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一月

明治維新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明治維新」(Meiji Restoration),又稱為「御一新」,是指十九世紀中後期日本的一段歷史時期。於這段時期,由維新志士所建立的新政府,推行一系列改革,促使「日本現代化」(Modernisation of Japan)。

日本現代化的改革大方向,涵蓋–

(一) 新行政體系的確立,包括:天皇制度、責任內閣、廢藩置縣…等;

(二) 歐美文化為新日本的學習對像,包括:學術思想、經濟工業、軍事武備…等。

明治維新的遠因,早在「明治天皇」(Meiji Emperor) 登基前經已出現,包括兩者:「國際大環境」和「國內小氣候」。

自從1800年前後,歐洲出現「工業革命」(Industrial Revolution),以「化石燃料」(fossil fuel) 推動機器,取代人力,大量生產價廉物美的商品,既改變社會架構,亦增強軍事力量。1840 年,英國海軍以幾十艘機動裝甲船,運載數千兵力,避開傳統絲路的高山沙漠,改從海路直達中國,大敗清朝軍隊,史稱「第一次鴉片戰爭」(First Opium War),逼令道光皇帝主政的清政府簽下《南京條約》(Treaty of Nanking),割地香港島,賠款二千一百萬銀元,開放五口(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上海)通商。

大清戰敗的消息,迅速傳到日本,日本的精英階層莫不震驚,他們亦深知這股西方新力量,很快就會接觸日本,卻不知如何應對。

果然,於1846年,美國海軍准將「詹姆斯.貝特爾」(James Biddle) 率領三艘美國軍艦前來日本,要求開國,但被江戶幕府拒絕。1853年,美國海軍准將「伯里提督」(Commodore Matthew Perry) 又率領四艘美國軍艦駛入東京灣,江戶德川幕府不敢再拒絕,簽下《神奈川條約》(Kanagawa Treaty),被迫打開國門,這事件日本人稱為「黑船來航」。

日本開國之後,歐洲工廠的廉價商品大量湧入,打亂日本傳統的經濟架構,特別是手工業。許多日本人未受開國之利,卻首先蒙受其害,亦在幾百年鎖國心態影響下,普遍都對外國勢力產生「攘夷」的反抗情緒。與此同時,也因江戶德川幕府「對內高壓,對外軟弱」的處事手法,引起不滿,因此,再從「攘夷」發展出「倒幕」的另一情緒。遠離江戶東京的日本西南諸藩,如「長州藩」、「薩摩藩」等,歷來都對幕府的高壓隱藏不滿,這時候更在「攘夷」的旗幟下,公然發展出更多「倒幕」的活動。

1856年至1860年,英法聯軍再一次攻打清朝,是為「第二次鴉片戰爭」(Second Opium War)。聯軍攻入北京,燒毀圓明園,逼令咸豐皇帝簽下《北京條約》(Convention of Peking),割地界限街以南的九龍半島與英國,陪款英、法各八百萬兩。此戰之後,英國艦隊順道「訪問」日本。當時在「攘夷」的旗幟號令下,「薩摩藩」的「鹿兒島砲臺」,及「長州藩」的「下關砲臺」,向英國艦隊開火,英艦亦同時還擊,並摧毀兩個砲臺,這兩次事件,日本人分別稱為「薩英戰爭」(1863)及「下關戰爭」(1863-1864)。

兩次地區小戰爭後,薩長兩藩都深深體會到西方的整體實力,遠遠超越日本, 「攘夷」政策不切實際。反之,假若兩藩都同時引入西方技術,則有機會擊敗幕府。 於是,兩藩立刻轉換政策,鼓勵引進歐美新技術,積極訓練現代化軍隊。在「坂本龍馬」(Sakamoto Ryōma) 的協調下,兩藩組成「薩長同盟」,實行「倒幕」。

江戶德川幕府得悉兩藩私底下擴軍,立即發兵征討,1865年,首先攻打位處本州西南端的「長州藩」,史稱「長州征討」。1866年,幕府軍卻被長州軍擊敗,無功退回大阪城;相應地,倒幕派聲威大盛,乘勢進軍京都。

1867年1月,第121代「孝明天皇」去世;同年2月,其第二子「睦仁」年僅16歲,繼位為第122代天皇,就是聞名後世的「明治天皇」。1867年11月,倒幕派從明治天皇手中取得一份「討幕令」,旨為要德川幕府交出權力。幕府將軍「德川慶喜」(Tokugawa Yoshinobu) 採用以退為進策略,表面上宣佈「大政奉還」,卻在1868年1月,慶喜親自從大阪向京都進兵,與新政府軍在「鳥羽.伏見」(現京都市南區.伏見區)遭遇,展開戰鬥。當時幕府軍共配備94門大砲,比新政府軍的583門大砲相差甚遠,故此幕府軍雖然人數眾多,但由於武器的數量過份懸殊,慶喜最終還是戰敗,逃回江戶城。

倒幕軍由薩摩武士「西鄉隆盛」擔任總參謀,從京都出發,乘勝追擊幕府軍,1868年3月,包圍江戶城。幕府主戰派要求決一死戰,但幕府重臣「勝海舟」(Katsu Kaishū) 洞悉民心向背,認清嚴峻形勢,與薩長軍統帥西鄉隆盛談判成功,提出幕府將軍德川家得以延續為條件,勸說德川慶喜投降。4月21日,新政府軍和平接收江戶,史稱「無血開城」。

同年8月27日,睦仁天皇改元「明治」,乃取《易經.說卦傳》之「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嚮明而治」之意,亦正名為「明治天皇」的由來。於1868年9月3日,明治天皇頒布詔書,將「江戶」改名為「東京」(Tokyo);同年11月,明治天皇駕臨江戶城。翌年,即明治二年(1869年)10月13日,開始遷都東京。

與此同時,幕府最後一位將軍德川慶喜,則退隱於「駿府城」,結束由德川大將軍從第一代「家康」(Tokugawa Ieyasu) 至第十五代「慶喜」領導的江戶幕府統治,當中還有:秀忠、家光、家綱、綱吉、家宣、家繼、吉宗、家重、家治、家齊、家慶、家定、家茂,歷十五代,總計共二百六十五年。若與之前幾朝末代將軍比較,其可幸不同之處是,前者被殺,德川家族則賴以保全性命。幕府倒台後,東北藩主仍割據獨立,新政府前後共花約兩年時間,從1868年1月3日至1869年5月18日,才能平定局面,史稱「戊辰戰爭」(Boshin War)。

維新派憑藉「尊皇攘夷」口號推翻幕府後,以體現「坂本龍馬」於1867年提出的「船中八策」為基本,建立「君主立憲」新體制,實行三權分立,選舉官吏。船中八策的內容包括:

(一) 天下政權還於朝廷,政令應當出於朝廷。

(二) 設上下議政局,置議員以參萬機,展公議以決萬機。

(三) 公卿諸侯,以致天下人才,舉其有能,並且賜官晉爵,以爲顧問,另削有名無實之官。

(四) 廣棌公議以交外國,檢討規約以定其當。

(五) 覆核古有之律令,撰定完善之法典。

(六) 擴張海軍。

(七) 置親兵以衛帝都。

(八) 金銀貨物等市易之事,應參照外國,定其宜當之法。

1868年4月,明治天皇發佈帶有臨時約法性質的《五條誓文》,成為明治政府改革的基本綱領,其內容是:「廣興會議,萬事決於公論;上下一心,盛行經綸;官武一體,以至庶民,各遂其志,毋使人心倦怠;破除舊來之陋習,一本天地之公道;求知識於世界,大振皇國之基礎。」

1868年6月,明治政府又頒佈關於國家制度、機構的政令《政體書》,規定「天下權力皆歸太政官」,太政官下,設議政、行政、刑法三官,議政官掌立法,行政官掌行政,刑法官掌司法,由此確立「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   

為實現國家真正統一,「木戶孝允」、「大久保利通」等人迫使藩主「版籍奉還」。「版」指土地;「籍」指戶籍(人口);版籍奉還就是要諸侯向政府交出對土地和人民的封建領主所有權。版籍奉還後,木戶、大久保等決定「廢藩置縣」。1871年8月29日,木戶以天皇的名義,宣讀廢藩置縣詔書,廢除全國260餘藩,取消藩主對本藩的統治權,由中央委派知事治理。同年11月,藩縣合併為3府72縣。至此,一個統一的中央集權國家經已形成。

日本明治維新的推行,主要倚重「維新三傑」,意指該時期的三位維新派代表人物:

(1) 「木戶孝允」(Kido Takayoshi):本名桂小五郎,長州藩武士出身,1833年8月11日出生,1877年5月26日去世;

(2) 「西鄉隆盛」(Saigō Takamori):薩摩藩武士出身,1828年1月23日出生,1877年9月24日去世;及

(3) 「大久保利通」(Ōkubo Toshimichi):薩摩藩武士出身,1830年9月26日出生,1878年5月14日去世。

「木戶孝允」是首位擔任明治政府的實質執政者,實行:四民平等、廢刀令、廢藩置縣、人材優先等諸多維新法律。明治元年(1868年),木戶撰寫《五條誓文》草案,之後並且在「版籍奉還」、「廢藩置縣」中,也擔任核心角色。明治四年(1871年),隨「岩倉具視」考察歐美,擔任全權副使。1873年,完成考察回國後,建議政府制定憲法。翌年,兼任文部卿。此後,卻被大久保利通擠出權力中心,夾在激進派和保守派的鬥爭中,精神苦惱不斷,鬱郁不得志而亡,終年四十四歲。

「西鄉隆盛」是「倒幕戰爭」的總指揮,在「岩倉使節團」出訪歐美時,擔任留守日本,成為新政府第二位實質執政者。明治六年,因「征韓論」而引發政變後,西鄉下野,由「大久保利通」執政。

「大久保利通」,先赴歐洲學習,後在「征韓論」中擊敗西鄉隆盛等人,完全掌控政府權力中樞,大力發展「殖產興業」,領導「版籍奉還」、「廢藩置縣」等資產階級改革。他掌政期間,強化中央集權,進行專制統治,鎮壓農民起義和一切反政府行動,對外積極擴張,壓制自由民權。因此,大久保新政招致失去特權之武士階級的不滿,於1878年5月在東京被刺殺,終年四十八歲。

明治四年(1871年12月23日)至明治六年(1873年9月13日)期間,日本政府派遣「岩倉使節團」至美國及歐洲諸國訪問考察。該使節團由政府官員、留學生等共107人組成,特命:「岩倉具視」(時任右大臣)為全權大使;「木戶孝允」(桂小五郎,時任參議)、「大久保利通」(時任大藏卿)、「伊藤博文」(時任工部大輔)、「山口尚芳」(時任外務少輔) 四人為副使;出訪的主要目的是:

(一) 對簽訂了條約的諸國進行友好訪問,向對方元首遞交國書;

(二) 為了修改江戶時代後期與西方諸強簽訂的不平等條約,史稱條約改正,而進行預備性的談判;及

(三) 調查西洋文明。

該使節團來自明治政府工、農、礦、金融、文教、軍事、治安部門的四十六名官員,及六十一名留學生,從橫濱港登上海輪,東渡太平洋,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舊金山登陸。此後,他們橫跨美國大陸,訪問美國首都華盛頓市,並在美國累計停留長達8個月左右。結束對美國的訪問後,使節團渡過大西洋,探訪歐洲十一國,先後訪問遊歷英國(4個月)、法國(2個月)、比利時、荷蘭、德國、俄國、丹麥、瑞典、義大利、奧地利、瑞士。歸國途中,他們從地中海穿過蘇彝士運河,並經紅海,拜訪沿途多個歐洲殖民地和亞洲城市,包括:斯里蘭卡、新加坡、西貢、香港、上海等,但停留時間都比較短。1873年,終於回到橫濱港。

岩倉使節團離開日本的時候,日本基本上仍是一個封閉國家,日本人對世界所知甚少。但是,這群官員考察各國的工廠、礦山、博物館、公園、股票交易所、鐵路、農場和造船廠,令他們認識到當時的日本,不但需要引進新技術,更要引進新的組織和思維方式,惟有如此,方能將日本改造為現代化國家。此次出訪,不僅讓使節團成員意識到日本與先進國家相比落後甚遠,也對如何進行變革形成共識。使節團成員們不因所見所聞而沮喪,反而在回國後充滿幹勁,並急不及待向海外派出更多使節團,進行更詳細的考察。

岩倉使節團離開日本的時候,留守政府內部出現「征韓論」的論戰,而在使節團回國後,便發生明治六年的政變。這次政變,是以岩倉使節團為首的「歸國派」,奪取「留守政府派」的權力。留守政府派主張征韓,歸國派反對即時入侵朝鮮,表示日本國力尚不足以出兵,可能會引發與清朝的戰爭,要求先進行內治。1873年10月底,歸國派說服明治天皇,頒旨反對即時征韓。備受天皇及歸國派的壓力下,留守政府派官員的首領們,如西鄉隆盛、板垣退助、江藤新平等均辭職。同時,大久保利通、岩倉具視等歸國派則奪得大權,繼續推行維新政策。新日本政府將「殖產興業」、「文明開化」和「富國強兵」三大政策,作為建國的指導方針。   

「殖產興業」,就是大力發展資本主義經濟。大久保利通回國後,提出要以英國為榜樣。新設立的內務省利用國家資金,創辦千住呢紗廠、愛知紡紗廠等。同時,政府重視礦山開發和鐵路建設。經過十餘年發展,至十九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工業革命已幾乎席捲日本所有工業部門。

「文明開化」的目的,是通過學習西方國家的教育、科學和生活方式等,藉以改造日本封建文化。為實現國民的文明開化,政府取消以儒學為中心的封建教育,效法西方建立包括小學、中學和高等學校在內的教育體系,並努力在全民範圍內普及初等義務教育。1877年,東京大學建立。大久保利通還帶領剪短頭髮,隨後,明治天皇也開始仿效。   

「富國強兵」政策中,具有重要意義的是進行軍制改革,建立常備軍。1873年,兵部省發佈徵兵令,實行徵兵制。政府仿效德國,設立陸軍海軍學校。

明治政府實行的:「版籍奉還」、「廢藩置縣」、「四民平等」、軍隊歸於中央等政策, 大大削弱傳統士族的利益。他們知道這是大勢所趨,無可避免,但提出「征韓論」,希望透過征服韓國,在殖民地保留士族封建的利益。在岩倉使節團歸國後,新政府否決「征韓論」,代表士族利益的西鄉隆盛,與改革派的矛盾也越來越深,西鄉及數百名在薩摩藩出生的軍警,相繼辭官回到鹿兒島。

1874年,西鄉等人設辦私立學校,分為槍隊學校和炮隊學校,總計共有超過百所分校,這些學校實際都是準軍事組織。短短一年內,人數迅速發展到三萬人,接近控制整個鹿兒島行政與警察職位。鹿兒島儼然是西鄉的獨立王國,其政治訴求,對改革派政府直接構成威脅。

1877年1月,政府為防止西鄉叛亂,密令把鹿兒島的陸軍彈藥武器運走。西鄉派得到消息後,隨即襲擊軍火庫,搶走武器彈藥。2月,西鄉高舉「新政厚德」口號,率軍攻打熊本縣城,九州等地士族紛紛響應,西鄉兵力一度達四萬餘人。明治政府在大久保利通主持下,組織近六萬人的征討軍投入戰爭。8月,西鄉軍被擊敗,西鄉率殘部逃回鹿兒島,固守城山。9月,城山陷落,「最後的武士」西鄉隆盛切腹自殺,史稱「西南戰爭」(Satsuma Rebellion),是日本至今最後一場內戰。

擊敗西鄉後,明治政府加速維新,首先是「殖產興業」及 「文明開化」,十年已見成績。「富國」 之後,開始「強兵」,而強兵第一步,是建立海軍,這是島國向外擴張的基本功。英國與日本同樣是島國,而英國就是靠海軍建立「無日落」的環球大帝國,英國就是日本的一個好榜樣。

時至當刻,「明治天皇睦仁」登基已近二十年,從原本一個稚嫩無知的皇室孩童,被薩摩、長州藩閥和朝廷公卿抬出,作為「尊皇倒幕」的代理人,現已長大成人,蛻變為一個擁有獨立思想、期望建功立業的真正君主。他眼中的昔日楷模,絕不僅限於統一國內的「源賴朝 — 鎌倉幕府」(Minamoto no Yoritomo) 和「德川家康— 江戶幕府」(Tokugawa Ieyasu),而是曾經出兵朝鮮並窺竊明王朝的「豐臣秀吉 — 安土桃山時代」(Toyotomi Hideyoshi),以及建立環球殖民地的大英帝國。

日本帝國實現殖產興業和文明開化之後,在各個方面都呈現出氣勢磅礴向上的張力,無論是官僚、知識人或民眾,都聚集巨大的能量。在《大日本帝國憲法》下,這些能量全部聚合在政教一體的天皇政制內。朝野上下關注的焦點,都聚集如何為新生帝國謀求更大的發展空間。睦仁深知,自己作為帝國政治權力與精神信仰的領袖,在內外新情勢下所背負的責任。

日本在以往兩次窺覬東亞霸權的戰爭 — 唐高宗「白村江之戰」(Battle of Baekgang;663年8月17日)和明萬曆「朝鮮戰爭」(Japanese invasions of Korea;1592–1598),均敗於缺乏強大的海軍,這也致使它祇能退居東瀛列島。然而,直到近世後期,海防與拓疆的思想逐漸結合起來,自幕末「坂本龍馬」組建海援隊以來,維新志士和建國元老們,都把建造和經營強大海軍,作為日本崛起的重要法門。

1886年,嶄露頭角的中國「北洋艦隊」,震撼日本朝野上下,連睦仁自己都感覺,若不抓緊時間建造一支強大的海軍,未來恐怕還要受制於清朝廷。同年,海軍大臣「西鄉從道」制定新海軍軍備計劃。然而,建造海軍需要龐大經費維持,而當時日本政府財力不足,即便發行公債,仍難以支付。有見及此,睦仁毅然帶頭從皇室的經費中,撥出三十萬日元作為造艦費,並於1887年頒布詔令:

「朕以為在建國事務中,加強海防是一日都不可放鬆的事情。然而國庫歲入中,難以立即撥出巨款供海防之用,故朕深感不安。茲決定從內庫中提取30萬日元,聊以資助,望諸大臣深明朕意。」

明治天皇向他的臣子們揚起無形的鞭子,發出無聲的詔令:從即日起,天皇開始撙節內宮開支:進餐時撤食四碟八碗,入夜後停奏笙管笛簫;拋去錦衣玉帶,放棄鐘鳴鼎食;簡而言之,天皇不要享受和排場,祇要海軍。

伊藤博文等大臣也接受天皇的感召,在鹿鳴館等地發表演說,要求全國各地的「愛國志士」,紛紛以天皇作榜樣,為籌備海軍捐款。半年之內,數額竟然達到二百零三萬,不僅填補政府籌辦財力的不足,而且在舉國上下掀起擴軍熱潮。日本人不但向歐美購買軍艦,亦向西方國家學習造船技術,並在本土建立船廠,自造軍艦。

明治二十六年(1893年),明治天皇將內閣大臣、貴眾兩院議長和樞密院顧問官等人傳召至宮中,當面向他們發布敕諭,說:「國防之事,苟拖延一日,將遺恨百年」,要求政府和議會「協衷共濟」。他還表示今後六年之內,每年從皇室經費中撥出三十萬日元,並命令文武官員在爾後的六年中,也要抽出十份之一的月薪,全部上繳國庫,用以補充造艦經費之不足。

有鑑於明治天皇的威壓下,在野黨祇得偃旗息鼓,與政府妥協,重新審議預算案,並與天皇配合,這次舉動,首開天皇壓制議會之惡例。在明治天皇不遺餘力的支持下,直到甲午戰爭爆發前夕,日本大體上完成海軍造艦計劃,建立一支頗具相當規模的近代日本海軍,擁有:31艘軍艦;24艘魚雷艇;總排水量達61373噸。

據說「甲午戰爭」前夕,明治天皇甚至乾脆用餓肚節食的方法,示範給他的文臣武將,實起「帶頭作用」;當前線那些饑寒交迫的日本軍人,得知天皇為籌措軍費,每天僅吃一餐飯的時候,人人涕淚橫流之情,滿營呼號喧囂之聲。

1888年,中國正式宣告成立「北洋水師」。從此,近代中國正式擁有一支在當時堪稱「世界第九、東亞第一」的海軍艦隊。然而,自此以後,艦隊經費大幅減少。當時正為世界上海軍技術突飛猛進之際,及至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時,北洋艦隊已多年未置新艦,部份應進行之更新工程,如更換新式火炮,亦未能進行。原有的戰艦已開始落伍,無論航速、火炮、射程、射速,皆遠遠落後於日本。日本艦隊後發先至,採用了最新的技術。

光緒二十年(1894年),亦大戰前夕這一年,正是慈禧六十大壽。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六十是一輪花甲,祝壽的規模與形式超過以往,屬於情理之中。早於光緒十八年(1892年),光緒帝即頒下聖諭,提前近兩年時間,為慈禧六旬生日做準備。前方戰事吃緊,軍費開支屢屢告急,而後方慈禧卻為自己的生日慶典,大肆揮霍,導致朝中部分官員產生不滿情緒。光緒二十年十月初十日,是慈禧六旬慶典的高潮,而就在這一天,日軍攻佔遼寧南部重鎮「大連」。國土淪喪,重鎮失守,慈禧卻在宮中升殿受賀,大宴群臣,並接連賞戲三天。

歸根究底,甲午戰爭的失敗,最終還是由於清政府的腐朽無能,即使有鄧世昌這類愛國英雄,也不能改變戰爭的結局。相對地,日本海陸軍無論在士氣和裝備上,都遠勝清軍。

甲午戰爭之後,日本聲威大振,既從中國取得大量賠款,又從新征服的韓國取得大量礦產資源,大大加速日本的工業和軍備擴張。1904年,日本與俄羅斯為爭奪中國東北的控制權而爆發「日俄戰爭」,日本擊敗西方列強之一的俄羅斯,成功「脫亞入歐」,晉身世界強國之列。

1912年,明治天皇逝世,日本政府隨即在東京建造「明治神宮」(Meiji Shrine;現東京都澀谷區),於1920年11月1日啟用,供奉明治天皇和昭憲皇太后夫婦二人的靈位,以誌紀念。

總結整個明治維新的過程,維新早期,明治天皇仍是一個入世未深的青年,改革與否,都是由大臣決定。及至維新中後期,明治卻已全情投入,尤其在擴軍方面,憑藉克己形象和天皇權威,為日本贏得幾場戰爭,擊敗歐洲列強之一的俄羅斯,更提升日本至世界強國地位。從富國強兵而言,明治維新的成效,確實超卓可見。但從另一角度,把天皇的地位「神化」,卻是日本政治體制現代化的一大倒退,日本軍隊被稱為「皇軍」,其戰爭罪行,天皇難辭其咎。再換另一角度,日本天皇的克己廉潔,四民平等,用人唯材的政策,加上整個體制令人民感到認同和投入,則是國家現代化的最重要條件。

在中國,自英法聯軍和太平天國之後,曾經嘗試「洋務運動」(Self-Strengthening Movement)。然而,中國朝野由皇族至官僚,都清楚知道西化會威脅他們的體制和利益,因此推出「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方箴,希望用「中學」來保護體制的利益。官方雖然亦有派出少量「留學生」到歐美學習,但他們回國後到受到體制的排斥,被投閒置散。大清花費鉅資購買北洋水師艦隊,祇擁有強大的硬件,卻缺乏軟件的配合,變成不堪一擊,慈禧太后挪用海軍經費修建頤和園,便是一例。

在日本,明治維新的成功,事出有因。首先,明治維新主要是由下級武士推動,他們既能舞刀弄劍,也能知書識墨,卻又是體制內的失利者,這促使他們在西化改革中,確立弘大目標,銳不可當。其次,明治天皇亦是剛從德川幕府的權力陰影下解放出來,故能上下同心。其三,岩倉使節團出訪歐美,隨團有四十六名新政府官員,他們親身觀察西方實力的強大,遠遠超越日本,因此他們都主張「全盤西化」。明治三大國策中,「殖產興業」、和「富國強兵」均可以說是「西學為用」;但說到「文明開化」,卻完全是「西學為體」。畢竟,「文明開化」政策的基本主旨是,西方社會才屬文明,日本社會卻是落後未開化,日本必須完全學習西方,才能達到「文明開化」的境界。因此,「明治維新」可說是「從內到外」對日本傳統思想和文化的「大改造」。

中國的洋務運動,開始於1861年的英法聯軍戰役之後,起步較早,卻因為朝廷建制的疑慮,祇能溫溫吞吞地緩慢進行。日本的維新運動,開始於1864年倒幕戰爭,及至1874年岩倉使節團回國後確定方向和目標,雖然相對地起步較遲,但能上下一心,如火如荼地全速前進。1894年,甲午戰爭是兩國維新之後的第一次大比拼,結果由日本勝出,中國人如夢初醒,驚覺向來被瞧不起之小日本,已猛然崛起。

1896年,清朝開始派出第一批留日學生,此後每年有幾百人,多由官費資助,前往日本學習。1905年,發生日俄戰爭,日本擊敗西方列強之一的俄羅斯,聲威更盛,自此留日學生更急增至每年幾千人,許多都是自費生。日本政府對中國留學生的政策很寬鬆,主要視為一創匯產業,及長遠增加對中國的影響力。清末留日學生,總數達到幾萬人,很多都接受反清的革命思想,反清組織「同盟會」亦在日本成立。清政府亦選派很多青年到日本接受軍事學院訓練,這些軍事畢業生回國後,都成為清末民初設立之「新軍」的骨幹軍官。

相對地,留學歐美的學生比較少,祇得寥寥幾百人,他們多是由教會或傳教士選拔資助,入讀歐美的一流大學,畢業回國後,都成為尖端專業人士,但因為人數較少,影響力不及日本留學生。由此可見,明治維新對清末民初的中國政治、文化、軍事,都有很大影響;推翻滿清的革命家,以至五四運動的文化人,許多都有留學日本的履歷。

明治維新推行「文明開化」時,日本學者把許多西方的書籍和學術概念,用漢字翻譯出來,是為「和製漢語」,例如:科學、哲學、文化、文明、人民、共和國… 等,大大加速日本人對西方文化文明的認識。明治後期,中國留日學生又把許多「和製漢語」的西方概念帶回中國,並溶入成為現代白話文的一部分。我們現時的中華日常用語,竟然仍帶有濃厚的日本明治維新時期之影響,確實難以想像。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維基自由百科全書》網頁,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一月 27th, 2018 4:36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