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十二月

羅馬一日遊

作者 : 海遠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幾年前,我到義大利旅行三星期,參加 Cosmo Tour 開辦的「義大利十天遊」,團友都是來自英、美、澳、加等地的遊客。行程第一天,是「羅馬市內觀光」,當日上午參觀梵蒂岡,下午參觀羅馬古遺址「大競技場」(Colosseum) 及「羅馬廣場」(Roman Forum)。

在「羅馬廣場」前,帶團的義大利女導遊召集衆團友,說了一句話:“各位,你們將要參觀你們的文化根源。”(“Ladies and gentlemen, you are now seeing the roots of your civilization.”) 那群英語遊客都在點頭聆聽。

在廣場裏,看到一班又一班學生在現場上歷史的一課,他們似是來自不同國家,因為各班的老師都是用著不同的語言來講解。在廣場內看到的遺蹟,使我聯想到許多荷李活影片,例如「賓虛」(Ben Hurr)、「埃及豔后」(Cleopatra),其中所展示的古羅馬場景,都是在模仿遺蹟的古貌。巴黎凱旋門,原來亦是抄襲古羅馬凱旋門;美國許多建築,都採用羅馬式的圓柱設計。俄羅斯帝王稱「沙皇」;普魯士帝王稱「凱撒」,都是模倣古羅馬帝王的稱謂。

在「羅馬廣場」所見,使我深刻感受到西方文化確切認同古羅馬為自己的文化根源之一,並且引以為榮。

當然,基督教是西方文明的另一項主要根基,這一點比較明顯。西方歷史是用「公元」記事;西方的城市都建有大教堂;西方人在出生、結婚、死亡都要接受宗教儀式,確切說明「基督教」在西方文化的重要性。

說到「古羅馬」和「基督教」,這次「一天遊」也帶給我一條重要的思考題目。在「羅馬廣場」的旁邊,就是「大競技場」。在第一至第三世紀時,基督教受到羅馬帝國的逼害,很多基督徒據說就是在競技場內被處死,對基督徒來說,競技場好比地獄。

然而,離競技場不遠,台伯河 (Fiume Tevere) 的另一岸,卻是「梵蒂岡」所在,是全球天主教徒的精神首都;亦是巨大而無形的權力中心。教徒在這兒受到的待遇,與在競技場上遇到的是兩個極端;由競技場到梵蒂岡,中間經歷了千多年的過程,但因為記錄不全,許多重大演變的因由到現在還弄不清楚。

「羅馬一日遊」帶給我一點重大的啓發:西方文明的內部深層其實是潛藏著一項重大的矛盾;因為它是由「天國」與「帝國」兩大截然不同的思維系統混合而成。「天國」提倡「和平、博愛」;「帝國」提倡「暴力、侵略」。前者體現在梵蒂岡;後者體現在競技場,兩者其實並不兼容,但歷史卻把兩者揉合在一起。

今天讀到教宗的演說,更能明白他的難處。正如他在演說的第八段所强調,「歐洲文明」是由歷史上的三大文化—希臘、羅馬、基督教—所滙集而成。教宗花了很長的篇幅來論述「希臘理性」與「基督教」的聯繫,但全篇就只有這段提及「羅馬」一次。畢竟,天國和帝國是很難用邏輯來聯繫在一起,但其實「羅馬帝國」對「西方文明」的影響力是遠超於「希臘哲學」。

在以後的幾篇網誌,會著重討論「羅馬史」。對這題目有興趣的朋友,可參考一本中國學者寫的書—《羅馬帝國–榮耀與輝煌》,作者:夏遇南,咸陽師專歷史系教授;出版者:大地出版社(台北)。他簡單扼要地把一段非常複雜的歷史論述出來,正如作者在書中的「前言」所說:「不了解古羅馬,就無法深入了解今天的西方世界;不了解西方,也就不會了解今天的中國」。

要明白今天的中國所面對的問題,或許真的要從「羅馬史」開始。

備註:這本書是兩岸合作的成果。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十二月 23rd, 2006 1:43 上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