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日本傳媒報道,日本氣象廳的氣象報告指出,位處南九州「鹿兒島縣霧島市」(Kirishima City, Kagoshima Prefecture) 和「宮崎縣小林市」(Kobayashi City, Miyazaki Prefecture) 交界屬霧島山脈中部的「新燃岳」(Mount Shinmoe-dake),自從本年(2018年) 3月1日開始轉為活躍,隨後已記錄連串火山活動,當局警告火山口方圓三千米內範圍,可能有大型噴石及火山碎屑流風險,並即時實行限制入山措施。同月6日,出現大規模噴發,噴出數千米高的煙霧與火山灰,導致鹿兒島機場曾出現短暫的所有客機航班取消。

同月10日當地時間凌晨二時,新燃岳再發生較大規模的噴發,煙塵高度達到四千五百米,也出現空氣振動的現象。凌晨四時左右,在距離火山口一千八百米處發現大顆火山噴石,岩漿則流向火山口的西北方。日本氣象廳將警戒範圍擴大,從原本的火山口方圓三千米增至四千米,噴火警戒則維持在三級,並呼籲民眾注意空氣振動可令玻璃破裂,或有噴石飛落。

新燃岳所屬的「霧島山」(Mount Kirishima),是日本九州南部鹿兒島縣和宮崎縣交界一系列火山的總稱,也稱作霧島山脈、霧島連山、霧島連峰或霧島火山群。其中「韓國岳」(Mount Karakuni) 是第一最高峰,海拔1700米,火山口直徑800米、深約300米,天氣良好的時候,可從峰頂遠眺韓國,因此得名。「高千穗峰」(Mount Takachiho) 是第二高峰,海拔1574米,傳說是日本天照大神的孫子瓊瓊杵尊(或稱邇邇藝命)降臨的地方。「獅子戶岳」(Shishikodake) 是第三高峰,海拔1429米。「新燃岳」是第四高峰,海拔1421米,圓形火山口直徑約750米、深約180米,翡翠綠色火山口湖直徑約150米、深約30米。

霧島山的其他高峰還有:白鳥山(Shiratoriyama;1363米)、大幡山(Daihatayama;1352米)、中岳(Nakadake;1350米)、夷守岳(Hinamoridake;1344米)、硫黃山(Mount Io;1317米)、甑岳(Koshikidake;1301米)、蝦野岳(えびの岳;Mount Ebino;1293米) 等。另外,亦形成許多火山口湖,則包括有:大浪池(Onamino Pond;1411米)、大幡池(Ohata Pond;1306米)、白紫池(Byakushi Pond;1272米)、不動池(Fudo Pond;1228米)、六觀音御池(Rokkannon Pond;1198米) 等。

霧島山既是日本百名山之一,亦是聞名國際的旅游勝地,連綿起伏的山脈適合遠足。其中「霧島山縱走」路線,位處「霧島錦江灣國立公園」(Kirishima-Kinkōwan National Park) 的霧島地域範圍內,由海拔1200米的「蝦野高原」(Ebino Kogen) 出發,經韓国岳、獅子戸岳、新燃岳、中岳,至海拔970米的「高千穂河原訪客中心」(Takachiho-gawara Visitor Centre;霧島山的南大門) 為終點,從山脈西北至東南全長12公里,走畢全程大約需六小時;亦可將起點與終點互易,逆向轉走同一路線。網上閱讀當下霧島山縱走路線的志趣詳情,令雅帆憶想年輕時與同學聯袂東征大埔八仙嶺的豪情壯志,兩者仿似異曲同功。

此外,新燃岳鄰近的「霧島市」(Kirishima city),也是九州其中一個重點旅遊區,包括享有盛譽的霧島溫泉鄉和紅葉名所。市內地標則有南九州最大神宮的「霧島神宮」,亦是當地馳名景點之一,相傳維新志士「坂本龍馬」與新婚妻子「楢崎龍」歡渡蜜月時,曾在神宮住宿一宵。

從最近轉趨活躍的新燃岳火山,雅帆又聯想起:根據英國著名小說家「伊恩.費林明」(Ian Fleming) 暢銷英國間諜小說《You Only Live Twice》並由英國著名劇作家「羅爾德.達爾」 (Roald Dahl) 改編的占士邦電影 — 《鐵金剛勇破火箭嶺》,於1967年上映,電影沿用小說的相同英文名稱,片中的「火箭嶺」當年正是在新燃岳取景拍攝。

《鐵金剛勇破火箭嶺》的劇情,話說「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發射衛星式載人太空船「木星16號」(Jupiter 16),在進入軌道後太空人漫步太空時,卻被不明飛行物體攻擊,整艘太空船被吞噬,之後下落不明。在美英蘇高峰會上,美國嚴厲指控蘇聯攻擊該美國太空船,並表示二十天後將再度發射載人太空船,警告蘇聯不得干擾,否則開戰,而蘇聯則極力否認。英國卻指出,從夏威夷雷達站偵測訊息,截獲來自「日本海」(Sea of Japan) 之不明飛行物體降落的微弱訊號,因此推斷未必是蘇聯所為而另有其人,並表示已派遣情報員在香港進行調查。

與此同時,「英國軍情六處」(MI6) 特工「占士邦」(James Bond;以下簡稱邦) 正在香港與中國美女共度春宵,不料竟誤墮美人計,遭受埋伏槍手射殺身亡。英國旋即在位處香港維多利亞港內「皇家海軍滕比F65號懷特白級第十二類反潛艇巡防艦」 (HMS Tenby (F65) Type 12 Whitby Class Anti-Submarine Frigate) 的甲板上,為邦舉行海葬(電影實際在位處西班牙與摩洛哥之間的直布羅陀海面拍攝),棺木被投入水中,但邦卻死而復活,這就是英文片名《You Only Live Twice》的由來。原來這是為邦掩飾身分的計謀,上司「M」指派邦調查「木星16號」失蹤事件,追究真正原因,避免爆發世界大戰,由於僅有資料與層層陰謀,都劍指日本,於是邦啟程赴日追查。

抵達東京後,邦前往「藏前國技館」觀賞「相撲比賽」(sumo),與日本女特務「明子」(Aki) 接觸,獲引薦與英國軍情六處當地情報員「韓德森」(Dikko Henderson;以下簡稱韓) 在料理店會面。韓表示已掌握太空船被劫持的重要證據,但尚未詳細闡釋,已即場被暗殺。邦追出殺死兇手,然後假冒為受傷兇徒,登上匪車,被另一兇徒載走至匪幫巢穴—「大里化工總部」(Osato Chemical Works HQ)。

抵埗後,邦被肩負至該公司總裁辦公室,邦殺死所餘兇徒,並從夾萬中偷取一些文件,卻誤觸警鐘,被持槍警衛追捕。邦幸獲明子於大門外駕車接應,逃離至一個地鐵站,明子吸引邦追逐,其實是要將邦引見日本特務負責人「田中」,外號「老虎」。田中協助邦分析從大里化工偷來的文件,包括:上海貨船「寧波號」的一張照片,當時位置在日本採珠海女乘小木艇作業的日本境內水域;並有照片的附註,記錄拍攝該照片的遊客,因為確保安全理由,經已遭殺人滅口。邦認定寧波號是一條重要線索,準備沿此深入調查。

邦以偽冒生意人的身份,假稱洽談購買化學原料,被安排與大里化工總裁「大里先生」(Mr. Osato)見面。邦身攜配槍赴會,被大里暗中測視無遺,邦行藏敗露,大里則虛與委蛇,會後卻命令其秘書「海爾格.布蘭特;魔鬼黨第11號黨員」(Helga Brandt,Number 11 of Spectre) 立刻將邦殺死。在大里化工總部大樓門外光天化日之下,邦被殺手駕車追殺,以機槍掃射,險象橫生,幸得明子再次駕車接應,並獲得老虎派人協助,將殺手連車一併消滅。

邦與明子趕往寧波號下碇處的「神戶港」(Kobe harbour) 貨運碼頭,調查隸屬大里化工的碼頭貨倉,發現寧波號替大里化工運送液體氧氣,屬製造火箭燃料的主要成分之一。二人被貨倉工人(亦即大里化工的爪牙)發現,邦負責引開兇徒,讓明子侍機逃脫,自己則單獨與眾兇徒展開追逐槍戰,邦結果遭受埋伏暗算,打暈被俘。

當邦甦醒後,發覺置身於魔鬼黨員布蘭特在寧波號的船艙內。性感艷妝的布蘭特向邦盤問,邦編造謊話回應,假裝為商業間諜,企圖賄賂布蘭特,遊說兩人合作竊取大里化工的商業機密謀利,以換取自由,之後一同逃往倫敦。布蘭特假意應承,並親自駕駛小型飛機載邦往東京。途中,布蘭特綁鎖邦於座位上,然後引爆點火燃燒機艙,自己則跳傘逃生,企圖殺死邦。邦於千鈞一發間掙脫綁鎖,控制小型飛機安全著陸。

邦確認寧波號卸貨地點後,根據貨船從上海出發繞過九州南端至神戶的航程路線,沿途圈畫日本境內可疑範圍,隨即駕駛軍情六處科技主管「Q」創造配備重型武裝的小型直昇機「Little Nellie」,飛行偵察。當飛越一處火山周圍時,遭遇四架重型武裝直昇機襲擊,雖然最後全部被邦殲滅,卻更加證實敵人的巢穴就在附近。與此同時,蘇聯一架衛星式載人太空船亦在軌道上遭不明飛行太空船所攻擊及吞噬,之後也是下落不明,與之前美國太空船的遭遇,如出一徹。事件後美蘇互相指責,本來已非常緊張的兩國關係,再進一步升溫。

鏡頭一轉,該火山口一道自動門緩緩打開,不明飛行太空船降落在隱藏火山內一個廣闊的太空船基地。原來美蘇兩國太空船先後被騎劫,均由魔鬼黨首領「恩斯.史達魯.布魯弗」(Ernst Stavro Blofeld) 所主導,他是受顧於中國,為發動美蘇戰爭而製造事端。布魯弗傳召大里和布蘭特,面斥大里為何沒有殺死邦,大里將責任推卸其助手布蘭特。布魯弗答應給予大里最後一次將功贖罪機會,命令他再去殺死邦;但當布蘭特離開時,他卻啟動機關,將她掉進佈滿「食人鯧」(piranhas) 的水池中,布蘭特要為「殺邦任務」失敗而付出生命的代價,被食人鯧活生生吞噬。

鏡頭轉回,田中告訴邦其計劃:一方面田中加緊訓練其「忍者」(ninja) 突擊隊,準備候命隨時出擊匪幫巢穴;另一方面邦將被偽裝為日本漁民,與一位日本妻子混入生活於魔鬼黨在附近經常出現的海島,監視匪幫行動,及打探匪幫巢穴的正確位置。在位處「兵庫縣姬路城」內的「忍者突擊隊」訓練大本營,隊員既有傳統日本武術的武士刀及飛鏢練習,也有現代世界戰鬥的槍械射擊及爆炸品培訓,邦亦參與其中。令邦和田中驚訝的是,竟然有魔鬼黨黨員混入,企圖殺害邦不遂,被邦殺死。同時,明子則協助邦化裝成日本人扮相。晚上,邦與明子正在熟睡,匪幫派出一名忍者殺手夜襲,潛入屋頂用線垂下毒液,企圖殺害邦時,卻不幸誤中副車,邦身旁的明子代替被毒死。邦連番遭遇襲擊,證明其行蹤敗露,已被魔鬼黨暗中密切監視,邦不再猶豫,決定加速行動。

在田中的安排下,邦假裝結婚,迎娶「鈴木」(Kissy Suzuki),她既是「南九州鹿兒島縣坊津」的一位當地「海女」(Ama),又是田中的下屬特務員;兩人混入島上居民的日常生活,繼續查探匪幫巢穴的正確位置。鈴木從居民口中得悉一個可疑的殺人洞穴,居民有去無回。鈴木帶領邦找到該洞穴,發現充滿毒氣,目的是防止外人進入,將所有擅闖者殺死。邦認定該洞穴與火山有關,於是兩人沿洞穴外爬上火山頂視察,發現火山口湖水祇是偽裝,其實是一塊綠色金屬機動門遮蔽著天面出口,完全覆蓋火山內隱藏的秘密火箭基地,門外則裝置隱蔽的重型防衛自動武器。於是兩人分頭行事:邦潛進匪幫基地窺探監視;鈴木趕回通知田中,立刻從突擊隊大本營派出支援,向魔鬼黨的火箭基地發動總攻擊。

邦在火箭基地發現並釋放早前被騎劫的美國太空人,在他們協助下,邦偷取換上一套太空衣,假扮匪幫太空人,企圖混入魔鬼黨的太空船「Bird One」,阻止其繼續騎劫美國太空船行動。不料卻被布魯弗發覺,將邦捉拿拘押至控制室,邦與布魯弗首度正面交鋒。「Bird One」順利升空,開始接近美國太空船,被美國雷達發現,美國軍方準備一旦蘇聯不理會最後通牒,太空船再被騎劫,便立即向蘇聯發動核武攻擊。

在田中領導和鈴木帶路下,日本忍者突擊隊接近匪幫的秘密火箭基地入口,被魔鬼黨發現,啟動重型防衛自動武器向突擊隊猛烈掃射,突擊隊受制被拒於金屬自動門外,處於捱打狀態。邦機警殺死控制機動門的匪徒,打開並破壞機動門,突擊隊沿繩垂下火箭基地,長驅直進,雙方展開激烈戰鬥。突擊隊驍勇擅戰,個人武術裝配傳統兵器,團隊戰略則動用現代武器,雙管齊下,逐漸控制形勢。然而,控制室固若金湯,一時間難以攻破,匪幫太空船卻快將成功吞噬美國太空船,美蘇核戰一觸即發,情況非常危急。邦憑藉個人機智,發現匪徒運用逃生的樓梯,是可以直達控制室的另外一條通道,在田中掩護下,邦沿此樓梯專責攻擊並闖進控制室,殺死布魯弗的保鑣「漢斯」(Hans),奪取其手上的控制匙,在最後關鍵時刻,引爆匪幫太空船的自動毀滅裝置,避免美國太空船再被騎劫,美國軍方亦即時停止軍事行動,避過一場美蘇核子大戰。

布魯弗遷怒大里,要他為暗殺邦計劃失敗而付出代價,將大里殺死。布眼見大勢已去,於是按動火箭基地自動毀滅系統,然後逃走。火箭基地爆炸牽起火山大爆發,可幸邦聯同田中、鈴木和尚存忍者突擊隊員均能趕及循海路離開,並分別由英國秘密情報局及日本海上自衛隊救起,至此全劇終。

英文同名小說《You Only Live Twice》是占士邦系列的第十二本故事,亦屬「布魯弗三部曲」(Blofeld trilogy) 其中的第三部曲,其餘:第一部曲是《Thunderball》(1961;第九本故事),電影命名《鐵金剛勇戰魔鬼黨》(1965);第二部曲是《On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1963;第十一本故事),電影命名《鐵金剛勇破雪山堡》(1969)。有趣的是:當第一部曲成為第四部占士邦電影《鐵金剛勇戰魔鬼黨》於1965年上映之後,第二部曲卻在尋覓、選擇和安排拍攝雪山外景場地時,遭遇莫大阻滯,故此被迫提前拍攝第三部曲,並成為第五部占士邦電影《鐵金剛勇破火箭嶺》於1967年上映;而第二部曲祇能經調動後位列第六部占士邦電影《鐵金剛勇破雪山堡》,隨後於1969年上映。

原本「布魯弗三部曲」小說版本,經歷第一、二、三部曲順序講述占士邦與魔鬼黨首領周旋的故事,一脈相連。譬如第二、三部曲小說的其中一個重要情節,就是在第二部曲結尾時,邦與新婚妻子「翠詩」(Tracy Bond) 結婚當天,於兩人駕駛婚車剛開始共渡蜜月途中,魔鬼黨首領布魯弗與其心腹「Irma Bunt」駕車狙擊邦,當匪車加速越過時,Bunt持M16突擊步槍施放冷槍,卻誤中副車,將邦妻翠詩殺死。邦悲慟不已,撫屍低語:「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小說亦以此句作結。隨後,在第三部曲開啟時,講述邦因為愛妻翠詩的逝世而意志消沉,終日酗酒及賭博,導致兩次任務失誤。據此顯而易見,由於電影版本將第二、三部曲次序互易,後者的電影故事既然發生居先於前者,則早出的電影故事必須作出適當調整和改編,以免兩部電影不能連戲。

如上所述,《You Only Live Twice》的小說版本,話說第二部曲完結之後八個月,邦感觸愛妻翠詩因為自己的工作而遭遇仇敵殺害,無辜慘死,導致邦性情大變,生活糜爛,終日酗酒及賭博,工作態度消極,經常遲到,兼且兩次任務失誤。邦的上司「M」打算開除他,幸得神經內科專家醫生「Sir James Molony」代邦求情,推薦可試用高難度工作刺激邦,協助他精神康復。M接納醫生的建議,決定給邦最後一次機會,讓他重新證明其實力,派遣他到軍情六處的外交科工作,並負責一項「不能完成的任務」:親赴日本接觸日本秘密情報組織主管「田中老虎」,說服他方與己方合作交換情報,向英國提供從截取蘇聯透過電臺通訊傳播密碼代號「Magic 44」的情報;而英國軍情六處則容許日方接觸英方其中一項情報源頭作為回報。

邦抵達東京後,經一名澳洲籍情報員「韓德森」(Dikko Henderson) 的帶領,開始接觸日本的生活方式,並透過其穿針引線,介紹認識「田中」。邦道明此次任務的來意,卻驚覺原來日本情報局早已派人滲透英方的情報源頭,邦立時完全失去談判的籌碼,無言以對。相反地,田中要求邦潛進位處一座古堡內號稱「死亡花園」(Garden of Death) 的地方,殺死其園主「Dr. Guntram Shatterhand」,皆因該地吸引許多企圖自殺的人趨之若騖,令日本政府在政治上感到尷尬。

從Shatterhand夫婦的照片中,邦發現二人正是殺死愛妻翠詩的元兇 — 布魯弗及其助手Irma Bunt;他欣然接受任務,卻不動聲色,隱藏確認布魯弗真正身分的秘密,準備公報私仇,為愛妻之無辜枉死報復。在一名前日本電影女明星「鈴木」(Kissy Suzuki) 的協助下,邦接受田中的偽裝及訓練,嘗試模仿一名日本本土煤礦工人的日常生活,並特別為此任務改名「轟木太郎」(Taro Todoroki),目的為滲透進入Shatterhand的堡壘,伺機殺死他。

邦以假冒本土煤礦工人身分混入死亡花園,遇見一身武士裝束打扮的布魯弗,卻被認出英國特務的真正身分,因而被拘押。邦幸運逃過被殺,與布魯弗展開決戰,經過一場激烈打鬥,邦最後徒手殺死布魯弗,並炸毀古堡。然而,邦在逃離古堡時不幸頭部遭受重創,病患失憶,祇能以一名日本漁民的身分,留在日本與鈴木共同生活。全世界都認定邦已逝世,並在報張上為邦刊載訃告。

當邦的健康情況改善之際,鈴木刻意隱瞞其真正身分,祇為永遠將邦留在自己身邊。鈴木與邦發生關係,並懷有身孕;她嘗試把握適當時機,將其快為人父的消息告知邦,希望邦會提出與自己結婚。與此同時,邦從報張閱讀有關「海參威」(Vladivostok) 的訊息,心中產生一種微妙感覺,懷疑這個城市與自己的失憶有關。邦告訴鈴木,他必定前赴俄羅斯找尋真相,小說至此完結。

根據美籍作家「雷蒙.班森」(Raymond Benson;從1997年至2003年繼續出版占士邦小說系列) 的分析,鈴木是「一位最具吸引力而且深愛著邦的女主角」(a most appealing heroine and apparently loves Bond very much),不但擔任邦的「文化繙譯員」(cultural translator),解釋日本本土的傳統與習慣,更懷孕邦的骨肉。

班森繼續闡釋,在韓德森、田中和鈴木的影響下,占士邦浴火重生:從生活糜爛、終日酗酒及賭博的莽漢,蛻變成為生命盛載滿充實目標、性格沾帶著風趣優默的紳士,牽引出小說的主題 — 占士邦的二度再生。這從小說第十一章敘述占士邦創作一首「俳句」(Haiku),並嘗試模仿日本著名詩人「松尾芭蕉」(Matsuo Bashō) 的風格,贈送與田中,可見一斑,其俳句云:
“ You only live twice:
Once when you are born
And once when you look death in the face
(You Only Live Twice, Chapter 11).”

顯而易見,此部電影的「原著小說」和「改編劇本」,兩者內容頗有出入,惟獨兩者均以當代日本為背景,並且均保留四名邦在日本接觸的共通人物,包括:邦的對頭人魔鬼黨首領布魯弗;向邦提供協助的韓德森、田中和鈴木。

專欄作家「Peter Duval Smith」曾經在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評論該小說的背景:
“the background is excellent … Mr. Fleming has caught the exact ‘feel’ of Japan …"。

另一位專欄作家「Maggie Ross」在英國《聆聽者》(The Listener;英國廣播公司出版的前文藝及廣播周刊雜誌,1929年1月創刊,1991年1月停刊) 亦有評論該小說的背景:
“if interest flags, as it may do, the book can be treated as a tourist guide to some of the more interesting parts of Japan."。

小說的原作者為何選擇日本為故事發生之背景?首先,原作者費林明特別喜愛日本,曾經與好朋友不祇一次暢遊日本,故此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感受,作為創作藍本。其次,小說創作與電影拍攝的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亦正是日本這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敗國,經歷浴火重生成功的年代。小說中的虛擬人物「占士邦」經歷「浴火重生」;背景後的真實社會「日本」亦是經歷「浴火重生」。「明治維新」:新日本誕生;「高經濟成長」:戰後日本二度重生。

費林明的原著小說《You Only Live Twice》,於1964年3月26日在英國出版,一紙風行;達爾改編的電影《鐵金剛勇破火箭嶺》,於1967年6月12日在英國上映,票房大收,最後結算達111.6 百萬美元。小說描述的背景日本,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完結後至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期間,如何經歷浴火重生?電影鋪排的實況日本,當時又怎樣宣傳其再生形象?走筆至此,暫且擱下,且看續篇分解。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維基自由百科》網頁,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七月 14th, 2018 2:28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