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六月

狗狗是如何煉成的?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本文的主要根據,是從一輯「科普」(popular science) 的電視節目得來,由美國霍士廣播公司及國家地理頻道聯合製作,片集名稱為《宇宙時空之旅》(Cosmos: A Space Time Odyssey)。這片集曾在收費電視頻道的「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及免費電視頻道的「明珠台」(TVB Pearl) 播出,全輯共十三集,內容豐富,包括:宇宙的形成、太陽及地球的形成、生命的形成、人類文明及科學知識的累積…等。其中第二集的名稱為《分子作的事》(Some of the Things That Molecules Do),講述一個有趣的專題,詳見下列網頁–

“http://tune.pk/video/2875677/cosmos-a-space-time-odyssey-some-of-the-things-that-molecules-do-season-1-full-episode-2” 。

顧名思義,此集訴說的是「DNA」、基因與生命的承傳及演化的關係,也就是「達爾文」(Darwin) 所說「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理論基礎。

主持人亦提出一個有趣的題目,訴說現時人們日常接觸的動植物,大部分都是經歷人類三萬年農耕畜牧文明改造的品種,與天然(即野生)的品種分別很大,這是「人擇」而非「天擇」的結果,他列舉一個最極端的例子:「狗」。

話說三萬年前,世界並沒有「狗」這個品種,現時所有的「狗」,都是經由人類用計謀把「狼」馴服而來。馴服的過程如下:

初時,人類把吃剩的肉骨頭拋在營地附近,漫不經意把「狼」引來撿吃。「狼」發覺撿吃剩骨頭的生活,比較在野外獵食的生活容易得多。於是牠們在人類的營地外圍徘徊,等待骨頭的出現,沒有襲擊人類,卻把其牠猛獸趕跑,可以獨享骨頭,並成為人類的「看門狼」。

「人」也覺察到這種特殊關係,聰明的人類思考進一步改變「人/狼」關係的方法。 「人」 觀察狼群的後代,挑選那些野性難馴的小狼殺掉,祇留下較溫馴的小狼繼續生存和繁殖。年復年的「人擇」,經過兩三萬年的調控,「野狼」便馴服成「家犬」,甚至「寵物」。難以想像的是,玲瓏可愛的「哈巴狗」,竟然是從兇狠惡煞的「狼」馴服而來。

筆者聯想,二千年前中國法家《商君書》所說的「弱民」宗旨,與《韓非子》的「馴民」手法非常相近。請細閱《韓非子》訴說下列的一個故事:

《韓非子》〈外儲說右上〉

“太公望東封於齊,齊東海上有居士曰狂矞、華士,昆弟二人者立議曰:「吾不臣天子,不友諸侯,耕作而食之,掘井而飲之,吾無求於人也。無上之名,無君之祿,不事仕而事力。」太公望至於營丘,使吏執殺之以為首誅。周公旦從魯聞之,發急傳而問之曰:「夫二子,賢者也。今日饗國而殺賢者,何也?」太公望曰:「是昆弟二人立議曰:『吾不臣天子,不友諸侯,耕作而食之,掘井而飲之,吾無求於人也,無上之名,無君之祿,不事仕而事力。』彼不臣天子者,是望不得而臣也。不友諸侯者,是望不得而使也。耕作而食之,掘井而飲之,無求於人者,是望不得以賞罰勸禁也。且無上名,雖知、不為望用;不仰君祿,雖賢、不為望功。不仕則不治,不任則不忠。且先王之所以使其臣民者,非爵祿則刑罰也。今四者不足以使之,則望當誰為君乎?不服兵革而顯,不親耕耨而名,又所以教於國也。今有馬於此,如驥之狀者,天下之至良也。然而驅之不前,卻之不止,左之不左,右之不右,則臧獲雖賤,不託其足。臧獲之所願託其足於驥者,以驥之可以追利辟害也。今不為人用,臧獲雖賤,不託其足焉。已自謂以為世之賢士,而不為主用,行極賢而不用於君,此非明主之所臣也,亦驥之不可左右矣,是以誅之。」”

從這個簡短的故事,已可看到中國式法家「馴民」手法是如何的狠辣,稍不聽話, 即殺無赦。顯而易見,「殺戮」是「馴狼」的第二步;「拋出肉骨頭,引狼入圈套」是「馴狼」的第一步。

經過二千年的法家統治,中國人已成為世界上最容易管治的民族。祇要有飯吃,就心滿意足,不想其他。祇要再多過幾千年,中國人都會成為「哈巴人」。這是「可喜」還是「可悲」的現象? 端視你站在「統治者」還是「人民」的角度來察看。

中國的古語有云:「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聖人, 就是高高在上的統治者,中國的管治階層,自古以來都視人民為狗。但中國人本身對狗也相當鄙視,有用的狗,被視為「鷹犬」;無用的狗,則被嘲諷為「兔死狗烹」。這與西方人視狗為「人類最好的朋友」之心態,截然不同。

中國大陸有一本暢銷小說《狼圖騰》,作者表達了對狼的複雜感情,書評家也各有看法。如果能從「人、狼、狗」的關係去審視,則感受可能會更深刻。這是一本現代的作品,當然亦與中國的時局有關。今天,香港已日漸「中國化」,可能亦需要反思「狗狗」的理論。

後記:中國法家治術的精句,列舉如下–

《商君書》〈弱民第二十〉

“民弱國强,民强國弱,故有道之國,務在弱民。…”

《韓非子》〈難三〉

“…人主之大物,非法則術也。法者,編著之圖籍,設之於官府,而布之於百姓者也。術者,藏之於胸中,以偶眾端,而潛御群臣者也。故法莫如顯而術不欲見。…”

《韓非子》〈說疑第四十四〉

“…是故禁姦之法,太上禁其心,其次禁其言,其次禁其事。…”

《韓非子》〈二柄第七〉

“明主之所道制其臣者,二柄而已矣。二柄者,刑德也。何謂刑德?曰:殺戮之謂刑,慶賞之謂德。為人臣者,畏誅罰而利慶賞,故人主自用其刑德,則群臣畏其威而歸其利矣。…人主者,以刑德制臣者也。…”

備註:二柄,即西方人所說的「蘿蔔與大棒」(carrot and stick) 。

有關《商君書》、《韓非子》等文章,均可在互聯網上搜尋,以便詳閱。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三, 六月 17th, 2015 4:40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