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遠在網誌355聚焦介紹文天祥撰寫《正氣歌》前後蒙古帝國的歷史背景,雅帆深受吸引,亦有興趣補充「北宋」與「南宋」兩朝所面對「遼、西夏、金」的列強環伺。

雅帆回想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歷史科的中學課本祇有簡短篇幅提及「遼、西夏、金」的歷史,普遍為教育學生所忽略,更遑論市民大眾的認知。相對地,金庸先生的幾部著名武俠小說,涵蓋不少描述遼夏金元與兩宋關係的情節,卻能牽引許多中華兒女鍥而不捨的追讀。譬如:

《天龍八部》以北宋哲宗年間(約1091年至1094年) 為背景,講述身為契丹裔卻在宋朝長大的丐幫幫主「喬峰」,周旋於「宋遼」、「正邪」、「善惡」對立的故事,加入身為宋朝少林小僧最後成為西夏駙馬的「虛竹」和大理國世子「段譽」穿插其間,亦有真實歷史人物「契丹國王耶律洪基」、「金國開國皇帝完顏阿骨打」和「大理國鎮南王段正淳」的襯托。

《射鵰英雄傳》以南宋寧宗慶元年間(約1195年至1200年) 為開始背景,講述隱居臨安市郊牛家村宋朝忠良後人「郭嘯天」和「楊鐵心」,被金國六王子「完顏洪烈」勾結南宋官員害死,而全真教道長「丘處機」為銘記「靖康之恥」,在郭、楊兩人遇害前分別為其遺腹子取名「郭靖」和「楊康」。前者於蒙古大汗「鐵木真」的扶助下在蒙古長大;後者則於金國六王爺「完顏洪烈」的庇蔭下在金國成長。兩人周旋於南宋、金國、蒙古三國交戰之間,穿引起錯縱複雜的政治、人事關係。

畢竟,武俠小說雖然以歷史為背景,情節難免天馬行空,偏離史實,祇能引起讀者接觸歷史的興趣。若要深入認識「遼、西夏、金」的歷史,必須痛下一番功夫。

歷史上活躍於蒙古高原的民族,可以分為「東胡」和「突厥」兩大系。突厥分佈較西,以蒙古高原中部山地為活動中心,是典型的草原遊牧民族;東胡原住地在大興安嶺,以狩獵和畜牧為生。「東胡」一名始見於戰國,當時稱匈奴為「胡」,在胡之東的民族稱為「東胡」。中國歷史上自公元十世紀稱雄一時的包括:遼國契丹人、西夏國黨項人、金國女真人、蒙古國蒙古人,與東胡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契丹與女真一直活動於中國東北部。契丹原屬東胡的鮮卑,受鮮卑拓跋部建立的北魏打擊,避居大興安嶺南部,獨立發展。女真源於東北古老的肅慎族。黨項人自稱為鮮卑拓跋氏後人,卻興起於西北,與羌族關係更為密切。蒙古祖先蒙兀室韋屬東胡的一支,原來生活在大興安嶺北端森林,後遷移到蒙古高原中部,與突厥通婚,故此後來的蒙古人是室韋與突厥的後代。四族先後興起建國,橫跨十世紀初至十四世紀後半葉,是繼魏晉南北朝後,中國歷史再度經歷北方民族崛興的震盪。

遼(907–1125)
遼朝,國號「大遼」,又稱「大契丹國」,是中國歷史上由「契丹人」建立的一個朝代。「契丹」原意是鑌鐵或刀劍,以契丹為國號也就代表鐵的意思;同時「遼」亦是契丹人發祥地遼水的名字,以遼為國號則顯示不忘本的意思。

公元907年2月27日,契丹族首領「耶律阿保機」自稱「天皇帝」;916年3月17日,他登基並改稱「大聖大明天皇帝」,國號「契丹」。918年,定都「臨潢府」(今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南波羅城)。

話說開去,936年,原為後唐河東節度的「石敬瑭」反唐自立,向契丹求援。契丹國王「耶律德光」與石敬瑭結為父子,扶植他建立「後晉」,成為後晉的開國皇帝。天福三年(938年),石敬瑭按照契丹的要求,把「燕雲十六州」割讓給契丹,形成北方門戶洞開的歷史轉捩點。

「燕雲」一名最早見於《宋史.地理志》。燕雲十六州又稱燕薊十六州或燕雲之地,是古中國地理名詞,即今北京、天津全境,及山西、河北北部,東西寬約600公里,南北長約200公里,總面積約120,000平方公里。從行政上來說,包括:唐朝燕薊節度使所管轄的燕、薊等十一州;及河東節度使所管轄的雲、蔚等五州。

從地理上來說,其一包括:幽州(河北大興,契丹移治今北平,改為燕京) 、薊州(河北薊縣) 、瀛洲(河北河間)、莫州(河北任邱)、涿州(河北涿縣)、檀州(河北密雲)、順州(河北順義),計七州,稱為「山前七州」,位處太行山北支的東南方,相當於今長城以南的河北省北部;其二包括:雲州(山西大同)、應州(山西應縣)、朔州(山西朔縣)、寰州(山西朔縣東)、新州(察哈爾涿鹿)、媯州(察哈爾懷來)、儒州(察哈爾延慶)、武州(察哈爾宣化)、及蔚州(察哈爾蔚縣),計九州,稱為「山後九州」,位處太行山的西北方,相當於今內外長城之間的山西省北部、察哈爾省南部。全部總計共十六州,所處地勢居高臨下,易守難攻,為北方的戰略要地,是華北平原的門戶。往後中原數個朝代,都未能將燕雲十六州完全收復,致使中原門戶大開,政權感受北方外族鐵騎可迅速席捲中原的強大威脅,持續長達近二百年。

話說回來,遼朝全盛時期疆域東瀕日本海,西達阿爾泰山,北臨額爾古納河、大興安嶺一带,南至河北省南部白溝河。947年,遼軍南下中原,攻滅五代後晉,之後改國號為「大遼」;983年,又改回「契丹」;1066年,再次改為「大遼」。

遼自立國以來,長期一直覬覦南方肥沃的土地,宋遼之間戰爭不斷,互有勝負。公元1004年(宋真宗景德元年;遼聖宗二十二年),遼蕭太后與遼聖宗「耶律隆緒」以收復瓦橋關(今河北雄縣舊南關)為名,親率大軍南侵。遼大將「蕭撻凜」攻破遂城,俘擄宋將王先知;力攻定州,再俘擄宋朝雲州觀察王繼忠,宋軍堅守。由於遼軍已直撲黃河沿邊的「澶州」(今河南濮陽),威脅鄰近的首都汴京,宋廷朝野震動。宋真宗趙恆畏敵,欲遷都南逃,因同平章事(宰相)寇準、畢士安堅持不退,無奈親至澶州督戰。

宋遼兩軍在定州出現對峙局面,王繼忠勸蕭太后與宋朝議和。遼提出和約,為宋真宗所拒。十一月,遼軍在朔州為宋軍大敗,又因粮草不繼而撤軍。遼軍主力集中瀛州(今河北河間),日夜不停攻城,宋軍守將季延渥死守城池,激戰十多天雙方未分勝負。蕭撻凜率軍攻克祁州,蕭太后等人率軍與他會師,合力進攻冀州、貝州(今河北清河)。

遼軍攻克德清(今河南清奉),三面包圍澶州,宋將李繼隆死守。遼將蕭撻凜率數十輕騎在澶州城下巡視,被宋大將張環以伏弩射殺,頭部中箭墜馬,遼軍士氣大挫。相反地,此時宋真宗一行抵澶州,寇準力促真宗登上澶州北城門樓以示督戰,宋軍士氣大振。

宋廷曹利用與遼朝蕭太后談判,1005年1月,雙方達成停戰協議,宋每年輸遼歲幣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互約為兄弟之國,遼聖宗稱宋真宗為兄,宋真宗稱遼聖宗為弟,宋、遼之間保持百餘年間不再有大規模戰事。因澶州又名澶淵,歷史上遂稱此盟約為「澶淵之盟」。

1120年,金國軍隊攻克遼上京,守將蕭撻不也投降;至1121年,遼朝已經失去一半的領土。與此同時,內部又因為皇位繼承問題而爆發叛亂,最後天祚帝殺其長子耶律敖魯斡而結束,卻導致更多遼兵投降金朝。1122年正月,金軍攻克遼中京,天祚帝被金兵所迫,流亡夾山。1124年,天祚帝已經失去遼朝大部分土地,兒子和家屬大多數被殺或被俘,自己則退出漠外。1125年3月26日(保大五年二月二十日),遼天祚帝在應州被金人俘獲,遼朝正式為金朝所消滅。

遼朝自公元916年開國,至1125年而滅亡,國祚歷九帝:太祖耶律阿保機、太宗耶律德光、世宗耶律阮、穆宗耶律璟、景宗耶律賢、聖宗耶律隆緒、興宗耶律宗真、道宗耶律洪基、天祚帝耶律延禧,共二百一十年。

順帶一提的是,除了遼朝之外,契丹族尚有建立相關國家。1122年,天祚帝北逃夾山,「耶律淳」於遼南京被立為帝,史稱「北遼」。遼朝滅亡後,「耶律大石」西遷到中亞楚河流域,1132年建立「西遼」。1211年,西遼被屈出律篡位;1218年,被蒙古帝國所滅。

西夏(1038-1227)
西夏,國號「大夏」,是中國歷史上由「黨項族」建立的一個朝代,位處中國西北部地區,主要以黨項族為主體,還包括漢族、回鶻族與吐蕃族等。

黨項族原居四川松潘高原,唐朝時遷居陝北;因平亂有功,被唐帝冊封為夏州節度使,先後臣服於唐朝、五代諸朝與宋朝。夏州政權在第一任領袖「李繼遷」的領導下,不願向北宋投降,遂採取「連遼抵宋」策略,取得遼帝的冊封,陸續佔領蘭州與河西走廊地區。1038年11月10日,第三任領袖「李元昊」稱帝,即位為夏景宗,西夏正式立國,定都興州,稱為「興慶府」,其後改稱「中興府」(今寧夏銀川東南),並追尊第一任領袖李繼遷為太祖,及第二任領袖李德明為太宗。

西夏立國時,疆域範圍在今寧夏,甘肅西北部、青海東北部、内蒙古及陝西北部地區;東起黄河,西至玉門,南接蕭關(今寧夏同心南),北控大漠,佔地兩萬餘里。

西夏自立國後,夏景宗重用漢人張元,分別於三川口(今陝西延安西北)、好水川(今寧夏隆德東)及定川砦(今寧夏固原西北)的三次戰役中大敗北宋;並於遼夏第一次賀蘭山之戰大勝遼國,奠定「宋、遼、夏」三國鼎立的局面。夏景宗本來有意奪取關中之地,攻佔長安,但因宋軍頑強抵抗,夏軍戰敗,直搗關中之美夢就此破滅。但由於戰事繁多,西夏經濟破損,遂於1044年與北宋簽訂《慶曆和議》,向宋稱臣,被封為夏國王。

夏景宗去世後,大權掌握在皇帝的太后與母黨手中,史稱母黨專政時期。西夏因為皇黨與母黨的對峙而內亂,北宋趁機多次伐夏。西夏成功抵禦並擊潰宋軍,但是橫山的喪失,讓防線出現破洞。其後,金朝崛起並滅遼、北宋,西夏改臣服金朝,建立金夏同盟,獲得不少土地,兩國大致尚能和平相處。

夏仁宗期間,發生天災與任得敬分國事件,但經過改革後,到天盛年間出現盛世。然而,漠北的蒙古帝國崛起,六次入侵西夏後,拆散金夏同盟,讓西夏與金朝互相殘殺。西夏內部亦多次發生弒君、內亂事件,經濟也因戰爭而趨於崩潰。

1223年,太子李德旺即位,是為夏獻宗。此時夏廷已經認清蒙古將會對西夏構成滅亡威脅,夏獻宗決定採取「聯金抗蒙」策略,趁成吉思汗西征時,派使聯合漠北諸部落抗蒙,以便鞏固西夏北疆。蒙將孛魯察覺西夏的意圖,於1224年率軍從東面攻打西夏,攻陷銀州,夏將塔海被俘。隔年成吉思汗得勝返國,同時率軍攻打沙洲。最後夏獻宗同意蒙軍條件投降,蒙古撤軍。1226年,成吉思汗以夏獻宗沒有履約為由,兵分東西向西夏夾攻,此即蒙古滅西夏之戰,西夏最終於1227年8月28日被蒙古所滅。

除去太祖李繼遷 (991–1004)、太宗李德明 (1004–1031) 及景宗李完昊 (1032–1037) 三位領袖在開國之前的統治時期,西夏朝自公元1038年由景宗正式開國,至1227年而滅亡,國祚歷十帝:景宗李完昊、毅宗李諒祚、惠宗李秉常、崇宗李乾順、仁宗李仁孝、桓宗李純祐、襄宗李安全、神宗李遵頊、獻宗李德旺、末帝李睍,共一百八十九年。

金(1115–1234)
金朝,國號「大金」,是中國歷史上由「女真族」建立的一個朝代。女真族原為遼朝的藩屬,女真族首領「金太祖完顏阿骨打」在統一女真諸部後,於1115年建立「金國」,定都「會寧府」(今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大金立國後,與北宋定「海上之盟」,向遼朝宣戰,於1125年消滅遼朝,但北宋兩次戰遼俱敗,金隨即撕毀與北宋之盟約,兩度南下中原,於1127年滅北宋,史稱「靖康之難」。當金朝遷都中都時,已領有華北地區及秦嶺、淮河以北的華中地區,令南宋、西夏與漠北塔塔兒、克烈等政權和部落臣服,稱霸東亞。

金太宗時期,金朝先後攻滅遼朝與北宋,其疆域東至混同江下游吉里迷、兀的改等族的居住地,直抵日本海;北到蒲與路(今黑龍江克東縣)以北三千多里火魯火疃謀克(今俄羅斯外興安嶺南博羅達河上游一带),西北到河套地區,與蒙古部、塔塔兒部、汪古部等大漠諸部落為鄰;西沿泰州附近界壕與西夏毗鄰;南部與南宋以秦嶺淮河為界,西以大散關與宋為界。

金國滅北宋後,與南宋歷年戰爭,前者主攻,後者主守,互有勝負,長期呈膠著狀態。金國既無必勝把握,南宋亦屬無心戀戰,於是雙方都採取「且戰且和」策略,其中金國與南宋簽訂最重要的三次和議,簡述如下。

(甲)《紹興和議》:於公元1141年,亦即金熙宗皇統元年、宋高宗紹興十一年所簽訂。

紹興八年(1138年;金熙宗天眷元年),金國大臣完顏昌和南宋大臣秦檜、王倫達成協議,兩國簽訂第一次和議,由宋高宗趙構向金國稱臣。紹興十年(1140年;金天眷三年),金國一向主戰的「完顏宗弼」(金兀朮)發動政變成功,統一金國軍隊並成為總指揮,立刻派出最精銳部隊侵襲南宋,快速攻下大部分的陝西與河南,但隨即遭遇連番挫敗,輸多贏少。

首先,在開封正南偏東的「順昌」,超過十萬金軍敗於劉錡的二萬「八字軍」,史稱「順昌之役」,屬以少勝多的城邑防禦戰。其次,再於開封西南的「郾城」和「穎昌」,金軍分別以一萬五千精銳騎兵在「郾城之役」及三萬騎兵、十萬步兵在「穎昌之役」,兩次均敗於岳飛麾下數目微不足道的「岳家軍」,又是宋軍明顯以少勝多之局。金軍祇餘在開封東南面的淮西亳州、宿州一帶,戰勝宋軍中最弱的張俊部隊。然而,當南宋氣勢如虹之際,宋高宗卻以「十二道金牌」召回岳家軍,詳情見海遠撰寫網誌65〈中國式的悲劇(四) –岳飛〉一文,在此不贅。

紹興十一年(1141年;金皇統元年)二月,金熙宗對南宋示好;四月下旬,南宋朝廷解除岳飛、韓世忠、劉錡、楊沂中等大將的兵權,為《紹興和議》做好準備。十月,南宋派魏良臣赴金,提出再次議和。十一月,金國派蕭毅、邢具瞻為審議使,隨魏良臣回南宋,提出再次議和的條件,包括先決條件就是「必殺飛」。1142年1月27日(農曆十二月除夕夜) ,宋高宗和秦檜以「莫須有」的罪名,殺死岳飛及其子岳雲、部將張憲於臨安(今杭州) 。

宋金兩國於是簽定《紹興和議》,其要點如下:
(1) 重劃宋、金兩國的邊界,東以淮水中流、西以大散關為界,宋割唐州、鄧州(在今河南省),又重定陝西地界,宋失去商州(在今陝西省)、秦州(在今甘肅省)兩州約一半土地予金。
(2) 宋奉表稱臣於金,金冊宋主為皇帝。
(3) 每逢金主生日及元旦,宋均須遣使稱賀。
(4) 宋每年向金國繳納貢銀二十五萬兩、絹二十五萬匹。從紹興十二年(1142年)開始,每年春季送至泗州交納。

《紹興和議》後,宋、金之間維持近二十年的和平,期間雙方雖然偶有衝突,但規模不大,直至1161年金海陵王完顏亮撕毁和約伐宋。

(乙)《隆興和議》:於公元1164年,亦即金世宗大定四年、宋孝宗隆興二年所簽訂。

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金世宗大定二年) ,宋高宗禪讓帝位予養子宋孝宗趙眘。孝宗即位後試圖有所作為,拒絕金世宗講和,重用被貶謫的主戰派大臣,並為岳飛平反,賜其諡號武穆。隆興元年(1163年),宋孝宗以陳康伯為左相、史浩為右相,又以張浚為樞密使,都督建康、鎮江、江州、池州和江陰等地兵馬,為北伐做好準備,史稱「隆興北伐」。

當時金國屯兵「靈壁」及「虹縣」(今安徽泗縣),準備南侵。於是張浚集結八萬精兵,遣李顯忠、邵宏淵兩路出師北伐:李顯忠自濠州出發,直驅靈壁;邵宏淵自泗州進發,進擊虹縣。戰爭最初對宋軍十分有利,宋軍攻下靈壁、宿州等地,但李顯忠與邵宏淵不和,張浚又統領無方,當金兵攻打宿州時,邵宏淵沒有出兵相救,使李顯忠遭到大敗,宿州失守,北伐也因此告終。

南宋主和派大臣湯思退急於求和,竟向金國示意攻打兩淮,於是金兵南下,攻破兩淮,逼近長江防線。宋室朝野震驚,孝宗復召因病辭去宰相的陳康伯,穩住政局,金人暫退。宋孝宗經此敗仗,收拾河山的雄心盡失,無奈祇能遣使談和,金世宗也無意繼續南侵,兩國遂在隆興二年十二月簽定《隆興和議》,其要點如下:。

(1) 宋金為叔姪之國,金為叔、宋為姪,宋不再向金稱臣。
(2) 宋朝每年贈金的「歲貢」改稱「歲幣」。
(3) 歲幣為每年銀絹各二十萬兩匹,比紹興和議時每年少五萬兩匹。
(4) 南宋交還先前攻佔的海州、泗洲、鄧州、秦州、商州等地,宋金疆界恢復戰爭前的狀態。

隆興和議簽定後,直到韓侂冑發動「開禧北伐」,宋金兩國維持近四十年和平,沒有發生戰事。南宋在宋孝宗治理之下,太平安樂,一改高宗朝廷貪污腐敗的局面,史稱「乾淳之治」。金朝也在金世宗用人唯賢、與民休息下達到盛世,金世宗因此被後人稱為「小堯舜」。

(丙)《嘉定和議》:於公元1208年,亦即金章宗泰和八年、宋寧宗嘉定元年所簽訂。

金章宗在位晚期,金國北邊遭受蒙古族的侵逼,內部又有各族人民的反抗,南宋重臣「韓侂胄」便趁機對金用兵,進行北伐,史稱「開禧北伐」。1206年(宋開禧二年)五月,宋分道進兵,初時節節勝利,收復一些土地。不久,金援兵大舉南下,宋軍大敗。金人要求懲辦戰爭禍首,主和派禮部侍郎史彌遠等竟殺死韓侂胄,送其首給與金人。1208年(宋嘉定元年),雙方重定和約,史稱《嘉定和議》,其要點如下:
(1) 依靖康故事,世為伯侄之國;
(2) 增歲幣為銀三十萬兩,絹三十萬匹;
(3) 疆界與紹興時相同(金放棄新佔領的大散關、濠州等地)。
(4) 南宋另給金軍犒軍銀(賠款)三百萬兩。

金世宗與金章宗統治時期,前者被稱為「小堯舜」;後者史稱「明昌之治」,金朝政治文化達至最高峰。然而,在金章宗中後期開始,國勢逐漸走向下坡,金軍的戰鬥力持續下降,縱使統治者施以豐厚兵餉也無法遏止,女真族與漢族的關係,亦一直未能找到合適的安排。

金衛紹王與金宣宗時期,金朝外部既受到北方新興蒙古帝國的大舉南侵;內部也昏庸互鬥,河北、山東一帶民變不斷,最終被迫南遷汴京(今河南開封)。其後為恢復勢力,又與西夏、南宋交戰,彼此消耗實力。1234年,金朝在蒙古和南宋南北夾擊之下滅亡。

金朝自公元1115年由太祖完顏阿骨打正式開國,至1234年而滅亡,國祚歷九帝:太祖完顏旻(原名完顏阿骨打) 、太宗完顏晟、熙宗完顏亶、海陵王完顏亮、世宗完顏雍、章宗完顏璟、衛紹王完顏永濟、宣宗完顏珣、哀宗完顏守緒,共一百一十九年。

雅帆在網誌339〈魏晉南北朝的分崩離析〉一文中,曾闡釋在中國歷史上,春秋戰國時代,國家經歷「第一次分裂」。自秦始皇消滅六國、開創「秦朝」(公元前256年至公元前207年;共計四十年),歷「西漢」(公元前206年至公元25年;共計二百三十一年)、「東漢」(公元25年至公元220年;共計一百九十五年),秦漢時代總計共歷四百六十六年國家的和平統一;直至魏晉南北朝時代,國家再經歷「第二次分裂」。

「魏晉南北朝」(公元220年至589年)共歷三百六十九年國家的四分五裂、分崩離析,最後由「隋朝」(公元581年至618年;共計三十七年)統一全國,之後經歷「唐朝」(公元618年至907年;共計二百八十九年) ,隋唐盛世總計共歷三百二十六年國家的另一次和平統一;直至五代十國及兩宋時代,中原王朝與遼夏金國的南北對峙,國家又經歷「第三次分裂」。

「五代十國」(公元907年至979年;共計五十四年) 、「北宋」(公元960年至1127年;共計一百六十七年) 及「南宋」(公元1127年至1279年;共計一百五十二年)共歷三百七十三年與遼夏金國的南北割據,最後由「元朝」(公元1271年至1368年;共計九十七年) 復歸統一全國。

魏晉南北朝時代與五代十國及兩宋時代,國家分別經歷第二次及第三次分裂,兩者同樣擁有一些共通點,就是:歷時非常接近的三百六十九年及三百七十三年;都是北方大漠胡族國家與南方中原漢族王朝的對峙;也是北方胡族的「遊牧漁獵文明」與南方漢族的「定居農耕文明」之激烈碰撞。胡族固然曾對漢族產生不少影響,本身卻也接受漢化,既可融合最終同為中華民族的成員;亦能學習和借鑑農耕文明的社群組織與生活體驗,建構及改革漁獵文明的典章制度與行為規範,包括:建設城都市鎮、創造文字工藝、發展農業商貿、建立政治制度、培育文化藝術、確立宗教信仰…等。

北方大漠胡族的人民,在荒草窮邊、顛沛流離的地理環境下,依靠「戈獵網鈎」覓食,既形成基本的漁獵生活方式,亦培育獨特的民族性格:待人接物的率直開放、兼容並包;日常生活的刻苦耐勞、驍勇善戰;人生態度的平淡淳樸、堅毅務實。每個人自幼便學習盤馬彎弓,既為獵食,亦為搏鬥,生產單位同時亦是戰鬥單位。故此,遼夏金國的北方民族人人都能鬥擊,沒有兵民之別,一旦國家遇事,全民有責,舉國皆兵。

基於遊牧漁獵生活的特質,造就遼夏金國「馬上得天下」的傳統,其戰爭策略:以騎兵為戰鬥主力、步兵為副;非常依賴優良戰馬、厚實鎧甲、強弓利箭和堅銳格鬥兵器;採取「輕重甲騎兵混編」的作戰方式,「重甲騎兵」開道先行,抵擋敵軍弓箭的首輪攻擊,掩護後隨「輕甲騎兵」以高速衝擊軍心不穩、立足不定的敵方步兵;亦注重「速戰速決」的戰術,平原戰鬥尤可發揮其騎兵優勢,卻不擅長守城戰術,故千方百計誘敵出城到曠野平川決戰。

話說開去,相傳金國騎兵曾使用「鐵浮屠」、「拐子馬」等戰術,及岳飛於1140年在郾城之役「大破拐子馬」的英雄故事,均為後世所津津樂道。《宋史》曾記載:拐子馬是「重鎧」、「貫以韋索」(以皮帶串連)、「三人為聯」的金軍精銳騎兵部隊,所向披靡;面對如此強悍的騎兵,岳飛則命步卒以「麻札刀」(此兵器主要用以砍殺)迎戰,並指使士兵「勿仰視」,以攻擊馬足為目標。因拐子馬「貫以韋索」、「三人為聯」,所以三匹馬中祇要有一匹倒下,其餘兩匹自然也難以動彈。宋軍於是痛擊金兀术所率領的金軍,獲得勝利。另外,岳珂(岳飛孫兒)編撰的《行實編年》,在描述郾城之役的部分亦寫道:「初,兀术有勁軍,皆重鎧、貫以韋索,凡三人為聯,號『拐子馬』,又號『鐵浮圖』,如牆而進,官軍不能當,所至屢勝。」

究竟「拐子馬」與「鐵浮屠」曾否出現?屬一種或兩種騎兵戰術?可謂眾說紛紜。然而,南宋亡於公元1279年,《宋史》則成書於1343年,相距久遠,其內容大多祇能參考前人留下的文獻,所提供的資訊常常都是幾經輾轉相傳,可信性大打折扣。故此,後世歷史學家對「鐵浮屠」、「拐子馬」的記載,仍存在不少疑問。誠然,宋朝民間確實流傳不少英雄、英雌故事,譬如:楊家將、楊門女將…等。

話說回來,相對地,基於定居農耕生活的特質,南方中原漢族以步兵為戰鬥主力、守城為主要戰術;依靠崇山峻嶺、河流湖泊和高城深池,構築龐大防禦體系來抵抗騎兵的侵襲,減弱騎兵的戰鬥優勢,譬如宋金「順昌之役」就是南宋軍隊以少勝多的城邑防禦戰。再者,南方土地肥沃,適宜種植儲糧,以備應付敵軍的長期圍困戰事,譬如南宋末年「襄樊之戰」,宋軍固守襄陽長達六年,最後才被蒙古軍隊所攻佔。

北方大漠胡族如遭宋軍死守城池,要攻破固然頗費功夫;若遇水戰,則更為不利。南宋偏安江左,依靠長江天險,及訓練有素的水師,曾多次力拒金軍來犯。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 三月,金兀朮的十萬大軍,被韓世忠率領的八千水軍,大敗於「黃天蕩之役」。紹興三十一年(1161年)十月,金海陵王完顏亮撕毁《紹興和議》伐宋,其率領的六百艘戰艦、水軍七萬人,被南宋李寶率領的一百二十艘戰艦、水軍三千人,大敗於密州膠西陳家島,結果金軍全軍覆沒。同年十一月,完顏亮率領的十五萬大軍,被虞允文率領的水軍一萬八千人,大敗於「采石磯之役」。其後,勇猛的蒙古軍隊,亦需要南宋降將張弘範倒戈,協助訓練和率領蒙古水師,才能打敗和消滅南宋。

總括來說,轉瞬間偶遇的時光交錯,漁獵文明的民風強悍、驍勇善戰、思考簡單、組織鬆散,尚未能壓倒農耕文明的民風溫婉、運籌帷幄、思考慎密、組織嚴謹;獵人與農夫,亦不過分庭抗禮、互有勝負,且戰且和。跨世代經歷的歲月長河,遊牧漁獵文明融合並進化至定居農耕文明,顛沛流離的獵人,轉變為落地生根的農夫,屬人類歷史的必然。

堪值一提的是,契丹族的遼國與黨項族的西夏國,分別被金國和蒙古所消滅之後,便無以為繼,從此再無法復國。相反地,女真族的完顏氏金國,於1234年為蒙古所消滅之後,散居於東北土地的大小興安嶺、外興安嶺和長白山系、黑龍江及松花江流域,仍以遊牧漁獵生活為主;而分佈在最南部之建州女真族(明朝時改稱滿族) ,其「愛新覺羅氏」卻能於1616年在努爾哈赤的統領下再次建立金國,史稱「後金」。1636年,皇太極改國號為「清」,史稱「滿清」,最後於1644年消滅明朝,入主中原,建立「清朝」。從1234年至1644年的四百一十年期間,女真族究竟發生甚麼改變?其成功原因為何?讀者可進一步思考,為該段中華歷史尋找答案。

雅帆回憶中學生年代學習中國歷史,曾忽略魏晉南北朝時代與五代十國及兩宋時代這兩段北方大漠胡族國家與南方中原漢族王朝之對峙歷史,今天重新閱讀,才驚覺昔日的錯失。其實,任何一段歷史,處身歷史長河之中,皆能承先啟後,對整個中華民族發揮着重大影響,不容偏廢或捨棄。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七月 20th, 2015 12:26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