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接續網誌107〈北海道開拓與明治維新(首篇)〉。

隔閡的環海,嚴寒的天氣,原始的森林,荒蕪的大地,令北海道開拓 (Hokkaido Development) 的工作,倍感艱辛,實不足為外人道。雅帆介紹一部以北海道開拓歷史為主題的日本電影,給各讀者提供視像娛樂和參考。該電影名為《北の零年》(Year One in the North;北之零年),是東映公司2005年製作,由行定勳 (Isao Yukisada) 執導,那須真知子 (Machiko Nasu) 編劇,主要演員包括:吉永小百合(Sayuri Yoshinaga)、渡邊謙 (Ken Watanabe)、豊川悅司 (Etsushi Toyokawa) 等。本片分別於2005及2007年在日本及台灣公映,DVD目前亦祇有日本及台灣版本,香港觀衆仍然緣慳一面。本片詳情可參考其網頁,網址是–
http://www.kitano-zeronen.jp/。

故事敍述幕府體制結束後,明治維新給日本社會帶來巨大的變化。祖輩生活在「四國淡路」(Awaji of Shikoku) 的「稻田」家,因為「德島藩」內的政治爭端(即「庚午事變」),被明治政府作出嚴厲懲罰,下令舉家遷往北海道的「靜內」(Shizunai) 定居。對於離鄉別井的稻田家,開拓北海道靜內就是後無退路的背水一戰。明治四年(1871年),稻田家第一批移民團546名成員,乘船經過了半個月的顛簸航行,終於到達了北海道。船上乘客包括婦人小松原志乃(吉永小百合飾)和女兒多惠,她的丈夫小松原英明(渡邊謙飾)是先遣隊,已提前到了靜內,著手開墾荒地,當前家人在北海道團聚。

在小松原英明的帶領下,稻田家人燃起建設自己家園的雄心,要在這片荒土開闢新天地。然而,北海道嚴寒的氣候環境和茂密的原始森林,跟溫暖富饒的故鄉判若雲泥,而從淡路帶來的農作物,在這裏根本無法生長。此時,第二批移民團遭遇海難,死傷慘重;武士階層也因「廢藩置縣」而被完全廢除;糧倉起火被燒等打擊接踵而來。面對這些打擊,民衆的信心開始動搖,武士家庭出身的志乃非常堅毅,認定「祇要信念堅定,理想就可實現」,鼓勵並勸說眾人:「要在北海道生活下去」。

絕望之餘,英明等人剪掉武士象徵的髮髻,起誓要跟這片土地共命運。然而,假若農耕失收,就無法積存糧食,以度嚴冬。為了學習最新的農業技術,英明決定獨自前往札幌 (Sapporo);雖然志乃和女兒日夜顧盼,卻始終不見英明回來。

英明的失蹤,為民衆帶來猜疑和冷嘲熱諷,志乃母女開始被孤立。她仍信任丈夫,於是帶着女兒尋夫。不料途中遭遇狂風暴雪,母女雙雙倒在雪地,可幸一位美國人「Edwin Dun」(愛德文・黨) 路過,救了二人。其後,志乃一直跟隨「愛德文・黨」學習養馬,她被良駒深深吸引,決心在北海道養馬,以助農耕。在幾年間,她們經營的牧場漸上軌道。

正當移民團的開墾工作初見成效,開始憧憬美好收成的時候,惡運再次降臨。政府一紙文書,命令志乃將豢養的馬匹上繳國家。然而,此時馬匹已經是農業生產不可或缺的重要動力來源,一旦失去馬匹,整個開墾工程必將大受影響;再者,突如其來的大蝗災,又令莊稼盡毀,可謂雪上加霜。更料想不到英明突然出現,原來他已向現實屈服,並在札幌另組家庭,當前作為政府官員,負責執行將馬匹收歸國有。在絕望和混亂中,稻田家人拼命掙扎,團結的力量,最終使他們能成功保衛家園。

電影製作成本耗費15億日圓,拍攝時間超過一年多,其中歷時7個月從冬至夏於北海道拍攝外景,在銀幕上展現了大自然真實的曠闊意境和磅礡氣勢,透過情節細緻的描寫、演員精湛的演技,將當年北海道開墾的境況,活現眼前。影片依據真實故事改編,是一段心酸的北海道遷徙開拓史,以明治維新時期北海道茂密綿延的原始森林為舞臺,展開了一群年輕人開墾寒冷荒蕪的北海道,所貢獻出艱苦努力和不懈奮鬥的偉大歷史詩篇,其中蘊涵各式人物的豐富情感:既有辛酸榮辱,亦具愛恨情仇,相互縱橫交織。

電影中兩名阿伊努族獵人,包括豊川悅司所扮演重要戲份的角色,憑藉土著的知識和技術,協助稻田家人開墾及面對各種困苦挑戰,並屢次於危難中挺身施援。傳統化身的阿伊努族獵人,義助開拓;現代象徵的褪式武士,則背信棄義;被侵略者勇於面對困難挑戰;侵略者懼而屈服安逸現實;兩個角色成強烈對比,寓意深遠。

電影的後半段有美國人「愛德文・黨」登場,他拯救了倒在雪地的志乃母女,並教導她們經營牧場。現實中確有其人,「愛德文・黨」當年應北海道開拓使顧問「托馬斯.凱普隆」(Horace Capron;Advisor to the Hokkaido Development Commission) 的邀請,為振興畜牧業來到札幌,在北海道從事畜牧和養馬,後來被稱為「北海道畜牧業之父」。札幌市南區真駒內泉町的中央公園內設有「愛德文・黨紀念館」(Edwin Dun Memorial Museum),展示了他以開拓北海道畜牧業為中心的工作業績、生活情況及開拓紀錄。行定勳加插這場戲份,就是要真確地闡析與肯定洋人在北海道開拓歷史所扮演的重要顧問角色,同時亦印證和彰顯了西洋理念技術對明治維新的深遠文化影響。

影片既鋪陳了客觀的真實歷史,同時亦表達了主觀的浪漫愛情,更貫徹始終地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堅定信念作出頌讚;現代人身處迷失狀態,本片正好給與觀衆帶來一點積極振奮和激勵力量。行定勳在詮釋影片名字時說:「零」並不代表空無一物,而是包含了對未來的希望;零是起點,也是新的開始。「對未來充滿希望」與「祇要信念堅定,理想就可實現」兩句,穿引起全片主題,亦正是「北海道開拓精神」的要義所在。

本州與北海道之間,現由一條「青函海底隧道」(Seikan Tunnel) 將本州的「青森市」(Aomori-shi) 與北海道的「函館市」(Hakodate-shi) 連接起來,已成為北海道交通命脈之一,亦是北海道開拓成功的象徵。青函隧道於1985年3月10日貫通,建築工程長達二十四年,隧道兩端分別位於「青森縣東津輕郡今別町」與「北海道上磯郡知內町」,全長五十四公里,是長度同佔世界第一的海底隧道及鐵路海底隧道;穿過隧道的鐵路線 — 「JR北海道海峽線」,於1988年3月13日正式通車。從上述資料,再加上津輕海峽 (Tsugaru-kaikyo) 凜冽的風雪與洶湧的波濤,則開拓工程之艱苦、耗費之巨大,可以想見。

在青函隧道尚未開通前,從東京遠赴北海道,需由上野驛乘搭火車直貫東北,抵青森驛終點,再換渡輪橫越津輕海峽,才可登陸對岸的函館。然而,今日乘坐現代化火車經青函隧道到北海道,海底隧道一段祇花三十分鐘,固然快捷舒適,但窗外風景欠奉;若換上渡輪,從青森至函館的115公里海上航程,約需1小時45分(高速渡輪)至4小時15分(普通渡輪),卻可以細味橫渡津輕海峽的風光,發思古之幽情。

物質文明帶來生活進步,或許需要放棄對傳統的深厚感情;便捷舒適的青函隧道鐵路之旅,不見天日,取代了波瀾壯闊的津輕海峽風情。由此,雅帆想起一首日本演歌《津軽海峡冬景色》(Tsugarukaikyo-Fuyugeshiki),就是以描繪橫渡津輕海峽的風情為主題。此演歌是1977年的作品,由三木たかし作曲,阿久悠填詞,著名女歌手石川さゆり (Sayuri Ishikawa;石川小百合) 演唱,風靡一時。

此曲既是石川小百合成名之作,亦是她參加日本放送協會 (NHK) 電視台每年除夕紅白歌唱大賽,曾經五度(包括2007年度)選唱的歌曲。三十一年來,此曲仍然屹立不倒,未被現代人所遺忘,殊非偶然。再者,青森港邊並豎立有《津軽海峡冬景色》歌謠碑,碑上刻上歌詞,還不時播放此演歌,讓到訪旅客可現場感受,可說是青森港的另類特色。歌曲的音樂優美悅耳,歌詞描寫感情細膩真摯,其日文和中文歌詞如下:

「上野発の夜行列車 おりた時から
青森駅は 雪の中
北へ帰る人の群れは 誰も無口で
海鳴りだけを きいている
私もひとり 連絡船に乗り
こごえそうな 鴎見つめ
泣いていました
ああ 津軽海峡・冬景色
ごらんあれが竜飛岬 北のはずれと
見知らぬ人が 指をさす
息でくもる窓のガラス ふいてみたけど
はるかにかすみ 見えるだけ
さよならあなた 私は帰ります
風の音が胸をゆする
泣けとばかりに
ああ 津軽海峡・冬景色
さよならあなた 私は帰ります
風の音が胸をゆする
泣けとばかりに
ああ 津軽海峡・冬景色」

「由上野開的夜行車 下了月台
青森驛 已茫然兀立於紛雪中
北歸旅客成群而出 緘默無語
祇聽得海濤拍岸 陣陣浪聲
一人獨自登上渡峽客輪
放眼 只見海鷗忍凍孤飛
不由傷情 泫然欲淚
啊…… 津輕海峽冬景色
北方盡頭就是龍飛峽了
識途旅客伸直了手 指著遠方
但熱氣濛濛的艙房玻璃 擦了又擦
只見濃霧遮路 茫無所見
親愛的 等著我 我就要回去了
風的聲音在胸中迴盪
不由傷情 泫然欲淚
啊…… 津輕海峽冬景色
親愛的 等著我 我就要回去了
風的聲音在胸中迴盪
不由傷情 泫然欲淚
啊…… 津輕海峽冬景色」

歌詞所描述旅途的哀愁,就是當年青函隧道尚未通車前,北歸旅人一路迢遙,漫渡海峽,在驚濤駭浪與寒風暴雪中,既能體會苦澀難熬的旅情,同時亦可觸發對故土舊人的思念。日本東北津輕半島的「竜飛岬」,自古以來就是淒美險地,也是戀愛名所,更是悲傷繾綣的斷情崖;絕望的失意人,由「竜飛岬」縱身跳入津輕海峽,就此香消玉殞,千秋永訣,古往今來,不知凡幾。一曲《津軽海峡冬景色》,正好訴盡北歸旅人的落寞情懐,亦令人追撫津輕海峽的淒怨蒼涼。

吃喝玩樂背後的北海道,還埋藏着幾許辛酸血淚的開拓歷史、多少扣人心弦的浪漫情歌;祇要多讀一點日本歷史,則對旅遊日本名勝和欣賞日本文化,可有更透徹的瞭解、更深切的心領神會。

〔後記:雅帆補充介紹一部以建築青函海底隧道為主題的日本電影,名為《海峽》。此電影是東宝公司1982年出品,由森谷司郎導演,主要演員包括高倉健、吉永小百合、三浦友和等。片中除了可以欣賞到演員精彩的演技外,更有竜飛岬和津輕海峽的優美風景,是出色的日本電影。香港有VCD配上中文字幕版本,美亞影碟出品。巧合的是,本文介紹兩部和北海道開拓有關的電影,其女主角都屬吉永小百合。她當年演出《海峽》(1982)時39歲,演出《北の零年》(2005)時62歲,風姿神韻依舊嫻淑幽雅,演技表情仍然熟練精湛,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而不着痕跡,可謂日本影壇的長青樹。未知會否因為她的早稻田大學西洋史學畢業背景與修養,有助她在兩部歷史電影的成功演出?2008年12月13日。〕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三, 十二月 10th, 2008 7:22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