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帆旅行日本,經常遇見一些名勝景點被稱為「國寶」或「重要文化財」,究竟意何所指?

「日本文化財產」,或稱「日本文化遺產」,是日本為保護文化財產、自然遺產所建立的標準,其資格依日本《文化財保護法》訂立。「文化財產」是指一件部分或整體具有考古價值的物品,或是一件具有民族學價值的物品,涵蓋文化、歷史、學術等人文領域,也包含動物、植物、景觀等「自然遺產」。日本《文化財保護法》劃分及界定日本文化財產,並規範對日本文化財產之認定、管理與保護的方法。

日本文化財產的分類如下:

(一) 物質性文化財產(日語:有形文化財),包括建築物和工藝美術品,即繪畫、雕刻、工藝品、書籍典籍、古代文件、考古資料、歷史資料。可再分類為:
(甲) 重要文物(日語:重要文化財) –物質性文化財產中特別重要的部分。
(乙) 國寶(日語:国宝) –重要文物中具備特別崇高文化價值的部分。
(丙) 登記文物(日語:登録有形文化財) –尚未被日本政府或地方公共團體認定的物質性文化財產,如建築。這些主要是從明治維新至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段時期特別需要保存或有效利用的近現代文物。

(二) 非物質文化財產(日語:無形文化財) ,包括戲劇、音樂、工藝技術等。可再分類為:
(甲) 重要非物質文化財產(日語:重要無形文化財) –非物質文化財產中特別重要的部分。
(乙) 國寶級人物(日語:人間国宝) –擁有官方認定技能、技術的個人。

(三) 民俗文化財產(日語:民俗文化財) ,包括民間的服飾、飲食、住宅、信仰、節慶、生產、生活方式等相關的風俗習慣、民俗藝術、民俗工藝等。可再分類為:
(甲) 重要的有形民俗文化財產(日語:重要有形民俗文化財) –有形的民俗文化財產中重要的部分。
(乙) 重要的無形民俗文化財產(日語:重要無形民俗文化財) –無形的民俗文化財產中重要的部分。
(丙) 登記的物質民俗文化財產(日語:登録有形民俗文化財) –尚未被日本政府或地方公共團體認定的有形民俗文化財產,主要是明治維新至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段時期之近現代文化財產中特別需要保存與有效利用的。

(四) 風景名勝(日語:記念物),可再分類為:
(甲) 古蹟(日語:史跡)–如貝冢、古墳、遺蹟等。
(乙) 特別古蹟(日語:特別史跡)–古蹟中特別重要的部分。
(丙) 名勝(日語:名勝)–如庭園、溪谷、山嶽、洞窟、泉水等。
(丁) 特別名勝(日語:特別名勝)–名勝中特別重要的部分。
(戊) 自然景觀(日語:天然記念物)–動物、植物、礦物等。
(己) 特別自然景觀(日語:特別天然記念物)–自然景觀中特別重要的部分。
(庚) 登記的風景名勝(日語:登録記念物)–尚未被日本政府或地方公共團體認定的風景名勝,主要是明治維新至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段時期之近現代風景名勝中特別需要保存與有效利用的。於2006年1月26日,最先公示登記的三件是:「函館公園」、「再度(ふたたび)公園及び再度山永久植生保存地」、「相楽園」。

(五) 文化景觀(日語:文化的景観),指日本各地區人們獨特的生活、生產及一方水土氣候形成的景觀,如梯田、里山等,即日本的原始人文風貌。為日本文化廳實施人文景觀的保護和存續計劃,日本「文化景觀保護、修繕相關審核委員會」(文化的景観の保存.整備に関する検討委員会)在第三次調查中圈定一百八十個重要地區。

另外,又在日本各級行政區中採取保護措施的景觀地區,選定9項定名為「重要文化景觀」(日語:重要文化的景観),包括:滋賀縣近江八幡市的「近江八幡の水郷」;岩手縣一關市的「一関本寺の農村景観」;北海道沙流郡平取町的「アイヌの伝統と開拓による沙流川流域の文化的景観」;愛媛縣宇和島市的「遊子水荷浦の段畑」;岩手縣遠野市的「遠野荒川高原牧場」;滋賀縣高島市的「高島市海津.西浜.知内の水辺景観」;大分縣日田市的「小鹿田焼の里」;佐賀縣唐津市的「蕨野の棚田」;及熊本縣上益城郡山都町的「通潤用水と白糸台地の棚田景観」。

(六) 古建築群(日語:伝統的建造物群),指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構成歷史風情的城鎮村落等。重要古建築群(日語:重要伝統的建造物群保存地区) ,則指日本政府選出特別重要的古建築群。
(七) 文化財產保護技術(日語:文化財の保存技術),指保護文化財產過程中必需的製作、修理一類的技術。選定保護技術(日語:選定保存技術) ,則指日本政府選定的保護技術。

(八) 地下財產(日語:埋蔵文化財),指仍處於地下埋藏狀態的文化財產。

日本制定《文化財保護法》,肇因於「明治維新」開啟的「歐化主義」與「廢佛毀釋」,兩者對文化財產的損毀皆影響深遠。明治維新期間,首先,外在世界影響的歐化主義,帶來種種「洋化運動」,導致古舊文物的捨棄。其次,內在本土提出的廢佛毀釋,推行「神佛分離令」政策,引發「獨尊神道,打擊釋教」,造成寺院荒廢及傳承千年寺院文化資產的損毀。

所謂物極必反,佛門寺院在痛惜傳統文物遭受無法估計的損失之餘,決定洗心革面,修正流弊,提倡「僧風肅正」與「僧規箴制」,嚴守一切法律規定。明治四年(1871年) ,開始制定《古器舊物保存方》,致力保存傳統文化資產,雖然此法當時並無積極保存措施和具體執行政策,卻促使日本開展必須面對日後各個不同時代所發生的文化資產保存課題。故此,在累積長逹八十年的不斷探索與戮力改進,既整合舊有的相關制度,再加配合新設的保存措施,於1950年(昭和25年) ,完成具劃時代意義的《文化財保護法》。

在日本眾多文化遺產中,遍佈全國超逾一百座「城堡」(castle),擁有深厚歷史文化和崇高旅遊價值,既受本土國民的尊敬;亦為海外旅客的熱愛。日本城堡始於彌生時代,及至十五世紀,由於天皇的中央政府積弱不振,地方群雄並起爭霸,日本進入戰國時代。群雄之間經常兵戎相見,互相攻伐,因此各自建築城堡防禦外敵;關原之戰後,城堡進入全盛時期。之後,因為德川家康推行「一國一城令」而式微;幕末結束後,便不再有新城堡興建。明治維新,實行「大政奉還、廢藩置縣」,政治權力從幕府回歸天皇。明治六年(1873年),為了削弱幕府的勢力,頒佈廢城令,開始拆毀各地城堡,最後獲保留約60多座。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城堡成為空襲目標,大半不幸毀於戰火。

日本城堡是一種提供地方領主(大名)居住的武裝建築,古舊城堡主要以木材建造,較新的重建城堡則大多使用鋼筋水泥,由城門、圍牆及主城組成。其典型建築包括:

「城堡主塔」(天守閣) –亦稱城堡主樓,這是城堡最中心的焦點、最宏偉的建築和防禦最堅固的地方。天守內部實際樓層稱為「階」,外部觀景樓層稱為「重」或「層」,通常「階」比「重」多,大部分城堡都有五重,例如姬路城的五重六階天守。

「守衛塔」(櫓)–也稱為角樓,沿著城牆建築,是衛兵守望的地點,也使用為儲藏空間。

「城牆」及「護城河」–多重城牆及護城河是城堡防禦系統的一環。大阪城及從前的江戶城(即今日的東京御苑)就擁有壯觀的城牆及護城河。

「城門」–典型的城門有兩扇門,呈直角排列,形成一個小型的中庭,兩邊都有非常嚴密的防守。

雅帆於網誌184〈關西兵庫行:城堡與溫泉〉介紹日本城堡,曾聚焦論述「天守」的重要,現更新敘述如下:

“…日本城堡數目衆多,遍佈全國,其建造的主要因素包括:動亂時代的抵禦外敵、武士制度的積極推動、軍事緊張的鞏固權力,皆與歷史發展息息相關。日本城堡最高層、最主要和最具代表性的建築,名為「天守」,亦稱「天守閣」,既是太平盛世統御軍民的權力象徵;也是戰爭期間瞭望指揮的號令中心;還是抵抗戰鬥的終極防線;更是戰敗城主的切腹地點。…

…日本城堡「現存天守」— 即自江户時代保留下來的天守 — 尚餘12座,列舉如下:

(一) 「國寶」級別5座,亦稱「國寶五城」(前稱國寶四城,於2015年更新),包括:
「姫路城」–兵庫縣姫路市,築城者:赤松貞範;
「犬山城」–愛知縣犬山市,築城者:織田広近;
「彦根城」–滋賀縣彦根市,築城者:井伊直継;
「松本城」–長野縣松本市,築城者:石川数正、石川康長;及
「松江城」–島根縣松江市,築城者:堀尾忠氏,於2015年(平成27年)7月從重要文化財升格指定為國寶級別。

(二) 「重要文化財」級別7座,亦稱「七重文天守」(前稱八重文天守,於2015年其中松江城升格指定為國寶級別後更新),包括:
「弘前城」–青森縣弘前市,築城者:津軽為信、津軽信枚;
「丸岡城」–福井縣坂井市,現存最古天守,有說始建於1576年,築城者:柴田勝豊;
「備中松山城」–岡山縣高梁市,築城者:秋葉重信;
「丸亀城」–香川縣丸亀市,築城者:(奈良元安)生駒親正;
「伊予松山城」–愛媛縣松山市,築城者:秋葉重信;
「宇和島城」–愛媛縣宇和島市,築城者:橘遠保(藤堂高虎が改修);及
「高知城」–高知縣高知市,築城者:山内一豊。

除了這12座「現存天守」外,尚有「近、現代天守閣」,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按原來模樣重新建立,分類如下–

(一) 14座「復元天守閣」,包括:
(甲)「木造復元天守」5城 ,譬如:
「白河小峰城三重櫓」–福島県白河市,1868年(慶応4年) 被破壞,於1991年重建;
「掛川城」–静岡県掛川市,1871年(明治4年) 被廢棄,於1994年重建;

(乙) 「外觀復元天守」9城,譬如:
「名古屋城」–愛知県名古屋市,1945年太平洋戰爭中名古屋大空襲被破壞,於1959年重建;
「熊本城」–熊本県熊本市,1877年(明治10年)西南戰爭中被破壞,於1960年重建;

(二) 14座「復興天守閣」,譬如:
「大阪城」–大阪府大阪市,曾經兩度遭受破壞,首先,豊臣期天守於1615年(慶長20年)大坂之役戰爭中被燒毀,其次,徳川期天守於1665年(寛文5年)雷災中被燒毀,最後於1931年重建;
「福山城大小天守」–広島県福山市,1945年(昭和20年)8月8日太平洋戰爭中福山大空襲被燒毀,於1966年重建;

(三) 51座「模擬天守閣」,譬如:
「伏見桃山城」–京都府京都市,曾經兩度遭受破壞,首先,指月山天守於1597年(慶長元年)7月地震中被破壞,其次,木幡山天守於1600年(慶長5年)8月戰爭中被燒毀,1623年(元和9年)被廢棄,最後於1964年重建;
「今治城」–愛媛県今治市,1873年(明治6年)被廢棄,於1980年重建;
「中津城」–大分県中津市,1871年(明治4年) 被廢棄,於1964年重建;
「岩崎城」–愛知県日進市,1600年関ヶ原の合戰後被廢棄,於1987年重建。

在這全部91座天守城堡中,屬國寶級別的「姬路城」(Himeji Castle),是唯一於1993年(平成5年)12月11日被「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World Cultural Heritage) :文化(建造物群),獲世界極高評價。…”

2007年,「日本城郭協会」(Japan Castle Foundation) 為紀念其成立40周年,特別舉辦「日本100名城」甄選。這項工作於2005年(平成17年)展開,並交由六名包括歷史學家與建築學家的委員負責評選,於2006年2月13日發表結果,並定同年4月6日為「城之日」(城の日)。獲選的100座名城,包括擁有及沒有天守閣的,涵蓋:北海道3座;東北10座;關東10座;甲信越9座;北港5座;東海11座;近畿14座;中国13座;四国9座;及九州、沖繩16座。詳情可參閱其網頁的《日本100名城一覽表》,網址是–“www1a.biglobe.ne.jp/nihonjokaku/castle/100meijo.html” 。

根據日本知名雜誌《歴史街道》安排票選「名城日本旅遊排行榜」,選出最受喜歡的《名城排行榜 TOP 10》,於2015年02月28日公開結果如下:
第1名:「姫路城」;兵庫県姫路市;佔得票率14.3%;
第2名:「熊本城」;熊本県熊本市;佔得票率9.5%;
第3名:「松本城」;長野県松本市;佔得票率7.5%;
第4名:「大阪城」;大阪府大阪市;佔得票率7.3%;
第5名:「彦根城」;滋賀県彦根市;佔得票率4.8%;
第6名:「名古屋城」;愛知県名古屋市;佔得票率4.5%;
第7名:「犬山城」;愛知県犬山市;佔得票率4.3%;
第8名:「竹田城」;兵庫県朝来市;佔得票率3.1%;
第9名:「伊予松山城」;爱媛県松山市;佔得票率3.0%;
第10名:「弘前城」;青森県弘前市;佔得票率2.5%。

另外,於2015年8月26日,旅行評價網站「TripAdvisor」根據該網站的日語評價得分,發表「去了很滿足!日本城堡排行榜2015」,結果「熊本城」雖然並非12座現全天守之一,而祇是一座外觀復元天守,卻連續三年榮獲冠軍,而12座現存天守則於本年全入前20名,詳細如下:
第1名:「熊本城」;熊本県熊本市;
第2名:「松本城」;長野県松本市;
第3名:「姫路城」;兵庫県姫路市;
第4名:「伊予松山城」;愛媛県松山市;
第5名:「備中松山城」;岡山県高梁市;
第6名:「犬山城」;愛知県犬山市;
第7名:「二条城」;京都府京都市;
第8名:「高知城」;高知県高知市;
第9名:「彦根城」;滋賀県彦根市;
第10名:「松江城」;島根県松江市;
第11名:「座喜味城跡」;沖縄県読谷村;
第12名:「勝連城跡」;沖縄県宇流麻市;
第13名:「二本松城跡」;福島県二本松市;
第14名:「中城城跡」;沖縄県北中城村;
第15名:「弘前城」;青森県弘前市;
第16名:「宇和島城」;愛媛県宇和島市;
第17名:「首里城」;沖縄県那覇市;
第18名:「丸亀城」;香川県丸亀市;
第19名:「丸岡城」;福井県坂井市;
第20名:「郡上八幡城」;岐阜県郡上市。

從上述兩個名城排行榜顯示,姫路城、熊本城、松本城、犬山城、伊予松山城和弘前城均名列前矛,深受訪客歡迎。這些城堡年代久遠,飽歷風霜,必須定期進行大小規模的維修;堡內擁有許多名列重要文化財產的各類建築,任何維修亦必須符合《文化財保護法》的規管,不容損毀或改變形貌。早前姫路城進行跨越數年的大規模維修,為盡力保護古舊建築,其過程歷經深思熟慮,小心翼翼,卻同時開放容許遊客參觀,世人在讚歎日本人愛惜文物的決心和毅力之餘,亦堪值鑽研其保護文物的理念和方法。雅帆在本文下半部分,介紹日本人在保護重要文化財產的前題下,如何保存修復姫路城。

姬路城位處兵庫縣西南部姬路市(兵庫縣第三大城市),城堡創建於1346年;其後,武將「羽柴秀吉」(1536-1589)在平定日本大部分地區後,建築了正式的城牆,成為目前姬路城的原型。進入江戶時代,德川家康派遣女婿「池田輝政」再花費八年時間進行大規模改建,於1609年(慶長14年)建成了今天堅固雄偉的城堡。城堡屬重點文物的建築數目多達82處,其中8棟建築,包括:大天守;東小天守;西小天守;乾小天守;及甲、乙、丙、丁4座連望樓,被指定為國寶;另外74座建築,包括小天守3基、櫓26基、門15棟、石垣、土塁、堀等,則被指定為國家重要文化財產。

姬路城堡外貌古典莊嚴、巍峨淒美,其連立式、5層6階天守,是現存最大天守,高約31.5米,加上石垣後總高約46米。天守閣的內部結構設有許多洞口,方便打槍、放箭等實戰。天守閣頂層設置「長壁神社」,是姬路的地主神;屋頂上裝飾著虎頭魚身的獸瓦,稱之為「鯱」,相傳獸瓦具有祛邪和避免火災的功用。

城堡設計極具心思,建築技術周密,外牆塗抹白砂漿,雪白純潔,婉如白鷺展翅翱翔,因此又稱「白鷺城」。城堡的白牆灰瓦,配合由大小天守閣組成的城池外觀,造型優美,充分體現江戶時代的日本造城風格,是匠心獨運、登峰造極之作。雖經歷多次戰爭和災害,卻倖免於難,保存狀態已達接近完整程度,比其他城堡的都要良好。故此,旅行日本,必覽天守城堡;暢遊城堡,首選關西姬路。

姬路城的參觀資料如下–
所在地:姬路市本町68番地;從JR山陽新幹線姬路站或山陽電鐵山陽姬路站徒步約15分鐘可達;
開城時間:9月1日〜4月26日/上午九時至下午四時(五時關門) ;4月27日〜8月31日/上午九時至下午五時(六時關門);
休城日:12月29日至30日;
入城費:成人(18歲以上)1000日元、小學生〜高中生300日元、小學生以下免費
(團體票價 30人以上八折)。
網址是– “http://www.himejicastle.jp/cn_han/”。

姬路城曾於「昭和時代」(Showa era;1926年12月25日至1989年1月7日) 進行「昭和の大修理」,由1956年開始至1964年止,是一次重大的修復工作,包括維修灰泥結合的屋頂和城牆。四十五年之後,已是現今的「平成時代」(Heisei era;1989年1月8日開始),於2009年(平成21年) 10月1日開始名為「姬路城大天守保存修理工事」(Himeji Castle Main Keep Restoration) 的維修工程,顧名思義,就是同等重視保存和維修這座國寶的相互結合。

管理當局慎重其事,特別設立一個大部分以學者專家所組成的「姬路城天守閣保存修復研究委員會」(Himeji Castle Main Keep Restoration Study Committee),並由「神戶大學工學部榮譽教授多淵敏樹」(Professor emeritus Toshiki Tabuchi, Kobe University) 擔任主席,持續對保存修復工程方針、工程期間接待遊客方式及其他相關問題進行研討。

全部工程可分為兩大部分:「保存修理」部分和「大天守修理」部分;總耗資28億日圓:保存修理包括素屋根工事費 12億6千萬日圓(佔總支出45%)及大天守修理工事費 15億4千萬日圓(佔總支出55%);從策劃、設計到施工總動員涵蓋各類專業、科技與技術的33,000名工作人員;並騁任「鹿島建設株式会社」(Kajima Corporation)、「株式会社神崎組」(KanzakiGumi Construction Co., Ltd.) 及「立建設共同企業体」負責施工。

首先是保存修理部分。由於姬路城屬被受保護的世界文化遺產,所有修復及相關工作都不能對其建築群和周圍地面造成任何損毀,包括:搭建維修棚架不能直接接觸任何牆壁或屋頂;也不能鑽穿任何地面;還須使用盡可能輕巧的鋼鐵物料搭建棚架,避免其重量對地面造成變形或破壞。故此,為務求修復工作能安全和順利進行,在開始之前,必須做足妥善的保護措施,這保存修理部分涵蓋在大天守修理之前搭建「三項保護性建築」及之後將其拆除。

第一項保護性建築是「喜斎門構台」(Kisai-mon gate bridge) 及「仮設通路」(即臨時設立通路;Temporary passageway) 。當局決定將工程所需材料和機械由大天守閣東面「姬路市立美術館」方向搬入,經姬路城東側喜斎門運送到大天守閣下方。由於喜斎門及其橫跨護城河的一道石橋,成為重型設備和重量可高達60噸的所有車輛之出入口和通道,必須為防止破壞石橋而進行加固工程。故此,創建一道拱形鋼架橋樑,覆蓋着石橋的頂部,避免為石橋施加載荷;繼而在鋼框架的頂部,鋪設厚度20厘米的地板,稱為「覆工板」,其上再加鋪混凝土,達到足夠支持經過的重型機械、運輸和工作車輛等之重量(見附圖一)。這座喜斎門構台連仮設通路高 1.8米, 長 90米, 仮設通路面積則達670平方米。

第二項保護性建築是「腹切丸構台」(即腹切丸起重建構平臺;Harakiri-maru gantry)。當局首先在「搦手口」(東門登閣口) 地面平均散佈大量碎石,再覆蓋一層鋼鐵地板,令地面可均勻承擔載荷。之後,在鐵板上鋪建鋼筋混凝土柱墩,再於柱墩上裝嵌建築一個高 37.6米的組裝直立鋼框架;於中層橫向建築一個組裝鋼框「建構平臺」至「腹切丸」(帶郭櫓);再於直立鋼框架頂部高層橫向建築另一個組裝鋼框「延伸建構平臺」至「備前丸」;而在中層鋼框建構平臺末端接近腹切丸處,則向上建築另一個直立鋼框架,與高層鋼框延伸建構平臺於中段連接,而為其提供額外穩固支撐(見附圖二)。這個延伸建構平臺高 37.6米,長 66米,闊10米,面積 924平方米,旨為提供機械和物料的運輸路徑、80噸履帶起重機和巨大200噸起重機吊車的停泊空間及材料處理的工作臺。

第三項保護性建築是「素屋根」(中文:鷹架屋;英語:Suyane,rooted scaffold structure) 。當局在起重延伸建構平臺之上,從東南及西北兩個方向分別搭建一個臨時組裝鋼框架,首先是從一階搭建至三階,繼而是從四階搭建至六階,接著是從七階搭建至八階,最後這兩個組裝鋼框架的曲尺型屋頂在頂端接合,形成一個將大天守閣完全包圍覆蓋的鷹架屋,各階鋪設平臺地板,外圍四周則封上圍板,方便進行修復工程(見附圖三、四)。這個八層臨時組裝鋼框架平臺,高51.96米,重5,700噸,建築面積 2,075平方米,延床面積 8,422平方米(包括觀察學習區面積1,435平方米及修復工作區面積6,987平方米)。

在修復期間,遊客未能進入大天守內參觀,但管理當局卻利用這機會,規劃參訪維修工程的特別觀光,名為「姫路城大天守修理見学施設–天空の白鷺」(“Egret’s Eye View” at Himeji Castle–Special visitor facilities for the restoration;見附圖五、六),讓遊客搭乘鷹架屋內的臨時電梯,登臨離地50米的頂層(第八階觀賞屋頂瓦片維修) 或下一層(第七階觀賞外牆牆壁維修),近距離觀賞大天守閣的精緻外觀容貌和維修工人的實地工作情況(見附圖七、八)。由2011年(平成23年)3月26日開始,至2014年(平成26年)1月15日止,歷時約34個月,全部觀光訪客總數共1,843,406人。

在「天空の白鷺」觀光期間,維修工人亦因工作被遊客欣賞而產生自豪感,可收激勵士氣之效。這項鷹架屋近距離特別觀光行程安排,亦是城堡修復工作的其中一個重要亮點,可以令本土國民和海外旅客更深入瞭解日本在貫徹保護世界文化遺產的工作。綜合來說,雖然上述的保存修理工程耗資巨大,已是總支出的45%,但在日本人心目中,卻可謂物有所值。讀者如有興趣,可到訪互聯網《YouTube》網頁,輸入「天空の白鷺」,便可詳細欣賞這項鷹架屋特別觀光行程。

其次是大天守修理部分。工程主要著重整修外觀與加強內部耐震結構,前者包括第一部分重新鋪設大天守閣屋頂的瓦片,及第二部分重新粉刷遭受損毀或污染嚴重的城牆;後者則包括第三部分依據樓板結構抗震能力的評估結果,進行不同程度的「加強」(reinforcement) 工作,以增強其抗震能力。

第一部分是大天守閣屋頂瓦片的修復工程。首先詳細檢查及紀錄屋頂每一塊瓦片的種類、尺碼、用途和安裝位置;然後將全部80,506塊瓦片拆卸,其中約64,000塊(即80%)未損毀之瓦片可儘量繼續使用,經清洗潔淨後重新裝回原先位置;其餘補充更換約16,000塊全新瓦片。第五層屋頂橫脊上兩端裝飾的一對「鯱瓦」(Shachi-gawara),先後經歷「江戶の鯱」(貞享四年;1687年)、「明治の鯱」(明治四十三年;1910年)及「昭和の鯱」(昭和三十三年;1958年) 的三對製作,現在「平成の鯱」(平成二十四年;2012年) 全新製作一對,高1.86米,總重量約278公斤。另外,安裝在屋簷末端標緻着大名家族徽號的「鬼瓦」(Oni-gawara),亦全部更新。所有瓦片以釘子和銅線加強穩固,之間並重新髹補三層灰泥,令屋頂煥然一新,損壞的屋簷邊緣及其他部分亦加以修補。修復工程的科技和技術詳細記下,為日後提供參考。

第二部分是大天守閣城牆的修復工程。首先,將大天守閣第一至三層遭受損毀或污染嚴重的城牆牆面,重新粉刷灰泥;然後,第四至五層的城牆則擴展深入至基礎修復,才再將牆面、屋簷、牆壁邊緣、裝飾木板、接合位置等重新粉刷灰泥。其他的木工包括床(地板)、建具、軸組、芯木,也進行補修。

第三部分是加強抗震能力的修復工程。首先,依據木製建築部分的侵蝕或損毀程度,進行接駁、修補或更換。其次,損毀的灰泥粉飾門戶及格子門,進行修補及重新粉刷灰泥。再者,檢查從一階至六階內部所有木製柱、樑、地板,選定在需要位置進行加強工程,包括安裝附加鋼片,以增加抗震能力。

負責施工之一的鹿島建設株式会社,特別設立《姬路城大天守保存修理工事網頁》,提供文字、繪圖、相片、錄影等不同形式的詳盡資料,有興趣的讀者可到訪該網頁參閱,網址是–
“http://www.kajima.co.jp/tech/himeji_castle/index-j.html” 。

全部修復工程歷經接近五年半時間,直至2015年(平成27年)3月18日完工,於3月26日早上10時舉辦「姬路城大天守保存修復完成記念式典」(見附圖九),並於翌日(3月27日)重新開放予遊客參觀。

總結來說,從上述姬路城大天守保存修理工事的過程,可證日本人珍視保護國家的重要文化財產,就是耗費大量金錢和竭盡精神心思,亦毫不吝嗇,義無反顧。再者,也要將保存修復城堡的工序和技術等詳細資料紀錄在案,永留後世參考;還要將保存修復城堡的過程和實況,公開於訪客面前,既讓世人監察、鞭策保護文物工作的執行,亦收推廣、激勵保護文物教育的成效。誠然,保護文物工作既要承擔,也要付出,更是每個地方公民應負的責任和可享的成果。當世人面對「發展是硬道理」的政策,或許還須反覆深思,瞭解全盤影響,計算清楚得失!

備註:本文部分資料及圖片,取材自下列網頁,謹此鳴謝:
(1)《維基自由百科網頁》;
(2)「日本城郭協会」網頁公佈《日本100名城一覽表》,網址是–
“www1a.biglobe.ne.jp/nihonjokaku/castle/100meijo.html”;
(3) 「PHP研究所」《PHP Online Shuchi眾知網頁》公佈《歴史街道》雜誌票選《名城排行榜 TOP 10》,網址是–
“http://shuchi.php.co.jp/article/1790”;
(4)「TripAdvisor」網頁公佈「日本城堡排行榜2015」,網址是–
“http://tg.tripadvisor.jp/news/ranking/castles_2015/” ;
(5) 「鹿島建設株式会社」的《姬路城大天守保存修理工事網頁》,網址是–
“http://www.kajima.co.jp/tech/himeji_castle/index-j.html”;
(6) 姫路市役所有關《姫路城網頁》,網址是–
“http://www.city.himeji.lg.jp/guide/castle/”;
(7) Public Relations Office, Government of Japan《Highlighting Japan》雜誌網頁 December 2011 Issue 的一篇文章〈COVER STORY: Pillars of Strength –Conserving the “White Heron"〉,by Toshio Matsubara,網址是–
“http://www.gov-online.go.jp/eng/publicity/book/hlj/html/201112/201112_04.html”;
(8) Public Relations Office, Government of Japan《Highlighting Japan》雜誌網頁 September 2015 Issue 的一篇文章〈Japanese World Heritage:A Castle Reborn〉,by Tomoko Nishikawa,網址是–
“http://www.gov-online.go.jp/eng/publicity/book/hlj/html/201509/201509_05_en.html”。

附圖一:於喜斎門創建的一道拱形鋼架橋樑,覆蓋着原來石橋頂部,並鋪設厚度20厘米的地板和再加混凝土,以支持經過的重型機械、運輸和工作車輛等之重量

Himeji01

附圖二:腹切丸起重建構平臺

Himeji02

附圖三:「素屋根」建構進展鳥瞰

Himeji03

附圖四:「素屋根」外觀

Himeji04

附圖五:鷹架屋一階的天空の白鷺出入口

Himeji05

附圖六:天空の白鷺出入口宣傳板

Himeji06

附圖七:從鷹架屋第八階可觀賞外面大天守屋頂瓦片維修

Himeji07

附圖八:從鷹架屋第七階可觀賞外面大天守外牆牆壁維修

Himeji08

附圖九:2015年3月26日舉辦「姬路城大天守保存修復完成記念式典」

Himeji09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三月 14th, 2016 10:53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