賽事,包括全球最大型的相撲賽事。

除了最受歡迎的相撲,兩國國技館也舉辦其他體育運動及娛樂節目,涵蓋:拳擊、專業摔跤活動和各種類型音樂演唱會,吸引廣大觀眾來訪,絡繹不絕。再者,未來大型活動已包括安排舉辦2020年東京奧林匹克夏季運動會的拳擊比賽項目,屆時定必又有一番熱鬧,兩國國技館將更為世人認識,廣收宣傳效果。

兩國國技館其中的「相撲競技場」,由許多建築、設施、餐廳和販售相撲運動有關商品的紀念品店組成,加上亦附設於體育館內的「相撲博物館」,欣賞比賽與參觀文化一氣呵成,幫助旅客接觸、瞭解和喜愛這項日本的獨特傳統運動,促進兩國國技館成為東京的熱門旅遊景點。

「相撲」建基於日本「神道教」的神事發展而成,起源歷史悠久,古墳時代的「埴輪」(Haniwa;古墳頂部和墳丘四周排列的素陶器) 和「須惠器」(Sue pottery;陶質土器) 之上,已有描寫相撲的圖樣出現。

根據《古事記.神代篇》記載,「建御雷神」(Takemikazuchi) 和出雲國的「建御名方神」(Takeminakata no kami) 之間的「力競」決鬥,被視為相撲的起源。另外,又根據《日本書紀》記載,「野見宿禰」(Nomi no Sukune) 和「當麻蹶速」(Taima no Kehaya) 是最古老的力士,垂仁天皇七年(公元前23年),兩人進行「捔力」(格鬥),因此被認為是相撲的始祖。後世將野見和當麻視為相撲之祖神,在傳說兩者相撲之地,也就是位處「奈良縣櫻井市」(Sakurai, Nara Prefecture) 的「穴師坐兵主神社」(Anashinimasuhyozu Shrine),共同供奉祭祀。

「相撲」屬日本傳統的國技、體術、格鬥、國際性武術和體育運動,由兩名力士裸露上身,互相角力;而作為專業競技項目,則稱為「大相撲」。現在世界上具有類似形態的格鬥項目,包括:中國的摔跤;蒙古的蒙古式摔跤(搏克);朝鮮半島的朝鮮式摔跤;沖繩的琉球式摔跤;滿族的布庫比武;及台灣原住民阿美族、卑南族的相撲等。

相撲手的比賽場地,稱為「土俵」(Dohyō),是一個圓形黏土擂台,直徑4.55米,高34至60釐米,並以米袋圍起,土俵上面覆蓋沙子,建造在每邊各長6.7米的正方形平台上。在土俵中心有兩條平衡白色界線,將兩位力士分隔,各自站在一條白線之後準備比賽。吊在土俵上方半空,有一個類似神社屋頂的建築,稱為「神明造」,四角懸掛黑、青、紅、白色流蘇,象徵四神。

相撲的另一特色,就是力士的比賽服裝,他們上身裸露,下身祇穿一條類似丁字褲,稱為「まわし」(Mawashi;廻し)。這是一條長布條,纏在力士的袴下及腰上,可以算是褲子或腰帶。話說古時日本許多男性勞動者,平常就是穿著一條叫作「褌」的丁字內褲工作,工作閒暇之餘,同事間即興比賽相撲。及至江戶後期,有人因為提升相撲的表演娛樂性,就把褌改為比較牢固和漂亮的帶子,甚或加上許多細繩裝飾,就變成現代相撲的服裝。

目前日本大相撲力士的腰帶質料和顏色規定:幕下及以下級別(統稱「力士養成員」),比賽和練習時使用黑色棉布腰帶;十兩及以上級別(統稱「關取」),練習時使用白色棉布腰帶,比賽時則使用彩色絲綢腰帶。所以從相撲力士的腰帶顏色,可以知悉這名力士屬力士養成員抑或關取。高階力士的絲綢布腰帶寬度大約80釐米,長度則依照力士的腰圍而設定;腰帶會先摺成六層,再繫在力士的腰上。

相撲最基本的對戰方式,就是雙手抓住對方腰上的「まわし」,然後施力把對手「推擠」出土俵外。由於抓住腰帶比較容易施展力量,所以大相撲對戰時,力士會想盡辦法用雙手抓住對方的腰帶,同時阻止對手抓住自己的腰帶。

相撲並非單純的兩個大胖子推來擠去,除了推擠以外,還可以用手掌拍擊,稱為「張手」。由於相撲力士的體重大多在100公斤以上,而且每天辛勤訓練肌力,所以相撲力士的張手威力,可以等同重量級拳擊手的打擊力,如果打得準確,一掌可以把人打暈。此外,相撲還有很多「投技」與「足技」,和柔道非常相似,目的是破壞對手的平衡,把對手摔倒。從張手、投技及足技的強度評論,相撲確實是不折不扣的格鬥技。

現在日本的大相撲分成六個等級:
(1)「序ノ口」(じょのくち) — 這是大相撲最低的第一入門階級。在日本,若要成為大相撲力士,首先要到相撲部屋拜師,然後向相撲協會登錄;隨後,並要經歷一個場所的「前相撲」準備賽。在經歷前相撲之後,就可以升為序ノ口,才算正式進入大相撲世界。由於每個場所都有新人加入相撲協會,所以序ノ口並沒有一定的人數規定。

(2) 「序二段」(じょにだん) — 這是大相撲的第二最低階級。祇要在對戰時曾經獲勝,基本上都可以升到序二段,序二段也沒有人數規定。

(3) 「三段目」(さんだん) — 這是大相撲的第三階級。序二段成績非常優秀的力士,就有機會升到三段目,目前的規定人數為200人。故此,升到三段目後,競爭非常激烈。能夠突破序二段競爭,升到三段目的力士,體格多少練得比較壯碩。序ノ口和序二段力士平常出門時祇可穿着堅硬木製的「下駄」(geta;木屐),升到三段目之後,則可以穿着比較柔軟皮製的「雪駄」(setta)。

(4) 「幕下」(まくした) — 這是大相撲的第四階級。三段目中成績非常優秀的力士,就有機會升到幕下,目前的規定人數為120人,他們全部經過序二段和三段目的嚴格考驗。另外,業餘相撲、實業團相撲、國體相撲、大學相撲的冠軍,若要轉戰大相撲,會直接編入幕下的前段。所以達到幕下級別的競爭,還是非常激烈。然而,能夠升到幕下的力士,在相撲部屋中可以算是師兄級的人物,要負責教育新人,日常的雜務也比較少。

(5) 「十枚目」(じゅうりょう) — 這是大相撲的第五階級,俗稱「十兩」,是因為以前這個階級相撲力士的年薪是十兩。在大相撲世界中,從序ノ口、序二段、三段目到幕下的身分,統稱「力士養成員」;當到達十兩階段,才能算是一名真正的力士,目前十兩的規定人數為28人。升到十兩的力士,可以使用彩色腰帶,在相撲部屋可以有自己的單人房,還有師弟幫忙處理雜務,亦可以成為自己家鄉的名人,其生活與昔日力士養成員時代完全不同,故此是很多力士最快樂的時光。

(6) 「幕內」— 這是大相撲的第六階級,達到十枚目和幕內的身分,統稱「關取」。話說江戶時代幕府將軍要觀看相撲時,高階力士可以在帷幕中休息待命,故此稱為幕內,目前的規定名額為42人。大相撲幕內力士可以分為「平幕力士」和「役力士」兩種。平幕力士是幕內力士當中的低階力士,稱作「前頭」;役力士則是高階力士,其四個級別從低至高順序排列包括:小結、關脇、大關、橫綱。

「橫綱」(よこづな) 是現在日本大相撲全部力士階級中的最高級別,本來並沒有這個稱號。江戶時代,相撲行司「吉田追風」在幕府將軍前舉辦相撲比賽時,為炒熱氣氛,於是突發奇想,在最強的力士腰間掛上注連繩來裝飾。日本人把大繩子稱作「綱」,「橫綱」就是橫掛在力士腰上的注連繩。

(三) 營團地下鐵丸之內線中野新橋駅
邦在明子引領下,到達營團地下鐵丸之內線中野新橋駅,在車廂內與日本特務負責人「田中老虎」(Tiger Tanaka) 初次見面。

「中野新橋站」(Nakano-shimbashi eki) 位處東京都「中野區」(Nakano) 彌生町二丁目,屬東京地下鐵「丸之內線(分岐線)」(Marunouchi Line (Branch Line)) 的車站,編號「m 05」。中野區在東京都西部,夾處東面新宿區和西面杉並區之中間,毗鄰與北面的練馬區和豐島區及南面的澀谷區接壤,是日本人口密度最高的底層平民住宅區域。

東京地鐵系統於1927年開業,當時由「東京地下鐵道」、「東京高速鐵道」兩家公司各自經營一條地鐵路線,之後兩條路線互相串聯,發展成為現今之「銀座線」。1941年9月1日,日本政府將這兩家公司合併,採取「官民合辦」(政府與民間共同出資)特殊法人型態的「營團」(經營財團) 組織,成立「帝都高速度交通營團」(通稱交通營團或營團;旗下路線通稱營團地下鐵或營團線),主要經營東京都內的地下鐵路線。

其後,交通營團於1954年開通「丸之內線」,成為第二條地下鐵路線,並持續擴增地下鐵路網。2004年(平成十六年)4月1日,營團依照《東京地下鐵株式會社法》被廢止,一切權利與義務,交由營團改組的「東京地下鐵株式會社」承繼。

時至今天,東京地下鐵經營共有九條主線,除了上述3號銀座線(G) 和4號丸之內線(M)外,還有2號日比谷線(H)、5號東西線(T)、9號千代田線(C)、8號有樂町線(Y)、11號半藏門線(Z)、7號南北線(N)和13號副都心線(F);另外還有兩條支線,包括丸之內支線(m)和千代田支線(C)。

另一方面,東京都政府於戰後有意廢止「營團」,將地下鐵全面收歸「都營」(官辦),但為當時的運輸省(今國土交通省)所反對。直到1957年,由於都市進入高度發展時期,大眾運輸需求快速增加,東京都政府才獲准以新事業體的身分,參與地下鐵事業,而實際的建設與營運工作,則交由屬下「東京都交通局」負責,命名為「都營地下鐵」。1960年,第一條都營地下鐵線 — 1號淺草線(A) — 開始通車。目前都營地下鐵共有四條路線,其他三條包括:6號三田線(I)、10號新宿線(S)和12號大江戶線(E)。

東京最早的第一條地下鐵是「銀座線」(Ginza line),於1927年12月30日通車,連接東京都「台東區淺草站」和「澀谷區澀谷站」,全長14.3公里,共19個車站。「丸之內線」(Marunouchi line) 則是東京第二條地下鐵,原本在第二次大戰之前已開始動工,但因爆發戰爭影響,於1941年暫緩工程,直至1954年1月20日,首段路線 — 池袋站至御茶之水站 — 才正式通車。

丸之內線亦是首條以「帝都高速度交通營團」(東京地下鐵公司前身)為事業主體而興建的地下鐵路線,現今由「東京地下鐵」(Tokyo Metro) 營運,涵蓋:連接東京都「豐島區池袋站」(Ikebukuro Station in Toshima) 和「杉並區荻窪站」(Ogikubo Station in Suginami) 的「本線」;及連接「中野區中野坂上站」(Nakano-Sakaue Station in Nakano) 和「杉並區方南町站」(Hōnanchō Station in Suginami) 的「分岐線」(通稱方南町支線)。

由於途經東京駅附近的「丸之內」地區,故以此為名;鐵道要覽內的名稱為「4號線丸之內線」與「4號線丸之內線分岐線」。然而,新宿至荻窪段與中野坂上至方南町段於通車當時,因屬獨立的運輸系統,曾被稱為「荻窪線」。本線全長24.2公里,共有25個車站;支線全長3.2公里,共有3個車站。本線車體、路線圖與轉乘資訊使用的路線顏色為紅色;方南町支線的車輛附加黑色色帶。本線的路線記號為M、方南町支線為Mb。

丸之內線是唯一能夠在東京駅直接乘搭的東京地下鐵路線,旅客經由國鐵新幹線、在來線或巴士抵達東京駅後,可以轉乘丸之內線列車前往東京都其他地區,包括銀座、新宿、池袋等繁華區域,足證其重要運輸功能和地位。

(四) 東京新大谷飯店
邦兩次「造訪」匪幫巢穴—「大里化工總部」(Osato Chemical Works HQ)。第一次是假扮暗殺韓德森過程中受傷的兇徒,混入大里化工總部後,偷取匪幫夾萬中文件。第二次是以偽冒生意人的身份,假稱洽談購買化學原料,被安排到大里化工總部與總裁「大里先生」(Mr. Osato) 見面,旨為刺探情報。該大里化工總部的外景場地,就是東京新大谷飯店。

「東京新大谷飯店」(Hotel New Otani Tokyo) 位處東京都「千代田區」(Chiyoda) 紀尾井町四番1號,從西北至東南方向,設置兩幢客房大樓、一幢商務辦公室大樓和一個日式露天庭園等,組成一系列酒店建築群。該旅店位置屬東京市中心範圍,夾處東面的皇居、東京駅與西面的青山高級商住地區、新宿駅之中間,並經由地下鐵丸之內線與這兩個車站連接。其東南角鄰近則有兩個地下鐵車站,包括:「赤坂見附駅」(Akasaka-mitsuke Station;銀座線(G 05)和丸之內線(M 13)停靠);及「永田町駅」(Nagatacho Station;有樂町線(Y 16)、半藏門線(Z 04) 和南北線(N 07) 停靠),交通方便。

該旅店歷史始於1962年,當時日本政府為迎接兩年後的「1964東京奧運」(Tokyo 1964),進行大規模建設,期望努力達到接待約三萬名國際旅客的目標。大谷重工業社長「大谷米太郎」(Yonetaro Otani;稻川部屋所屬元大相撲力士;實業家) 接受委託,同意在其私人擁有、昔日屬大名和伏見宮故居的一幅土地上,亦即位處東京市中心千代田區皇居西南面鄰近「紀尾井町」(Kioicho) 的現址,建立遠東最優秀的旅店,藉此貢獻為日本推動國家旅遊業發展。

於是,大谷成為新大谷飯店的始創人,其設計理念涵蓋保持美麗風景和江戶時代一位大名府邸的石頭牆,同時採用當時藝術風格的建築技術,提供世界一流的住宿、大型會場和大廳。透過地毯圖案、芙蓉廳牆壁和入口大廳層群鶴圖,旅店彰顯日本傳統裝飾風格,闡述一種追求永恆的美。他又期望每位賓客都能觀賞日本美的象徵 — 富士山風景;為實現這設想,特別在主樓第17層建設藍天餐廳。經過改建後,現在的旋轉餐廳命名為「View & Dining the Sky」,能在70分鐘內作360度旋轉一周,務求貴賓們在用膳時,能通過全景落地玻璃窗俯瞰欣賞東京市的壯麗景觀。

1963年(昭和三十八年)4月1日,開始動工興建旅店第一幢客房大樓,現命名為「主樓」(The Main),歷時十七個月,於1964年8月31日竣工,並於翌日(9月1日)正式啟業。1974年(昭和四十九年)9月1日,在主樓旁邊完成增建第二幢客房大樓,命名為「新大谷花園大廈」(The Garden Tower)。1991年(平成三年)2月8日,又開設一幢商務辦公室大樓,命名為「新大谷花園辦公樓」(New Otani Garden Court)。同時,亦保留擁有四百年歷史的日式露天庭園。

2007年10月,主樓經過大規模整修後重新開業,現在旅店佔土地面積69,226平方米,總建築面積達291,041平方米,主要建築包括:

(1)「主樓」:地上 17層,地下2層;高72.1米,具備較高抗震性能的「混合能源型飯店」,減少對環境的影響,並在第11和12層特意改組興建「高級行政客房樓 — 禪」 (Executive House Zen),提高卓越服務質素;

(2)「新大谷花園大廈」:地上 40層,地下1層;高144.5米;及

(3)「新大谷花園辦公樓」:地上 30層,地下3層;高134.7米。

旅店員工總數達一千七百多名,負責管理客房總數1,479 間,可接待共2,768名賓客,包括:高級行政客房樓 — 禪的87間客房共174人;主樓的556間客房共992人和花園大廈的836間客房共1,672人。旅店共有會議室33間,總計面積9,404平方米,可同時容納6,244名貴賓出席會議。餐飲設施方面,擁有餐廳38間,包括:18家直營餐廳;和20家外租餐廳;餐廳與酒吧可容納總數共2,806名顧客。

其他設施還有:日式露天庭園、玫瑰園、茶室、室外游泳池、商務中心、商場、會員制體育俱樂部(The Golden Spa New Otani)、美容沙龍、美髮屋、美容院、圖片工作室、幼兒託管、牙科診所、醫務所、郵局、自動提款機、花店、旅行社、洗衣服務、擦鞋服務、花園小教堂(星期日服務)等。

憑藉理想的位置、先進的設施、優良的經營品質和卓越的服務,旅店過去曾被選為舉辦「東京G7峰會」三屆會場(包括:1979年的第五屆;1986年的第十二屆;和1993年的第十九屆)。許多國家元首、來自海外和日本國內的貴賓,亦經常光臨下榻。新大谷飯店獲得廣泛讚譽,領先國際,聲譽超著,與帝國飯店、大倉飯店並列飯店「御三家」。

(五) 神戶港
邦與明子趕往寧波號下碇處的「神戶港」(Port of Kobe) 貨運碼頭,調查隸屬大里化工的碼頭貨倉。

根據關西地區的地理環境,兵庫縣南面從六甲山系群山延展,伸至大阪灣陡峭岩岸,形成「水深灣闊」的地勢特色,並造就「天然良港」的海運條件。整個大阪灣是西日本最大港灣,三面被陸地環繞:北面背靠兵庫縣神戶市沿岸;東面倚傍大阪府西陲;西面縱列淡路島;尚餘南面海口開通「紀淡海峽」,經「紀伊水道」進入太平洋。另外,在兵庫縣與淡路島之間,「明石海峽」小海道屬第二個出口,將大阪灣經西北角與「瀨戶內海」相通;橫跨此海道有「明石海峽大橋」,從陸路將兵庫縣與淡路島連接。

在大阪灣北岸,從西至東再南下順時針方向排列四個主要海港,包括:位處兵庫縣的「神戶港」(Port of Kobe) 和「尼崎西宮蘆屋港」(Port of Amagasaki Nishinomiya Ashiya) ;及位處大阪府的「大阪港」(Port of Osaka) 和「堺泉北港」(Port of Sakai Senboku),統稱「阪神港」(Hanshin Port),根據日本《港則法》歸類為「特定港」之一。2007年12月1日,修訂《港則法施行令》,開放神戶港、尼崎西宮蘆屋港和大阪港三個港口,合組「阪神港」正式命名誕生,徵收海關稅。2014年10月1日,大阪港與神戶港又組成「阪神國際港灣株式會社」(Kobe-Osaka International Port Corporation),負責阪神港的國際及本土海航業務,涵蓋貨櫃和渡輪碼頭的建設和營運。

接著從歷史角度,回顧神戶港的發展。早在平安時代,兵庫縣神戸市兵庫區南部港口「大輪田泊」,因為時常遭受來自東南方的風浪影響,船隻停泊容易發生危險,故此自公元812年(弘仁三年)以來,日本朝廷已多加留意,經常對此港口進行翻修工程。1163年(長寛元年),武將太政大臣「平清盛」為推動日本與中國宋朝之間的海上貿易,開始在「大輪田泊」修築人工島 —「経が島」,於1173年(承安三年)竣工,成為之後日宋貿易的據點。鎌倉時代,於1196年(建久七年),奈良東大寺「重源和尚」又推行修復工程,港口當時被稱為「兵庫津」,並成為當代日本國內第一大港。

室町時代,兵庫津作為日本與中國明朝貿易的據點,再次成為國際貿易港。進入江戶時代,德川幕府於1616年開始實施「鎖國政策」,兵庫津亦對明朝以外的船隻禁運。1853至1854年,美國黑船兩度硬闖日本,強迫開港貿易。1858年,日本被迫簽定《日美修好通商條約》,其中條款開放五港通商,包括:神奈川(今橫濱)、長崎、箱館(今函館)、兵庫(今神戶)、新潟;雖曾經歷拖延,於1868年1月1日,兵庫津又回復對外開港。1892年,兵庫津成為西洋文化進入日本發展的重要港口,連帶影響附近的「神戶市」,因此正式改名為「神戶港」。

幕府末期,堪稱「日本海軍之父」的「勝海舟」,為實現「一大共有之海局」的理想,其私塾自1863年(文久三年)開始積極招生活動。他又向幕府要員及各藩藩主遊說日本確切必須設立海軍,於同年四月二十三日,最終獲得開設「神戶海軍操練所」的許可,並由幕府每年撥款三千兩經費的承諾,但這資金仍不足夠支持海軍操練所的營運。在塾生「坂本龍馬」協助四出籌募足夠經費之後,同年十月,神戶海軍操練所在現今神戸市中央區新港町周邊的位置成功開辦,勝海舟即時委任龍馬為塾頭。

1864年(元治元年)六月五日,京都發生轟動的「池田屋事件」,幕府經調查發現,死去的「望月龜彌太」竟然是海舟塾的塾生,並且在海舟及龍馬身邊,還有許多尊攘派志士。海舟因此被幕府召回江戶,更於同年十一月十日被免除其軍艦奉行的職務,而海軍操練所自然也被廢止。

明治時代,日本實行「富國強兵」政策,神戶港實施多次築港工程,促成附近的阪神工業地帶,吸引外國人駐紮,神戶港在當代便成為外國人的居留地區,區內生活充滿異國風情。「甲午戰爭」(1894年;日本稱:「日清戰爭」)後,神戶港成為東亞最大港。大正時代,神戶港繼續實施築港工程;1919年,日本貿易額百份之三十四經由神戶港進行。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神戶港仍是日本最大港口,進口和出口的商品隨著日本經濟發展日趨多樣化,當時亦有眾多海運企業將總部設在神戶。

太平洋戰爭結束後,神戶港被「駐日盟軍總司令」(GHQ)接收,卻仍保持東亞最大港的地位,不被動搖,對日本戰後經濟高速成長,扮演重要角色。直到1951年,美軍解除佔領神戶港;然而,由於遭受韓戰與越戰的影響,卻要到1974年美軍才實際歸還新港,而神戶港第6防波堤亦於同時方告完成。

1995年,阪神大地震重創神戶港,不過僅歷兩年時間,於1997年,神戶港恢復機能,並在同年5月19日發出「神戶港復興宣言」。2004年,神戶港的貨櫃吞吐量,無奈祇能返回阪神大地震之前百份之八十的水平。根據2005年的統計數據,神戶港佔據世界貨櫃吞吐量最大港口第15位,同時也是日本國內第一大貨櫃港,吞吐量為5,208,000個標準貨櫃(teu)。

然而,隨著日本經濟地位的衰退,於2018年世界貨櫃吞吐量最大港口列表(Lloyd’s list of one hundred ports 2018;根據2017年港口全年貨櫃吞吐量而排名)中,神戶港2017年的吞吐量為2,924,179 teu (1 teu等於一個20呎標準貨櫃),包括:外貿2,218,861個;及內貿705,318個。雖然比較前一年有4.4%增長,但繼續跌出世界貨櫃吞吐量最大港口50名之外,確實比較前一年(2017年) 列表的第55位下跌三位,僅佔世界排名第58位,在國內則下跌一位至排名第三位,屈居於國內排名首席的「東京港」(世界排名第33位)及次席的「橫濱港」(世界排名第57位)之後。

神戶港位處主要船運路線上,既是通往東亞的門戶,亦是中途停靠港。它以多條不同區域航線,聯繫世界上130多個國家和地區、500多港口的龐大運輸網絡。神戶港不僅屬貨運港,亦是重要客運港,設置日本最大的客船碼頭,迎接眾多大型郵輪停泊。近年神戶市將神戶港的西半部地區劃為親近水域,期望開發觀光和文化等嶄新港口價值,成為更容易被市民和觀光客所親近的港灣。根據2017年的客運紀錄,進出神戶港全年旅客總計共1,929,000人,包括:國際旅客108,000人;及國內旅客1,821,000人。

神戶港面積涵蓋:「港灣區域」的泊地面積達9,171公頃(hectare;100公頃=1平方公里) ;及「臨港地區」的陸地面積達2,109公頃。全港碼頭線總長31.8公里,千噸級以上泊位179個,萬噸級以上泊位90多個(當中包括貨櫃泊位21個在内),最大能停靠15萬噸級船隻。神戶港區沿海海灣分布,自西向東包括–

﹡兵庫突堤(兵庫碼頭):北、中、南三座丁爬式突堤;

﹡高濱碼頭:東岸及南岸;

﹡中央突堤;

﹡新港西碼頭:第1、2、3、4號突堤;

﹡新港東碼頭:第5、6、7、8號突堤;

﹡港灣人工島碼頭 (Port Island Pier):位處新港南面海域,1966年開始興建,1980年第一期建築完成,填海造地4.36平方公里,周邊建有:貨櫃泊位12個;班輪(定期航班輪船)泊位15個。自1987年起,又在該人工島南岸開展第二期工程,填海造地3.9平方公里,建有:水深15米的貨櫃泊位5個,不定期船泊位6個;及與關西國際機場相關的海上交通基地;

﹡摩耶碼頭:西側兩突堤及東側突堤4個泊位;

﹡神戶鋼廠户碼頭等;

﹡特定國際貨櫃碼頭;

﹡六甲人工島碼頭(Rokko Island Pier):距離西港區6海里,1972年開始興建,1990年建築完成,造地5.8平方公里,周邊水深13至14米,擁有:大型貨櫃泊位7個;優先貨物專用泊位7個;多用途泊位4個;不定期船泊位11個;班輪泊位2個;内貿泊位2個;輪渡泊位3個;供油泊位2個;貨櫃泊位5個;公共泊位20個;渡輪泊位2個;

﹡神戶機場島。

神戶港於1868年1月1日開港後,自明治時代便成為外國人的居留地,區內生活充滿異國風情;遺留至現在,則變成廣受旅客歡迎的遊覽勝地,也是高貴的消費景點。許多本土居民和外國旅客經常到此,各適其式,享受海風吹拂、漫步鬆弛、靜坐休閒、購物遊逛、美食品嚐、娛樂盡興。主要人氣觀光景點包括:美利堅公園、馬賽克花園、神戶臨海樂園、神戶港塔、神戶海洋博物館、魚舞雕塑、紫陽花鐘樓、馬賽克摩天輪及南京町中華街等,都是神戶港標誌性的建築景觀;從摩耶山俯瞰神戶夜景,更被譽為日本三大夜景之一。

(六) 鹿兒島縣南薩摩市坊津町秋目
在田中的安排下,邦假裝結婚,迎娶「鈴木」(Kissy Suzuki)。電影交代她既是南九州鹿兒島縣坊津的一位當地「海女」(Ama),又是田中的下屬特務員;兩人混入島上,以居民的日常生活掩飾,繼續查探附近範圍內匪幫巢穴的正確位置。該海島的外景場地,選址「九州鹿兒島縣南薩摩市坊津町秋目」,其實當地祇是一個小漁港,並無海女和採捕真珠活動。費林明於第二次(1962年) 旅行日本時,特別安排遊覽「御木本真珠」(Mikimoto’s pearl) 養殖場,和觀賞海女潛入水中採捕真珠的原來地點,真確位置應該是「本州三重縣鳥羽市」。原著小說與改編電影都安排「海女」的關鍵角色,源自費林明第二次旅行日本的經驗,佔據非常重要戲份,值得深入瞭解。

話說「海人」屬男性稱「海士」;女性則稱「海女」,日本語皆讀作「あま」(Ama)。海人在日本近海運用徒手潛水,手持鐵鏟或鉤形鑿子的工具捕撈作業,這是人類典型的「狩獵採集」(hunter-gatherer) 覓食方式,漁穫包括鮑魚、龍蝦、海膽、海螺、章魚、扇貝等海鮮,亦會採集珍珠,藉此技能謀生。

在日本,從「三重縣東部志摩半島」(Shima Peninsula, eastern Mie Prefecture) 發掘出土的鮑魚殼和留在岩石上用作撬開鮑魚的工具,考證屬「繩文、彌生時代」(Jomon and Yayoi period),即約公元前十世紀至公元三世紀中期的文物,估計當時就有潛水捕撈的「海人」存在;學者據此推斷一個說法:海女的歷史與傳說,可追溯遠至三千年前。

但有關海人的文字紀錄,最早可見於中國西晉時期「陳壽」所著《魏志倭人傳》(《三國志》〈魏書巻三十.東夷傳.倭人〉),其中相關幾句寫道:「…好捕魚鰒,水無深淺,皆沉没取之…今倭水人好沉没捕魚蛤…」,由於該歷史書約於公元三世紀後半(280年至290年期間) 完成,據此可以推斷,海人最少在公元三世紀 — 也就是一千七百多年前 — 便已存在,自此更成為日本風俗。

再者,海人的日本文字紀錄,則見於現存第一部重要的日語詩歌總集 —《萬葉集》,即約公元八世紀,當中有兩詩句云:「伊勢海人朝夕潛,祇得鮑貝一相思」( 伊勢の海人の 朝な夕なに 潛くといふ 鮑の貝の片思にして)。對於第二句的其中一項解釋:因為鮑魚屬單殼貝類,但看似是雙殼貝的單片;引伸慨歎祇得一半貝殼,卻期求同時擁有另一半而永遠不獲得;後世由此以「磯のアワビの片思い」(海濱鮑魚的單思) 一語,來表達單戀之意,尤覺浪漫中帶點悲涼。

至於圖畫紀錄方面,在江戸時代,不少日本畫家繪製的浮世繪作品,都以海女為題材。舉例來說,「鳥居清廣」(Torii Kiyohiro) 的浮世繪作品《海女》(1722年),描繪一名海女捕撈作業完畢後,站立岸邊正在擠乾遮蔽下身的濕漉布裙。該畫的一張彩色雕版印刷原本 (colour woodblock print),現收藏於「大英博物館」。

同屬江戸時期,「喜多川歌麿」(Kitagawa Utamaro) 亦曾經分別繪製兩組各屬「三幅相聯」(triptych print;每一組三張連續畫分左、中、右排列接景) 的浮世繪作品,皆命題目《鮑取り》,意指漁女到海裡採捕珍貝類海鮮,整三幅連續畫面描繪日本「神奈川縣相模灣江之島」(Enoshima, Sagami Bay, Kanagawa Prefecture) 一帶海女的工作情況和生活狀態。

第一組三幅相聯,描繪海女捕撈作業完畢在岩石上的休息狀態 (Awabi fisher-girls on the rocks):左幅描繪兩名海女正在岩石上休息;中幅描繪一名海女正在餵哺一名嬰孩;右幅描繪一名海女正在擠乾遮蔽下身的濕漉布裙及向一名顧客兜售漁穫。該畫的兩張彩色雕版印刷原本,現分別收藏於「東京國立博物館」及「大英博物館」。

第二組三幅相聯(1788年至1790年),描繪五名海女們聯群結隊乘木船在離開岩石邊捕撈作業(三名在船上及兩名在海中)的情形,周邊岩石上有六名朝拜神社女遊客們旁觀和兩名兒童玩蟹作樂 (Awabi divers: women fishing for awabi off rocks; female travellers watching; two children playing with crab)。該畫的幾張雕版印刷原本,現分別收藏於:「立命館大學」的全三幅;「東京國立博物館」的左、右兩幅;及「大英博物館」的右幅。

根據捕撈的組合方式,海女可區分為以下三類:

(1) 「徒人海女」— 這是最常見的單獨作業形態,一名海女手持磯桶,獨自從岸邊潛入海中捕撈,活動範圍祇限於沿岸近海。

(2) 「舟人海女」— 兩名或以上海女的組合作業形態,每人各持磯桶,聯群結隊一起乘木船出海,可前往離岸較遠的漁場,並由一名船長擔任掌舵,其他海女則負責潛入海中捕撈。

(3) 「夫妻海女」(又稱「男女海女」) — 一對夫妻的搭檔作業形態,兩人一同乘船出海,由妻子帶著繩索負責潛水,丈夫則留在船上掌舵。繩索繫上稱為「分銅」的重錘,可以加速潛入水中;需要浮上水面時,海女會拉扯繩索為信號,由丈夫拉繩加速上浮。《枕草子》曾有記述這種形式,電影中占士邦與鈴木就是一對夫妻海女的搭檔。

古代的海女徒手潛水捕撈作業時,上身赤裸,下身祇圍著一條布裙蔽體。在1900年代初,海女們才改穿白色棉質上衣,下身穿著一條棉布「褌」(fundoshi;丁字內褲) 或短褲,頭繫棉製「頭帶」(tenugi),稱為「磯著」。直至1970年代之後,她們可穿上保暖潛水衣,卻仍然是徒手潛水捕撈。

海女從來沒有配帶呼吸管,也沒有氧氣瓶,下水前祇在臉上塗抹防曬和防腐的油脂,深深地吸足一口氣,便縱身潛入海底,活動範圍涵蓋淺水三、四米至最深二十米。面對冰冷的海水和危險的洋流,還要防避凶惡的鯊魚襲擊,其艱苦幹活處境,實不足為外人道。現在的海女也會配上簡單潛水裝備,例如保護眼罩,但過去的無裝備捕漁方式,卻對海洋造成較低的生態影響。

由於她們是無裝備潛水,不能在海底逗留太久,最長的潛水時間亦不超過50秒,否則肺部會感疼痛,故此捕捉海產後,必須盡快浮上水面換氣。其換氣方式會發出「嗚嗚」的聲音,稱為「磯笛」(Isobue;sea whistle),這是海女回到海面時,以口笛方式吹出聲音,藉此調整呼吸,避免傷害肺部,因為擁有令人嚮往的音調,曾經被評選為日本的音風景百選。

當每年進入冬季後,嚴寒的天氣令海女們無法下海,一般都會去旅館、民宿或特產店工作。近年她們憑藉海女的經驗,開設一些新嘗試,例如開辦「海女小屋體驗」,運用剛捕獲的新鮮海產招待顧客,可安排午餐、下午茶或小吃等套餐,同時還講述海女捕撈的生活故事,大約一小時的親身體驗,每位收費從最經濟的二千日元到最豪華的九千日元,豐儉尤人,廣受遊客歡迎。

這項海人徒手潛水捕撈技能,歷史悠久,經已形成獨樹一幟的日本傳統文化,流傳至今,以海女為主;然而,毋庸諱言,日本海女目前卻是一門從沒落步向消逝的產業。根據資料,日本全國海女的作業人口,從1956年的17,611人,銳減至2010年祇僅剩2,174人,這些海女亦趨高齡化,平均年齡已超過六十五歲。

當年(2010年) 全國剩餘十八個縣擁有海女,其中數目最少的四縣,包括:北海道松前小島的「松前町」僅剩一名海女;鹿兒島縣的「下甑町」僅有三名;佐賀縣玄海祇有四名;和歌山縣亦祇有五名。再者,數目最多的四縣,每縣還各自擁有超過一百五十名海女,包括:三重縣(973人)、石川縣(197人)、千葉縣(158人) 和靜岡縣(153人)。相隔七年,估計現今海女的實際數目,已不足二千人。

日本沿岸由南至北都有海人,而「鳥羽市」(Toba;三重縣志摩半島東南部)、「志摩市」(Shima;同屬三重縣志摩半島東南部)、「伊豆市」(Izu;靜岡縣伊豆半島中央) 和「久慈市」(Kuji;岩手縣北部) 四地的海女,則最為人所熟知。

當中,三重縣志摩半島東端,從北面鳥羽市到南面志摩市沿岸一帶,則是最主要的作業場區。「伊勢志摩」特別多海女作業,傳說是因為當地神宮的天照大神是位女神,特別照顧女性,因此潛水採捕扇貝和珍珠等工作,自然就由女性追隨承擔。無論如何,海女是一門風險很大的行業,故此頗多禁忌迷信,每次下海之前,她們會首先敲響船邊或木桶,並誦唸一段短經文,祈求平安和豐收。

根據鳥羽市「海之博物館」(Toba Sea-folk Museum) 的統計資料,三重縣志摩半島歷年擁有海女的人數,列舉如下–

﹡1949年:共有6,109人,包括鳥羽市:3,115人;志摩市:2,994人 ;

﹡2010年:共有973人,包括鳥羽市:565人(首位的相差佔100人,次位的答志佔96人);志摩市:408人(首位的和具佔74人) ;

﹡2014年:共有761人,包括鳥羽市:505人(首位的相差佔108人,次位的答志佔79人);志摩市:256人(首位的和具佔50人);

﹡2017年:共有660人,鳥羽市:430人(首位的相差佔100人,次位的答志佔65人);志摩市:230人(首位的和具佔46人)。

三重縣志摩半島既是培育日本海女最多的地區,而當中的「鳥羽市相差町」更是各地之冠,被稱為志摩半島的「海女之鄉」。該地的海女出海捕撈海產,一般分為兩種方式:一種是海女和船長兩人乘船出海「共同作業」,被稱為「船人式海女」;另一種是海女一人從陸地游到淺海漁場「單獨作業」,被稱為「徒人式海女」。

海女既有海洋漁業價值,亦有獨特文化傳統,卻如何才可阻止舊人繼續流失和吸引新血補充加入?又應採取怎樣更積極有效、官民合力的優惠政策和措施,去保護「海女文化」,避免傳統的消失?這些都是最為實際、亟待解決的難題。近年面對「海女文化」的暗淡前景,吸引本土和國際人士的關注目光,不少有心人先後拍攝介紹海女的生活故事。

首先,2012年6月4日,「日本放送協會」(NHK) 舉辦記者招待會,公布製作第88部晨間小說連續劇《小海女》(日語:あまちゃん) 的消息。同年10月18日,在岩手縣久慈市開始拍攝,為期共約十個月,直至翌年(2013年) 8月1日完成;並同步於2013年4月1日在「NHK 綜合頻道」及「NHK BS Premium」兩臺同時開始首播,直至9月28日播放完畢。

該劇女主角「天野秋」由「能年玲奈」主演,故事包括「故鄉篇」和「東京篇」兩大部份組成。前半部份「故鄉篇」,以東北地方三陸海岸岩手縣中的虛構城市「北三陸市」為舞台,內向的主角跟隨母親到北三陸,然後追隨外祖母的腳步,成為一名海女,主角卻在不知不覺間成為音樂在地偶像。後半部份「東京篇」,則描述東京當時聚集全國47個都道府縣的在地偶像,主角回到東京後,加入偶像組合「GMT47」的奮鬥故事。該劇收視不俗,頗受觀眾歡迎,亦能再度吸引對海女的關注。

其次,於2013年,在「東方基金會」(Fundação Oriente) 的資助下,葡萄牙女導演「克勞迪婭.瓦萊喬」(Claudia Varejao) 來到日本三重縣志摩半島,以此實地為背景,拍攝一部有關海女的紀錄片《海女:比海還深》(Ama-san),旨在細意捕捉這式微產業的內涵。

克勞迪婭在影片呈現海女優美的水中姿態時,不忘考察徒手潛水捕撈工作對她們身體的傷害:眩暈、疼痛、拉傷和疲勞。海女的艱辛似乎沒有盡頭,除了入水作業必須時刻對抗變化多端的海洋和防範鯊魚,上水後還需要操持家務。

影片進一步反映,近年來,因為商業捕撈與養殖技術的進步,影響海女的收入已大不如前。而這行業的工作量大、體能要求高,卻相對報酬低,年輕一代寧可到大城市當服務生,導致現今海女的平均年齡高達65歲以上,甚至可見90多歲的超級婆婆。大環境的改變,許多海女都曾因工作辛勞、收入降低而考慮放棄故業,但即使早一晚才含淚思前想後,或許再難承受煎熬,隔天卻又抖擻精神,穿上「磯著」下海謀生。

雖然已經是沒落的產業,當地人對海女文化仍充滿自豪,「做到不能再做」更是海女們普遍的想法。六十六歲的「真由美」是片中主角之一,坦然將海女職業吸納為人生重要的一部分,平靜地娓娓道來:「我有時也會想,自己怎麼會選擇如此艱辛的工作,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回想起來,不禁淚從中來。在日本,人們說這叫『波瀾萬丈』,意思是惡浪時高時低,能將我們捲走。儘管日日艱困,卻每天都在學習。」

另一名主角是四十幾歲的新手海女「真澄」,在鏡子前反覆翻折海女特有的棉布頭巾,嘗試摸索出精確的位置,其他老海女正圍在一旁,憑經驗幫助她完成最完美的形狀,這場景標緻全片最美的一幕,散發出海女的溫柔與堅定,承傳濃厚的匠人精神,為即將消逝的海女文化,留下美麗動人的註釋。

其三,2017年10月27至28日,日本三重縣伊勢志摩鳥羽市「海女之鄉」,其「海之博物館」首次舉辦2017鳥羽「海女峰會」,匯聚總數合共一百二十二名海女。她們來自日本三重、福岡、石川、千葉和靜岡等縣的海女代表一百一十一人,及來自韓國的海女代表十一人,出席為期兩天的活動,目的有三:既為慶賀「鳥羽.志摩的海女漁之技術」於同年三月正式被日本政府文化廳認定為「國家重要無形民俗文化財產」;亦為彰顯持續發揮官民合作的力量,保存、搶救和繼承悠久的日本獨特漁業文化資料與傳統,避免日本海女文化衰退;也為積極爭取將「鳥羽.志摩海女文化」登錄申報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順帶一提的是,該「海之博物館」是傳播日本漁村文化的博物館,以海女、捕魚、木船、海洋祭祀和海洋環境等為主題,收藏及展示約六萬件關於海洋的展品,其中涵蓋六千八百七十九種經國家指定重要有形文化文物。它也是日本唯一有關海女與海洋文化的博物館,館藏當中獨具特色的最大亮點,包括約九十艘木製日本漁船和有關海女的資料。該館佔地面積達一萬七千多平方米,收藏具有立體感和充滿感染力的展覽內容,能够令人體會人類與海洋的密不可分、共生共存。

基於尊重海女文化傳統的重要地位,無論原著小說或改編電影,對安排海女角色戲份的地點,務必細意考慮。原著小說講述海女主角生活的地方,名為「黑島」(Kuroshima;見小說第165頁),位處日本九州「薩摩半島」(Satsuma Peninsula) 以南約40公里的「東海」(East China Sea) 海面上,與鄰近東面平排的「薩摩硫磺島」(Iōjima;有別於太平洋戰爭美日發生硫磺島戰役的小笠原硫磺島) 及「竹島」(Takeshima),合稱「三島村」(Mishima),屬鹿兒島境內「薩南諸島中的大隅諸島」(Ōsumi Isalnds of Satsunan Islands, Kagoshima Prefecture) 。黑島總面積15.37平方公里,總人口215人。

改編電影中,占士邦綜合各種蛛絲馬跡,分析上海貨船寧波號替大里化工所掩飾背後之匪幫運送製造火箭燃料的主要成分 — 液體氧氣,其航程路線從中國上海出發,橫越東海,繞過日本九州鹿兒島縣南端,沿日本東岸北上至神戶;繼而推斷中途在日本採珠海女乘小木艇作業的地方 —「松島」(Matsushima) —曾作短暫停留,以便在該地卸下液體氧氣,再由匪幫運送至秘密火箭嶺基地 — 南九州新燃岳。該「松島」位處九州「鹿兒島縣南薩摩市坊津町坊」(Bonotsuchobo, Minamisatsuma, Kagoshima Prefecture) 南端岸邊對開不遠處海面,西面鄰近笠浦瀨,實屬貨船由上海駛往神戶其中一條主要航線之必經地點,故此從海上貨運路線的角度,占士邦的說法,也是合情合理。然而,雅帆估計,由於松島和周圍地區比較荒蕪和運輸困難,拍攝電影所需支援不足,結果沒有選擇松島為海女主角生活地方之拍攝現場。

海女角色戲份的地點,最後選址「鹿兒島縣南薩摩市坊津町秋目」(Bonotsucho Akime, Minamisatsuma, Kagoshima Prefecture);從上述松島的位置循水路出發,沿南薩摩市坊津町坊南岸向西行,繞過西南端的坊岬,再沿岸北上至坊津町秋目灣內,便可抵達「坊津町秋目」。秋目與松島同屬「坊津町區」(Bonotsucho),卻分處「坊津町秋目」與「坊津町坊」北、南兩鎮的不同位置,但都是從上海往神戶海上貨運其中一條熱門路線的途中必經,亦可通往新燃岳。誠然,秋目從陸路交通能夠提供的運輸和拍攝支援,當然比較松島倍覺優勝,選址前者,更為恰當。

2005年11月7日,薩摩半島南薩摩市成立,源自西南五區合併,涵蓋從南至北包括:坊津町、加世田市、大浦町、笠沙町及金峰町。其中最南端的「坊津町區」共分四鎮,從南至北包括:「坊津町坊」、「坊津町泊」、「坊津町久志」和「坊津町秋目」。有趣的是,「坊津町坊」與「坊津町秋目」兩鎮都與佛有緣。

話說「坊津町坊」位處古代薩摩國川邊郡「坊津」,座落古代日本的海上交通要道,成為九州一個繁華港口,現今是鹿兒島縣南薩摩市最南端的一個市鎮。公元一世紀,佛教從印度傳入中國。公元四世紀,朝鮮分裂為「高句麗」、「百濟」及「新羅」,經歷「朝鮮三國時代」,佛教亦從中國的東晉、南朝時期傳入朝鮮三國:公元372年(東晉)傳入高句麗;384年(東晉)傳入百濟;527年(南梁)傳入新羅。

公元538年(日本欽明天皇七年),曾經出仕百濟的日本僧人「日羅」,將「漢傳佛教」從百濟首度傳入日本,並在坊津建立「如意珠山龍巖寺」,亦即後來的「佛教真言宗一乘院」。此後,在該地區建設三所佛教「坊舍」:「上坊」、「中坊」及「下坊」,成為「坊主」(Bozu;專門從事宣揚佛教工作的僧人) 聚眾傳教的佛教場所密集之地,因此被稱為「坊津」(津指港)。

飛鳥時代,坊津成為遣唐使船隻出海的港口,被稱為「唐之港」、「入唐道」。平安時代末期,成為公卿「近衛家」的莊園。室町時代,坊津成為倭寇和遣明船的港口,當時日本對中國大陸、琉球及南洋開始頻繁貿易,並成為「島津氏」對中國和琉球貿易的根據地,而佛教一乘院亦日趨繁榮。中國明代《武備志》把「坊津」、「安濃津」和「博多津」並稱為「日本三津」。

江戶時代以後,主要貿易港口遷移至長崎,坊津港的地位漸次衰退。薩摩藩歷代藩主和家老「調所廣鄉」等人重視走私貿易,將坊津港劃為鹿兒島城下直轄地,保持對外貿易的地位。享保年間(1716年至1735年),突然徹底取締走私貿易,終止其貿易港口的功能,稱為「享保唐物崩」。此後,當地改為捕鰹和製造柴魚片的著名基地。

明治初年,日本政府實施「廢佛毀釋」政策,導致一乘院的廢寺。再者,於昭和年間,由於附近的枕崎市完成建造近代港口,坊津港再度衰退。

「坊津町秋目」位處薩摩半島西岸秋目灣,屬一小漁港。奈良時代,公元753年(天平勝寶五年)12月20日,中國唐朝僧人「鑒真」第六次「東渡日本」(詳情見網誌26〈鑒真東渡〉),卻在坊津港附近的「秋妻屋浦」(今坊津町秋目) 首次成功登陸,第一次踏足日本的土地。他為中日文化交流,包括日本的佛教、漢學、醫藥、建築、雕塑、繪畫等方面,作出傑出的貢獻,影響深遠。現在位於秋目海岸邊建設有「鑒真紀念館」,以誌紀念。

1966年8月,007系列電影《鐵金剛勇破火箭嶺》在坊津町秋目拍攝外景。1990年(平成二年)8月,007紀念碑設立委員會、秋目公民館聯合在外景場地設立大理石「007紀念碑」。碑上雕刻「007占士邦電影《鐵金剛勇破火箭嶺》拍攝於秋目」的英文證明如下–

「007 You Only Live Twice
OUR JAMES BOND FILM “YOU ONLY LIVE TWICE" WAS FILMED ON LOCATION HERE AT AKIME」;

並刻上該電影之製片人「艾伯特.柏考利」(Albert Broccoli) 、主角英國明星「辛康納利」(Sean Connery;飾演占士邦) 和配角日本明星「丹波哲郎」(Tetsuro Tamba;飾演田中老虎) 的簽名。

綜合來說,本文開章明義提出,電影《鐵金剛勇破火箭嶺》鋪排實況日本的其中八個主要日本外景現場,除了「九州霧島山脈新燃岳」屬自然場地之外,其餘七個皆屬文化場地。根據展示的重點主題,後者又可劃分為兩類:四個「現代文明場地」;及三個「傳統文化場地」,各自顯露在日本社會扮演重要角色和擔當卓越戲份。

(甲) 現代文明場地:
﹡「銀座四丁目」–商經文化,繁華璀璨城市的閃爍;
﹡「營團地下鐵丸之內線中野新橋駅」–運輸文化,橫貫穿梭時空的飛躍;
﹡「東京新大谷飯店」–旅行文化,遊歷國際視野的培育;
﹡「神戶港」–海港文化,東西薈萃環球的交流;

(乙) 傳統文化場地:
﹡「藏前國技館」–相撲文化,陽剛強勁力量的迸發;
﹡「姬路城」–城堡文化,莊嚴威武歷史的興替;
﹡「鹿兒島縣南薩摩市坊津町秋目」–海女文化,陰柔堅忍技巧的傳承。

自從電影《鐵金剛勇破火箭嶺》於1967年首映以來,日本歷經五十一載的起跌演變,切合需要改進的現代文明,固然已經更換幾番面貌;理應維護傳承的傳統文化,亦能繼續保持原來狀態。下次旅遊日本,不妨同時探望和比較上述展示日本現代文明與傳統文化的場地,定有一番領會,裨益良多。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
(1) 《維基自由百科》網頁;
(2) 《Mapion 都道府縣地圖》日本電子地圖網頁,網址是:“www.mapion.co.jp/map/japan.html” ;
(3) 《東京新大谷飯店》網頁,網址是:“www.newotani.co.jp/en/tokyo/”;
(4) 《Lloyd’s list of one hundred ports》網頁,網址是:“lloydslist.maritimeintelligence.informa.com/one-hundred-container-ports-2018” ;
(5)《阪神國際港灣株式會社》網頁,網址是:“hanshinport.co.jp/”;
(6)《大英博物館》網頁,網址是:“https://www.britishmuseum.org/”;
(7)《海之博物館》網頁,網址是:“www.umihaku.com/”;
(8)《亞洲週刊》2017年11月12日 第31卷 45期文章,題為〈日本搶救海女避免美麗失憶〉,毛峰東京支局長、特派員撰寫;
(9)《鹿兒島縣南薩摩市觀光協會》網頁,網址是:“kanko-minamisatsuma.jp/ minamisatsuma/”;
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十一月 17th, 2018 11:18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