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十二月

西日本櫻花遊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2008年4月初,海遠到西日本嘗試一次「追櫻之旅」。在九州期間,踞福岡 (Fukuoka) 為基地,以「日歸」方式旅遊「鹿兒島、長崎、別府、下關」(Kagoshima、Nagasaki、Beppu 、Shimonoseki) 等地;然後乘坐「山陽新幹綫」由福岡到大阪,沿途又在「岩國、尾道、岡山、姫路」(Kudamatsu、 Onomichi、Okayama、Himeji) 等站停留,按照旅遊書的介紹,探訪各「賞櫻名所」。這次花期,海遠幸運地「捉個正着」。

「長崎、下關」的故事,海遠分別在網誌109 及106說過了。在鹿兒島,海遠參觀了「明治維新館」,展品主題是講述「薩摩藩、西鄉隆盛、明治維新」的故事,而西鄉正是荷理活電影《最後的武士》的主角(見網誌60〈最後的武士與明治維新〉)。

在別府,海遠看到一年一度的「扇山祭」(見附圖一),主場景是日落後的「火燒山」儀式,可算別具風土特色。

在各「賞櫻名所」中,以福岡「鶴岡城跡」的櫻花最為燦爛(見附圖二),登立城堡之上,俯瞰一片「花海」,遠景是福岡市中心的高樓,遙遙相對,頗令海遠心動。在「岩國錦帶橋」(見附圖三),櫻花和拱橋以倒影伴襯,寧靜中見幽美,特具詩情畫意。在「尾道千光寺」(見附圖四),賞櫻之同時,又可居高臨下遠眺「瀨户內海」(Setonaikai) 的山海景色。

在「岡山後樂園」(見附圖五),海遠遇到一對新郎新娘正在拍攝婚照,為靜態的「垂櫻」加添歡悦人氣,倍覺嬌媚。

「兵庫」的「姫路城」(見附圖六),是日本唯一完整無缺的古城堡,其他的日本城堡,都已是經歷戰火破壞後再加重建。

海遠在這裏刊登一些照片與讀者分享。

附圖一:別府扇山祭

附圖二:博多鶴岡城

附圖三:岩國錦帶橋

附圖四:尾道千光寺

附圖五:岡山後樂園

附圖六:兵庫姫路城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十二月 28th, 2008 8:15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雅帆
 1 

世上美麗的事物,往往流於短暫;不過,若非如此,又豈能令人們更懂珍惜瞬息的光輝。全日本由南至北每年的櫻花花期約為五十天,但各個地區從花開到花吹雪,卻祇有那短暫綻放的七至十日。海遠今年四月能夠在西日本追櫻成功,除了策劃周詳之外,確實還需要一點運氣。

再者,海遠在「岡山後樂園」偶遇一對新人正在櫻花盛放之下拍攝婚照,他亦漫不經意地為新人拍下一張花照。相片中有小橋、流水、花棚和滿開的枝垂紅櫻,但見新人含情脈脈互相凝望,內心的幸福與喜悦,在彼此的臉上自然流露無遺;此情此景,更勝千句海枯石爛的結婚誓詞。料想不到海遠的順手拈來,就是記下瞬息間發生的「人花美事」佳作;現實人生的自然偶遇,確實較戲劇小說的刻意安排,寫來更為曲折、更是情深意真、更加令人心動。

雅帆昨夜在互聯網上重看香港電台第九屆(1986)十大中文金曲頒獎音樂會,九位獲獎歌星(因其中一位獲兩首金曲)中,時至今日,其中四位包括羅文、梅豔芳、陳百強及張國榮,經已英年早逝,果真是天妒英才?上天何以要薄待香港?為香港留下太多嗟歎傷感的回憶?

雅帆也就想起了秦觀一闋古今傳誦的宋詞《鵲橋仙》,詞云: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十二月 28th, 2008 at 10:19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