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九月

《安倍談話》

作者 : 雅帆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2015年,是中國的「抗戰勝利70週年」,日本稱之為「終戰70週年」;而每年的8月15日,中國稱為「抗戰勝利紀念日」,日本則稱之為「終戰紀念日」,是紀念1945年8月15日當天日本投降從而結束太平洋戰爭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對日戰爭勝利紀念日」(Victory over Japan Day;簡稱「V-J Day」) 。

過往於1995年之50週年及2005年之60週年,當任的日本首相分別是「村山富市」(Tomiichi Murayama) 及「小泉純一郎」(Junichirō Koizumi),都曾於當年的終戰紀念日發表《村山談話》和《小泉談話》,篇幅相約,前者日語原文有1305字及中文譯本有907字;後者日語原文有1146字及中文譯本有900字。兩篇談話皆承認「侵略」和「殖民統治」亞洲國家,對此表明「深刻反省」和「由衷道歉」,並向遇難的所有國內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例如:

《村山談話》其中的一段–
“…我國在不久的過去一段時期,國策有錯誤,走了戰爭的道路,使國民陷入存亡的危機,殖民統治和侵略給許多國家,特別是亞洲各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損害和痛苦。為了避免未來有錯誤,我就謙虛地對待毫無疑問的這一歷史事實,謹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同時謹向在這段歷史中受到災難的所有國內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

《小泉談話》其中的一段–
“…我國由於殖民統治和侵略給許多國家、特別是給亞洲各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損害和痛苦。我謙虛地對待這一歷史事實,謹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同時謹向在那場大戰中遇難的所有國內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我們決心不淡忘這一悲慘的戰爭的教訓,決不會再次使兵戎相見,為世界的和平與繁榮做出貢獻。…”

基於近年來中日關係緊張,人們對現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ō Abe) 在終戰70週年發表的談話取態,既感疑惑,亦覺憂慮;其內容究竟是強硬、敵對?還是示弱、妥協?將會直接影響未來幾年中日兩國的和平共處及日本與國際的多邊關係。在舉世觸目、萬眾期待之下,安倍晉三對這次談話必須審慎處理。

早在半年前,安倍特別召集16名專家學者組成「21世紀構想懇談會」,是為擬定70週年談話而設立的一個私人諮詢機構。本年8月6日傍晚,懇談會向首相提交報告,安倍根據報告建議,敲定談話內容。之後,安倍於終戰紀念日前夕(8月14日) 下午五時召開臨時內閣會議,集體決定70週年談話內容;隨即於同日下午六時在首相官邸召開記者會,宣讀經內閣議決的談話,並回答五名記者 — 包括一名中國記者 — 的提問。

《安倍談話》的日語原文有3375字及中文譯本有2368字,日語及中文篇幅較《村山談話》和《小泉談話》同樣增加約1倍半。《安倍談話》的日語原文和英文譯本於宣讀後同日首先在《首相官邸網頁》(Prime Minister of Japan and His Cabinet) 發表,網址是–
“www.kantei.go.jp/jp/97_abe/discource/20150814danwa.html” 。
其後,中文和韓文譯本亦分別上載於《日本國駐華大使館網頁》及《日本國駐韓國大使館網頁》。現將中文譯本錄述如下,供讀者參考。

【引述開始】
《安倍晋三內閣總理大臣談話》二○一五年八月十四日內閣會議決定

“正值戰爭結束七十周年之際,我們認為,必須平靜地回顧走向那場戰爭的道路、戰後的進程、二十世紀那一時代,並從歷史的教訓中學習面向未來的智慧。

一百多年前,以西方國家為主的各國的廣大殖民地遍及世界各地。十九世紀,以技術的絕對優勢為背景,殖民統治亦波及到亞洲。毫無疑問,其帶來的危機感變成日本實現近代化的動力。日本首次在亞洲實現立憲政治,守住了國家獨立。日俄戰爭鼓舞了許多處在殖民統治之下的亞洲和非洲的人們。

經過席捲全世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民族自決運動的擴大阻止了此前的殖民地化。那場戰爭造成了一千多萬死難者,是一場悲慘的戰爭。人們渴望和平,創立國際聯盟,創造出不戰條約,誕生出使戰爭本身違法化的新的國際社會潮流。

當初,日本也統一了步調。但是,在世界經濟危機發生後,歐美各國以捲入殖民地經濟來推動區域經濟集團化,從而日本經濟受到重大打擊。此間,日本的孤立感加深,試圖依靠實力解決外交和經濟上的困境。對此,國內政治機制也未能予以阻止。其結果,日本迷失了世界大局。

滿洲事變以及退出國際聯盟——日本逐漸變成國際社會經過巨大災難而建立起來的新的國際秩序的挑戰者,該走的方向有錯誤,而走上了戰爭的道路。

其結果,七十年前,日本戰敗了。

正當戰後七十周年之際,我在國內外所有死遇者面前,深深地鞠躬,並表示痛惜,表達永久的哀悼之意。

由於那場戰爭失去了三百多萬同胞的生命。有不少人在掛念祖國的未來、祈願家人的幸福之中捐軀。戰爭結束後,也有不少人在嚴寒或炎熱的遙遠異國他鄉苦於饑餓或疾病之中去世。廣島和長崎遭受的原子彈轟炸、東京以及各城市遭受的轟炸、沖繩發生的地面戰鬥等等,這些導致了許許多多的老百姓悲慘遇難。

同樣,在與日本兵戎相見的國家中,不計其數的年輕人失去了原本有著未來的生命。在中國、東南亞、太平洋島嶼等成為戰場的地區,不僅由於戰鬥,還由於糧食不足等原因,許多無辜的平民受苦和遇難。我們也不能忘記,在戰場背後被嚴重傷害名譽與尊嚴的女性們的存在。

我國給無辜的人們帶來了不可估量的損害和痛苦。歷史真是無法取消的、殘酷的。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夢想、所愛的家人。我在沉思這樣一個明顯的事實時,至今我仍然無法言語,不禁斷腸。

在如此重大損失之上,才有現在的和平。這就是戰後日本的出發點。

再也不要重演戰禍。

事變、侵略、戰爭。我們再也不應該用任何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應該永遠跟殖民統治告別,要實現尊重所有民族自決權利的世界。

我國帶著對那場戰爭的深刻悔悟,作出了如此發誓。在此基礎上,我國建設自由民主的國家,重視法治,一直堅持不戰誓言。我們對七十年以來所走過的和平國家道路默默地感到自豪,並且今後也將繼續貫徹這一堅定的方針。

我國對在那場戰爭中的行為多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為了以實際行動表明這種心情,我們將印尼、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以及台灣、韓國、中國等亞洲鄰居人民走過的苦難歷史銘刻在心,戰後一直致力於這些國家的和平與繁榮。

這些歷代內閣的立場今後也將是堅定不移的。

不過,即使我們付出多麼大的努力,失去家人的悲哀和在戰禍中飽受塗炭之苦的記憶也絕不會消失。

因此,我們要將下述事實銘刻在心。

超過六百萬人的戰後回國者從亞洲太平洋的各地總算平安回國,成為重建日本的原動力。在中國被殘留的接近三千人的日本兒童得以成長,再次踏上祖國土地。美國、英國、荷蘭、澳大利亞等國家的被俘的人們,長期以來訪問日本,祭奠雙方的戰死者。

飽嘗戰爭痛苦的中國人、以及曾經被俘並遭受日軍施加難以忍受痛苦的人做得如此寬容,他們內心的糾葛究竟多麼大,付出的努力又是多麼大?

我們必須將此事掛在心上。

戰後,如此寬容的胸懷使得日本重返國際社會。值此戰後七十年之際,我國向致力於和解的所有國家、所有人士表示由衷的感謝。
現在我國國內戰後出生的一代已超過了總人口的80%。我們不能讓與戰爭毫無關係的子孫後代擔負起繼續道歉的宿命。儘管如此,我們日本人要超越世代,正面面對過去的歷史。我們有責任以謙虛的態度繼承過去,將它交給未來。

我們的父母一代以及祖父母一代在戰後廢墟和貧困深淵中維繫了生命。他們帶來的未來是可以讓我們一代繼承,且交給我們下一代。這不僅是前輩們不懈努力的結果,也是曾經作為敵國激烈交火的美國、澳大利亞、歐洲各國以及許多國家超越恩仇提供善意和支援的結果。

我們必須將此事告訴未來的一代。將歷史的教訓深深地銘刻在心,開拓更加美好的未來,為亞洲及世界的和平與繁榮而盡力。我們擔負著這一重大責任。

我們繼續將謀求以實力打開僵局的過去銘刻在心。正因為如此,我國繼續奉行的是,任何爭端都應該尊重法治,不是行使實力而是以和平與外交方式加以解決的原則。這是我國今後也將堅持並向世界各國推廣的原則。我國作為經歷過原子彈轟炸的唯一國家,追求實現核不擴散和徹底銷毀核武器,在國際社會上履行自己的責任。

我們繼續將在二十世紀的戰爭期間眾多女性的尊嚴與名譽遭受嚴重傷害的過去銘刻在心。正因為如此,我國希望成為一個國家要時刻體貼女性的心。我國將在世界領先努力將二十一世紀成為不讓女性人權遭受侵害的世紀。

我們繼續將區域經濟集團化促發糾紛萌芽的過去銘刻在心。正因為如此,我國努力發展不受任何國家恣意影響的自由、公正、開放的國際經濟體制,加強對發展中國家的支援,牽引走向更加繁榮的世界。繁榮才是和平的基礎。應對暴力溫床的貧困,為全世界所有人享受醫療和教育以及自立的機會而做出更大的努力。

我們繼續將我國曾經當過國際秩序挑戰者的過去銘刻在心。正因為如此,我國堅定不移地堅持自由、民主主義、人權這些基本價值,與共用該價值的國家攜手並進,高舉「積極和平主義」的旗幟,為世界的和平與繁榮做出較之以前更大的貢獻。

我們有決心,面向戰後八十年、九十年以及一百年,與我國國民各位共同努力建設如上所述的日本。

平成二十七年八月十四日
内閣総理大臣  安倍 晋三”
【引述完畢】

相對於以往兩位前首相的談話,《安倍談話》的篇幅較長,主要原因有四:其一,清楚交代日本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前因後果;其二,儘量涵蓋各個遭受日本發動戰爭所帶來殘害的國內外人士,向他們表示歉意和哀悼;其三,詳細指出日本未來在維護世界和平的承諾及方向;其四,明智採取日本人一向日常慣用含蓄委婉、溫文優雅的語言特色,平衡各方面的感情,避免再受傷害。

在國際政治舞臺上針對《安倍談話》,屬事前已發出的第一個焦點,就是:會否秉持兩位前首相的談話內容,包括承認「侵略」和「殖民統治」;對戰爭作出「反省」;及向戰爭的受害人「道歉」和「表示哀悼」?答案是肯定的。在整篇《安倍談話》中,可以見到:

(1) 道歉的範圍廣泛,包括國內和國外的受害人–

“…由於那場戰爭失去了三百多萬同胞的生命。有不少人在掛念祖國的未來、祈願家人的幸福之中捐軀。戰爭結束後,也有不少人在嚴寒或炎熱的遙遠異國他鄉苦於饑餓或疾病之中去世。廣島和長崎遭受的原子彈轟炸、東京以及各城市遭受的轟炸、沖繩發生的地面戰鬥等等,這些導致了許許多多的老百姓悲慘遇難。

同樣,在與日本兵戎相見的國家中,不計其數的年輕人失去了原本有著未來的生命。在中國、東南亞、太平洋島嶼等成為戰場的地區,不僅由於戰鬥,還由於糧食不足等原因,許多無辜的平民受苦和遇難。我們也不能忘記,在戰場背後被嚴重傷害名譽與尊嚴的女性們的存在。…”

(2) 承認「侵略」和「殖民統治」–

“…其結果,日本迷失了世界大局。

滿洲事變以及退出國際聯盟——日本逐漸變成國際社會經過巨大災難而建立起來的新的國際秩序的挑戰者,該走的方向有錯誤,而走上了戰爭的道路。…”

“…事變、侵略、戰爭。我們再也不應該用任何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應該永遠跟殖民統治告別,要實現尊重所有民族自決權利的世界。…”

(3) 對戰爭作出「反省」,向戰爭的受害人「道歉」和「表示哀悼」–

“…正當戰後七十周年之際,我在國內外所有死遇者面前,深深地鞠躬,並表示痛惜,表達永久的哀悼之意。…”

“…我國給無辜的人們帶來了不可估量的損害和痛苦。歷史真是無法取消的、殘酷的。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的人生、夢想、所愛的家人。我在沉思這樣一個明顯的事實時,至今我仍然無法言語,不禁斷腸。…”

“…我國帶著對那場戰爭的深刻悔悟,作出了如此發誓。…”

“…我國對在那場戰爭中的行為多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為了以實際行動表明這種心情,我們將印尼、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以及台灣、韓國、中國等亞洲鄰居人民走過的苦難歷史銘刻在心,戰後一直致力於這些國家的和平與繁榮。

這些歷代內閣的立場今後也將是堅定不移的。

不過,即使我們付出多麼大的努力,失去家人的悲哀和在戰禍中飽受塗炭之苦的記憶也絕不會消失。
因此,我們要將下述事實銘刻在心。…”

屬事前已發出的第二個焦點,就是:有否承認「慰安婦」的存在和就其被迫害而「向慰安婦道歉」?不用諱言,整篇談話並沒有特別標明「慰安婦」三字,也沒有直接指明這是「向慰安婦道歉」的內容。然而,卻見下列委婉的敘述:

“…我們也不能忘記,在戰場背後被嚴重傷害名譽與尊嚴的女性們的存在。…”

“…我們繼續將在二十世紀的戰爭期間眾多女性的尊嚴與名譽遭受嚴重傷害的過去銘刻在心。正因為如此,我國希望成為一個國家要時刻體貼女性的心。我國將在世界領先努力將二十一世紀成為不讓女性人權遭受侵害的世紀。…”

「在戰場背後被嚴重傷害名譽與尊嚴的女性們」一句,範圍廣闊,應該可以理解為包括「慰安婦」,更能推廣涵蓋其他在戰爭中慘遭殺害、摧殘、虐待和痛失家園的女性。不應因為安倍採用日本人慣常一些含蓄委婉的語言表達方式,便全盤否定已向慰安婦道歉的事實。常謂觸景傷情,何必繪聲繪影地詳細描述日本人對慰安婦的惡行過程,再一次在受害婦女傷口上灑鹽,才算能達到爭取為慰安婦討回公道的目標?

屬事後發出的第三個焦點,就是安倍在談話中表明:期望能讓與戰爭毫無關係的子孫後代,再不必永無休止地繼續擔負祖先曾經發動戰爭的責任,他說:

“現在我國國內戰後出生的一代已超過了總人口的80%。我們不能讓與戰爭毫無關係的子孫後代擔負起繼續道歉的宿命。儘管如此,我們日本人要超越世代,正面面對過去的歷史。我們有責任以謙虛的態度繼承過去,將它交給未來。”

許多中華兒女對這段說話猛烈批評,認為是安倍替日本下一代推卸戰爭責任。雅帆回想,漢唐兩朝曾討伐匈奴和突厥;元朝更一路遠征至歐洲,三代都曾經在侵略戰爭中殺人無數,血流成河,纍纍白骨,較「南京大屠殺」更為慘烈,歷史都有詳盡記載。同為中華兒女的漢族和蒙古族後人,又是否需要永久為祖先們承擔戰爭殺人的罪行責任?緊記歷史,是否祇為延續仇恨之目的?戰爭的責任,究竟何時方休?旅居日本的香港學者練乙錚先生在評論《安倍談話》時曾說:「上一代的罪行無可寬恕,這一代卻應忘記仇恨。」或許就是正視戰爭歷史的應有態度。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安倍在談話中運用不少篇幅指出未來在維護世界和平的承諾及方向:

“…在如此重大損失之上,才有現在的和平。這就是戰後日本的出發點。
再也不要重演戰禍。…”

“…在此基礎上,我國建設自由民主的國家,重視法治,一直堅持不戰誓言。我們對七十年以來所走過的和平國家道路默默地感到自豪,並且今後也將繼續貫徹這一堅定的方針。…”

“…我們必須將此事告訴未來的一代。將歷史的教訓深深地銘刻在心,開拓更加美好的未來,為亞洲及世界的和平與繁榮而盡力。我們擔負著這一重大責任。

我們繼續將謀求以實力打開僵局的過去銘刻在心。正因為如此,我國繼續奉行的是,任何爭端都應該尊重法治,不是行使實力而是以和平與外交方式加以解決的原則。這是我國今後也將堅持並向世界各國推廣的原則。我國作為經歷過原子彈轟炸的唯一國家,追求實現核不擴散和徹底銷毀核武器,在國際社會上履行自己的責任。…”

“…我們繼續將區域經濟集團化促發糾紛萌芽的過去銘刻在心。正因為如此,我國努力發展不受任何國家恣意影響的自由、公正、開放的國際經濟體制,加強對發展中國家的支援,牽引走向更加繁榮的世界。繁榮才是和平的基礎。應對暴力溫床的貧困,為全世界所有人享受醫療和教育以及自立的機會而做出更大的努力。

我們繼續將我國曾經當過國際秩序挑戰者的過去銘刻在心。正因為如此,我國堅定不移地堅持自由、民主主義、人權這些基本價值,與共用該價值的國家攜手並進,高舉「積極和平主義」的旗幟,為世界的和平與繁榮做出較之以前更大的貢獻。…”

總括來說,《安倍談話》平衡了日本國民和外國戰爭受害人兩方面的感受,既可對後者發揮恰當謙恭道歉的效果;亦能對前者避開過度卑躬屈膝的難堪。在承認錯誤和道歉的層面,無論是數量和質素,若與前兩篇談話相比,應該是祇有過之而無不及。再者,在確定未來維護世界和平的工作,亦運用相當篇幅允下承諾。不過,當人們各自擁抱著個人感性喜惡和單一文化角度來審視《安倍談話》,自然也就可能獲得不同的看法與評價。或許,根本就不可能撰寫一篇令全世界所有人都接納和滿意的日本首相談話!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引述自日本《首相官邸網頁》(Prime Minister of Japan and His Cabinet) ,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三, 九月 16th, 2015 7:45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子N
 1 

Hi,

It is real funny that many of my mainland friends are still believing or perceiving that Japan never apologized for their crimes committed 70+ years ago. Their thinking are implanted by the heavily controlled mass media in mainland, ignoring all the disapproving evidences. So the hatred towards Japanese will continue …; Sad.

子N

九月 25th, 2015 at 5:55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