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進上篇從歷史旅遊的角度記述「軍艦島」和「哥拉巴園」,本文接續介紹北九州鐵道旅行的其他歷史景點。

(三)「大浦天主堂」(Ōura Church)
「大浦天主堂」的正式名稱為「日本二十六聖殉教者天主堂」(見附圖一)。話說日本於江戶時代曾經禁止外國人傳教,甚至大舉殘殺歐美傳教士。其實更早於1597年的安土桃山時代,豐臣秀吉首先下令由京都送來二十六名天主教信徒,在長崎西坂山被處死,當中包括:六名外籍傳教士(4名西班牙籍、1名墨西哥籍及1名葡萄牙籍傳教士);另外還有二十名日籍信徒,其中三名未成年者最小才十二歲。直至幕府末期,日本開放「鎖國政策」,為紀念這二十六名聖殉教者,於1864年,在長崎外國人居留地的「哥拉巴園」(Glover Garden) 旁邊,也就是面對著西坂山丘的殉教地,由法國傳教士興建一座「大浦天主堂」。

為何該座天主堂以「大浦」命名?這卻關連「長崎三女傑」之一:從事國際茶葉貿易的女商人「大浦慶」(Oura Kei;其他兩名女傑是從事醫療工作的醫生「楠本イネ」(Kusumoto Ine) 和國際親善工作的侍女「道永栄」(Michinaga Ei)) 的故事。話說1828年(文政11年)7月30日,大浦慶在長崎市油屋町一個富裕油商家庭出生,年幼時便與賀古市郎右衛門之次男「大五郎」訂下婚約,招贅入門大浦家為女婿,並讓他繼承其家族生意。1837年,大五郎當年十九歲,而大浦慶祇有九歲,大五郎不幸英年早逝,大浦慶的母親隨後也相繼去世。1843年12月15日,長崎市鍛冶屋町發生禍連526戸的滔天大火,她的住所亦於火災中燒毀,大浦家損失慘重。與此同時,賣油業競爭激烈,生意大不如前,大浦家開始家道中落。

1844年,十六歲的大浦慶再以招贅入門方式,與來自天草庄屋的「幸次郎」結婚,不久因意見不合而離婚。年輕的大浦慶屢遭打擊,卻沒有向逆境屈服,力圖振興大浦家,進口布匹轉營製造和服,亦開始嘗試販售茶葉,尋找新貿易商機。1848年,大浦慶二十歲,秘密進入上海學習和研究製造茶葉。

1853 年,日本發生美國軍艦向徳川幕府要求開國的「黒船事件」,大浦慶趁乘時勢轉變,一方面經由中介人「宮崎徳松」(Miyazaki Tokumatsu) 接洽,獲供應在九州「佐賀縣西部嬉野市」(Ureshino, Saga;當時肥前国藤津郡嬉野) 種植的茶葉;另一方面在阿蘭陀通詞(荷蘭語傳譯員)「品川藤十郎」(Shinagawa Fujuro) 協助下,向身居「出島」(Deshima) 的荷蘭商人詢問尋求出售茶葉之門徑,並正式洽談生意成功,從此打開國外茶葉貿易的通道,開創日本茶葉出口之先河,遠銷至英國、美國、阿拉伯等地,大浦慶當年二十五歲。

三年之後的1856年,英國船艦來到長崎,她又與英商「威廉.奧爾特」(William A1t;詳見網誌377 〈長崎今昔(二) :旅遊首篇〉 ) 商談成功達一萬公斤的茶葉大買賣,不但將家道中興,更超越前人。1861 年,美國發生南北戰爭,其生意因而大受影響,可幸於 1865 年戰爭結束後,美國又出現大量的茶葉進口需求,大浦自然不會錯失龐大商機,努力奔走於九州各地茶園之間,收購茶葉運往美國。大浦慶此時三十七歲,於商界的聲望升至最高點,以一位日本女性身處的那個年代,經歷約十年營運,其事業竟能與其他富商巨賈並駕齊驅,實屬難能可貴。

同年,日本民族英雄「坂本龍馬」(Sakamoto Ryōma) 於長崎成立「亀山社中」,作為維新改革運動的基地。之後,龍馬立刻繼續著手「薩長連合」事宜,在長崎、下関、大阪、京都等地巡迴奔走。與此同時,社中雖受薩摩藩所保護,但並不隸屬薩摩,所有開銷必須自行設法解決。於是龍馬等一眾開始與長崎當地商人聯繫,包括大浦慶,希望他們能援助社中。結果龍馬憑藉卓越的口才與一片赤誠之心,成功說服大浦慶互相合作,從此大浦和社中的維新志士,包括:坂本龍馬、陸奧陽之助、大隈重信、松方正義等人,一直互有往來,暗中支持日本維新改革。

在幕府倒台、明治政府成立之後,大浦尚在不斷摸索新銷售方法之際,卻捲入一宗「遠山事件」。話說1871年(明治4年) 6月,熊本藩士「遠山一也」拜訪大浦,說服她應允擔任其15萬斤煙草交易契約的保證人,豈料遠山偽造証書事敗,被判詐騙罪成,大浦亦受牽連,須承擔責任及巨額賠償費。結果她耗盡家財,並欠下大筆債務,家族從此沒落,此時大浦慶四十三歲。因該事件影響,她無法恢復年輕時的風光,但仍堅毅不屈,單憑自己努力將債務全數清還。

大浦慶的晩年生活孤獨淒涼,在該次不幸事件後,一病不起。1884年(明治17年) 4月13日,她因病與世長辭,享年55歳。就在她逝世前一周,明治政府肯定大浦慶作為國際茶葉貿易先驅者的功績,對她頒授功勞獎和20日圓賞金。綜合來說,大浦慶在幕前發展國際茶葉貿易,在幕後支持明治維新改革,兩者均屬功不可沒。

大浦天主堂於1863年8月開始興建,由兩位法國神父「Bernard Petitjean」和「Joseph Laucaigne」合作設計,日籍木工匠「小山秀之進」(Koyama Hidenoshin) 負責建造,並於1864年12月29日峻工,1865年2月19日開幕。這是一座歌德式木造建築,教堂內現今仍保留擁有一百四十年歷史的法式百年彩繪玻璃,為教堂增添不少浪漫氣氛,充滿中古世紀歐洲風情,成為日本最古老的歌德式教會建築。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於1945年8月9日,長崎遭受原子彈攻擊,大浦天主堂大部分建築亦同時損毀。1952年6月30日,由國家出資補助維修,花費五年時間才完成恢復。1953年(昭和28年),教堂正式被定為國寶(重要文化財),是日本國寶級建築中唯一歌德式木造建築。

堪值一提的是,長崎縣一個項目名為「長崎の教会群とキリスト教関連遺産」(長崎教會群及基督教關連遺產;Churches and Christian Sites in Nagasaki),包括:「大浦天主堂及關連設施」;「出津教會堂及關連設施」;和「大野教會堂」。這些長崎教會建築群,既見證450年來西方基督教東傳日本的曲折歷史,涵蓋萌芽、蓬勃、嚴禁、再生的各個階段;亦闡述450年日本與西方不同價值觀交流的故事,對鄉村景觀、文化傳統、日本與西方建築文化的融合和教堂建築的發展,產生深遠影響;還彰顯日本經歷450年傳播與接納基督教教義而形成的宗教和文化傳統,憑藉適應並塑造日本人在生活環境、自然狀態與民族習慣之範疇一種獨特的方式。基於這些論據,該建築群目前被列為「世界遺產候補」,日本政府計劃於2017年2月1日之前再次提交推薦書,申請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在2018年夏季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上接受審查。

雅帆選擇同日遊畢哥拉巴園後,徒步沿路而下,便可抵達並順遊大浦天主堂。另外,讀者也可從「長崎駅前」車站乘坐路面電車1號線往「正覚寺下」方向行駛列車,至「築町」車站下車,再轉乘5號線往「石橋」方向行駛列車,至「大浦天主堂下」車站下車,徒歩約5分鐘便抵達大浦天主堂。入場券收費:成人600日圓;中學生400日圓;小學生300日圓。

(四)「舊香港上海銀行長崎支店紀念館」(Former Hongkong & Shanghai Bank Nagasaki Branch Museum)
這是長崎市現存最大規模的石造西洋建築(見附圖二)。話說1896年(明治29年),香港上海匯豐銀行在長崎開設支店,之後在海旁現址興建一座新辦公大樓,騁任美籍日裔建築家「下田菊太郎」(Kikutaro Shimoda) 負責設計,於1904年(明治37年) 竣工,隨即開始在新大樓啟業。直至1931年(昭和6年),該長崎支店關閉,曾改作梅香崎警察署、大浦警察署、長崎市歷史民俗資料館等用途,仍深受長崎市民所喜愛。

其後,長崎市政府接納民意,將建築整修保存。1996年(平成8年)10月,改名為「長崎市舊香港上海銀行長崎分行紀念館」,正式開放讓公眾參觀。2014年(平成26年)4月,經重新裝修後,再設置改為「長崎近代交流史和孫文、梅屋莊吉博物館」(The Nagasaki Museum of Modern-Era Exchange, Sun Yat-sen & Umeya Shokichi)。

該座建築於1989 年成為國家指定重點文物,位處長崎市松枝町4番27號,頻臨海濱,佔地面積550平方米,樓宇總面積1,093平方米。樓高三層,包括:

(1) 地下介紹香港上海匯豐銀行長崎支店的歷史,仍然保留當年銀行使用的佈置和氣氛,讓展覽廳漂流着異國風情,禮堂可舉行多用途活動,包括小型音樂會或演講會;

(2) 二樓介紹涵蓋兩位中日好朋友一段跨越國境之深厚友情:一位是來自中國廣東發動辛亥革命的國父孫文;另一位是出身日本長崎支持辛亥革命的實業家梅屋莊吉。此外,亦介紹江戶時代華人貿易行全力支持華人開始在長崎貿易,一直延續至明治之後的活躍情況;

(3) 三樓展示日本人出國的航海路線及從明治至昭和時代初期有關長崎港貿易的活動資料;介紹以外國人居留地為活躍舞台的外國人生活片段,及建築師下田菊太郎的個人工作成就;還有闢室為愉快學習的經驗角。

雅帆在同日遊畢哥拉巴園和大浦天主堂後,徒步往海濱方向沿路而下,便可抵達舊香港上海銀行長崎分行紀念館。讀者也可乘地面電車至「大浦天主堂下」車站下車,徒歩3分鐘便可到達。開放時間:從上午9時到下午5時,每月第3個星期二為休館日,入場券收費:成人300日圓;中小學生150日圓。

(五) 「孫文與梅屋莊吉夫婦銅鑄雕塑」
這次長崎旅遊,最令雅帆感覺意外的是,在舊香港上海銀行長崎分行紀念館朝海濱方向相隔一條車路的對面,即「長崎國際郵輪客運大樓」(Nagasaki International Cruise Terminal) 旁邊空地,放置一座三人銅鑄雕塑(見附圖三),包括:安坐中間位置的中國國父孫文(以下稱孫中山先生);和陪伴站立兩旁的長崎商人梅屋莊吉夫婦。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歷史無須贅述,梅屋莊吉夫婦卻是何許人?與孫先生又有甚麼連繫?

話說1868年(明治元年)11月6日,「梅屋莊吉」(Shōkichi Umeya) 在長崎出生,其父母為「本田松五郎和娜依」夫婦,年幼時便將他送往遠房親戚「梅屋吉五郎和娜葡」夫婦為養子,於是跟隨養父改姓梅屋。吉五郎在長崎西浜町(今長崎市浜町) 開設「梅屋商店」,經營貿易和白米糧食業務。梅屋莊吉自幼在富裕家庭長大,培養樂善好施的性格,經常挪用商店資金救濟貧困;又痛恨恃強凌弱的行為,愛抱打不平,幫忙弱勢社群;這種性格,決定他個人一生的行事作風,意想不到更影響近代中國的國家命運!

1882年,梅屋莊吉十四歲,獨自乘坐梅屋商店的船隻「鶴江丸號」初到上海,經營貿易但不成功,輾轉繼續遊歷亞洲多地,擴闊國際視野,尋找人生目標和興趣。1886年,乘輪船往美國留學,輪船中途發生火災,漂流到達呂宋,慶幸獲救。1892年,投機白米生意失敗;1893年,轉移投身自己興趣的攝影和電影業。1894年,梅屋莊吉二十六歲,在長崎邂逅「香椎德子」,並結為夫婦。婚後梅屋莊吉遠赴海外發展,先後在新加坡、香港經營照相業,德子則留在長崎打理梅屋商店生意。

1895年1月,當時梅屋莊吉在香港中環經營「梅屋照相館」,經英籍醫生「詹姆斯.康德黎博士」(Dr James Cantlie;孫中山在香港西醫學院學習時的老師,於1896年營救在倫敦蒙難的孫中山)介紹,與孫中山認識,當年孫中山27歲,梅屋莊吉25歲。兩人一見如故,熱烈交談,發覺彼此理想接近:立志改變被西方列強半殖民地化的中國,推翻滿清統治,信誓要讓亞洲各國攜手對抗西方列強;惺惺相惜,最後發展成為莫逆。

梅屋莊吉十分敬佩孫中山的卓越政治識見和高瞻遠矚,又被他「富強亞洲,實現人類和平革命」的熱忱所感動,於是引發他堅決支持孫中山「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的革命理想和事業,並對孫中山許諾:「君若舉兵,我以財政相助」。從此之後三十年,在全無任何政治和經濟目的之情況下,梅屋莊吉終其一生義無反顧地傾囊相助,支持孫中山領導革命,提供大量經濟和軍事援助,購置武器、飛機等,並在日本培育華裔飛行員。根據其後人保存梅屋莊吉的《永代日記》和梅屋商店的帳目紀錄,估計梅屋莊吉一生援助孫中山的資金,折實現值可高達1兆日圓(約相等於七百億人民幣)。

1905年,梅屋莊吉在東京都「新宿大久保百人町」買地建築私人住宅和電影製片廠,供百餘人居住。同年,「中國同盟會」在東京成立,確定「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政綱,提出三民主義學說。梅屋莊吉亦在「有樂町」成立「中國同盟會後援事務所」。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後,梅屋莊吉積極支持日本聲援辛亥革命組織「有鄰會」、「支那共和国公認期成同盟會」的活動。梅屋莊吉是日本最早電影公司「日活」的創始人,武昌起義期間,他曾派遣攝影師全程拍攝武昌起義的實況影像,編輯成紀錄片,並非原自任何商業目的,祇為給當時未能目睹革命過程的孫中山回顧,這些影片素材,至今還被梅屋莊吉的後人細心保留。

1913年,宋慶齡結束在美國的學業,首先前往日本,與當時正在陪伴孫中山的父親宋耀如會面,於梅屋家中認識孫中山,並為其所傾倒,而孫中山也被宋慶齡所吸引。1914年,當時任孫中山秘書的宋靄齡與孔祥熙結婚後,宋慶齡取代姐姐成為孫中山的英文秘書,兩人很快墮入愛河。

1915年,孫中山流亡日本,藏匿位於大久保百人町的梅屋私宅內,意志消沈;梅屋德子代孫中山向宋慶齡提親,獲得應允。梅屋夫婦迎接宋慶齡前赴日本,為二人辦理婚事,同年11月10日,在東京梅屋家舉行婚宴,還悉心照顧二人婚後的生活。因為這段經歷,德子和宋慶齡亦結下深厚情誼。孫中山曾經在梅屋莊吉一件綢質和服短褂外衣的背面,揮毫寫下「賢母」兩個大字,表達讚頌梅屋莊吉夫婦仿如慈母一樣,不求任何回報、始終不渝地支持他領導中國民主革命,和照料夫婦二人的恩情。

1925年3月12日早上九時三十分,孫中山因肝癌在北京病逝,享年58歲;3月19日,移靈北京中央公園社稷壇,供各界瞻仰致敬。梅屋莊吉夫婦參加北京迎靈,親臨致祭,因摯友辭世泣不成聲;1929年,梅屋再應邀參加孫中山靈柩奉安典禮。

孫中山逝世後,中日關係惡化,梅屋莊吉仍然牢記與孫中山一同許諾「日中友好,實現東亞和平」的信誓,一直繼續摸索令兩國重修舊好的道路。他耗盡自己和家人的錢財,動用折實現值一億五千萬日圓的巨資,設計和建造四尊同一模式孫中山全身站立的銅鑄雕塑,旨為寄托孫中山生前未遂「統一中國,中日友好」之志,完成後贈送與中國,分別放置於南京的中央軍事政治學校、廣州的中山大學、黄埔軍校和香山縣孫中山故居(此尊於1938年移往澳門)。1929年10月14日,第一尊放置於南京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的銅像揭幕,梅屋莊吉在致辭時指出,自信為「日中親善、東洋和平」,可略效一臂之力,故此建造銅像,決非祇為紀念孫中山之單純目的,卻是也為表達必須繼承孫中山之遺志,共同持續努力推行建設三民主義國家和完成統一和平。

1934年11月23日,梅屋莊吉因胃癌病逝,享年65歲。梅屋德子在丈夫去世後,將梅屋莊吉與孫中山從認識詳談、共盟信誓、參加辛亥革命,直至與世長辭,親自口述其經歷,由女兒「千世子」執筆編錄成冊,還有許多書信、帳簿、照片和電影膠片,全部資料妥善整輯,現今由梅屋莊吉夫婦的曾外孫女「小坂文乃」管理,保存在其夫家經營百多年位處東京日比谷公園內法國餐廳「松本樓」店中。

長久以來,其後人遵守梅屋莊吉低調處理兩人關係的遺訓,兼且當代中日兩國關係惡劣,故此絕密塵封上述資料檔案,對孫中山與梅屋莊吉的交往歷史也三緘其口。直至1972年9月29日中日重新建立邦交,兩國關係轉趨緩和,女兒千世子才答允公開上述資料檔案,曾外孫女小坂文乃亦應邀出席講座,介紹長輩們的交往歷史。

2010年,「日本放送協會」 (NHK) 根據資料檔案的記錄和小坂文乃的協助,成功製作一輯紀錄片特集,題為《支持孫文的日本人:梅屋莊吉與辛亥革命》,詳細介紹孫中山與梅屋莊吉的交往歷史,包括兩人在香港中環認識的經過,並於2010年5月22日在日本BS電視臺播放。堪值一提的是,當年與孫中山合稱「四大寇」之一的尤列,其後人尤迪桓夫婦(尤太太曾家麗女士是香港殖民及特區政府前高官) 參加拍攝工作,親臨現場指出梅屋照相館當年在中環雲咸街口與皇后大道中交界處的位置,證明資料可信。

進一步闡述,2011年8月17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和中國社會科學院在北京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將向日本長崎贈送孫中山先生和梅屋莊吉夫婦銅鑄雕塑,目的是為:隆重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緬懷日本友人梅屋莊吉先生對孫中山先生和中國民主革命的巨大支持;及頌讚中日先賢對兩國友好關係的歷史貢獻。發言人補充說,該項饋贈,既為顯示對建設和平東亞共同體的熱切期待,亦屬表達對眾多在中國革命犧牲奉獻、中日友好辛勤奔波的日本友人之深刻緬懷和由衷感謝,更是讚揚中日兩國人民不斷發展的深厚情誼。

該座銅鑄雕塑,由中國著名雕塑家王洪志根據三人合影的歷史照片製作,按真人1對1的比例採用青銅鑄造,輔以玄武岩底座,全座闊約2.5米、高約2.1米,重逾2噸,安放在日本長崎縣長崎市長崎港松枝「國際郵輪客運大樓」旁邊空地,供到訪長崎的民眾、遊客和郵輪乘客瞻仰。2013年3月24日,該座銅鑄雕塑由中國駐日本大使程永華、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等主持揭幕儀式。

(六)「風頭公園」(Kazagashira Park)
「坂本龍馬」是日本重要的民族英雄之一,於1836年在土佐藩(現今高知縣一帶) 出生,日本人對其事蹟已是家喻戶曉,在此按下不表,他日另開篇幅再談。龍馬的足跡遍及從東日本江戶至南九州鹿兒島多個縣市,長崎更是舉足輕重的改革根據地,旅遊長崎,當然不能錯過龍馬留下的足印,包括風頭公園、龜山社中紀念館等重要歷史景點。

風頭山位處長崎市區邊陲,高度 152米,而龜山社中紀念館則位處風頭山山腰,由於龍馬的關係,兩者都一併成為本地和國外旅客觀光的名勝景點。同時旅遊風頭公園和龜山社中紀念館,可有三個方式:

(甲) 路面電車:乘搭3、4或5號線前往「螢茶屋」站方向行駛列車,到達「新大工町」站下車,然後開始沿「龍馬通り」步行上山,首先參觀龜山社中跡,再繼續步行上山到達風頭公園,全程沿路都有指示牌清楚指引。由於上坡關係,行程較辛苦。

(乙) 長崎巴士:可選擇從「長崎駅前南口」巴士站乘搭70號(途經大波止、中川町,路程較遠);或從「長崎駅前東口」巴士站乘搭50號(途經市役所、愛宕町,路程較近);兩條巴士線都是前往「風頭山」方向,到達風頭山終點站下車,單程車資約160 日圓,然後步行至「風頭公園」,遊畢沿龍馬通り步行下山,路過可順遊龜山社中跡。由於下坡關係,行程較(甲) 舒適。

(丙) 計程車:乘搭「的士」直達風頭公園,可免卻候車消耗珍貴旅遊時間,但車資昂貴,數人乘坐才較化算。

雅帆由於體力和旅遊時間所限,故此選擇乘搭計程車直達風頭公園門前(見附圖四)。進入公園範圍後,沿途前往龍馬銅像首先經過「上野彥馬之墓」。話說「上野彥馬」(Ueno Hikoma) 生於幕末時代,是日本最早的商業攝影師,1862年於長崎開設上野攝影局,帶動日本攝影的發展。他曾替坂本龍馬、桂小五郎、大浦慶等著名幕末人物拍照;更在西南戰爭中,隨同軍隊拍攝許多珍貴的影像記錄。

最後抵達風頭公園內坂本龍馬銅像座落的展望臺,放置最酷似、最著名和長崎市戶外最大的坂本龍馬銅像,當年向全日本募款興建,由長崎縣土生的雕刻家「山崎和國」(Kazukuni Yamazaki) 運用約七個月時間塑造,於1989年(平成元年)5月21日落成。銅製個人像全身高約 3.2米,再加下底石製座臺高約 1.5米(見附圖五),全座總高度約4.7米,背後豎立一支「紅、白、紅」顏色三橫條相間的「海援隊」旗幟。銅像面向長崎港口,雙手抱胸,從高處遠眺山下風景美麗和希望滿懷的長崎港(見附圖六)。

龍馬銅像旁邊還放置一塊「『竜馬がゆく』文学碑」(見附圖七),上面刻有司馬遼太郎著作小說《竜馬がゆく》中的一小段對白,撰寫龍馬注視船隻駛進長崎港,對同伴「陸奧陽之助」(日後明治政府的重要外交家陸奧宗光)說:「長崎就是我們的希望所在呀!」

(七)「龜山社中紀念館」(Nagasaki-shi Kameyama Shachu Kinenkan)
離開風頭公園,沿「龍馬通り」繼續下山,便可抵達「龜山社中紀念館」(見附圖八),這是設立於「龜山社中」舊址的紀念館,位處長崎市伊良林地區。最初原為燒製陶器「龜山燒」(白底青花紋陶瓷器) 的場所,於1865年廢窯後,由酒家商人「高田利平」接受長崎商人「小曾根乾堂」的資金援助下購入,期望可以重新振興,並提供坂本龍馬等志士創辦「龜山社中」的活動場所。

話說開去,1865年9月,當時由勝海舟創辦的幕府機關「神戶海軍操練所」被命令解散,龍馬等志士無處安身,其後獲得薩摩藩的援助,在長崎龜山組成海援隊的前身「龜山社中」,為「薩摩」與「長州」兩藩輸送軍需物資和訓練航海技術;並在薩摩的「西鄉隆盛」(吉之助)和長州的「木戶孝允」(桂小五郎)為代表所締結「薩長同盟」的過程中,發揮中間人的重大斡旋作用。在1866年第二次幕長戰爭時,與長州藩軍艦一起航行,然後在6月加入「下関海戰」。

由於龜山社中自成立後,以低廉收費為長州與薩摩雙方運送物資,導致連番虧損,雖然接受長崎商人的援助,但都難以應付社中龐大的支出。在下関海戰過後,社中也解僱部分水手以減少開銷,不過仍面臨倒閉的危機。坂本龍馬與象二郎在清風亭會談結束後,將龜山社中正式從薩摩藩轉移成為隸屬於土佐藩的外部機關,並改名為「海援隊」,獲得來自土佐的援金資助。1867年4月,龍馬的脫藩罪獲赦,並且成為海援隊隊長;而在伊呂波號沈船事件後,龍馬以萬國公法向紀州藩請求八萬多兩的賠償金。

自此之後,海援隊從1867年運作至1868年,成為江戶幕末時代後期以坂本龍馬為首之土佐脱藩浪士們所集結的貿易組織,自設海軍,並假借貿易公司之名,進行政治改革活動。海援隊接受薩摩、土佐等藩的資金援助,被認為是日本最早期的有限公司,與「中岡慎太郎」為隊長領導的「陸援隊」合併而被稱為「翔天隊」。

之後,海援隊為回復朝廷權力及倒幕運動而努力奔走,但是主張避免内戰的龍馬卻和薩摩、長州的武力倒幕論意見對立。同年11月,位於京都的龍馬和陸援隊隊長中岡慎太郎在近江屋遭到暗殺,令海援隊失去向心力而分裂。隔年4月,受到藩命而解散。土佐藩士後藤象二郎將海援隊改制編入土佐商會,並且讓岩崎彌太郎加以發展成九十九商會、三菱財閥、郵便汽船三菱公司(之後的日本郵船)、三菱商事等企業。

話說回來,現在的建築已非當年龜山社中使用時的屋舍,經由長崎市政府重新修整後,再活現當時的環境,改設為紀念館,並展示坂本龍馬用物的複製品,於2009年開始讓公眾參觀。在紀念館門外附近,還有銅鑄的龍馬用物,包括前方一座船舵及後方一對水靴(見附圖九),放置在石造小平臺上,面向山下的長崎港。

(八) 「長崎夜景」(Nagasaki Night View)
長崎夜景,璀璨奪目,名聞遐邇,於2012年與香港及摩納哥同被選為「世界新三大夜景」;亦於2015年與札幌及神戶同被選為「日本新三大夜景」,故此是旅客必到景點。觀賞長崎夜景,「稻佐山」(Mount Inasa) 山頂展望臺屬最理想地點,可360度眺望山下令人嘆為觀止的美景。

旅客可預先到日本國鐵長崎驛內的「總合觀光案內所」登記,領取免費接駁巴士乘車券,每天晚上7時至10時行駛,來回每程共開四班,從國鐵長崎驛前接駁巴士站及其餘長崎五間酒店,免費接載旅客至「淵神社驛」。旅客請留意,雖然是免費服務,卻必須憑票上車,方便安排,避免向隅。抵達淵神社驛後,再購票轉成纜車登山;旅客亦可在領取免費接駁巴士乘車券的同時,在案內所櫃臺預先購買登山纜車來回乘車券,車費:成人1,230日圓;中高學生920日圓;小童610日圓。

(九) 「新地中華街」
「長崎新地中華街」與「橫濱中華街」及「神戶元町中華街」合稱日本三大中華街(唐人街) ,由於座落這三個城市都屬當年對外開放五個港口城市之其中三個,故此很早便吸引許多中國人登陸,並在當地一角聚居,互相照顧,建立中華街。1702年(元祿15年) ,在長崎市築町東南的位置,填海拓展土地,建設唐船貨物專用的儲存倉庫,開港之後,便成為中國人的居留地。其後,又在四方入口建造中式牌樓,區內增設中華料理店、中華食材店、中華土產店等,提供華人日常生活所需,貿易活動繁榮興盛。長崎唐人街就此形成(見附圖十),亦是中華旅客遊覽的特色景點。

綜合這次長崎旅遊,最令雅帆感到驚訝的是,一座孫中山先生和梅屋莊吉夫婦三人之全身銅鑄雕塑,放置在長崎海濱國際郵輪客運大樓旁邊的公眾矚目地方,旨為吸引遊人參觀;更覺意外的是,該座雕塑竟然由中國官方製造和贈送與日本長崎政府,公開承認當年一段中日友好關係的歷史,並希望將來繼續維持兩國的友好關係。再者,雅帆之前對孫中山先生和梅屋莊吉夫婦的緊密關係認識不詳,是次偶遇這座雕塑,卻激發搜尋和探索兩人往來歷史的資料,更慶幸知悉日本放送協會曾拍攝的相關紀錄片,並能於互聯網上一窺全豹,幫助雅帆瞭解這段真實經歷的深遠影響。

進一步思考,從贈送上述雕塑,可證中日政府官方對維繫兩國友好關係發出的正面訊息,則中日民間團體應該如何反應?抱持甚麼態度?令中日官民四方就兩國關係皆能達致言行貫徹?

總括來說,根據這次旅遊經驗,長崎的天然景觀數目不多,但其文化景點卻涵蓋政治、工業、宗教、國際貿易、國際關係等眾多範疇,埋藏許多先輩生活的歷鍊,令旅客擴闊視野,獲得豐富啟發。旅遊完畢,追蹤各景點所見線索,還可繼續探究其歷史背景和發展資料,既若諫果回甘;而且往往尋獲意想不到的新發現,也能瞭解再多歷史真相,更是樂趣無窮。

備註:本文部分資料,取材自《維基百科全書網頁》,謹此鳴謝。

附圖一:大浦天主堂

Nagasaki11

附圖二:舊香港上海銀行長崎支店紀念館

Nagasaki12

附圖三:在日本長崎縣長崎市長崎港松枝「國際郵輪客運大樓」旁邊空地安放的孫中山先生和梅屋莊吉夫婦銅鑄雕塑

Nagasaki13

附圖四:風頭公園

Nagasaki14

附圖五:風頭公園展望臺內豎立的坂本龍馬銅像

Nagasaki15

附圖六:從風頭公園展望臺遠眺山下的長崎港

Nagasaki16

附圖七:風頭公園展望臺內豎立的「司馬遼太郎『竜馬がゆく』文学碑」

Nagasaki17

附圖八:龜山社中紀念館

Nagasaki18

附圖九:銅鑄的一座船舵及龍馬一對水靴,放置在石造小平臺上,面向山下的長崎港

Nagasaki19

附圖十:從長崎新地中華街一方入口內望

Nagasaki20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二月 6th, 2017 7:21 下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