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都以「儒家思想」為中國哲學之正宗,但其實我們所認知的儒家,祇是漢武帝時,董仲舒把孔子孟子所言「仁義」扭曲為「君臣」作主體的「偽儒家」。然而,漢武帝認為強調「君臣綱常」的「偽儒家」,符合帝王管治之術,因此他「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此後的二千多年,歷朝各代的帝王都採取同一政策,時至今日,中國人便祇認識儒家。春秋戰國時代,曾在中國文化上爭鳴的「諸子百家」,今天祇剩下零碎的殘章斷稿;其實百家諸子之中,「楊朱」和「墨翟」的學說,都有很大的影響力。

《孟子.滕文公》篇云:「楊朱、 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歸於楊,即歸於墨。」可知春秋之世,楊朱之學與墨學並駕齊驅,均屬先秦顯學。

楊朱,字子居,魏國人,生平已不可考。其活動的年代,比墨子稍後,而又早於孟子。其學說在當時相當著名,但早已散佚不存,祇散見於《孟子》、《列子》及《淮南子》中。

《列子.楊朱》篇云:「古之人損一毫利天下,不與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損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中國成語「一毛不拔」就是源出於此。楊朱用一個笑話作開場白,但其實他的哲學核心是「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我們習慣斷章取義,祇記笑話,忘掉本意。

楊朱的思想概略,可從以下兩方面見之:

(一) 首先,楊朱學說實際是以「我」作為自然的中心。他認為人的生命,往往由於外界的蒙蔽、組織所拘束,因而無法明察生命的真像,使個人失去主體性。於是主張探求內在自我安身立命的境界,以擺脫社會的束縛,偏向於個人人性的追求。他認為祇有重視人類本有的自然性,人才會快樂,才能「全生(性)保真」。

(二) 其次,在人與人的關係上,楊朱極力主張個人的「為我」主義。他的意思是說,社會是由各個「我」所組成,如果人我不相損、不相侵、不相給,那麼天下便無竊位奪權之人,便無化公為私之輩,這樣社會便能太平。另外,他認為一切外在的道德刑法,皆不可妨害一個人的自由。政府祇是象徵式,不可對個人過份約束。由此可見,楊朱的政治觀強調自由,與現代自由主義有共同之處。

墨翟,世稱墨子。最初受業於儒家,後因不滿儒家強調繁文縟節,和對靡財害事的喪葬抱有疑慮,故「背周道而用夏政」,強調要學習大禹刻苦儉樸的精神。遂脫離儒家的「其君用之,則安富尊榮」,而創立墨家。墨子為宣傳自己的主張,廣收門徒,一般的親信弟子達數百人之多。

《漢書.藝文志》認為墨家源於巫祝,「墨家者流,蓋出於清廟之守。茅屋采椽,是以貴儉;養三老五更,是以兼愛;選士大射,是以上賢;宗祀嚴父,是以右鬼;歷四時而行,是以非命;以孝視天下,是以尚同。」所說「清廟之守」,實即巫祝之類的神職人員。

《漢書.藝文志》中記載在東漢時的墨家著作尚存有八十六篇,墨家在六朝以後逐漸流失。正統十年(公元1445年),張宇初奉敕,將《墨子》刻入《道藏》。現代所傳的《墨子》祇剩五十三篇,可幸這些篇幅因被「道家」著作《道藏》所收錄,才得以留傳下來。

胡適在《中國哲學史大綱》中首先將《墨子》五十三篇分為五部分,而墨家的基本思想主要有以下十點(亦可稱為十論) :「法儀、天志、明鬼、兼愛、非攻、守禦、節用、修身、尚賢、尚同」。

墨家哲學看似複雜,但可以用一些現代思維去理解分析,便會較易明白。「兼愛、非攻」是其哲學核心,但卻違反人類的動物本性。為此,墨子加插「法儀、天志、明鬼」等「超自然力量」,作為壓抑動物本性的論據,這點與許多宗教哲學相同。 「修身、尚賢、尚同」等與現代「共和國」的概念近似;「節用、節葬」近乎今天的「環保」;「守禦」則表示墨家是一個積極的防守者,他不主動岀擊,但如果遇到攻擊,不會「唾面自乾」,卻會採取各種方法防守,亦由「積極防守」到鑽研到各種科學的應用。

墨家同時被視為中國最早的民間結社組織,擁有嚴密組織和嚴格紀律,其最高領袖被稱為「鉅子」,墨翟可能是第一代「鉅子」。鉅子由上代指定,代代相傳,在團體中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威。

墨家成員都自稱為「墨者」,墨者多來自社會下層,以「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為教育目的,尤重艱苦實踐,「短褐之衣,藜藿之羹,朝得之,則夕弗得」,「摩頂放踵,利天下,為之」。墨者可以「赴湯蹈刃,死不還踵」,意思是說至死也不後轉腳跟撒退。戰國後期,墨家分化為二支:一支注重「認識論、 邏輯學、 幾何學、光學、 靜力學」等學科的研究,是謂「墨家後學」;另一支則轉化為秦 漢社會的遊俠,稱「墨俠」。

概言之,墨家是一個有領袖、有學說、有組織的學派,他們有強烈的社會實踐精神。墨者們刻苦耐勞、嚴於律己,把維護公理與道義看作是義不容辭的責任。墨者則大多是有知識的勞動者。

近代有大量學者鑽研《墨經》,發現《墨經》幾乎涵蓋哲學、邏輯學、心理學、政治學、倫理學、教育學、自然科學等多個學科內容。墨子還是一個傑出的科學家,在力學、幾何學、代數學、光學等方面,都有重大貢獻,當代諸子望塵莫及。《墨經》中提出「端」、「尺」、「區」、「穴」等概念,大致相當於近代幾何學上的點、線、面、體。墨家在科學上的成就,為眾多學者所稱讚,英國著名漢學家、科學歷史家「李約瑟」(Joseph Needham,1900-1995) 指出:「墨家思想所遵循的路線,如果繼續發展下去,可能已經產生「歐幾裡得幾何體系」(Euclidean geometry system)。」中國著名教育家「蔡元培」亦認為:「先秦唯墨子頗治科學」。

近現代以後,墨家思想被部分人士認為與現代「社會主義」思想有共通之處;而楊朱的思想則近乎「資本主義」。現代人的政治取向是「非資即社」,以此對比孟子所說:「天下之言,不歸於楊,即歸於墨」,就很容易理解。

由此可見,楊朱、墨翟才是中國哲學的主流。但經過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之後,祇有「儒/法」兩家留傳,彰顯「明儒實法」、「儒表法裏」;其他的「諸子百家」,都已失傳,或化成碎片。可惜的是,大部分中國人都不知道「楊朱/墨翟」是何許人?日本人反而對「楊朱/墨翟」有更多的認識。

話說《墨子攻略》是一本日本小說,於1991年,由日本作家「酒見賢一」 (Ken’ichi Sakemi) 創作寫成的小說。 1995年(日本平成七年),這部小說經「久保田千太郎」改編,「森秀樹」繪製成漫畫,日本小學館出版,非常暢銷,可見日本人對中國古哲學很有興趣和認識,果真是禮失求諸野!2006年,小說拍成同名電影《墨攻》,由張之亮導演,劉德華等主演。

從中國哲學的失傳,可見思想管制的禍害。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十一月 6th, 2015 10:56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