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篇從世界文化遺產的角度去闡述和理解長崎今昔,本文跟進從歷史旅遊的角度去欣賞和感受長崎今昔。

話說2016年初夏,雅帆安排北九州鐵道旅行,距離第一次踏足長崎已有四分一個世紀,預計長崎的面貌亦改變不少,更被上篇闡述世界文化遺產景點所吸引,於是決定涵蓋長崎,並選擇將海上的「軍艦島」(Gunkanjima)、山頂的「哥拉巴園」(Glover Garden) 及山腳的「大浦天主堂」(Oura Church),再加入坂本龍馬於長崎留下的歷史足跡,納入行程之內,組成這次長崎的歷史文化之旅。

毋庸置疑,「長崎」(Nagasaki) 是日本一個重要的港灣城市,靠近朝鮮半島和中國大陸,離韓國「釜山市」(Busan) 約50 公里,距中國「上海市」(Shanghai) 亦祇約800公里。從地理而言,長崎位處九州西北長崎縣內「長崎半島」與「西彼杵半島」之間,三面群山環抱,稠密的住宅依山建築,形成許多階梯式或座落斜坡的街道;卻留一個缺口從西南方向面對「長崎港」,奔流入海,與東中國海接觸。長崎依山傍海,碼頭船塢,水村山舍,朱牆黛瓦,蜿蜒坡道,綠樹翠峰,自然風景與特色建築混成一體,美不勝收。每當夜幕低垂,萬家燈火,從山頂鳥瞰,仿如千枚星羅棋布,又似萬顆耀目鑽輝,形造「長崎夜景」成為「世界三大夜景之一」的美名。

從歷史而言,憑藉接近亞洲大陸的日本港灣之優勢,長崎自1570年開港,很早已成為日本的重要對外口岸,就是鎖國期間,仍然維持唯一准許開放與外國人接觸的城市,因此對日本的促進國際貿易、實踐現代化和推行民主發展,佔據重要地位,亦留下許多發展工業、政治和宗教的歷史遺跡。綜合來說,從地理和歷史的角度,長崎都是旅行日本九州的必遊之地。

長崎的對外交通,主要依賴火車,班次頻密,從「博多」(Hakata) 至長崎,可乘坐國鐵「JR特急海鷗號」(かもめ),經鳥栖、佐賀、肥前鹿島、諫早、浦上等中途站,單程票價4,190日圓,行車需時約2小時8分鐘。

長崎的市內交通,由四條「路面電車」來回路線提供服務,包括:「1號線」從赤迫經大波止至正覚寺下;「3號線」從赤迫經桜町至蛍茶屋;「4號線」從正覚寺下經西浜町至蛍茶屋;「5號線」從石橋經西浜町至蛍茶屋;已覆蓋市中心大部分地區,成人單程劃一票價120日圓,小童60日圓;亦可於長崎駅內總合觀光案內所購買「一日乘車券」,票價成人500日圓,小童250日圓。

住宿方面,酒店林立,滿布全市,雅帆選擇由國鐵經營的JR九州長崎酒店(JR Kyushu Hotel Nakasaki),位處長崎火車站上蓋,非常方便,價錢亦合理。

雅帆特意揀選這次北九州鐵道之旅其中幾個長崎歷史景點,在本文及續篇簡述,公諸同好。

(一)「軍艦島」(Gunkanjima)
本稱「端島」(Hashima Island),是一個半人工島嶼,原屬西彼杵郡高島町的一部份,昔日曾是高島町的行政中心所在地,目前已併入長崎市,由於外型酷似三菱重工建造的日本海軍戰艦「土佐」號,故此俗稱「軍艦島」,「端島炭坑」(Hashima Coal Mine) 則是題為「明治日本の產業革命遺產:製鉄.製鋼、造船、石炭產業」的世界文化遺產8縣共23項工業設施之一。端島位處日本長崎縣長崎市外海西南約19公里和高島西南約4.5公里的海面,因為島上土地不足,周圍以填海造陸方式進行大規模改造,使半人工形成的海岸線呈現接近直線形狀。島上面積約6.3公頃,海岸線全長約1200米,東西長度約160米,南北長度約480米。

該島坐落於向下直通海床的煤沉積層之上,於19世紀時,被人發現蘊藏煤炭。在明治時代初期,由「鍋島氏」(佐賀藩主) 經營採煤業務,供應當年位處福岡縣北九州市八幡東區的「八幡製鐵所」(Yawata Steel Works) 在鍊製鋼鐵時所需燃料,該製鐵所當年騁請德國專家 Gutehoffnungshutte Co. 設計及建造,於1901年(明治34年)開始操作,亦同屬題為「明治日本の產業革命遺產:製鉄.製鋼、造船、石炭產業」的世界文化遺產8縣共23項工業設施之一。

直至1890年,端島炭坑改由三菱財閥擁有,在日本政府支持下,「三菱礦業」(Mitsubishi Mining Company;現三菱材料) 接手經營煤礦後,強迫徵集殖民地的朝鮮人當礦奴。被徵用的韓國勞工,在海底700米深處的煤礦裏,受盡殘酷的虐待和勞動折磨,因此這裏被稱為「地獄島」、「監獄島」。韓國勞工每天輪班工作,每班次12小時,沒有薪酬(日本人起薪50萬日幣) 。在狹窄黑暗的礦場裏,匍匐在地面上,側身挖煤,每月因倒塌事故,總會造成4至5人死亡,嘗試逃跑的礦工,不是丟掉性命,便是途中被抓回活活打死,令軍艦島背負着一段不名譽的歷史。

端島於高峰時期曾一年出產41萬噸煤炭,在煤礦的周圍,築有少數木造房屋和大部分鋼筋混凝土建成的住宅群。1960年,是人口最多的時期,有5267人居住,人口密度是當時東京特別區的9倍。島上除了擁有礦場施設外,還有住宅、飯場、學校、店舖、醫院、神社、寺院、警察派出所、郵便局、理髮店、電影院、體育館、共同浴場等,一應俱全,涵蓋一個小城市所需的完備設施。

在1960年以後,日本的主要能源消耗由煤炭轉至石油,導致端島的煤礦於1974年1月15日關閉,所有居民亦於同年4月20日離開,且島上建築物隨時有倒塌的危險,因此對外關閉並禁止進入,令該島的居住地方荒廢,仿如「鬼城」。

2001年,三菱原料公司將端島的業權無條件轉移給長崎市政府。直至2005年8月起,開放與取得許可的媒體人員進行相關報導;再自2009年4月22日起,重新開放部分建築與道路,供旅客進入觀光,從此揭開端島的神祕面貌,每年吸引數萬名遊客上陸參觀,據統計為長崎創造65億日圓的經濟效益。另外,軍艦島也是許多電影(例如《鐵金剛大破天幕殺機》)、電玩的場景。2015年,並成功將包括端島在內的一系列明治時期工業發展遺跡登錄為世界遺產,成為「明治日本的工業革命遺產:鋼鐵、造船和煤礦」的一部份。

端島目前保留共計三十九棟建築物的殘餘遺跡(見附圖一),從最早的30號棟(1916年)至最近的71號棟(1970年),興建時期橫跨五十五年,包括七棟木造建築和三十二棟鋼筋混凝土建築,當中三十八棟以1至71編號命名,其中某些編號卻被跳過,餘下一棟「ちどり荘」的教員住宅沒有編號。較為注目的建築物包括:

1號棟–1936年建成;木造;1層;端島神社;
3號棟–1959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4層;20戶;職員住宅;
16號棟–1918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9層;66戶;鉱員社宅(日給社宅);
17號棟–1918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9層;54戶;鉱員社宅(日給社宅);
18號棟–1918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9層;50戶;鉱員社宅(日給社宅);
19號棟–1918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9層;45戶;鉱員社宅(日給社宅);
20號棟–1918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7層;26戶;鉱員社宅(日給社宅);
21號棟–1954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5層;15戶;鉱員社宅、警察派出所;
23號棟–1921年建成;木造;2層;6戶;社宅1層、寺院2層(泉福寺);
30號棟–1916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7層;140戶舊鉱員社宅(下請飯場);
31號棟–1957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6層;51戶鉱員社宅、共同浴場、郵便局;
50號棟–1927年建成;鋼骨造;2層;電影院;
65號棟–1945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9層;317戶鉱員社宅、幼稚園;
68號棟–1958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2層;隔離病院;
69號棟–1958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4層;端島病院;
70號棟–1958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7層;端島小中學校;
71號棟–1970年建成;鋼筋混凝土造;2層;體育館。

從路面電車「長崎駅前」車站乘坐「1號線」電車往「正覚寺下」方向,在「大波止」車站下車後,徒步十分鐘便可到達「長崎港航運大樓」。進入航運大樓後,就可看到許多端島的介紹和模型(見附圖二)。「軍艦島上陸觀光.周遊」(The Gunkanjima Landing & Cruise) 必須預約及簽署誓約書,費用成人約4,500日圓,全程需時約150分鐘(見附圖三)。現有四間船運公司經營端島的船運和登陸行程,每間公司每天有兩個班次登陸軍艦島觀光,其官網如下:

(1)「八正海運株式會社」(Yamasa Shipping Coやまさ海運株式会社) –
“www.gunkan-jima.net”;

(2)「The Gunkanjima Concierge Company」 (株式会社ユニバーサルワーカーズ) –
“www.gunkanjima-concierge.com/en/”

(3)「Gunkanjima Cruise Co., LTD」–
“www.gunkanjima-cruise.jp/course.html?lang=en”

(4)「Seaman Company株式会社シーマン商会」–
“www.gunkanjima-tour.jp/”

上述觀光能否成行,視乎天氣狀況的雨、雪、風、浪而定,安全至上。長崎全年約有122天下雨或降雪,港外風起浪湧,行程許多時候都要被迫取消,雅帆就是因為惡劣天氣影響而無緣登陸軍艦島觀光,非常可惜。

雨天長崎,帶出一首最能代表該市的著名演歌:《長崎は今日も雨だった》(中文名稱:《長崎今天也下著雨》),由彩木雅夫作曲,永田貴子作詞,是「內山田洋&Cool Five」音樂組合的單曲,主音歌手「前川清」主唱,於1969年(昭和44年)2月1日發賣。使用同曲的國語流行曲方面:首先是由莊奴配上中文歌詞及鄧麗君主唱的《台北今天又是雨》,收錄於1970年台灣宇宙唱片《鄧麗君之歌第十七集–玫瑰姑娘》專輯;其次則是再由莊奴填上新中文歌詞及鄧麗君主唱之《淚的小雨》,收錄於1976年香港寶麗金唱片《島國情歌第二集》專輯。日本原曲歌詞點出長崎的特色:雨、丸山、石坡道、男女情事;其歌詞云–

「為你一人付出全部感情,深信你愛的誓言,
尋尋覓覓,不斷追尋;形單影隻,孤獨地彷徨徘徊;
一路走去,卻是百般痛苦的石坡道;啊,長崎今天也下着雨。

雖然尋覓於入夜後的丸山,卻祇感覺刺骨寒風滲透我身,
心愛的,心愛的人啊!究竟你身處何方,在何方?
街上的路燈,請你告訴我;啊,長崎今天也下着雨。

如雨珠般的淚水,溢落在臉頰上,生命、戀情都已捨棄……
然而卻心痛,我的心依舊零亂迷惘;讓我喝,讓我喝至酩酊大醉;
明知酒中沒有怨恨,啊,長崎今天也下着雨。」

〔註:「長崎の丸山」(今長崎市丸山町)是著名的花街,與「江戸の吉原」(首先在日本橋稱為元吉原,即現今東京都日本橋人形町;其後遷往淺草寺後面的日本堤稱為新吉原,即現今東京都台東區)、「京の島原」(今京都市下京區)合稱日本三大遊郭。〕

(二)「哥拉巴園」(Glover Garden)
從德川幕府末期到明治時期,若論推動日本的工業革命,及發展鋼鐵冶煉、造船、煤礦等產業的現代化,豈能不提當年一位來自蘇格蘭在長崎活躍的貿易商人「湯瑪士.哥拉巴」(Thomas Glover;1838年–1911年)?他把最新的工業技術從西方引進日本,又騁請外籍專家和技術人員,使日本的鋼鐵冶煉、造船和煤炭工業實踐現代化,並迅速發展;從此,德川幕府末期的傳統武士們放下刀劍,搖身一變成為現代技術人員。在短暫的五十多年時間,日本就能躋身世界屈指可數幾個近代工業國家之行列,這項巨大轉變的契機,很大程度依賴哥拉巴等人的努力。再者,在長崎境內成功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的「舊哥拉巴住宅」、「小菅修船廠舊址」、「高島煤礦」等遺跡,都是由哥拉巴創辦或參與建設。

話說開去,必須首先介紹哥拉巴這位被尊稱為「蘇格蘭裔的日本武士」(Scottish Samurai)。1838年6月6日,哥拉巴在英國蘇格蘭鴨巴甸郡東北部「弗雷澤堡」(Fraserburgh, Aberdeenshire of Scotland) 出生。18歲中學畢業後,於1857年初應邀到英國「怡和洋行」(Jardine Matheson) 面試,獲騁進入該商貿公司工作,不久被派駐上海。

1859年9月19日(安政6年8月23日),哥拉巴從上海來到剛開港的長崎,當年祇有21歲。他拜訪中國廣州「怡和洋行」(於1832年成立)在長崎開設的辦事處,獲騁任為該洋行代理人的助手,開始在日本工作。1861年,由於代理人離開日本,哥拉巴繼承怡和洋行的代表權。這位商貿奇才,雖然年僅23歲,就正式創辦一家貿易公司 — 「哥拉巴商會」,當初以出口絲綢及茶葉為主。

哥拉巴一生對日本和長崎的貢獻,涵蓋多個範疇,非常廣泛,闡述如下。

扮演軍火商人的角色
1863年,即文久三年,江戶時代進入末期,舊曆八月十八日(1863年9月30日),日本發生政變,水戶藩一僑家的「德川慶喜」(Tokugawa Yoshinobu) 聯合「薩摩藩」(Satsuma clan)、「會津藩」(Aizu clan) 等「公武合體派」(朝廷與幕府的聯合;unify Chotei with Bakuhu),將「尊皇攘夷派」的代表勢力「長州藩」(Choshu clan) 驅逐出政治中心 — 京都,史稱「八月十八日政變」、「文久政變」或「堺町門之變」。政變之後,孝明天皇等人取回朝廷的發言權,會津藩所代表的幕府勢力則掌握中央政局的主導權。薩摩藩對此結果感到不滿,因而與長州藩聯手,成立「薩長同盟」,走上倒幕一途,亦促成日後的明治維新。

這段時期的日本政治混亂,哥拉巴以外國商人的身份置身其間,祇求銷售利潤,不計營商對象,實行來者不拒,不論顧客是攘夷派抑開國派;討幕派或佐幕派;還是將軍幕府,都樂意向他們售賣武器及彈藥,譬如幕末的代表人物,包括:開國派團體「龜山社中」的領袖「坂本龍馬」(Sakamoto Ryōma);及「三菱商會」的創辦人「岩崎彌太郎」(Iwasaki Yatarō),也曾與哥拉巴進行各類的交易。哥拉巴憑藉其流利英語和日語的優勢,參與斡旋進口外國船舶事務,接觸薩摩(鹿兒島)、長州(山口縣)、土佐(高知縣)等西南強藩,開展船舶、武器、黑火藥等走私貿易,因而被批評為一位「死亡商人」。

培育海外人才的貢獻
哥拉巴支持江戶幕府倒幕派,不惜違反當時的國家禁令,幫助薩、長兩藩的武士出國,前往海外學習。1863年,哥拉巴幫助長州藩五名年輕武士 —「長州五傑」— 從橫濱乘船前往英國,包括後來成為:首任首相的「伊藤博文」(Itō Hirobumi)、首任外相的「井上馨」(Inoue Kaoru)、日本工業之父的「山尾庸三」(Yamao Yōzō)、造幣局長的「遠藤謹助」(Endō Kinsuke) 和鐵道廳長的「井上勝」(Inoue Masaru)。1865年,哥拉巴還幫助後來成為大阪經濟界重要人物「五代友厚」(Godai Tomoatsu) 所率領十九名薩摩藩士訪問英國。

促進製鉄、製鋼、造船、石炭產業的參與
德川幕府末期,幕府和各州藩都是通過長崎的外國商會購買西方船舶,由於新船費用昂貴且建造需時,所以購買的大半都是二手舊船,故障頻生,因此急需建設大型的船舶修理廠。哥拉巴和五代友厚合作創辦「小菅修船廠」,從英國購買必須的機器,建造「深式船架」,並建構以蒸汽機為動力的絞盤式設備。在三菱重工長崎造船廠對岸的工業地帶,當年的船塢原樣現今還保存完好。1869年,小菅修船廠被政府收購;1887年,政府再將其售與「三菱商會」(於1873年成立),併入三菱長崎造船廠之內。

再說石炭產業,1695年,在長崎港口附近的「高島」(Takashima) 發現煤炭。其煤炭品質優良,但採礦方法卻非常原始,若於一處礦井滲水,就直接放棄,轉而尋找新礦井的狀態。1868年,為改善礦務,哥拉巴與管理高島煤礦的佐賀藩簽訂採礦契約。這是外國商家在日本國內開展最早的合作項目,稱為「北溪井坑」,是使用蒸汽機為動力開發的第一個豎井煤礦。然而,高島煤礦的經營並非一帆風順,1872年,發生勞資糾紛,被認為是日本真正意義上最早的勞動爭議。1874年,明治政府為平息爭議將其暫時收購,但經營狀況仍沒有改善。

哥拉巴聯同慶應義塾大學的創始人「福澤諭吉」(Fukuzawa Yukichi),為尋找高島煤礦的合適買家奔走斡旋;最後,高島煤礦的經營權轉到岩崎彌太郎擔任社長的「三菱商會」手中。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隨著經濟復興大潮,高島煤礦的事業急速發展壯大;1968年,和煤礦相關的人口曾增至一萬八千人。但好景不常,在能源的多樣化發展過程中,高島煤礦陷入虧損,礦山最終於1986年被迫關閉。

哥拉巴在脫手高島煤礦之後,繼續獲禮騁擔任三菱商會的顧問,為三菱商會的對外交流和事業發展出謀獻策,據說他出任顧問的報酬,較三菱商會的主席還高。他參與興建位處三菱重工長崎造船廠對岸的「巨型懸臂吊車」設施,這是1909年建成的日本首臺電動式吊車,高61.7米,舉重能力最大達150噸,雖歷經百年,現在仍被使用為渦輪或大型螺旋槳裝船。

釀造品牌啤酒的創辦
據說於1869年末,首先由美國人「威廉.科普蘭」(William Copeland) 在日本橫濱創辦最早的啤酒釀造廠 —「Spring Valley Brewery」,開始生產日本啤酒,名為「科普蘭啤酒」。雖然科普蘭專長釀造啤酒,卻不善經營,釀酒廠無奈被迫拍賣出售。1885年(明治18年),哥拉巴和一位在日本司法部任職的英國人「M. Kirkwood」在東京及橫濱四出奔走,籌劃購入Spring Valley Brewery,邀請其他英籍及日籍商人合股在橫濱創辦「日本釀酒公司」(Japan Brewery Company Limited) ,並騁任德國釀酒師「Hermann Heckert」監督生產啤酒。

有趣的是,根據當時的不平等條約規定,禁止日籍商人與「身在日本的外籍商人」合伙營商,而「身在外地的外籍商人」則不在此限。為避開這項限制,哥拉巴安排「日本釀酒公司」於1885年6月在英屬殖民地「香港」註冊成為有限公司,初期設定500股份,每股港幣100元,總資金共計港幣50,000元,股東包括英籍及日籍商人,前者佔三分之一,後者佔三分之二;不旋踵,股份總數增至758股,總資金亦增至共計港幣75,800元。

三年後的1888年5月,「日本釀酒公司」生產的一款啤酒 —「拉格」(Lager) — 開始上市銷售;哥拉巴與好友「磯野計」(Hakaru Issono) 擔任社長的糧食進口商社「明治屋」(Meiji-Ya Compny Limited) 簽訂合約,騁請該公司負責推廣,以傳說中的動物「麒麟」為酒標。1889年,將該公司的產品名稱改為「麒麟啤酒」(Kirin Beer) ,並於1907年2月23日成立「麒麟麦酒株式会社」(Kirin Brewery Co., Ltd),接收日本釀酒公司的業務。在哥拉巴故居裏,現仍陳列著麒麟商標的模型雕刻。

綜合來說,從德川幕府末期到明治中期,於政治、軍事、經濟、貿易、工業、商業等多個範疇,哥拉巴置身日本和西洋之間,全心全意、竭盡所能,負責鋪路搭橋、穿針引線,發揮關鍵的聯繫和溝通作用,積極從西方向日本引進先進技術和技術人員,對日本的產業近代化,產生無可估量的深遠影響。1908年(明治41年),經「長州五傑」其中兩位 — 伊藤博文和井上馨 — 的推薦,明治天皇向哥拉巴頒贈「勳二等旭日重光章」(見附圖四),以表揚他對日本的貢獻。

私人生活方面,於1863年,在長崎市南山手町長崎製鐵所座落山丘可以俯瞰整個長崎港的一個位置,哥拉巴建造一座私人住宅 —「哥拉巴住宅」(Glover House and Office) 。1870年,經五代友厚介紹,在大阪邂逅原籍豊後國(今大分縣北部)的女子「淡路屋鶴」(Awajiya Tsuru),其後以普通法婚姻方式(Common-law marriage)迎娶她為妻,一同入住哥拉巴住宅。兩人育有一名親生女兒「花」(Hana) 和一名養子「倉場富三郎」(Kuraba Tomisaburō)。1876年,夫婦遷居至東京麻布區富士見町(後來稱芝公園)一所和風別館。

1899年3月23日,妻子「鶴」在東京芝公園寓所病逝。1911年(明治44年)12月16日,哥拉巴亦因慢性腎臓炎在東京芝公園寓所逝世,享年73歳,夫妻合葬於長崎市内「坂本国際墓地」(Sakamoto International Cemetery)。

話說回來,自從美國黑船事件,日本幕府被迫開國通商後,長崎進入和外國自由貿易的年代。為方便外國商人在長崎居住和從事商業活動,幕府開始填海築路等擴大陸地面積工程,並在東山手、南山手、大浦、小曾根、下松、梅崎、新地、出島等地區形成「外國人居留地」(Foreign Settlement)。

根據距離海岸的遠近,居留地分為:上等地、中等地、下等地三種。上等地接近海岸,地租比較昂貴,建有外國貿易商人的商館和倉庫;中等地接續在其後面,建有酒店、銀行、醫院、娛樂設施等;下等地在遠離海岸的山崗上,則建有住宅、教會、領事館。「南山手崗」(Minami-Yamate Hill) 主要是住宅區;「東山手崗」(Higashi-Yamate Hill) 則建有葡萄牙和俄國領事館,故被稱為「領事館之丘」(Consulate Hill),並建有多種類的西式建築,與被稱「大浦外灘」的海岸大街結合為中心,形成外國人居留地獨特的街道格局。

1899年,廢除外國人居留地,卻刻意保存西洋建築,令現今長崎街道依然充滿濃厚的異國情調。1970年,隨着市内西洋建築相繼減少,為實施保護西洋建築工程,開始平整哥拉巴故居所在地的南山手崗,並將市内的西洋建築物遷移集中其間,由此誕生「哥拉巴園」。該園佔地約三萬二千平方米,現有九棟洋風建築,包括:三棟原址已在園內的保存建築(以下簡稱「原址建築」);及六棟從長崎市內其他位置遷移至園內的保存建築(以下簡稱「遷移建築」) ,略述如下。

建築(1):舊哥拉巴住宅 (Glover House and Office)
哥拉巴於1863年興建的住宅,是三棟原址建築之一。這座L字形、木造結構、帶涼臺的平房(一層高)建築,擁有一座「主建築」,建築面積510.8平方米;和一座「附屬建築」,建築面積129.2平方米。兩座共有十九間各類型用途的房舍(見附圖五):其中主建築有十三間,包括:應接室、溫室、廣間、寢室、大食堂、食堂、酒倉、小道具室、重要書類室、客用寢室、勉強室(即學習室) 、工作室、便所;附屬建築則有六間,包括:夫人室兩間、使用人室兩間和料理室兩間。

建築物主要結構採用日本傳統方式建造,配合西洋式裝置,稱為「和洋折衷式」建築(見附圖六);沒有明顯的主要入口,卻有多扇門戶與屋外的走廊相連,裝置扇形坡度屋頂配日本瓷瓦(日語名稱:寄棟造桟瓦葺)、磚砌英式煙囪、殖民地風格的大窗戶等,充滿當年外國人居留地的異國情調,古色古香,別具特色,是日本現存「最古舊木造洋風建築」,亦被認為是最早的「和洋折衷式」建築。

1911年,哥拉巴逝世後,由養子倉場富三郎繼承此住宅。話說開去,富三郎曾在美國學習生物學,他引進拖網捕魚法,啟發日本水產界革命,鑽研魚類分類學,編撰著名的《哥拉巴魚類圖譜》,被稱為日本四大魚類圖譜之一,其內容包括:700張來自558種魚類的圖片;及123張來自貝類和鯨魚的圖片;總計共823張。話說回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富三郎英國血統的身分,讓日本政府懷疑他可能為英國提供情報,而此住宅又可鳥瞰監視整個長崎港區,因此在日本興建「武藏號」戰艦時的1939年,日本政府強制讓「三菱重工業長崎造船所」取得此住宅的所有權。二次大戰後,一度成為美軍宿舍;1957年,三菱造船為慶祝成立100年,將房屋交付給長崎市政府;1961年(昭和36年)6月7日,被列入國家重要文化財。

建築(2):「舊林格住宅」(Former Ringer House)
這是英籍商人「福萊德里克.林格」(Frederick Ringer;1838年–1907年) 於1868年興建的住所,是三棟原址建築之二。

話說開去,林格於1838年在英國東部「諾域治」(Norwich) 出生。1856年,他加入一間著名英國公司「Fletcher & Co」,被派駐中國擔任茶葉檢查員。約於1864年,他來到日本,並於1865年加入「哥拉巴商會」(Glover & Co.) 出任幹部社員,負責監督該公司在長崎經營的茶葉貿易。

1868年,林格與另一名英籍商人「愛德華.霍爾姆斯」(Edward Z Holme) 建立「霍爾姆斯.林格商會」(Holme.Ringer & Co),從事業務廣泛,包括:茶葉製造、機械化磨坊的麵粉製造、水務工程、電氣發電所、蒸氣洗衣房、石油儲存庫、貨物裝卸、捕鯨漁業等。國際貿易方面,對外輸出茶葉;對內從歐美輸入機械、造船材料、鐵板、松材、羅紗、毛織物、洋酒及從香港輸入砂糖和水銀等。1897年,他刊行一份英文報紙《長崎日報》(Nagasaki Press);1898年,在海濱建造和經營一座四層酒店「長崎酒店」(Nagasaki Hotel)。

另一方面,他積極參與長崎外國人居留地的政治及社會活動:於1874年,被選為地方議會的成員;於1879年,參與招待當時已卸任的美國前總統「尤利西斯.格蘭特」(former US President Ulysses S. Grant) 訪問長崎;於1884年開始,曾任比利時駐日本領事,丹麥、瑞典、夏威夷駐日本署理領事;於1903年,帶領組織「Nagasaki Naigai Club」,提供一個日籍和外籍居民聯誼的場所。

私人生活方面,1883年(明治16年)9月12日,四十五歲的林格在長崎邂逅二十七歲的新寡婦人「嘉露蓮娜.高爾」(Carolina Gower),她的丈夫剛去世,於是前往長崎探望當時擔任高島炭坑工程師的英籍父親「伊拉斯謨.高爾」(Erasmus Gower)。林格與高爾兩情相悅,在東山手「英國國教會堂」舉行婚禮,結為夫婦。新郎固然廣結許多不同階層的朋友,新娘的父親也是日本工程界翹楚,再加上新娘的叔父「阿貝爾.高爾」(Abel Gower) 又曾任職英國駐長崎及箱館(現稱函館)兩地領事,因此當日婚禮賓客盈門,是居留地歷史上最多外國人到賀的婚禮,傳為一時佳話。兩人入住南山手舊林格住宅,新婚生活愉快,育有一女兩子:Lina、Fred 和 Sydney。1906年,林格因健康理由返回英國休養;1907年11月29日,他在諾域治故鄉病逝,享年69歲。終其一生,擔任國際貿易商人的角色,成績卓越;扶掖日本經濟發展的貢獻,亦影響深遠。

話說回來,舊林格住宅是一座「木骨石造」洋風平房(見附圖七),內部木造,外壁鋪砌「天草砂岩」(Amakusa sandstone),九支石柱三面環繞豎立於一個石造陽臺,扇形坡度屋頂則配日本瓷瓦。建築面積385平方米,共有九間各類型用途的房舍,包括:應接間、居間、寢室、食堂、化妝室、浴室、調理室、臺所取合部、倉庫。

當 1907年林格逝世後,由次男Sydney Ringer繼續居住,由於同一時期林格家族也買下相鄰的「舊奧爾特住宅」,並由長男Fred Ringer繼承,因此前者被稱為「舊林格住宅(弟)」,後者則被稱為「舊林格住宅(兄)」,以茲區別。直至1942年,林格一家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離開日本,「舊林格住宅(弟)」的物業權轉至川南造船所,戰後於1965年12月25日再被長崎市政府購入,1966年(昭和41年)6月11日被列入國家重要文化財。

建築(3):「舊奧爾特住宅」(Former Alt House)
這是英籍商人「威廉.奧爾特」(William Alt;1840–1905) 的住所,於1865年興建,是三棟原址建築之三。

話說開去,奧爾特幼年喪父,生活困苦,為協助母親維持家計,年僅十二歲便到一艘遠洋商船工作。1859年,他獲得船長的同意,辭去船員的工作,前往中國加入英國駐中國的關稅局工作,年薪達四百英鎊。他知悉日本開國,於同年秋天抵達長崎碰運氣,尋找更佳的工作機會,當時祇有十九歲。

兩年後,他在外國人居留地創立「奧爾特商會」(Alt & Co.),從事船舶和武器的入口,及日本茶葉、植物蠟、樟腦油和海產物的出口等國際貿易,獲利豐厚。1861年春天,他委托蘇格蘭造船家James Mitchell建造一艘私人遊艇,並於同年7月20日早上舉行揭幕禮。該遊艇長60呎,排水量38噸,被命名為「Phantom」,是日本的第一艘遊艇,而Mitchell的「Aberdeen Yard」,亦成為長崎的第一個西式船塢。

1863年,奧爾特決定興建一座住宅,騁請外籍建築師C. Ansell負責設計。同年,奧爾特在一次乘船回英處理商務的航程上,邂逅一名陪同父母到澳洲渡假的少女「伊利莎伯」(Elizabeth),兩人一見鍾情,奧爾特追隨伊利莎伯到澳洲,並於翌年(1864年)9月15日在澳洲南部都市「阿德萊德」(Adelaide) 一間教會結婚。同年,新婚旅行完畢,伊利莎伯當時祇有十七歲,跟隨二十四歲的奧爾特回到長崎定居。1865年,長女 Mabel 出世;同年,奧爾特騁請日籍木工匠「小山秀之進」(Koyama Hidenoshin;同樣負責建造哥拉巴住宅和大浦天主堂)在南山手山丘開始建造住宅;1867年,奧爾特住宅落成啟用。

1869年初,「奧爾特商會大阪支店」開設,奧爾特夫婦及家人由奧爾特住宅遷居至當時日本的金融中心 — 大阪;然而,奧爾特夫人卻未能習慣在大阪的傳統日本房舍居住,仍然懷念在長崎外國人居留地洋風住宅的愉快生活。十八個月後,全家再遷居至橫濱。1871年,奧爾特將奧爾特住宅出售,並攜同家人返回英國薩里郡定居,二人共育有八名子女,包括排行較長的六名女兒和排行較幼的兩名兒子,當中四名在長崎出生,另四名之後在英國出生。

1905年,奧爾特在英國病逝,享年65歲;而奧爾特夫人亦於1923年在倫敦去世。1985年秋天,其外曾孫女「泰莎.蒙哥馬利子爵夫人」(Viscountess Tessa Montgomery of Alamein;英國聲名顯赫的戰將蒙哥馬利元帥的兒媳;祖母為奧爾特夫婦六名女兒的其中之一) 訪問長崎市,並同時發表及捐贈由奧爾特夫人回英後親自撰寫在長崎奧爾特住宅生活自傳的《回想錄》,資料非常珍貴,緬懷從奧爾特住宅遠眺長崎港的秀麗幽雅景色,並讚歎在奧爾特住宅僑居的舒泰安逸生活。

話說回來,奧爾特住宅是日本「最古舊的石造洋風建築」(見附圖八),主建築是「木骨石造」平房,以「和洋折衷式」建造,內部木造,外壁鋪砌天草砂岩,高樓底配大扇窗戶,托斯卡納支柱環繞豎立於一個石造陽臺上(Tuscan pillars around a stone veranda),扇形坡度屋頂裝配日本瓷瓦(ceramic kawara tiles),正面有車道和一座洋風噴水池。建築面積494.4平方米,共有十五間各類型用途的房舍,包括:應接室、食堂、西側寢室、婦人居間、西側浴室、南側寢室、南側浴室、東側浴室、東側寢室、客室、北側寢室、化妝室、儲物室和茶房兩間。屋旁的附屬建築為磚造平房,建築面積92.4平方公米;倉庫側為磚造平屋,建築面積12.5平方米。

1880年,已出售的奧爾特住宅一度為「活水女學校」(Kwassui Women’s College;1879年(明治12年)12月1日由美國女傳教士Elizabeth Russell在長崎創立)所使用。1903年,被鄰居林格購入,之後為其長子Fred Ringer所繼承,也因此這建築被標記為「舊林格住宅(兄)」,以便和林格家原本的建築區分。同樣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由川南造船所取得業權;1970年轉給長崎市政府;1972年(昭和47年)5月15日被列入國家重要文化財。

建築(4):「舊三菱第二船塢屋」(Former Mitsubishi No. 2 Dock House)
於1886年開始興建,翌年(1887年)9月完成,是六棟遷移建築之一。這座木造兩層高建築(見附圖九),坡度屋頂,中間走廊上落兼「對稱型」(symmetrical) 設計,每層正面面對長崎港方向各有一個陽臺,並各有八支圓柱作支撐,中間一扇大門分開兩邊,每邊各有三扇大窗,每層各有四間同等形狀面積的房舍分布兩邊,兩層共有八間這樣的房舍,盡得對稱設計之和諧美態。當年船舶進入船塢修理期間,這船塢屋為海員們提供休息和臨時住宿的地方。現在位處哥拉巴園內的最高點,旅客可以走出二樓陽臺,憑欄俯瞰長崎港的優美山光水色,屋前的魚池和花園,更能增添不少詩情畫意。

建築(5):「舊長崎高等商業學校表門守衛所」(Former Gatekeeper’s Station at the Nagasaki Commercial College)
於1905年興建,是六棟遷移建築之二。從明治時代到昭和時代初期,日本政府官辦長崎高等商業學校,教授經濟學尤為出色。這是該學校的守衛所,從原址移築至哥拉巴園內。建築屬一座木造平房屋,「和洋折衷式」設計,日本傳統紙屏風間隔門,坡度屋頂配綠色銅片屋面。

建築(6):「穫加故居」(Former Walker House)
於1883年至1902年期間興建,是六棟遷移建築之三。這座木造平房屋,屋頂配日本瓷瓦,面積112.25平方米,共有五間房舍,包括:一間居間、一間食堂和一間寢室。

建築(7):「舊長崎地方裁判所長官舍」(Former House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Nagasaki District Court)
於1883年3月興建,是六棟遷移建築之四。這是當年長崎地方裁判所長的官邸,亦是現存唯一在外國人居留地以外由政府興建的洋式建築,非常珍貴。這座兩層高木造建築,坡度屋頂,正門入口屬「博風板」(日語稱破風)設計。地下包括:一間應接室和一間居間;二樓包括:一間應接室、一間居間和一間準備室。由日本人負責室內設計,洋式房舍,居間則鋪蓋榻榻米(tatami) 地蓆。

建築(8):「舊自由亭」(Former Jiyu-Tei Restaurant)
於1878年7月興建,是六棟遷移建築之五。這座兩層高木造洋風建築,原來是日本料理師傅「草野丈吉」開設的日本第一所西洋餐廳,曾多次為日本皇室提供餐飲服務,經復原後移築哥拉巴園內,現在的二樓是咖啡廳。

建築(9):「舊斯蒂爾紀念學校」(Former Steele Memorial Academy)
於1887年9月由英國領事館興建,是六棟遷移建築之六。這座兩層高木造建築,突出的正面入口則有三層,坡度屋頂,中間走廊上落設計。地下有三間教室,其中一間放置一張哥拉巴家族的家庭照片和一本由倉場富三郎編撰的《哥拉巴魚類圖譜》;二樓則有一間院長室、一間事務室和三間教室,其中一間教室展覽由畫家「田川憲」 (Ken Tagawa;1906年–1967年)創作以洋式建築為題材的版画。

1974年9月3日,上述七棟建築(包括三棟原址建築:(1) 、(2) 、(3)和四棟遷移建築:(4) 、(6) 、(8) 及(9))的整理及遷入完成,同年10月1日開始正式使用「哥拉巴園」的名稱。誠然,這些建築之前已分別於不同日期開放讓公眾人士參觀,現將正式使用該園名稱的日期,定為全園的正式開放日期,亦屬適當。而其餘的兩棟遷移建築(5)及(7),亦於1979年3月底完成整理及遷入園內。此外,在哥拉巴園出口處,還有接著在1979年4月才開始新建的一座「長崎傳統藝能館」(Nagasaki Traditional Performing Arts Museum)。

順帶一提的是,「哥拉巴園」或「舊哥拉巴住宅」常被強調為「《蝴蝶夫人》歌劇作者或女主角的故居」,例如一些香港旅行社的介紹單張。有關「哥拉巴園」的澄清:如上所述,於1974年9月3日,哥拉巴園內七棟建築的整理及遷入完成,同年10月1日才開始正式使用「哥拉巴園」的名稱;相對地,《蝴蝶夫人》歌劇的故事背景,發生於約1900年日本明治時代九州長崎港區;兩項事件於時序上並不吻合,歌劇作者或女主角二人於1974年前經已離世,因此「哥拉巴園」絕對不能稱為「《蝴蝶夫人》歌劇作者或女主角的故居」。

有關「舊哥拉巴住宅」的澄清:首先,根據理解,《蝴蝶夫人》歌劇祇是一個虛構的故事,而女主角「蝴蝶夫人」也祇屬一個虛構的人物,因此,龐大的舊哥拉巴住宅,不應成為該歌劇女主角的居所。再者,根據資料顯示,該歌劇作者「普契尼」(Giacomo Puccini;義大利歌劇家;1858 –1924) 從未踏足長崎,甚至從未離開義大利,因此「舊哥拉巴住宅」也不能成為「《蝴蝶夫人》歌劇作者的故居」。

或許由於故事發生在長崎外國人居留地山丘上一間連花園的木造平房,環境與「舊哥拉巴住宅」相似,加上後者聲名顯赫,若穿鑿附會,將兩間住宅拉上關係,對歌劇便可做成宣傳效果;同樣地,亦可對「哥拉巴園」的旅遊事業產生宣傳效應。一點小誤會,對兩方也無傷大雅,有意無心之間,就讓美麗謊言流傳下去。

再者,一方面意大利駐日本大使館捐贈一座普契尼的大理石全身像和一塊普契尼的大理石圓形正面肖像;另一方面,於1963年5月26日,日本三浦環顯彰會和三浦環立像建設促進委員會則聯合捐贈一座「三浦環」(Tamaki Miura;日籍歌劇演員,以扮演蝴蝶夫人聞名; 1884–1946) 和「小男孩」 (蝴蝶夫人與男主角平克頓所生) 的銅鑄全身像(見附圖十)。三件雕塑都豎立在哥拉巴園內,供遊人參觀。

哥拉巴園共有兩個入口,「第一閘口」(Gate No. 1) 在南山手山下靠近「大浦天主堂下」電車站;「第二閘口」(Gate No. 2) 在南山手山上靠近「石橋」電車站;前者沿上山路線參觀,比較辛苦;後者循下山路線參觀,比較舒適。雅帆選擇後者,於是從路面電車「長崎駅前」車站乘坐「1號線」電車往「正覚寺下」方向,在「築町」車站下車,轉乘「5號線」電車往「石橋」方向,在「石橋」車站下車。之後,再步行約三分鐘前往哥拉巴園特別的「斜行升降電梯」(仿似香港山頂纜車的運行方式)入口,乘電梯往上至「哥拉巴天空步道」(Glover Sky Road),踏出露天步道,可俯瞰鄰近小山丘上排列整齊的坡度房屋,又可遠眺山下長崎港內往來穿梭的繁忙船舶;再前行轉乘一般的「垂直升降電梯」往下,便可抵達哥拉巴園第二閘口。入場費成人600日圓,小童300日圓。

概括而論,荷蘭人及蘭學在長崎根深蒂固,對日本全盤西化的深遠影響,人盡皆知,毋庸置疑。從哥拉巴園的景物資料,牽引出英國商人對日本現代化的重大貢獻,或許少人知悉,卻不容忽視。從幕府末期至昭和初期,這些英國人多年來以日本為家,並非純粹祇為從經營國際貿易中賺取商業利潤,亦盡心盡力回餽日本社會,引進外國技術,培育當地人材,發展工業現代化;也全心全意融入日本群眾,盡量適應日本傳統生活方式,互相扶持,惺惺相惜。他們愛護日本的情懷,從實際行動中表露無遺,就是返回英國之後,還對長崎惦念不忘;相應地,日本社會亦將他們的功業 — 包括「和洋折衷式」建築 — 保留下來,讓後世人撫今追昔。

走筆至此,暫且擱下,其他長崎歷史景點的記述,留待續篇分解。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和圖片,取材自下列書籍及網頁,謹此鳴謝–
(1)《維基自由百科全書網頁》;
(2) 《History of Glover Garden》,株式會社WAM Tuning著作,株式會社昭和堂出版;
(3)《Scottish Samurai: Thomas Blake Glover, 1838–1911》,Alexander McKay著作,Canongate Books Ltd出版;
(4)《Brewed in Japan: The Evolution of the Japanese Beer Industry》,Jeffrey W. Alexander著作,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Press 出版。

附圖一:軍艦島建築分佈平面圖

nagasaki01

附圖二:長崎港航運大樓內展示的軍艦島模型

nagasaki02

附圖三:長崎港航運大樓內的軍艦島上陸觀光.周遊售票處

nagasaki03

附圖四:明治天皇向哥拉巴頒贈「勳二等旭日重光章」的證明書

nagasaki04

附圖五:舊哥拉巴住宅外貌

nagasaki05

附圖六:舊哥拉巴住宅平面圖

nagasaki06

附圖七:舊林格住宅外貌

nagasaki07

附圖八:舊奧爾特住宅外貌

nagasaki08

附圖九:舊三菱第二船塢屋外貌

nagasaki09

附圖十:《蝴蝶夫人》歌劇意大利作者「普契尼」及日籍歌劇演員「三浦環」在哥拉巴園內豎立的大理石像及銅像

nagasaki10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十月 4th, 2016 10:34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