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接首篇開始介紹坂本龍馬的進德修學過程和內容,及次篇延續闡釋其建功立業經歷和範疇,本篇最後描繪龍馬的個人情緣與地域聯繫。

首先是個人情緣。龍馬生命中曾遭遇數位女性,涵蓋男女、姊弟、朋友之間的感情經歷,闡述如下。

出生入死,結褵髮妻:楢崎龍
「楢崎龍」(Narasaki Ryō;簡稱阿龍)於1841年七月二十三日在京都出生,父親「楢崎將作」是京都醫師,與母親「貞」共育有五名子女:阿龍是家中長女;還有兩名妹妹「光枝」、「起美」;及兩名弟弟「太一郎」、「健吉」。

在安政年間,第十三任彥根藩主「井伊直弼」就任江戶幕府大老,擅自簽訂《日美修好通商條約》,並主導「安政大獄」,鎮壓以尊王攘夷派為首的反幕府勢力。當時,阿龍父親由於曾和攘夷志士交流,當下又因參與營救被追殺的志士,遭受牽連被捕入獄,之後雖獲赦免出獄,卻於1862年(文久2年) 六月二十日病逝,遺下一家六口流落京都。阿龍為養家計,在位處京都七条新地的「扇岩旅館」工作。

1864年初,龍馬的土佐攘夷志士好友「岡田以藏」,號稱「人斬以藏」(劊子手以藏) ,是日本幕末四大人斬之一,因為協助土佐勤王黨首領「武市半平太」向尊王攘夷反對者執行「天誅」的暗殺行動,故此同時分別被幕府旗下的新選組和見回組及隸屬土佐藩的藩吏所追捕,從大阪逃亡至京都。龍馬聞訊後,於同年五月趕至京都,到訪許多攘夷志士隱居的扇岩旅館,打聽以藏的行踪,期望協助營救,卻漫不經意地在此處初次邂逅阿龍。

當時阿龍正為籌措金錢營救負債的妹妹「光枝」而煩惱,龍馬得悉後,雖然祇是第一次見面,亦慷慨解囊相助,阿龍對龍馬感激不已,留下良好印象。與此同時,以藏被新選組逮捕,臉上被刺上「無宿人鐵藏」的字樣後,在京都被釋放,旋即遭到早已埋伏在側的土佐藩捕吏襲擊,再度被逮捕,被押解投入土佐山田町監獄。龍馬無奈,返回海舟塾繼續接受海軍訓練。

1864年(元治元年)六月五日,京都發生轟動的「池田屋事件」,導致長州藩等尊攘派志士在京都的勢力嚴重受挫,也讓「新選組」一戰成名。此事件結果造成志士十四人死亡,當中包括:肥後的宮部鼎藏、長州的吉田稔磨、土佐的北添佶磨及望月龜彌太等,事後遭受牽連者,更多達二十四人。

在池田屋事件之後,幕府經調查發現,死去的「望月龜彌太」竟然是海舟塾的塾生,並且在海舟及龍馬身邊,還有許多尊攘派志士。海舟因此被幕府召回江戶,更於同年十一月十日被免除其軍艦奉行的職務,而海軍操練所自然也被廢止。與此同時,龍馬為逃避新撰組的追查,躲在阿龍家中,然而對好友龜彌太被殺一事,一直耿耿於懷;而阿龍亦因父親為救攘夷派志士被捕,最後還丟掉性命,所以討厭攘夷派,也討厭新撰組和薩摩人。

同年(1864年)七月,發生「禁門之變」事件,長州和幕府開戰後,京都陷入一片戰火之中,阿龍工作的扇岩民宿被燒毀,一家六口生活頓感徬徨。當年龍馬與位處京都伏見「寺田屋船宿」的老闆娘「登勢」友好,每次來到京都的時候,經常都在寺田屋住宿;於是龍馬與登勢商量,為阿龍一家安置住宿,並安排阿龍在寺田屋做幫傭工作,協助解決阿龍一家的生計。龍馬與阿龍經多次接觸後,兩人漸生情愫。

1866年(慶應二年)一月二十二日,龍馬負責穿針引線,竭力安排薩長雙方會面,薩摩由西鄉隆盛及小松帶刀為代表,長州則由桂小五郎為代表,並以龍馬為中間人列席,成立兩藩之間的軍事同盟 —「薩長同盟」。然而,此次會面的消息被洩漏出去,就在同盟簽約之後第二天(1866年一月二十三日),龍馬回到投宿的伏見寺田屋,與同行的長州護衛「三吉慎藏」飲酒慶祝,不料此時隸屬伏見奉行所的接近一百名捕吏卻埋伏在外,準備逮捕龍馬。

凌晨三時左右,阿龍正在一樓浴室洗澡,發現窗外的異常動靜,大吃一驚,立刻隨便披上一件衣服,從後門衝出庭院,正好與捕吏碰上。捕吏向她查問二樓客人的姓名,她則說謊蒙混過去,連隨急忙從另外一個梯子直奔二樓通知二人。說時遲那時快,近二十名捕吏已經蜂湧進入屋內,龍馬緊握史密斯及威森2型手槍(高杉晉作相贈),三吉則手持長矛槍,冷靜應戰。戰鬥中,可幸由於寺田屋的天花板很低,導致捕快們的武士刀不易施展,龍馬的左手指仍被砍中,右手也負傷。兩人眼見無法繼續抵抗,決定逃走,在黑暗中沿著河岸一路逃亡;負傷的龍馬躲在木材場的架子上,三吉則偽裝成旅人逃入伏見薩摩藩邸求救,同時阿龍亦趕至薩摩藩邸請求增援。龍馬於次晨才在薩摩藩的幫助下獲救,隨即與阿龍及三吉移居京都薩摩藩邸暫避。

1866年二月中旬,即發生上述「寺田屋事件」後不久,龍馬與阿龍結婚。為治療左手的傷勢,在西鄉的建議下,龍馬決定前往霧島山的鹽浸溫泉休養,並與阿龍享受蜜月旅行。同年二月二十九日,龍馬帶著阿龍從京都出發,乘坐薩摩藩的三邦丸前往薩摩,於三月十日到達薩摩。兩人在該處停留共八十三天,期間遍歷鹿兒島、濱之市、日當山溫泉、鹽浸溫泉、霧島山等地。其中在前往霧島途經日當山溫泉,停留四天三夜;再到鹽浸溫泉,逗留最長時間達十一天。除了浸泡溫泉外,又在山谷中釣魚和用手槍打獵,徜徉於大自然中,夫妻二人度過新婚愉快的時光。其後,他們登上東霧島主峰 — 高千穗峰 — 的山頂,傳說這裡是天孫降臨之地,更淘氣地拔起山頂據說是御神體的「天之逆鉾」。於治療左手傷勢的同時,也在溫泉聖地盡情休養,龍馬與阿龍兩人在這一趟旅程中,享受難得的清閒,而這次旅行也被認為是日本最早的蜜月旅行。

離開薩摩之後,龍馬將阿龍先後安置在兩位當地豪商好友的宅邸,包括:「小曾根英四郎」位處長崎的別邸;及「伊藤助太夫」位處下關的邸別館。1867年(慶應三年) 十一月十五日,龍馬被暗殺時,阿龍正在暫居於下關的伊藤助太夫邸別館,僥倖逃過一劫。龍馬的死訊,於兩週後由三吉慎藏告知當時身處下關的阿龍。

龍馬死後,阿龍曾到土佐寄居於龍馬三姊坂本乙女的家裡,但祇約三個月左右便離開,繼續流浪各地。阿龍離開的主因,傳聞是與乙女不和,但阿龍後來曾經闢謠,表示乙女對待自己甚好,真正與她發生摩擦,卻是龍馬兄長坂本權平夫婦,而她與龍馬的來往書信,也全被燒掉。

其後,阿龍與商人「西村松兵衛」再婚,改名「西村鶴」,兩人之間亦無子嗣。據傳她晚年時常因思念並悲嘆失去龍馬而酗酒,在酒醉時會說:「我是龍馬的妻子」。1906年,阿龍在横須賀逝世,享年六十六歲,墓所設於横須賀市大津信樂寺,墓碑上刻著「贈正四位阪本龍馬(墓碑上刻錯姓氏)……」和為龍馬之妻的字樣。

龍馬與阿龍,從1864年初彼此認識至1867年底龍馬離世,相聚雖然祇是短暫的四年時光,卻已歷盡男女愛情的各個階段:初次邂逅;二度重逢;漸生情愫;互相傾慕;出生入死;亡命天涯;新婚燕爾;蜜月溫馨;夫唱婦隨;兩情相悅;矢志不渝;無悔無憾。夫妻相處方面,阿龍對龍馬的事業和工作不感興趣,從未查問底蘊干涉,據說她所知悉有關龍馬的事蹟,全部都是日後由明治政府轉述。她從來都祇是於靜默背後在精神上支持龍馬,確實是龍馬生命中的第一女性。

青梅竹馬,初戀情人:平井加尾
「平井加尾」於1838年在土佐國土佐郡井口村出生,父親「平井傳八」是土佐藩「新留守居組」(上士最下層),兄長是「平井收二郎」。加尾比龍馬小四歲,溫柔婉順,才色兼備,懂唱和歌。由於平井家與坂本家距離接近僅約一公里,故此自幼經常來往,既與龍馬三姊坂本乙女同是學習一絃琴的朋友,亦與龍馬份屬青梅竹馬,傳聞認定是龍馬的初戀對象。

1854年六月,龍馬暫時結束為期十五個月的江戶修行(原先申請核准的十二個月,再加上黑船來航期間受到臨時徵召的三個月),回到故鄉土佐之後,向加尾求婚,期望和加尾興辦一個劍術道場。加尾欣然答允,喜極而泣,卻遭兄長收二郎激烈反對,甚至以切腹相迫加尾放棄,因為收二郎另有所圖。

話說與此同時,因爲土佐藩參政「吉田東洋」的藩政改革,令土佐藩家老「柴田備後」的既得利益受損,後者打算利用土佐勤王黨的「武市半平太」和平井收二郎等人對抗,而半平太亦開始接近備後,期望借助勢力把開國派的東洋趕出土佐藩。半平太和備後獲得收二郎的應允,準備秘密把加尾送到京城潛伏,密謀刺探朝廷中尊皇攘夷派「三條實美」的行動。故此加尾雖然曾經和龍馬海誓山盟,私訂婚約,最後卻未能如願,被迫揮淚斬情絲,她心灰意冷,終日愁眉不展。

1859年十二月,剛巧「山內友姬」(當時土佐藩第十五代藩主山內容堂之妹) 被安排嫁入京都「三條家」,加尾因為是上士之女,故此可以擔任「御付役」(隨從女官) ,陪嫁偕同上京,然後順勢留在京都三條家工作。從此,加尾一方面既要對脫藩上京的土佐貧窮下士和脫藩浪士,提供各項援助;另一方面並要把京都的動靜,向身為土佐勤王黨幹部的兄長收二郎報告。1860年九月十三日,龍馬寄給加尾一封署名書信,據說是要加尾喬裝男性,一同進行勤王運動;又請其扮演間諜,以三條家侍女的身份,深入御所,探查關東的情勢。

1861年二月,當龍馬脫藩之後,收二郎寄信指示加尾,拒絕龍馬的任何要求。與此同時,龍馬找到加尾,最初加尾因爲哥哥的忠告而拒絕跟他見面,可是最終還是感情戰勝一切,她與龍馬一起渡過溫馨的一夜。一次偶然機會,被加尾收藏起來的龍馬遇見以藏,以藏激動不已,告知龍馬他曾殺人。龍馬、加尾和以藏三人一起喝酒,聚舊聊天,惺惺相惜;但三人都心裡明白,隨著時代的改變,他們各人亦已改變,再也不能回到往昔好朋友時候的舊日模樣。

加尾繼續在三條家工作,直到1862年十月才返回土佐。1863年六月八日,加尾兄長收二郎由於土佐勤王黨失敗而切腹自殺。1866年三月,龍馬與阿龍結婚的消息,傳到加尾的耳裡。接連兩項惡號,對加尾打擊很大。同年,加尾二十七歲,她明白舊情如逝水,於是與原來是土佐勤王黨員的「西山志澄」結婚,西山為延續平井家的香火而入贅為養子,後來直至1878年三月,西山與加尾才共同復籍西山家。

1867年十二月,龍馬在近江屋被暗殺。1868年,西山隸屬土佐藩士參謀「坂垣退助」率領的迅衝隊成員,參與戊辰戰爭,在會津戰役建立戰功。明治維新後,西山成為御親兵一員;1873年(明治六年),追隨板垣於政變中下野。之後,繼續追隨板垣為自由民權運動奔走,曾因為參加自由民權運動而入獄,於1890年擔任自由黨幹事,亦當選過四次眾議院議員。1898年,「大隈重信」組織大隈內閣,由大隈兼任首相及外相,板垣任内相,西山則被指派為警視總監。隨著夫婿官運亨通,加尾擺脫早年被兄長操弄的不幸命運。

1909年,加尾以七十二歲高齡辭世,墓地葬在東京都港區青山2丁目南青山靈園。加尾一生雖然波瀾起伏,卻可保持身體健康,並有良好的伴侶相陪,和龍馬死後之阿龍和千葉佐那的情況相比,還可算是渡過後期幸福的人生。

劍術切磋,師生情侶:千葉佐那子
「千葉佐那子」(亦稱「千葉佐那」)生於1838年(天保9年),是家中的二女,父親「千葉定吉」是北辰一刀流祖師「千葉周作」的弟弟。佐那早在十歲時就獲得北辰一刀流皆傳的實力,其小太刀刀法非常出色,擁有北辰一刀流小太刀「免許皆傳」身份,亦是長刀師父。她不單劍術精湛,亦以美貌而廣為人知,因此被稱作「千葉的鬼美女」和「小千葉美女」。

1853年,佐那十六歳,在父親主持的北辰一刀流桶町「千葉道場」,結識前來學習劍術的龍馬,遵從父命經常陪伴龍馬切磋,並向龍馬提點。龍馬擁有劍術天賦,修行期間又獲名師指導,再加上自身的努力鍛鍊,成績超卓,在芸芸眾徒弟中脫穎而出,僅次於千葉道場館主長子兼塾頭的「千葉重太郎」。佐那被龍馬充滿理想、胸懷家國的高尚情操深深吸引,心生愛慕之情;龍馬亦對佐那巾幗英豪、剛柔兼備的出類個性產生好感,在家書中也曾提及佐那。兩人朝夕相對,妾意郎情,大有進展,佐那期盼能負託終身,派遣兄長重太郎說親,祇是龍馬早已心有所屬,兼且當前急務聚焦在救國,無奈婉拒佐那的美意。

隨著修行期滿,龍馬返回土佐,臨別時曾扯下身上和服紋有家徽的一隻袖子,贈予佐那以留紀念。在池田屋事件後,儘管龍馬不再踏足江戶,佐那始終保存著龍馬相贈那隻印有家紋的袖子,祇能相會夢魂中。

明治維新後,佐那首先於學習院女子部任職舍監,後來轉行以家傳針灸為業。她一生鍾情龍馬,獲告知龍馬被暗殺逝世的消息後,始終以龍馬未婚妻自居,終生未嫁。1896年(明治29年) 十月十五日,佐那辭世,享年五十九歲,死後因為沒有親屬,被葬入無名公墓上。曾受佐那保護的山梨縣在野自由民權運動家「小田切謙明」和「豊次」夫婦,哀憐其死後孤獨悽涼,將她遷葬小田切家墓地,位處山梨縣甲府市朝日5丁目「日蓮宗妙清山清運寺」,墓碑上刻著「坂本龍馬室」字樣。

舔犢情深,姊代母職:坂本乙女
「坂本乙女」於1832年二月二日出生,父親是土佐藩鄉士坂本八平,母親是坂本幸,她是家中的三女,亦即龍馬的三姊。她身高約1.75米,體重約113公斤,是一位體型高大的女性。她熟習使用薙刀,亦擅長劍術、馬術、弓術、游泳等武藝;同時也通曉經書、繪畫、撫琴、三味線、舞蹈、謠曲、和歌、淨琉璃(日本說唱敘事表演)等文藝,可說是一名文武雙全的才女。

1846年,在母親幸死後,乙女姊代母職,照顧當時年僅十歲的龍馬,並且教導龍馬書道、和歌、劍術等。由於乙女上述這種突破當時女性框架的性格,對於龍馬的人格培養,帶來深遠的影響。

1856年,乙女和典醫「岡上樹庵」結婚,並且生下一男一女:赦太郎、岡上菊榮。但由於家風不同,丈夫曾施家暴並有外遇等原因,兩人於1867年離婚,之後乙女便返回娘家。她是最能夠理解龍馬的家人,是龍馬凡事商量和傾訴的對象,又時常給與鼓勵;當龍馬出門在外,還經常書信來往,喧寒問暖,關懷備致。

晩年時改名為獨,與養子坂本直寛(在北海道北見市從事開拓)同住。1879年八月三十一日,據說因為害怕感染霍亂而沒有吃蔬菜,造成壞血病逝世,享年四十七歲。

關顧支持,義薄好友:登勢
「登勢」於1829年(文政十二年) 出生,是在大津經營旅館的「大本重兵衛」的次女,也是幕末時期京都伏見船宿「寺田屋」第六代老闆「寺田屋伊助」的妻子。丈夫終日遊手好閒,令旅館經營困難,也因為愛喝酒而英年早逝,此後由登勢一人獨力經營寺田屋。

由於登勢的容貌與龍馬母親坂本幸非常酷似,故龍馬將她當作母親一樣敬愛,甚至以娘親稱呼,而登勢亦特別疼愛龍馬。龍馬對她絕對信任,曾多次寫信給她,拜託她辦理事情和向她訴苦,當阿龍生活窮困時,龍馬也拜托登勢將她收為養女照顧。

登勢個性膽大心細,義薄雲天,非常喜歡照顧朋友,從龍馬開始,就匿藏和保護許多被幕府盯上的尊王攘夷派志士,因此曾被幕府視為危險人物,甚至差點下獄,她仍依然故我,無畏無懼。1863年,由於寺田屋事件發生,店內遭到薩摩藩士破壞,登勢立刻命令傭人將被破壞的榻榻米和紙門加以更換,並且繼續經營。之後,依然多次保護隱匿龍馬和尊王攘夷的志士們。1877年(明治十年) 九月七日逝世,享年四十八歲。

綜合來說,龍馬的一生,遭遇多位女性,包括上述重要的五位,各具不同性格,亦各自扮演不同角色,涵蓋:舔犢情深的姊代母職;青梅竹馬的初戀情人;劍術切磋的師生情侶;出生入死的結褵髮妻;關顧支持的義薄好友。龍馬與五位女性產生的愛情、親情和友情,豐富龍馬全面的感情生活;再者,她們均對龍馬的進德修學與建功立業,發揮無法估量的鉅大影響;從這五段感情經歷,亦可增加對龍馬的幾分瞭解。

其次是地域聯繫。龍馬終其短暫人生,奔走來往日本多個縣市之間,覆蓋高知、江戶、神戶、京都、長崎、下關、鹿兒島等地,逗留各處時間或有長短,都曾留下許多足跡。一百五十年後的今天,當旅客重臨舊地,還可緬懷龍馬昔日的豐功偉績,其中一些著名景點,列舉如下。

進德修學的地域–
(甲) 高知:
(1) 坂本龍馬誕生地之碑(龍馬誕生地);
(2) 才谷屋跡(龍馬家的本家);
(3) 高知城;
(4) 高知縣立坂本龍馬紀念館;
(5) 桂濱坂本龍馬銅像;

(乙) 江戶:
(1) 桶町千葉道場(龍馬在江戶學習北辰一刀流的道場);
(2) 江戶土佐藩屋敷(龍馬在江戶劍道修行的住處);

(丙) 神戶:
(1) 神戶海軍操練所跡碑(龍馬學習操縱海軍船艦之地);

建功立業的地域–
(丁) 京都伏見:
(1) 寺田屋(龍馬在京都的主要下榻地);
(2) 坂本龍馬忠魂碑;

(戊) 京都洛中:
(1) 京都靈山護國神社(龍馬及中岡慎太郎的埋骨之地);
(2) 坂本龍馬及中岡慎太郎之墓;
(3) 土佐藩邸跡;
(4) 近江屋跡(坂本龍馬及中岡慎太郎遭難之地);
(5) 酢屋(坂本龍馬寓居跡);
(6) 池田屋騷動跡;

(己) 長崎:
(1) 龜山社中跡(龜山社中紀念館);
(2) 龜山社中資料展示場;
(3) 坂本龍馬銅靴像;
(4) 風頭公園坂本龍馬像及司馬遼太郎文學碑;
(5) 哥拉巴園。

總而言之,際此日本「大政奉還」 (1867年十月十四日) 及「龍馬逝世」(1867年十一月十五日)剛滿一百五十周年,回顧龍馬短暫而燦爛的一生,彰顯完全進德修學的培育,豐富感情連繫的鼓勵,兩項個人元素相輔相成,還須有利客觀環境的配合,才能成就建功立業的佳績,引領龍馬創造「船中八策、大政奉還」新思維,開闢日本當下政治新領域,為日後明治維新的成功,奠定穩固的基石,亦造就坂本龍馬成為後人懷念、景仰的日本民族英雄。

備註:本文部分資料,取材自–
(1) 《維基自然百科網頁》;
(2) 《坂本龍馬》,楓樹林出版;
(3)《日本人物群像》,陳再明著,聯經出版;
(4) 日本放送協會大河劇《龍馬傳》,
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四, 十一月 23rd, 2017 11:00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