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610年,「穆罕默德」(Muhammad) 於阿拉伯沙漠城市「麥加」(Mecca) 和「麥地那」(Medina) 創立「伊斯蘭信仰」(Islam)。

「穆斯林」(Muslim;伊斯蘭教徒) 認為,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是在公元610年開始,奉真主之命在麥加傳播伊斯蘭教。隨着傳教逐漸公開,伊斯蘭教徒首先從貧民開始增加,後來甚至一些商業貴族的家族成員陸續加入,並引起以「烏邁耶家族」(the Umayyad clan) 為核心之麥加統治集團的關注。為維護自身的統治利益,烏邁耶等貴族開始對穆罕默德進行迫害;622年,穆罕默德被迫出走,遷往麥地那。

抵達麥地那後,穆罕默德成功調解該城原有部落之間的各種爭端,建立更高威望。等待時機成熟,便將計劃應用在社會實踐,組建起穆斯林公社「烏馬」(Ummah),並以伊斯蘭教教義制定憲章,作為處理內部和外部事物的準則。

穆斯林相信,為防範麥加方面的威脅及保護新生政權,穆罕默德受納真主的授權,指揮烏馬公社,並以自衞式戰爭反擊。624年,穆斯林襲擊麥加烏邁耶家族的一支武裝商隊,從而引發「伯德爾戰役」,竟能以少勝多。這不僅在精神上沉重打擊烏邁耶家族,而且也被穆斯林們視為安拉佑助的結果,導致重大改變麥地那人心中之前對穆罕默德保持觀望態度的看法,擴大伊斯蘭教的影響。

此後數年間,穆罕默德先後兩度與麥加軍隊交鋒。627年,穆罕默德以堅守之策略,挫敗麥加萬人大軍對麥地那城的圍攻,穆斯林解除新興政權所面臨的軍事威脅。此後,麥地那軍隊愈戰愈強,屢戰屢勝;又通過派遣信徒宣揚伊斯蘭教,聯合周圍各部落,擴大伊斯蘭教的影響,令這個麥地那伊斯蘭國家,成為當時阿拉伯半島上最強大的政治、宗教和軍事力量(見附圖一)。

630年初,穆罕默德率穆斯林大軍兵臨麥加城下,未須開戰,雙方已同意締結《侯德比耶和約》,就此兵不血刃,降服麥加城。其居民更主動接受伊斯蘭教,而麥加貴族在宗教上的優越地位,也得以保持。隨後,阿拉伯半島遠近的各個部落,紛紛遣派使者前往麥地那示意歸順,少數對抗者則遭受鎮壓。自此,阿拉伯半島的各部落民眾,開始以伊斯蘭教為核心,建立一個統一的阿拉伯穆斯林國家。

632年6月8日,穆罕默德在麥地那逝世,卻在生前並沒有指定繼承人。部分新加入的部落酋長們認為,他們對穆罕默德的服從,已經隨着穆罕默德的去世而宣告終結。於是,各部落停止進貢,各行其是。這一變故,在伊斯蘭教歷史上視作「叛教」,引起日後一系列的「平叛戰爭」(the Wars of Apostasy)。為團結穆斯林力量,經各派協商,最後同意由穆罕默德的外父兼好友「阿布.伯克爾」(Abu Bakr) 出任穆斯林新領袖,稱為「哈里發」(khalīfat Rasūl Allah),意為真主使者的繼承人。在他領導下,叛教的部落重新回到信徒行列,阿拉伯半島恢復統一。

634年,「奧馬爾一世」(Umar I) 當選第二任哈里發,從此開始擔任穆斯林軍隊的總司令。他率領「貝都因人」(Bedouin) 為主力的穆斯林軍隊,進入敘利亞地區,接連擊敗拜占廷軍隊。636年,攻陷「大馬士革」(Damascus),兩年後進軍耶路撒冷地區;繼而分兵東西兩路,展開全面進攻。東線接連攻破波斯軍隊防線,佔領伊拉克和伊朗大部分地區;西線繼續連敗拜占廷,順勢佔領巴勒斯坦和埃及(見附圖二)。

公元650年,阿拉伯軍隊佔領北非及西班牙(羅馬帝國南部);公元750年,又佔領「兩河流域」(Mesopotamia;位於底格里斯河及幼發拉底河之間的沖積平原)及波斯。此後,帝國擴張戰爭勢不可擋,東線阿拉伯軍隊乘勝追擊戰敗的波斯「薩珊王朝」(Sasanian Empire)。 651年,薩珊王朝滅亡,阿拉伯帝國奪得「呼羅珊」(Khorasan)、「亞美尼亞」(Armenia) 和「阿塞拜疆」(Azerbaijan) 等地。另一方面,帝國西線大軍則繼續攻入北非「利比亞」(Libya)。

正當對外擴張戰爭勢如破竹時,帝國內部卻發生分裂,以「阿里.伊本.艾比.塔里卜」(Ali ibn Abi Talib) 為首組建的「什葉派」(Shia Islam),與普遍接受「奧斯曼」(Uttman) 繼位的「遜尼派」(Sunni Islam) 相對立,亦由此開啟穆斯林的首次內部分裂。656年,奧斯曼不幸遇刺,「阿里」繼任哈里發。但此時以敘利亞總督「穆阿維葉」(Muawiya ibn Abi Sufyan) 為首的烏邁耶家族,拒不承認阿里政權。雙方數次火拚,未分勝負,僵持不下。不久,什葉派內部又出現分裂,部分對阿里表現不滿的激進穆斯林,組建一個「軍事民主派」— 「哈瓦立及派」(Khawaridi)。661年,該派刺殺阿里,「神權共和時代」(正統哈里發時期)結束。

最初的四大哈里發,由穆斯林公社以協商、選舉方式產生,歷史上將這四位領袖統治時期,稱之為「神權共和時期」,又稱「四大哈里發時期」。一般阿拉伯史學家將神權共和時期的四位哈里發,稱謂「拉什頓」(al-Rāshidūn — rightly-guided;正統派);這一時期,帝國版圖迅速擴張,為阿拉伯帝國奠定基礎。

在此期間,歷任哈里發一方面利用北方拜占庭、波斯兩大帝國長期爭戰的有利時機;另一方面又同時憑藉伊斯蘭教這種新興信仰在當時阿拉伯社會給部落帶來前所未有的團結和力量,再配合其獨有的沙漠作戰經驗,特別是利用「沙漠之舟 — 駱駝」,而不是像北部鄰居那樣騎馬作戰,綜合以「聖戰」之名,進行大規模武力擴張,其強大功效確實超乎預料。

「烏邁耶王朝時期」(Umayyad Caliphate;661年–750年)

公元661年,烏邁耶家族的敘利亞總督「穆阿維葉」即位哈里發,以「大馬士革」為首都,建立「烏邁耶王朝」。他將哈里發改為世襲,實際上成為帝國的君主,令當時的阿拉伯社會開始進入鼎盛時代,阿拉伯語成為帝國的官方語言,政府文件必須用阿拉伯語書寫。同時亦做成穆斯林社會中不少紛爭,部分穆斯林學者認為,此舉長遠來說,弊大於利。

烏邁耶王朝時代是阿拉伯人軍事擴張的第二個高峰期。八世紀初,烏邁耶王朝的政權鞏固以後,阿拉伯人開始發動大規模的對外戰爭:

在東線,阿拉伯軍隊侵入中亞,佔領「喀布爾」(Kabul)、「布哈拉」(Bukhara)、「撒馬爾罕」(Samarkand) 和「花拉子模」(Khwarezm) 等廣大地區,直至「帕米爾高原」(Pamir Mountains),與中國唐朝相對峙。另一支東線軍隊向南,攻入南亞次大陸的北端,佔領「信德」(Sindh) 一帶。

在北線,烏邁耶王朝曾三次發兵,圍攻拜占廷首都「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

在西線,進攻最為猛烈,亦成功佔領不少土地,從突尼斯、阿爾及利亞直到摩洛哥馬格里布地區。於711年,繼續以新皈信伊斯蘭教的北非土著「柏柏爾人」(Berbers) 為主力,跨過直布羅陀海峽,攻入西歐「伊比利亞半島」(Iberian Peninsula)。在消滅西哥德王國後,阿拉伯人翻越比利牛斯山脈,攻入西歐法蘭克王國。732年,阿拉伯人在「普瓦提埃戰役」中失利,停止向西歐內陸進攻。不過,在意大利和法國的地中海沿岸,仍頻頻得手。到了八世紀中葉的烏邁耶王朝後期,阿拉伯帝國的版圖西臨大西洋,東至印度河,成為地跨亞、非、歐三大洲的龐大軍事帝國,面積約達1,340萬平方公里(見附圖三及四),統治人口約達3,400萬。

「阿巴斯王朝時期」(The Abbasid Caliphate;750年–1258年)

以烏邁耶王朝貴族為首的阿拉伯統治者,殘暴地統治其征服領地,導致眾多被征服民族的怨恨不斷加劇。同時,遜尼派、什葉派及其他派別的教派爭鬥日趨激烈,並逐漸與階級、民族矛盾聯結在一起。帝國不僅未能徹底把什葉派鎮壓下去,反而又出現一個自稱為先知叔父阿巴斯後裔的「阿巴斯派」。在720年後,各種反抗力量開始逐漸匯合。747年,「阿布.阿巴斯」(Abul `Abbas al-Saffah) 利用波斯籍釋奴「阿布.穆斯林」在呼羅珊的力量,聯合什葉派穆斯林,於750年推翻烏邁耶王朝的統治,建立「阿巴斯王朝」。由於其旗幟多為黑色,故中國史書稱該王朝為「黑衣大食」。

哈里發「曼蘇爾」(al-Mansur) 執政時,以「伊拉克」(Iraq) 為中心,在底格里斯河畔營建新城「巴格達」(Baghdad),於762年遷都至此。該城宏偉壯觀,人口眾多,商貿繁盛,是國際性大都市,與當時的長安、君士坦丁堡齊名。阿巴斯王朝建立後初期近一百年,是阿拉伯帝國的極盛時代。

公元八至九世紀時,帝國政治較穩定,生產力發展較快,經濟和貿易繁榮,成為帝國的鼎盛時期。此間,帝國的科學文化,也獲得許多重要成就,對東西方文化交流發揮積極的推動作用。但是,為維持國家的運轉,帝國一直不斷加強對農民、手工業者和奴隸的殘酷剝削,致使階級矛盾、民族矛盾和宗教矛盾不斷激化,人民起義和教派鬥爭,此起彼伏。

早在阿巴斯王朝創建之初,烏邁耶家族的後裔就在歐洲伊比利亞半島割據獨立,建立「後烏邁耶王朝」(756年–1236年),由於其衣服顏色尚白,中國史書稱為「白衣大食」,與阿巴斯王朝分庭抗禮。788年,北非摩洛哥又出現什葉派的「伊迪里斯王朝」(Idrisids)。

進入九世紀之後,人民起義遍及帝國全境,其中聲勢最為浩大的有「巴貝克起義」、「黑奴起義」和「卡爾馬特起義」,阿巴斯王朝因此國勢日衰。同時,九世紀中葉以後,來自中亞的突厥人逐漸取得權勢。突厥將領掌握軍權,任意廢立甚至殺害哈里發,哈里發完全成為他們手中的傀儡。

帝國內部經濟基礎的差異,和由軍事封土造成的強大地方勢力,促使形成割據的局面。各地總督和軍事統帥,因推行封土制,而逐漸獲得強大的經濟基礎和軍事力量,對阿巴斯王朝的統治,構成嚴重威脅。東西各地幾十位總督、軍事統帥皆乘機自立,相互攻伐征戰,並力圖染指中央政權。

800年,大將「伊本.艾格萊卜」(Ibrahim I ibn al-Aghlab) 在獲得突尼斯封土後,當年便建立「艾格萊卜王朝」(Aghlabid;822年–875年)。 868年,埃及總督「阿哈默德.伊本.圖倫」(Ahmad ibn Tulun) 宣布獨立,建立「圖倫王朝」(Tulunids;868年–905年)。東方各省繼「塔希爾王朝」(Tahirid dynasty;821年–873年) 之後,又相繼出現「薩法爾王朝」(Saffarids;867年–903年)、「薩曼王朝」(Samanids;874年–999年)。

890年,由「阿布.阿杜拉」創立的「卡爾馬特教派」(Qarmatians),在「哈馬丹.卡爾馬特」(Hamdan Qarmat) 領導下,於伊拉克南部「庫法」地區起義,勢力迅速擴及波斯、中亞一帶,並於899年在波斯灣西岸「巴林」,建立「卡爾馬特國家」,先後延續二百餘年。909年,什葉派穆斯林在突尼斯建立「法蒂瑪王朝」(Fatimid Caliphate),先後征服阿爾及利亞、敘利亞、埃及、撒丁島,973年遷都「開羅」,由於其衣服顏色尚綠,中國史書稱為「綠衣大食」。

此外,阿拉伯人在北非西部建立「伊德里斯王朝」;摩蘇爾和阿勒頗建立「哈姆丹尼王朝」(a1—Sulalah al— Hamdaniyyah);波斯人和突厥人在波斯、中亞和小亞細亞等地建立「薩曼王朝」、「白益王朝」(Buyids)、「伽色尼王朝」(Ghaznavids)、「塞爾柱帝國」(Seljuk Empire);在埃及、敘利亞和也門等地也建立「阿尤布王朝」(Ayyubid dynasty)。在這時期,大小王國忽生忽滅。

十世紀以後,帝國四分五裂,實際統治區域僅限於巴格達及其周圍地區,名存實亡,各地封建主擁兵割據,獨霸一方。1055年,另一支塞爾柱突厥人攻陷巴格達,解除哈里發的政治權力,僅保有宗教首領的地位。

帝國的滅亡

塞爾柱突厥人的到來,使阿拉伯帝國一度出現中興局面。當時,雖然帝國統治者名義上還是哈里發,但是實權已經旁落到塞爾柱突厥的「蘇丹」(Sultan) 手中。塞爾柱當權者十分尊重阿拉伯帝國的傳統,基本承襲帝國以往的各種封建典章制度,帝國又暫時恢復統一的局面。

但是,各種社會矛盾仍然存在,人民反抗繼續發展,各種教派紛爭愈發殘酷。此外,軍事封土制再次顯示對統一政權的侵蝕作用。十一、十二世紀之交,阿拉伯帝國又被那些手握重兵、擁有大片地產和稅收大權的突厥封疆大吏,分裂成十餘個封建小邦。

紊亂的政局,為西歐封建主和基督教會向東方掠奪提供有利契機。十一世紀開始的十字軍東征,多次侵蝕阿拉伯帝國的疆域,更多次血洗聖城「古都斯」 (耶路撒冷)。

十二世紀末年,中亞新興的花剌子模王朝取代塞爾柱人,控制了哈里發,但突厥諸邦分立的局面,未有較大的改觀。

十三世紀初,強大的蒙古帝國開始興起,第一次蒙古西征消滅花剌子模。十三世紀中葉,蒙古鐵騎衝入西亞大地。1252年,成吉思汗之孫「旭烈兀」奉其兄蒙哥汗之命西征,率領蒙古軍隊洗劫波斯、小亞細亞、美索不達米亞和敘利亞,於1258年摧毀帝國首都巴格達,並於1260年攻佔敘利亞首府大馬士革。據說,除少數技藝高超的工匠外,巴格達全城居民為數約九萬人都被屠殺(《多桑蒙古史》中記載為八十萬人)。為不讓皇族的鮮血玷污戰刀,巴格達哈里發裹在地毯裏被戰馬踩死,阿拉伯帝國滅亡。

阿拉伯帝國滅亡之後,「哈里發」的頭銜,則仍作為伊斯蘭教宗教領袖的稱號,一直被繼承下去。哈里發首先是處於開羅「馬穆魯克王朝」(Mamluk Sultanate) 的控制之下;1517年,「奧斯曼帝國」(Ottoman Empire) 征服埃及,時任哈里發的「穆台瓦基勒三世」(Al-Mutawakkil III) 被俘。1543年,穆台瓦基勒三世逝世,奧斯曼「蘇丹蘇萊曼一世」(Suleiman the Magnificent , Sultan of the Ottoman Empire) 宣布自己繼承哈里發的職位,成為全世界穆斯林的領袖。直到1924年,哈里發制度最終才由「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 – founder of the Republic of Turkey) 廢除。

自唐代以來的中國史書,如《經行記》、《舊唐書》、《新唐書》、《宋史》、《遼史》等,均稱阿拉伯帝國為「大食國」(波斯語Tazi或Taziks的譯音),而西歐則習慣稱作「薩拉森帝國」(Saracen Empire;拉丁文意指「東方人們的帝國」)。

阿拉伯帝國最強盛的時候,其疆域:東起印度河和中國邊境;西至大西洋沿岸;北達裏海;南接阿拉伯海;地跨亞、歐、非三洲的大帝國。由於其獨特地理位置,阿拉伯帝國的興起,改變周邊許多民族的發展進程,在中世紀歷史上,產生非常重要的影響,涵蓋科學技術、天文、地理、醫學、化學、物理等領域,都有重要貢獻。以下幾項,更值詳加說明:

海運

阿拉伯人的海上航行,在發展航海業、造船業和帆船駕駛技術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促進航海所必需的地理知識和積累其他知識。阿拉伯海員在長期的航行過程中,研究和詳細記述印度洋上的季風,並且在航行中巧妙地利用這種季風,從而大大縮短航行所需時間。在古代阿拉伯地理書籍中,也記錄大量的海洋地理資料。

十三至十五世紀,阿拉伯人的航海技術得到新發展。十五世紀初,中國明朝航海家鄭和的船隊,便是僱用阿拉伯人作導航(鄭和本人亦是穆斯林)。一個世紀之後,卓越阿拉伯航海世家的後代「伊本.馬吉德」(Ahmad ibn Mājid;自稱「怒海之獅」),以熟諳如何在紅海和印度洋的驚濤駭浪中航行而聞名。正是在他的指引下,葡萄牙航海家「達.伽馬」(Vasco da Gama) 的船隊才順利渡過印度洋,開闢通往印度的新航路。

這一時期,阿拉伯海船上的裝備也更加先進,從事遠洋航行船隻已擁有整套的航海儀器,如指南針、測岸標方位的等高儀、測太陽和星體高度的量角儀、水陀等,還繪製標有岸上方位物坐標、水深和風向的海圖和對景圖。阿拉伯航海家的活動範圍,也日益擴大。在西歐沿海,非洲的東岸、北岸和西北岸,亞洲的南岸和東南海域包括菲律賓和馬魯古群島,都留下阿拉伯海員和商人們的足跡。

文學

阿拉伯文學在阿拉伯伊斯蘭文化中最具特色,也是阿拉伯人自己最引以自豪的領域之一。早期阿拉伯文學題材多為諺語、詩歌、故事,語言簡潔明快、銳利、樸實,體現阿拉伯人灑脫而率直的性格。帝國強盛的時代,文學作品以散文為主,文字優美,擅用比喻。《天方夜譚》(或稱《一千零一夜》;Tales of The Arabian Nights) 的故事,數百年來被不斷完善,汲取印度、希伯來、波斯、埃及、中國和阿拉伯民間文學的精粹,使其成為阿拉伯乃至世界文學中的一顆耀目明珠。

除自身的文學成就外,在整理、翻譯和改編古典著作方面,阿拉伯人亦貢獻卓越。九世紀初,阿巴斯王朝的哈里發,為給伊斯蘭神學尋找「理論支持」,竭力鼓勵並組織對希臘古典哲學的大規模翻譯活動,「智慧之城 — 巴格達」擁有一大批專門的翻譯人才。據說,翻譯的稿酬,以譯著重量相等的黃金來支付。柏拉圖、亞里士多德、歐幾里得、托勒密、蓋倫、希波克拉底等大批希臘人、印度人和波斯人的哲學、科學和醫學名著,其譯本經整理、注釋之後,相繼問世。這一人類翻譯史上的偉大工程,令人類古典文明的輝煌成果,在中世紀得以繼承,又為阿拉伯文化發展,奠定更為堅實的基礎。在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經歷神權統治的中世紀,古希臘的著作在意大利與西歐等地並不多見,阿拉伯文化為日後的西歐文明進程,帶來極重要的推動。

阿拉伯帝國和中國唐朝

據說,穆罕默德曾經告誡他的弟子們說:「學問雖遠在中國,亦當求之。」據《舊唐書.西域傳》記載,唐高宗永徽二年(651年),阿拉伯帝國第三任正統哈里發奧斯曼,派遣使節抵達長安,與唐朝通好,唐高宗即為穆斯林使節興建清真寺。此後,雙方來往頻繁。在中國史書的記載中,大食使節來訪次數達37次。

唐天寶十年(751年),阿巴斯王朝軍隊在中亞「怛羅斯戰役」(Battle of Talas) 與唐朝軍隊交戰,並擊敗唐將領「高仙芝」率領的聯軍,成功鞏固中亞西部河間地區的控制權,與唐帝國隔蔥嶺相對,此戰亦是中阿兩國多年來僅此一次的軍事衝突。

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12月16日),安史之亂爆發。於757年,唐朝向阿拉伯帝國求援,阿拉伯人隨即派遣數千士兵幫助平定安史之亂。這些士兵後來大多留在中原,成為現代中國回族的先人之一。此後,吐蕃趁唐朝將西域兵力調回、防務空虛之際,聯合阿拉伯人進攻唐朝。安史之亂後,吐蕃與阿拉伯又在蔥嶺以西多次交兵,爭奪西域的控制權。在這過程中,回紇作為唐的盟友得以崛起。751年後,中國之外的第一個造紙作坊,出現在阿拉伯境內「撒馬爾罕」(Samarkand)。《旅程和王國》一書有這樣一句話:「紙是由俘虜自中國引入撒馬爾罕的。」與此同時,巴格達出現造紙作坊,他們的造紙技術,都是由來自中國的工匠師傅所傳授,造紙術後來從阿拉伯傳往歐洲。繼造紙術之後,一些中國的其它發明創造,也通過絲綢之路傳進阿拉伯帝國,後來通過帝國的西班牙、西西里和法國部分地區傳遍歐洲,對西方文明產生很大的影響。

公元八世紀中葉,唐朝高仙芝麾下軍官「杜環」戰敗,被阿拉伯軍隊俘擄,曾跟隨去過阿拉伯地區,足跡遠至北非馬格里布地區的摩洛哥,並且將其所見所聞,寫成一本書 —《經行記》,為中國和阿拉伯文明的交往,留下珍貴記錄。伴隨科學與文化交流的發展,不僅祇是伊斯蘭教傳入中國,兼且阿拉伯帝國先進的數學、天文曆法、航海與地理知識,也開始被中國人瞭解。

公元十世紀,阿拉伯商人「蘇萊曼」與航海家「伊本.瓦哈比」的商船,由「巴斯拉」(Basra;伊拉克第一大港) 與「希拉」(Siraf;伊朗境內波斯灣北岸港口) 經海上絲綢之路,駛進中國廣州港。之後,他們對中國風土人情的大量敘述(由Abu Zeid Hassan整理),令當時的阿拉伯世界進一步認識中國。此類故事,可能為阿拉伯名著《一千零一夜》提供有關中國的素材。

數學

阿拉伯人在數學上也取得很高成就,突出體現在對印度數字與零符號體系的改造與推廣,它不僅方便阿拉伯人的日常生活,也導致人類計算領域的一場革命。另外,來自花剌子模的波斯人花剌子密用「印度數字」(也就是現在所稱的阿拉伯數字),編寫《積分和方程計算法》一書,系統地闡述最早的三角函數表,並首次將代數理論發展成為獨立學科。「歐麥爾.海雅木」(Umar al-khayyam) 和「阿布.瓦法」(Abu-al-wafe) 在方程計算理論上,也頗有造詣。

海遠在這裡介紹一本書:《The Book of Nothing》(見附圖五),講述「0的故事」。原來「0」這個符號和概念源自印度,經阿拉伯傳遍國際,改變全世界的計算方法。

其實,歷史上每一個「文字文明」,都有自己一套「數字符號」。自人類進入「農耕畜牧」時代,已需要運用最基本的「數字管理」能力。譬如說,糧食由播種到收成的期間,必須依靠存糧過活,彼此之間的存糧如何「分配」、「交換」等過程,便需要一定的有效「數字管理」。

許多文明都採用「拾進制」,大概是因為人類擁有拾隻手指,較先進的文明會把不同符號配對每一隻手指。但所有文明都遭逢同一難題:對於「拾」以上的數字,表達就會遇到一點困惑,數字越大,困惑越多;至於數字和數字之間的運算,例如「加減乘除」等,則更感艱難。中國人很早便發明「算盤」,其實是一個簡單實用的「計數機」,可以解除數字運算的難度。

印度數學也採用「拾進制」,並且把拾個符號分配給拾隻手指,但作了一個極重要的小改動:就是把第一個,也是最重要、最有創意的符號「0」,放在一隻「看不見」的手指上,代表「虛無、沒有」。接著才發展有「1、2、3、4、5、6、7、8、9」等符號,到了第拾隻手指,復歸於「0」;但卻要進位於「1」,即是「10」,餘此推類。極大的數字,也可以非常精簡地運用幾個符號,便能表達出來;並且祇要有紙和筆,則可作更複雜的運算。

根據語文學家考證,世上已知的古今語文系統,包括那些已失傳的語文,都未曾發現與「0」字意義相近的符號,因此相信「0」字是印度文明所獨創。他們更相信,這是與印度哲學的「虛無」思想有極大關係。畢竟,印度數學家曾為「0」字下過如此定義:

「任何數字加或減0都等如原來數字;
任何數字乘以0都等如0;
任何數字除以0都等如無限。」

如此虛無縹緲的規則定義,是古典希臘理性務實的哲學所難以接受。故此,雖然古典希臘數學已發展出極抽象的「幾何學」(geometry),但就是没有「0」字;可以說,「0」字是人腦抽象思維登峯造極的作品之一。

根據歷史學家考證,最遲在公元500年,「0」這個符號已出現在印度古廟的石刻上。 約於公元700年,以「0」字為首的這套符號率先東傳到中國;約於公元1000年,繼而西傳到阿拉伯;約於公元1200年,則再西傳進入歐洲。歐洲人由於從阿拉伯商人學到這套符號,因此稱這套符號為「阿拉伯數目字」(Arabic Numbers)。

在此之前,歐洲人用的是「羅馬數目字」(Roman Numbers),即:「I、II、III、IV、V、VI、VII、VIII、IX、X」。根據實踐經驗證明,在較大數字的表達和運算能力方面,「阿拉伯數目字」遠較「羅馬數目字」優勝。因此,歐洲的知識分子迅速放棄羅馬數字,而改用阿拉伯數字。他們沉醉於這套新符號的威力,思考更多的運算方法,例如「對數」(logarithm) 等。極大和極小的數目,可以用「10的n次方」表達出來。

他們又特別迷思於「0」這個新符號,從「0」和「1」這兩個最基本的符號出發,創造「二進制」(Binary Scale)。二進制在當代昔日祇屬「數學概念」,並無實用價值;但在現代今天,「1010」的二進制,已成為「電子數碼」不可或缺的科技基礎。我們日常使用的「阿拉伯數目字」,其實並非源起阿拉伯,而是創自印度,經阿拉伯傳入歐洲。但這套「印度符號」,已真真正正成為一種「世界語言」,未聞有地方能不使用「阿拉伯數目字」。

附圖一:伊斯蘭教於624年的最初勢力範圍地圖

Arabia201601

附圖二:伊斯蘭教於640年的擴張勢力範圍地圖

Arabia201602

附圖三:伊斯蘭教於710年的再擴張勢力範圍地圖

Arabia201603

附圖四:伊斯蘭教於733年的更擴張勢力範圍地圖

Arabia201604

附圖五:《The Book of Nothing》(0的故事) 一書封面

Arabia201605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維基自由百科全書網頁》,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一月 22nd, 2016 3:29 上午 在 中東故事 Middle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