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月

櫻花菊花 誰主日本?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當訪問一位香港普羅市民:「日本的國花是甚麼?」一般衝口而出的答案都是:「櫻花。」當請教一位正在學習日語或對日本文化略有認識的港人同一問題,他會侃侃而談:「一般人都誤解櫻花是日本國花;其實菊花代表日本天皇皇朝,故此菊花才是日本國花。」櫻花與菊花的日本國花之爭,由來已久,沒有既定答案,甚或兩者都同時獲得承認。

被選為一國之花,必須是其國家的象徵,既要能代表國家;亦要被其人民所尊重。日本現今是一個君主立憲國家,日本天皇祇是一名精神信仰領袖,雖然仍被人民所尊敬,日常生活亦被日本傳媒所關注追訪,但實際權力已完全落入民選國會手中,可算是一個傀儡皇朝。菊花所代表的已是一個大權旁落的天皇皇朝,其國花地位是否應該被受質疑?國家權力既然全歸人民手中,則是否應該以民意所選為國花?

菊花雖有國花之虛名,但在日本社會為櫻花所取代卻屬事實;櫻花的重要地位,已完全融入普羅大衆的日常生活中、深刻印進每個國民的心坎裏。長久以來,在全日本各地 — 遠山近水、城市鄉郊、社寺樓臺、大街小巷、前庭後院 — 遍植的是櫻花;移贈外國種植的也是櫻花;每年開花期間透過傳統告示板與現代互聯網向全國廣泛發放賞花情報的亦是櫻花;舉辦全國性或地區性大小各類賞花活動的還是櫻花;相反地,菊花可曾擁有近似規模的活動和影響?

假若日本民衆信奉「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話,則天皇皇朝是否仍然存在已非關鍵,而應以民意選擇為依歸,選定櫻花為日本國花?菊花是皇侯貴族的標誌,櫻花是平民百姓的象徵,春櫻秋菊都是好花,兩者祇擇其一,雅帆認為日本的國花應該是櫻花。

欣賞櫻花,不論是單獨一株的品味近觀或是千本樹羣的顧盼遠眺,也各具特色;又或採取靜態的角度或動態的參與,亦各擅勝場。去年四月的日本櫻花花開燦爛,雅帆刋載幾張京都櫻花照片,給讀者欣賞。

附圖一:洛東衹園白川路旁的染井吉野

附圖二:衹園白川的町屋建築與枝垂八重櫻,盡顯江戶風情

附圖三:衹園白川沿路櫻花

附圖四:洛南醍醐寺百年櫻樹

附圖五:洛北高野川沿河小孩賞櫻

附圖六:洛中平野神社櫻花

附圖七:洛東哲學之道櫻花隧道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四, 一月 1st, 2009 12:11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海遠
 1 

海遠去過京都幾次,但由於各種原因,都錯失了「醍醐花見」,海遠當要繼續努力。

京都的「醍醐花見」與奈良的「吉野花見」,都是日本戰國時代豐臣秀吉一統天下之後為了顯示勢力而舉辦的賞櫻盛會,自此兩個花見聲名鵲起,算起來已有四百一十年的歷史了。

附註:「醍醐花見」始自豐臣秀吉於慶長3年3月15日(1598年4月20日) 在京都醍醐寺舉辦的花見遊行;直至今天,日本人每年4月第二個星期日仍然遵循古禮,穿著桃山時代的服飾,模仿當年繼續舉行「醍醐花見」盛會。料想不到當代的少數貴族玩樂,卻變成現今的大衆平民活動。

一月 7th, 2009 at 7:11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