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適逢「英國和日本建交四百年紀念」(Four Hundredth Anniversary of the Japan-British Relations:1613–2013),兩國都分別和聯合在本國舉辦共約二百五十項慶祝活動,詳情可參考「在英国日本国大使館」的相關網頁《Japan400:400 years of Japan-British Relations》,其網址是–
“http://www.uk.emb-japan.go.jp/en/webmagazine/2013/12/400.html” ,
在此不贅。其中一項尤具歷史價值的是,倫敦「大英博物館」於2012年夏天斥資七千五百萬日元(約五十萬英鎊) 購買一卷絲質卷軸繪畫,題為《The Mission of Commodore Perry to Japan,1854》(1854年伯里提督日本遠征記;以下簡稱《伯里繪卷》),並由2013年4月18日至同年10月13日在其第92至94號日本展館展出,配合參與為「英國和日本建交四百年紀念」活動之一。

話說開去,「威廉.亞當斯」(William Adams;1564–1620) 是第一位登陸日本的英國人。 1598年,他加入荷蘭「鹿特丹公司」的遠東船隊,並於同年6月24日乘船隊五艘之一的「希望號」(Hoop) 從「鹿特丹」(Rotterdam) 出發,經西非洲橫過大西洋,繼而南下經「麥哲倫海峽」(Strait of Magellan) 穿過南美洲南端,再沿西部智利海岸北上,橫渡太平洋前往遠東,途中遭遇種種災難,包括惡劣天氣、補給不足、瘟疫疾病、土著襲擊、船隻損壞等。經過22個月的海上航程,於1600年4月29日,亞當斯和約二十名船員乘最後祇餘的一艘「愛號」(Liefde),漂流到達日本九州「豊後国臼杵」(Usuki, Ōita;今大分縣東部),並於同年5月12日獲得將軍「徳川家康」(Tokugawa Ieyasu) 的接見。

徳川家康對西洋知識很感興趣,要求亞當斯擔任外交及貿易顧問,並教授其幕僚幾何學、數學及航海等知識。1602年,亞當斯與家康御用商人「馬込勘解由」(Magome Kageyu) 的女兒「阿雪」(Oyuki) 結婚,婚後育有一子一女(亞當斯之前在英國已有一妻一子)。1604年,家康要求亞當斯建造一艘西式帆船,亞當斯於是在伊豆國伊東設置日本第一個西式造船船塢,建造一艘80噸的帆船。其後於1607年,又完成一艘120噸的遠航船舶「San Buena Ventura」。

徳川家康對這些功績感到非常滿意,封贈亞當斯為「武士」(Samurai),賜佩刀,給與相模國三浦郡逸見村(今神奈川縣横須賀市東北部)250石的領地,及一間位於江戶日本橋的宅邸,並賜名「三浦按針」(Miura Anjin),成為日本第一位白人武士。

在亞當斯與荷蘭人抵達日本之前,葡萄牙人早於1543年已經來到日本,並在九州「平戶」(Hirado) 及「長崎」(Nagasaki) 等港口從事貿易和傳教。九州許多大名如大村純忠、大友宗麟、有馬晴信因此皈依天主教,並支持天主教在其領地內傳播;數年之間,天主教便在日本發展成為威脅當權者的龐大勢力。

1604年,為打破葡萄牙人的壟斷貿易和打擊其建立的宗教勢力,徳川家康派「愛號」兩名荷蘭人包括船長「Jacob Quaeckernaeck」前往東南亞接觸荷蘭東印度公司,邀請荷蘭人前來日本貿易。1609年,荷蘭商人「Jacques Specx」率領同鄉乘兩艘商船抵達日本。其中兩名荷蘭使節手持「奧蘭治親王拿騷的毛里茨」(Maurits van Nassau, Prince of Orange) 親筆文書前往江戶,亞當斯協助這些使節與日本幕府談判。1609年8月24日,荷蘭人獲得德川家康授予貿易許可「朱印狀」(蓋上朱印的命令文書,允許在日本居住和海外貿易),保障接續兩個世紀荷蘭在日本的獨佔貿易權;同年9月20日,荷蘭人開始在平戶設立貿易站。

1611年,亞當斯知悉「不列顛東印度公司」在印尼「萬丹」(Bantam, Indonesia) 建立據點,於是接觸並邀請他們前來日本貿易。1613年,英國船長「John Saris」率「丁香號」(Clove) 抵達平戶,帶來英國國王「詹姆斯一世」(James I, King of England) 的親筆信和禮物,並且希望不列顛東印度公司在日本建立貿易據點。亞當斯帶領Saris在「駿府城」(Sunpu-jō;今靜岡縣靜岡市葵區) 拜訪已退休的幕府將軍家康,再到江戶謁見當任將軍「德川秀忠」(Tokugawa Hidetada)。秀忠委託Saris帶回日本贈送的一套日式盔甲給予詹姆斯一世,這套盔甲目前仍被保存在倫敦塔。從此,日英正式開始建交。

回程時,亞當斯帶領Saris再度拜訪德川家康,獲家康給予英國人貿易許可朱印狀。1613年10月9日,他們抵達平戶。亞當斯向Saris建議在「浦賀」(Uraga;今横須賀市東部) 設立商館,該地扼江戶灣的出口要塞,而且接近大阪、江戶等主要市場,日後横須賀逐漸發展成為日本的最大軍港,便可證明亞當斯的獨到眼光。然而,當時的英國人志不在此,更重視與中國發展貿易,因而選擇在較接近中國的九州平戶開設商館。亞當斯放棄跟隨Saris返回英國,選擇留在日本,並接受在平戶新成立英國商館的工作,成為不列顛東印度公司的顧員。

1616年4月,德川家康病歿,繼後兩任將軍德川秀忠和「德川家光」(Tokugawa Iemitsu) 並不信任外國人和基督徒,對外政策轉趨保守。1620年(元和6年)5月16日,亞當斯在平戶因病逝世,享年55歲,埋葬於平戶的「崎方公園」。另外,亞當斯曾留下遺言,希望其墓塚可以永遠遙望江戶城,於是在其領地內神奈川縣橫須賀市西逸見町之「塚山公園」修築「安針塚」,並設有三浦夫婦的慰靈碑。塚山公園遍植櫻花樹,為賞櫻名所,每年4月8日有「三浦按針墓前祭」及「三浦按針祭觀櫻會」。1923年3月7日,「三浦安針墓」被指定為日本歷史遺蹟。

亞當斯逝世後,其兒子Joseph繼承三浦按針的頭銜及領地,亦承父業繼續從事朱印船貿易;1633年,日本開始進入「鎖國時代」,他也無奈在歷史記錄中消聲匿跡。

何謂「鎖國政策」?「鎖國」是日本江戶時代德川幕府實行的外交政策,旨為禁制西方基督教的傳播,避免其凝聚民心勢力對當權者的統治構成威脅。1633年,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開始頒布第一次鎖國令,先後共五度發出,推行「鎖國政策」,直至1854年美國海軍軍官伯里第二度率艦叩關,成功逼令日本開國為止。其主要內容包括:

(1) 嚴禁基督教。
(2) 嚴禁日本人出國,在國外的日本人也不准返國。
(3) 除了發誓不在日本傳教的荷蘭人及本來就不是基督教的中國人外,其他外國人不准進入日本。
(4) 荷蘭人與中國人前來日本貿易時,也祇限於長崎一港。
(5) 荷蘭人登陸日本,限制住在「出島」(Dejima;長崎港外的一個人造扇形小島) 上,不准與日本百姓接觸。
(6) 任何與基督教有關的書籍,無論漢籍或洋書,一律不准進口。

綜合來說,日本從室町時代的1543年開始,繼而步入安土桃山時代和江戶時代,分別先後經歷葡萄牙人、荷蘭人及英國人等東來發展貿易,在數個港口開設商館,則經九十年時間的吸收西洋知識和修習「蘭學」(透過荷蘭文書籍所學習的西方知識);及至江戶時代的1633年,國策作一百八十度改變,頒布鎖國令,之後歷二百二十一年「鎖國政策」;又直至1854年,美國「黑船」(船身髹上黑漆和煙囪噴出黑煙的美國戰艦,故名) 第二度硬闖江戶灣,逼令日本開國;結果造成「黑船啟蒙東瀛,日本接軌世界」的嶄新國際政治局面,亦為穿引日本翻開世界歷史的新頁,埋下堅實的種子。

話說回來,《伯里繪卷》屬卷軸彩色繪畫,高28.9厘米、長1525厘米,放置在一個木製儲存箱內,並附有一份手寫《絵巻説明書》(emaki setsumeisho;‘explanation of the picture scroll’),詳細解釋其內容。該繪卷以圖畫形式,從日本人的角度,紀錄美國海軍伯里提督於1854年率領9艘戰艦第二次駛進江戶灣的詳細情形,包括下列場景:

(1) 由豊前國小倉藩第7代藩主「小笠原忠徴」 (Lord Tadashicho Ogasawara of the Kokura fief;1808–1856) 及信濃松代藩第9代藩主「真田幸教」(Lord Yukitsura Sanada of the Matsushiro fief;1835–1869) 所統領的軍隊,合力負責保衛江戶灣及保護伯里的到訪(見附圖一)。(Scenes of the massed formations of the troops of the Kokura fief of Lord Tadashicho Ogasawara and Matsushiro fief of Lord Yukitsura Sanada, who were charged with protecting Edo bay and providing security for Perry’s visit.)

(2) 橫濱岸邊的封鎖安全範圍及接待建築物,已為招待美國人準備妥當(見附圖二)。(The cordoned security area and treaty house prepared on the shore at Yokohama, ready to receive the Americans.)

(3) 九艘美國戰艦的詳細草圖,和幾艘日本小船駛向並準備登上美國戰艦「樸哈坦號」(見附圖三)。(Nine detailed sketches of the US ships, with small Japanese boats approaching to board the USS Powhatan.)

(4) 美國海軍乘坐27艘駁船登陸橫濱(見附圖四)。(The Americans landing at Yokohama in 27 barges.)

(5) 為剛逝世的海軍「羅拔.威廉士」舉行喪禮,並有其墓碑的畫像。(The funeral procession for crewmember Robert Williams who had recently died and a picture of his gravestone.)

(6) 五位日本談判官員(背向畫面)設盛大晚宴款待伯里和其同行官員(見附圖五),五位日本官員由右至左包括(A lively banquet scene in which the five Japanese negotiators, with their backs to the viewer, entertain Perry and his officers to dinner. The five Japanese are, from the right) :

(甲) 「林復斎」,代表將軍幕府與美國海軍伯里提督談判的首席談判員;他是一名儒學學者,1853年繼任大學頭之職,故又被稱為「林大學頭」(Hayashi Fukusai, the chief Shogunal negotiator and head of the Confucian Academy, daigaku no kami) ;
(乙) 「井戸覚弘」,江戸北町奉行 (Ido Satohiro, Edo City Magistrate, Edo machi bugyō) ;
(丙) 「伊沢政義」,浦賀奉行 (Izawa Masayoshi, Uraga Magistrate) ;
(丁) 「鵜殿鳩翁」,幕臣 (Udono Kyūō Inspector General, ōmetsuke) ;
(戊) 「松崎柳浪」,儒官,德川將軍家旗本(直屬家臣團)(Matsuzaki Ryūrō a direct retainer, hatamoto, of the Shogun)。

(7) 美國海軍軍隊及樂隊操演(見附圖六)。(Formations and drills by the US marines, accompanied by a military band.)

(8) 美國戰艦樸哈坦號一隊由黑人海員組成名為「埃塞俄比亞人」的劇團,為登上該艦的日本人作巡遊演出(見附圖七)。(A minstrel show performed for the Japanese onboard the Powhatan by a troupe of blacked-up sailors called the ‘Ethiopians’.)

(9) 美國海軍樂隊演奏的銅管樂器和其他樂器。(A detailed rendition of the brass and other musical instruments used by the military band.)

(10) 贈送與畫家樋畑翁輔的禮物,包括:英國錢幣、衣紐、雨傘。(Gifts of British coins, buttons and umbrellas, apparently given to the artist Hibata.)

(11) 美國海軍贈送與日本政府的官式禮物,包括:小型蒸汽火車頭、火車廂和路軌。(The quarter-size steam engine, carriage and track that was the main official gift from the Americans.)

(12) 美國海軍官員與其中兩名相撲表演者「Ko-Yanagi」和「Kagami-Iwa」的會面(見附圖八)。(Encounters between US officers and two of the Sumo wrestlers, Ko-Yanagi and Kagami-Iwa, who performed bouts to entertain the Americans.)

(13) 多名美國海軍官員和船員穿著不同服裝的正面和背面人像,包括兩名非洲裔的船員。(Front and back views of various officers and crew members posing in their different attire. Stokers are included, two of them maybe African-Americans?)

(14) 一名美國藝術家,可能是「William Heine」。(An official US artist, perhaps William Heine?)

(15) 美國特使團的中國籍繙譯員「羅森」(見附圖九)。(The Chinese interpreter Luo Sen.)

(16) 美國特使團六名主要成員的半身人像(見附圖十、十一),包括(Head and shoulder portraits in roundels of the six of the main members of the US delegation):

(a) 「馬修.伯里」提督 (Commodore Matthew C. Perry;1794-1858);
(b) 「亨利.亞當斯」海軍司令 (Commander Henry A. Adams;1800-1869);
(c) 「森姆.威廉士」繙譯員 (Samuel Wells Williams;1812-1884;translator);
(d) 「安東.波特曼」荷語繙譯員 (Anton Portman;dates unknown;Dutch translator);
(e) 「奧利花.伯里」秘書,伯里提督的兒子 (Oliver Hazard Perry II;dates unknown;son of Commodore Perry who worked as his secretary);
(f) 「喬爾.艾保德」艦長 (Captain Joel Abbott;1793-1855) 。

當代兩名畫家:「樋畑翁輔」(Hibata Ōsuke;著名畫家歌川国芳的學生) 與「高川文筌」(Takagawa Bunsen;著名畫家谷文晁的學生),都是浦賀奉行「伊沢政義」(五名日方談判員之一)的私人助理,獲真田幸教藩主及林復斎首席談判員允許出席、見證並紀錄該次極度敏感政治談判的全部過程。兩人依據親身經歷美國海軍登陸日本和日美代表談判的實況,速寫一批草圖;之後,樋畑翁輔憑藉這些草圖,約於1854年至1858年期間,完成描繪這幅高質素的畫卷。另外,於1858年6月,由詩人及書法家「大沼沈山」 (Onuma Chinzan) 為其撰寫導言,詳盡描述該次美軍訪問的細節和分析其重要,並強調日方採取具備尊嚴和效益的應對。

畫卷一方面詳盡紀錄是次重要歷史事件的細節,具備特殊的檔案價值;另一方面又從日本人角度深入闡釋是次日美文化接觸的觀感,具備高度的藝術質素。根據美國國會1856年出版的資料顯露,美國政府處理伯里提督是次遠東任務的官方態度非常嚴肅;另外,後世許多歷史書籍紀錄美國黑船的兩次硬闖江戶灣,大多以「膽顫心驚、倉皇失措、慌亂走避」等形容。相反地,從這幅日本畫卷顯露,日本人的興趣卻聚焦在日美文化接觸的人性和輕鬆之層面,譬如:列隊歡迎、盛大宴會、娛賓節目、互贈禮物等。出人意表的是,面對美國黑船的嚴峻挑戰,畫卷展示日本人的心理狀態,既少一份恐懼和敵視,卻多一點好奇和尊崇。誠然,基於這種心態,或許可以為解釋日後的「開國派」戰勝「攘夷派」、「明治維新成功」等歷史事件,留下一點端倪。

若要認識日本近現代歷史,必須瞭解美國黑船事件的前因後果。話說長久以來,美國政府熱衷打開日本港口,謀求在日本對外貿易市場分一杯羹。從1790 年至1853年期間,來自美國二十多艘戰艦和商船及多個使節團,曾嘗試探索與日本互通貿易,卻全部無功而還。其中一些使節團列舉如下:

1791年3月,美國商人兼航海家「John Kendrick」率商船「華盛頓夫人號」(Lady Washington) 從澳門啟航,於5月6日抵達日本「紀伊大島」(Kii Ōshima;今和歌山縣東牟婁郡串本町),推斷是第一批美國人和第一艘美國商船抵達日本,卻未能與日本人順利溝通和合作,無奈於5月17日離開。

1799年,美國船長「詹姆斯.迪韋羅」(Captain James Devereaux of Salem) 率美國帆桅商船「富蘭克林號」(Franklin) 訪問日本,奉命當海岸一旦在望的時候,立即懸掛荷蘭旗,冒充荷蘭船隻,因當時祇有荷蘭船才獲准進入日本。船上的一切書籍,特別是宗教書,在臨近日本的時候,必須裝箱釘穩,可見當年日本的徹底鎖國。之後,另外兩艘美國商船「馬薩諸塞號」(Massachusett) 於1800年及「瑪格麗特號」(Margaret) 於1801年分別訪問日本,亦不得要領。

1837年7月,美國駐廣州商人「Charles King」率領一艘沒有武裝的商船「馬禮遜號」(Morrison) ,以送回七名遇難日本船民(包括三名在美國華盛頓沿岸遇難及四名在菲律賓遇難)為理由,從澳門航行至江戶灣,希望和日本建立聯系。但日本卻以大炮狂轟為見面禮,結果不得要領,7名日本船民 — 包括「山本音吉」 (Otokichi;首名環遊世界的日本人) — 也未被允許登岸。

1846年7月20日,美國海軍准將「詹姆斯.貝特爾」(James Biddle) 率領美國軍艦「哥倫布號」(USS Columbus) 和「文森號」(USS Vincennes) 前往江戶灣,要求日本開國,但被江戶幕府斷然拒絕,無奈於7月29日回國。

1849年,美國海軍司令「Captain James Glynn」率領三艘美國軍艦,包括擁有16門大炮的「普雷貝爾號」(USS Preble) ,從中國廣州出發,同年4月17日抵達長崎,向日本要求釋放15名美國船員,他們隸屬捕鯨船「拉戈達號」(Lagoda),於1848年6月7日在日本北海道遇難被扣留。幾經交涉,最後船員被釋放,於12月31日回到美國。根據是次談判經驗,Captain Glynn向國會建議:美國政府日後再嘗試開拓與日本的外交關系,必要時可考慮採取強硬態度,甚至使用適當武力,埋下四年之後伯里提督兩次黑船硬闖東瀛的策略基礎。

筆走至此,暫且擱下,有關伯里提督兩次黑船硬闖東瀛的詳情和影響,且看續篇分解。

備註1:本文載錄圖片,取材自大英博物館相關網頁,謹此鳴謝。

備註2:本文部分資料,取材自《大英博物館網頁》及《維基自由百科全書網頁》,謹此鳴謝。

附圖一:由豊前國小倉藩第7代藩主「小笠原忠徴」及信濃松代藩第9代藩主「真田幸教」所統領的軍隊,合力負責保衛江戶灣及保護伯里的到訪

Blackship01

附圖二:橫濱岸邊的封鎖安全範圍及接待建築物,已為招待美國人準備妥當

Blackship02

附圖三:幾艘美國戰艦,和幾艘日本小船駛向並準備登上美國戰艦樸哈坦號

Blackship03

附圖四:美國海軍乘坐27艘駁船登陸橫濱

Blackship04

附圖五:五位日本談判官員(背向畫面)設盛大晚宴款待伯里和其同行官員

Blackship05

附圖六:美國海軍軍隊及樂隊操演

Blackship06

附圖七:美國戰艦樸哈坦號一隊由黑人海員組成名為「埃塞俄比亞人」的劇團,為登上該艦的日本人作巡遊演出

Blackship07

附圖八:美國海軍官員與其中兩名相撲表演者「Ko-Yanagi」和「Kagami-Iwa」的會面

Blackship08

附圖九:圖中左邊第一人為美國特使團的中國籍繙譯員「羅森」

Blackship09

附圖十:美國特使團兩名主要成員包括伯里提督和亞當斯司令的半身人像

Blackship10

附圖十一:美國特使團其他四名主要成員的半身人像

Blackship11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三, 五月 4th, 2016 3:38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