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十一月

下關之旅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日本的「下關」(Shimonoseki),前稱「馬關」,屬山口縣 (Yamaguchi),位於本州 (Honshu) 最南端,與九州 (Kyushu) 祇隔着一道狹窄的「關門海峽」(Kanmon-kaikyo)。海峽西接響灘 (Hibiki-nada) 出日本海 (Sea of Japan),東連周防灘 (Suo-nada) 入瀨戶內海 (Setonaikai);橫誇海峽有「關門大橋」(見附圖一),是連接本州和九州的行車公路,新幹線等鉄路則由海底通過。

下關以兩件事物著名:

(1)「甲午戰爭」後,中日雙方於1895年4月17日在此簽署《馬關條約》(見附圖二);

(2) 河豚美食。

海峽何以稱「關門」?其實是因為此海峽分隔着兩個城市:即本州的「下關市」 和九州的「門司港」(Mojikō),兩市各取一字,故名「關門海峽」。

前往「下關」旅遊,若從大阪出發,可乘「山陽新幹線」到「新下關駅」,車程約三個半小時;若由博多(福岡)(Hakata;Fukuoka) 啟程,新幹線行車不需十分鐘。

海遠前往「下關」,由「博多(福岡)」出發,卻是乘搭「JR鹿兒島本線」鉄路列車前往「門司港」,車程約半小時,然後再轉乘渡輪往對岸的「下關市」。這個行程,可更細緻感受「關門海峽」的風情。

在下關碼頭登岸,傍側就是「唐户市場」,以售賣河豚著名。再前行不遠,就是當年《馬關條約》的談判和簽署所在地 – 「春帆樓」(見附圖三、四)。海遠在「春帆樓」 享用了一客「河豚午膳定食」,盛惠每位七千日圓(見附圖五)。

身處「關門海峽」,海遠可感受到中國國力的盛衰。遙想二千年前,大漢皇朝使者以「上國衣冠」 的身份,親臨關門海峽南端的「北九洲」(Kitakyushu),賞賜當地統治者一枚刻有「漢委奴國王」(Kan no Wa no Na no Kokuo)的金印(見網誌105),表示漢朝接受日本為藩國,漢朝其實沒有意圖出兵日本,祇是日本人仰慕中國,而主動提出臣服的請求。相反地,一百年前,李鴻章遠赴關門海峽北端的「下關(馬關)」,代表戰敗的大清皇朝,與日方代表伊藤博文和談,簽下喪權辱國的割地賠款條約。今天,海遠到訪「春帆樓」,卻以一個午餐的價錢,換回日本人一套款待「賓客」的禮遇;此情此景,足令海遠「阿Q」一番。

下關在本州西南端,幕府時代屬「長州藩」,亦曾受英國海軍襲擊。因此,九州南部的「薩摩藩」(今鹿兒島),和本州南部的「長州藩」,都曾領受過西洋文明的船堅炮利, 故能下定決心改革。其後「薩、長」兩藩聯盟,成為「打倒幕府」、推動「明治維新」的主要力量。維新的日本,喜歡學習英國,海遠在下關看到一輛「紅色雙層巴士」(見附圖六),標有「London Bus」字樣,頗有「倫敦」的感覺;日本人的民族特性,就是喜歡向「强者」模仿學習。

附圖一: 從「門司港碼頭」遠眺「關門海峽大橋」

附圖二:日清講和紀念館

附圖三:伊藤博文親筆題字的「春帆樓」招牌

附圖四:李鴻章當年遇刺後,往來「春帆樓」和住所「引接寺」時改走山邊的小路,現命名為「李鴻章道」

附圖五:春帆樓玲瓏通透的「河豚刺身」

附圖六:下關的「倫敦巴士」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十一月 28th, 2008 10:45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雅帆
 1 

「鴉片戰爭」(1840–42),中國戰敗,帶來「洋務運動」;豈料一場「甲午風雲」(1894),被迫簽《馬關條約》,為洋務自強敲響喪鐘。卻又同時激發當代知識分子「公車上書」,推行新政改革,冀求「君主立憲」;可惜「百日維新」(1898),以「戊戌政變」慘淡收場。光緒被幽禁,慈禧再度垂簾,「戊戌六君子」受誅殺,康有為投英南逃香港,梁啟超靠日東走日本,康、梁從此漂泊海外。

甲午戰敗十七年後,梁啟超於1911年3月24日啟程,乘船離開日本,到台灣旅遊訪友。3月25日,途經馬關春帆樓,回想前塵,破碎山河,憤慨萬千,寫下《舟中雜興十首》之二:〈馬關夜泊〉,其詩云:

「明知此是傷心地,亦到維舟首重回;十七年中多少事,春帆樓下晚濤哀。」

此詩盡抒愛國志士的深切感懷:既是向過往慘痛歷史的哀悼,亦是對當前動盪局勢的繫念。春帆樓主人集得梁啟超此詩墨蹟的複製品,現懸掛於貴賓住房,讓旅客撫今追昔。

雅帆理解海遠「下關之旅」的情懷。惟願中華兒女自強不息,同心協力,則可望令中國人傷痛的歷史,不再重現。

十一月 30th, 2008 at 8:38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