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四月

中部日本鐵道之旅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雅帆鍾愛鐵道旅遊,尤其日本的新幹線和國鐵,安全舒適,準時快捷,是旅行日本的最佳拍檔。另一方面,雅帆昔日數次與「名古屋」(Nagoya) 祇是擦身而過,從未遊覽;再者,東京最近喜獲「2020奧運會」主辦權,雅帆期望記憶東京目前的環境狀況,好讓與日後妥善準備及嶄新面貌迎接「2020奧運會」之時東京的環境狀況作出比較。在此前題下,雅帆去年(2014年)購買一張「七天日本全國火車證」(Japan Rail Pass),安排從名古屋出發的一次八天中部日本暨東京鐵道之旅。旅遊完畢,現將前段行程記下,提供同道人參考。

第一天:抵達名古屋
從香港乘早機前往名古屋「中部國際空港」(Nagoya Central International Airport),約於下午15:30抵埗,轉乘「名鉄空港線」列車便可直達「名鉄名古屋駅」(Meitetsu Nagoya Station),需時約33分鐘。順道依路牌指示往「名古屋駅」(Nagoya Station) 內票務處換取「七天日本全國火車證」,於翌日啟用。在住宿酒店放下行李後,便可開始名古屋市內遊覽,最著名的觀光景點是「名古屋城」(Nagoya Castle) ,在江戶時代是尾張藩藩主的居城,但由於時間所限,兼且稍後將遊覽國寶級「松本城」(Matsumoto Castle),故此雅帆選擇在有限時間內遊覽名古屋市,晚膳則選擇在名古屋駅高島屋百貨大樓食店樓層「竹葉亭」鰻魚飯專門店,享受一頓具備三種吃法、正宗、簡單、美味的鰻魚飯套餐。

名古屋市位處日本中部愛知縣西部,昔日是「尾張德川家」(The Owari branch of the Tokugawa clan) 的城下町。話說尾張德川家是「尾張」地方的「德川氏御連枝」(即德川家分家),是「德川御三家」之一,其他兩家是「紀州德川家」和「水戶德川家」。尾張家的家祖是德川家康第九子「德川義直」,在江戶時代治理「尾張藩」,覆蓋美濃國、尾張、三河及信濃部份領域;紀州家的家祖是德川家康第十子「德川賴宣」,在江戶時代治理「紀伊藩」(又名紀州藩、和歌山藩) ,覆蓋紀伊國(即現在和歌山縣全境及三重縣的南部)和伊勢國(即現在三重縣的中央大部份);水戶家的家祖是德川家康第十一子「德川賴房」,在江戶時代治理「常陸國水戶藩」,覆蓋現在茨城縣的大部分。根據德川家康的遺命,如果其第二子將軍「德川秀忠」的「將軍德川家」男系子孫斷絕時,祇尾張家和紀州家有繼承將軍家的資格,亦祇能從這兩家中挑選男子繼承,水戶家則沒有此資格。

從地緣政治而言,首先,德川御三家的管治領域,自西向東佔據本州東岸瀕臨太平洋的和歌山縣、三重縣、愛知縣與茨城縣,拱衛着雄據中央位置之東京的將軍德川家,地理上連成一線,政治上同氣連枝,互相照應。其次,名古屋位處現今和昔日的兩個國都 — 東京與京都 — 之間,被稱為「中京」,其隸屬日本「三大都市圈」之一的「中京大都市圈」(中京圈) ,亦因為追隨其中樞都市名古屋而命名;其他兩個都市圈位處中京的東西兩面,包括:「關東大都市圈」(首都圈)和「京阪神大都市圈」(近畿圈)。其三,名古屋人口是日本第四最多的城市,僅次於東京都區、橫濱市及大阪市,現屬政令指定都市及愛知縣縣廳所在地,既是日本中部地方的政治、經濟及工商業中心,也是該地區的交通和文化樞紐。從上所述三點,可見名古屋的重要地位。

順帶一提,名古屋市與中國的政治人物也曾拉上關係。話說1943年底,中華民國極具爭議親日人物「汪精衛」的健康惡化;1944年3月,他遠赴日本名古屋帝國大學(今名古屋大學)醫院治療,直至同年11月10日,於該醫院病逝。11月12日,其遺體由專機運回中國,日本當任首相「小磯國昭」、前任首相「近衛文麿」等也親往機場送行。汪精衛原先葬於南京郊外梅花山,蔣介石在抗戰勝利還都南京後,炸毀汪精衛的墳墓,並將其遺體火化。汪精衛生前酷愛梅花,曾把南京的市花定為梅花;據聞其妻陳璧君曾贈送名古屋帝國大學數株紅梅樹苗,種植在病房前,以誌紀念,現在還尚存兩株云。

第二天:名古屋→松本
從名古屋出發旅遊日本中部,可選東西兩線:

(1) 西線乘東海道本線經「歧阜市」(Gifu City) 轉乘高山本線往「下呂」(Gero),住宿日本三大溫泉之一的「下呂溫泉」(Gero Hot Srpings),繼續行程往「奧飛騨」(Oku-Hida)、「高山」(Takayama) ;

(2) 東線乘中央本線往「中山道」(Nakasendō)、「松本」(Matsumoto)、「長野」(Nagano) ,繼續行程乘長野新幹線經「高崎」轉國鐵吾妻線及巴士往「草津溫泉」(Kusatsu Onsen) ,住宿亦是日本三大溫泉之一並長期雄據全日本第一的草津溫泉 ,再乘巴士或溫泉酒店專車往「輕井澤」(Karuizawa)。

由於雅帆此行後段加插東京遊,故此選擇後者,取道輕井澤乘新幹線至東京,逗留三天再乘新幹線返回名古屋,而行程第二天主要遊覽中山道「妻籠宿」(Tsumago-juku)。

話說1600年,「德川家康」於「關ヶ原合戰」平定群雄,一統天下,日本進入江戶幕府時代。他為鞏固德川家的政權,從1603年開始,以江戶「日本橋」為建設全國道路網計劃的基點,修築五條從江戶通往各地的街道,陸續於1624年及之後相繼完成,架構全國水陸交通網,合稱「江戶の五街道」,包括:

(一)「東海道」(Tōkaidō) –沿著關東、中部地區海岸線開闢,經過現在的三重縣至茨城縣之間的太平洋沿岸地方,連接江戶(今東京)與京都,於1624年完成;

(二)「日光街道」(Nikkō Kaidō) –從江戶日本橋至日光坊中(今栃木縣日光市) ,於1636年完成;

(三)「奧州街道」(Ōshū Kaidō) –從江戶日本橋至陸奥白川(今福島縣白河市) ,於1646年完成;

(四)「中山道」(Nakasendō) –穿越本州的「中部山岳」,貫穿內陸,是另一條連接江戶與京都的道路,於1694年完成;

(五)「甲州街道」(Kōshū Kaidō) –從江戶日本橋至信濃國的下諏訪宿(今長野縣諏訪郡下諏訪町) ,與中山道連通,於1772年完成;

其中東海道及中山道,更為本州的兩大動脈。

「中山道」取名穿越本州「中部山岳」的意思,貫穿西面的「飛驒山脈」(北亞爾卑斯) 與東面的「木曾山脈」(中央阿爾卑斯) ,這兩組山脈與東南面的「赤石山脈」(南亞爾卑斯),共同組成「日本阿爾卑斯山」。因經過位於深山的木曾路,又被稱為「木曾街道」(Kisokaidō),也稱作「中仙道」、「仲仙道」或「木曾路」,這條歷史之路,現成為國家指定史蹟。其起點始於東京的「日本橋」,終點為京都的「三條大橋」(前山城国內,今京都府京都市東山區),沿路山巒起伏,全長534公里,自東向西通過現今的東京都、埼玉縣、群馬縣、長野縣、岐阜縣和滋賀縣,其中從草津至三條大橋的路段與東海道共用。

中山道沿途集合眾多客棧、宿驛,供當時的商旅 — 包括諸侯、貴族、武士、平民與腳夫 — 歇息渡宿,共有69個「驛站」,每一個驛站就是一個「宿場」,稱為「中山道六十九次」,包括:「武藏國」(涵蓋今東京都及埼玉縣)內第1至第10宿場;「上野國」(群馬縣) 內第11至第17宿場;「信濃國」(長野縣) 內第18至第43宿場,其中「妻籠宿」(第42宿場)與「馬籠宿」(Magome-juku;第43宿場,已進入岐阜縣)最為著名 ;「美濃国」(岐阜縣) 內第44至第59宿場;「近江国」(滋賀縣) 內第60至第69宿場,其中草津宿(第68宿場)與東海道連結 ,而大津宿(第69宿場)已進入東海道內 。

經歷數百年的歲月變遷,時至今日,全段中山道許多往昔繁華喧鬧的宿場經已荒廢,卻以「馬籠宿」連接「妻籠宿」一段跨越「岐阜」與「長野」兩縣山路修築而成的舊中山道「信濃路自然漫步道」,仍能完整保留江戶古樸傳統街道的面貌,深刻透視幕府商旅宿場風情的縮影。現代旅人慕名造訪此路段,可以寧靜的心情、悠閒的節奏、緩慢的步伐,徜徉其中,仿如穿梭時光隧道,返回幕府時代,尋訪古舊江戶的歷史景點,欣賞保存街屋的傳統韻味,沈醉跋涉商旅的宿驛風情。

這段自然漫步道,若選擇從「馬籠宿」(海拔600米) 一端開始,屬「先艱難上山、後容易下山」的行山經驗,經第一段2.2公里步行約40分鐘至「馬籠峠」(Magome Mountain Pass;最高點海拔801米),又經第二段1.7公里步行約40分鐘至「男滝、女滝」(Kudari-tani;海拔600米) ,再經第三段3.6公里步行約50分鐘至「妻籠宿」(海拔430米) ,全程共長7.5 公里,步行需時約130分鐘,若乘坐巴士則需時約25分鐘。另外,還有連接自然漫步道的南北兩端,南端是「馬籠宿」的一段街道長約600米,而北端是「妻籠宿」的一段街道長約1000米。

從「名古屋駅」乘坐JR特急中央本線火車至「中津川駅」(Nakatsugawa Railway Station)下車,行車時間約50分鐘;於駅前再轉乘「北惠那交通馬籠線」(Kitaena Bus Magome Line) 巴士,行車時間約25分鐘,便可抵達馬籠。

馬籠宿是沿著山坡全長約600米的一段石板坡道,沿路建有格子門窗的樸素民居,也有旅館、資料館、紀念館、食肆、土產店等,還有「馬籠脇本陣」的特色建築,代表着日本風俗文化的觀光景點,散發着古色古香的街道。從十九世紀初期開始,這裏因為是日本自然主義代表作家「島崎藤村」(Shimazaki Tōson;本名島崎春樹;1872年至1943年) 的故鄉而聞名,現於馬籠宿仍設置「藤村紀念館」。他在馬籠出生及成長,而馬籠也順理成章成為他所創作故事的背景。1929年,他以馬籠宿為題材,開始撰寫其著名歷史小說《夜明け前》(中文:《拂曉前》),當中不少關於馬籠童年生活的描述,其後更被拍攝成電影。

旅遊馬籠宿完畢,走過信濃路自然漫步道,再瀏覽妻籠宿,最後乘「北惠那交通馬籠線或保神線」巴士至「南木曾駅」(Nagiso Railway Station),行車時間約9分鐘;再轉乘JR特急中央本線火車往「松本駅」(Matsumoto Railway Station),行車時間約65分鐘。由於時間緊迫,必須在日落前趕到位處松本的「淺間溫泉」(Asama Onsen),兼且體力所限,雅帆選擇祇遊覽妻籠宿一段。於是乘坐JR特急中央本線10:00開出列車從「名古屋駅」直達「南木曾駅」,行車時間約60分鐘,再於車站前乘坐的士從南木曾駅到妻籠,行車時間約5分鐘。

妻籠宿依山建築(見附圖一),街道蜿蜒起伏,原樣保留江戶時代的建築模式,包括:「梁上短柱」(在大梁上再架短柱) ;「豎繁格子」 (縱方向的格子比横方向的多) 形式的障子和拉門。還有許多當代旅館、食店、茶屋、郵便局、資料館、復原驛站、佈告牌等,平實樸素,古意央然,於1976年獲選為日本國家重要傳統建造物群保存地區。

同樣地,妻籠宿亦有「妻籠宿御本陣」(Tsumago-juku Honjin;見附圖二) 、「脇本陣奧谷」(Okuya, the Waki-honjin;見附圖三至五),是江戶時代最具代表的特色建築。話說當時被稱為「大名」(daimyo) 的將軍,獲提供駐蹕的房舍,稱為「本陣」(honjin),較一般民宅寬闊及更具氣派,間隔和擺設都非常講究。位階較低的官員或隨從人員則入住「脇本陣」(waki-honjin),一般平民不能住進本陣,而本陣和脇本陣在有需要時提供皇室或位階較高的文武官員住宿休息。

「脇本陣奧谷」屋主「林氏」(Hayashi) 的祖先「Rokuro-Zaemon Hayashi」,是「天正時期」(Tensho period;1573–1592) 木曾族武士的領袖,擁有妻籠城堡。1880年6月28日早上,明治天皇路經木曾路,曾在妻籠宿脇本陣短暫停留,並接受款待,當時屋內為天皇準備的桌子還保留在原來位置,屋主在桌面底下記錄明治天皇出巡途經妻籠宿的經過(見附圖六)。於1967年當地發起保存妻籠宿運動後,屋主將「林家住宅」(脇本陣奧谷)捐出,成為「國指定重要文化財」,由南木曾町管理,供遊客參觀,收費每人600日圓,並安排導遊現場介紹。

妻籠宿的食肆,提供簡單套餐膳食(見附圖七),包括馳名全國的信州蕎麥麵,有冷吃和熱食兩種選擇,非常彈牙爽口;又有木曾特產「五平餅」,用糯米壓平燒烤,味道樸實,卻可果腹。

遊覽妻籠宿完畢,雅帆乘坐JR中央本線列車從「南木曾駅」至「松本駅」,需時約1小時52分鐘(特急列車需時約65分鐘),轉乘的士再需時約15分鐘到達「淺間溫泉」。淺間溫泉位於松本東部市郊,約有一千三百年歷史,自古以來就是松本城市民的浸泡溫泉熱點,擁有幾十間溫泉旅館。時至今日,除了私人消閒的浸泡享受外,亦是公司團體的退修節目。

溫泉區內街道縱橫交錯,安逸恬靜;溫泉旅館服務員純樸周到,謙恭有禮,令旅客感到賓至如歸。在晚飯之前,浸泡一湯之後,倚傍房間露臺窗前,可以俯瞰旅館周圍的夕陽斜照、尋常巷陌、平靜街景;又可遠眺飛驒山脈的黃昏晚霞、連綿山岳、雪嶺風情(見附圖八)。堪值一提的是,信州蕎麥麵與馬肉刺身都是當地美食,不容錯過。

淺間溫泉和中國歷史也沾上一點關係,曾經是中國民初知名女間諜「川島芳子」的成長地。話說川島芳子是清朝末年第十代「和碩肅親王善耆」(鐵帽子王) 的第14個女兒,原名「愛新覺羅.顯玗」,漢名金璧輝,字東珍,號誠之,滿洲鑲白旗人。善耆眼看政權旁落,便將她送給日本好友「川島浪速」做養女,加以培育,意圖復興大清帝國。1912年,愛新覺羅.顯玗年僅七歲,跟隨養父前往日本,接受嚴格的軍國主義教育,從此易名川島芳子。在日本生活期間,就是住在淺間溫泉,每天騎馬到松本女子高校上課。她體內流着皇室血統,外型標緻英氣,加上放浪不羈、刁蠻潑辣的性格,時常策馬於松本市區狂奔,年紀輕輕就成為眾人的矚目焦點。 川島芳子當年為光復清朝,成立「偽滿州國」,搗亂中國政壇,造成烏煙瘴氣,最後被國民政府槍決並晾屍示眾。

第三天:松本→長野
早上起牀再浸泡一湯,吃過日式早點後,離開旅館,從淺間溫泉乘坐的士往松本駅,再步行15分鐘到達「松本城」。

松本城位處日本長野縣松本市,座落於沼澤地一帶名為「深瀨」或「深志」,因而原稱「深志城」;又由於外觀釉黑,故此別名「烏城」。松本城已有超過四百年歷史,城內「天守」是最古老的天守,亦為日本十二座「現存天守」之一。所謂現存天守,即自江户時代保留下來的天守,四座屬「國寶」級別,八座為「重要文化財」級別,而松本城與姬路城、犬山城及彥根城同被日本政府指定為最高國寶級城堡。除了姬路城已被「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World Cultural Heritage) 外,松本城亦正在申請登錄為另一世界文化遺產。

話說1504年(永正元年),日本正值戰國時代,信濃國中部統治者「小笠原氏」旗下的「島立貞永」在松本城現址構築「深志城」。其後被甲斐國的「武田信玄」攻陷,小笠原一族沒落,深志城被納入武田氏的領地。1582年(天正十年) ,武田氏滅亡,「小笠原貞慶」投入德川家康麾下。本能寺之變後,甲信兩地變成無主統治,德川家康趁機佔據甲斐、信濃兩國,重新佔領深志城,派遣小笠原貞慶為城主,並進行大整修,興建本丸、二之丸和三之丸等城郭,改名為松本城。

1590年(天正十八年),「豐臣秀吉」為削減德川家康的勢力,將德川家移封到關東,小笠原氏也跟隨著移封到下總古河,松本一地則改封給由德川家出奔到豐臣家的「石川數正」。石川數正、康長父子以松本城為松本藩的居城,興建天守(最初的乾小天守)、城郭和城下町,確立松本城的規模。從公元1590年至1869年,松本藩主曾歷六家二十三代,共計二百七十八年,依次包括:「石川氏」二代歷23年(1590–1613) ;「小笠原氏」二代歷4年(1613–1617);「先戶田松平氏」二代歷16年(1617–1633);「越前松平氏」一代歷5年(1633–1638);「堀田氏」一代歷4年(1638–1642);「水野氏」六代歷83年(1642–1725);和「後戶田松平氏」九代歷143年(1726–1869)。當中戶田松平氏曾先後二度入主,而全部藩主皆以松本城為居城。

1871年(明治四年) ,日本政府宣布「廢藩置縣」,城郭收歸國有,多數天守被拍賣以充實國庫,而許多購得天守者將其拆除後回收建材轉售。1872年,松本城被拍賣,「市川量造」以二百三十五元四十錢購得,但他以「失去天守的松本,也就失去了骨氣」為理由,將天守保留,並未加以解體分售。

由於城址所在處屬沼澤地,故此松本城的地基十分軟弱,最初興建天守時,採用基礎工法,在天守台中埋入十六根支持柱。經過不到一百年後(小笠原秀政完成天守後從1615年至1686年),支柱逐漸朽壞,無法負荷天守的重量,於是開始傾斜。

1900年代初期,松本城天守因為年久失修,開始嚴重傾斜,隨時有崩塌危險。1903年(明治三十六年)起至1913年(大正二年)進行「明治的大修理」。1930年(昭和五年) ,被指定為日本國家史蹟。1936年(昭和十一年),松本城天守、乾小天守、渡櫓、辰巳附櫓和月見櫓等五棟建築,也就是連立的天守建築群,被依照當時的《國寶保存法》指定為國寶。1952年(昭和二十七年) ,這五棟建築物依照新頒佈的《文化財保護法》被指定為國寶。1950年(昭和二十五年)至1955年(昭和三十年) ,進行解體修復工程,被稱為「昭和的大修理」。

松本城為典型的平城(在平地上興建的城堡),「本丸、二之丸、三之丸」城郭大致上呈方形。「天守」設置在本丸西南部,並以缺少北部的凹型二之丸加以包圍,外面再以四方形的三之丸整個圍住,是為梯郭式搭配輪郭式的設計,每一重城郭外都設有「水堀」 (Moat;護城河)。

松本城擁有獨特的「連結複合式天守群」,木造「大天守」為五層六階(外觀五層,內部六層) 結構,高29.4米,相當於10層樓的高度,底下有厚重石牆雄踞,各階外牆上半部是塗抹石灰的白壁,搭配下半部厚實黑色的樓身,遠看就像一個穿著鎧甲、威風凜凜的古老武士,氣勢雄偉(見附圖九)。以大天守為中心,北面由「渡櫓」(高12米)連通到「乾小天守」(高16.8米),合稱「連結式天守」,當年由城主石川康長建造,因為建築於戰爭頻繁時期,四處都有「易守難攻」的禦敵策略設計,例如:牆壁有很多用來拋擲石塊、向下倒滾油或沸水的「石落」;用來發射箭、砲的小窗戶「狹間」;厚達近30厘米的城牆;阻擋敵人長驅直入的彎曲道路橋樑;陡峭65度幾近垂直的樓梯;間隔距離超大的台階等。正是因為這種禦敵設計,現今旅客遊覽時攀爬上落,亦陪感困難。

大天守東面則與「辰巳附櫓」(高14.7米) 和「月見櫓」(高11.1米) 兩棟建築物連結一起,合稱「複合式天守」,這兩棟當年由城主松平直政建造,因建於和平時代,沒有戰備設施,防禦性弱。闊大的窗戶顯露一派消閒安逸、尋歡作樂的和平盛世,月見櫓就是賞月飲宴的地方,設有朱漆欄杆走廊。在現存及可考證的日本古城之中,松本城是唯一將月見櫓建在天守建築群當中。

另外,於1595年,石川康長建造座落松本城東面最外圍的「太鼓門」(Taikomon masugata gate;見附圖十)。矮闊的正方形外門,有利城堡的防禦,攻城敵人無法騎著高大戰馬直衝進入;門頂有三角形、長方形的小孔,方便伸出武器攻擊門外敵人。前方的「高麗門」(Korai-style Gate) 和後方的「櫓門」(Watchtower Gate) 構成強力的防衛設施,當進入「高麗門」後,厚重的「櫓門」和一旁的城牆構成L型構造,稱之為「桝形」(masugata;中文:枡形),可從兩端的兩個方向襲擊攻城敵軍。「櫓門」上方的「櫓」皆設有弓箭口和槍眼,亦方便攻擊敵軍。「太鼓樓」建於門臺北側石牆上,內置太鼓與鐘,以傳遞各種聲音訊號。櫓門旁邊還放置有「玄蕃石」(genba stone),高3.2米,重約22.5噸,讓廣場門看來更威風凜凜。1871年,太鼓門在明治維新時被拆除,二次世界大戰後重修,並被列為國寶。

雅帆首先從南面「國寶松本城天守石碑」旁邊「松本城公園」開始,沿著「內堀」(Inner Moat) 及「外堀」(Outer Moat)外圍順時針方向環繞松本城一周,從不同角度遠眺城堡雄偉的外型;然後於東面橫跨外堀,穿越太鼓門,於南面橫跨內堀 ,購買門票後穿越「黑門」(Kuromon Gate) ,進入松本城範圍,再登上城堡五棟建築物參觀。

遊覽松本城完畢,乘坐JR特急13號15:04開出列車從「松本駅」到「長野駅」,需時約50分鐘。下午遊覽長野市區,閒逛商店、超級市場、百貨公司,探索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晚餐選擇在小型麵店品嚐一碗熱騰騰的辛辣味噌叉燒拉麵,經已非常滿足。

第四天:長野→草津
早上遊覽長野市善光寺,從長野駅前乘坐巴士往善光寺,行車需時約6分鐘,車費100日圓。連接善光寺「大門」與「山門」的「表參道」是一段石板道路,全長397米,由當年江戶商人「大竹屋平兵衛」捐出7777塊長方型石板鋪砌而成,穿過山門就是「本堂」(見附圖十一) 及其前庭。從大門至本堂的一段就是旅遊善光寺的重點路線,旅客可以選擇在接近「大門」或「本堂」兩端的巴士站下車,前者遊覽路線是走較費氣力的上坡路;後者遊覽路線循相反方向是走較省氣力的下坡路。雅帆選擇後者,首先聚焦參拜本堂大殿和瀏覽前庭,接著經過「山門」往外走,參觀「大勸進」,漫步觀賞「表參道」兩旁各式土產店,穿越「仁王門」,繼而參觀「大本願」,最後經大門離開。

善光寺既是日本國寶建築的佛教寺院,亦是長野市聲名遠播的觀光景點,於皇極天皇3年(西元644年)創建 ,至今已有超過一千三百七十年歷史。它供奉阿彌陀如來、觀音菩薩及大勢至菩薩,稱為「善光寺阿彌陀三尊」,是日本指定的重要文化財。在欽明天皇時代,這三尊為百濟國聖王所呈獻,經過多次迂迴轉折,由推古天皇命令「本田善光」將其供奉於現今長野縣飯田市的坐光寺中,公元629年,日本天皇請三尊又遷移到現在的善光寺。根據傳聞,善光寺的命名,也是源自本田善光的名字。本尊遷移之後,原本在飯田市供奉的寺廟也改名為「元善光寺」,至今依舊存在。

這三尊是「絕對密佛」,意指完全不對外公開的佛像,祇是每七年(因公開當年也算一年所以實際是六年) 一次的「御開帳」(gokaicyō) 期間,才將密佛本尊的「御前立」(omaedachi;也稱分身,即模擬複製品) 遷至正殿,供信眾膜拜,當下御開帳日期為平成27年(2015年)4月5日至5月31日。這些御前立佛像是由鎌倉時代一直流傳至今,被日本政府指定為重要文化財;另一方面,放置本尊的櫥櫃也與「本堂」一同被指定為日本國寶。

每次御開帳時,由松代町奉獻巨大的「回向柱」,立於正殿前。回向柱上繫著一條金線,連接前立御本尊(主佛)的右手,佛的慈悲就會透過這條善繩,回向傳給觸摸回向柱的善男信女。後面的香爐也是信眾參拜重點,參拜方式就是把頭臉湊向排煙口熏一下,或把煙搧向頭臉。之後,再排隊去摸「撫佛」,撫佛設在內陣(主殿)參拜的入口處,據稱信眾身上那裡有毛病,祇要摸了撫佛的相對部位,疾病就會痊癒。

在主佛下面建有漆黑的回廊,參觀者可以在此環繞一圈,體驗僧侶受戒時的戒壇巡迴。據說在戒壇巡迴時,如接觸到懸掛在主佛正下方的鎖,便能夠到達極樂世界。在這裏還可參觀保護孩子的「濡佛」等許多神像。

本堂連同正殿於寶永四年(1707 年)重建,其規模屬日本第三的木結構建築物,正殿佛堂前面配置有長形大禮堂,高約30米,闊約24米,深有53米,由於整棟建築物的造型獨特,類似敲鐘的木頭,故稱為「撞木造」結構,是東日本值得驕傲、最大規模的江戶中期佛教建築傑作。昭和28年(1953年)3月31日,本堂被指定爲國寶,每年有超過600萬客人來訪。1998年2月,在長野舉辦的冬季奧運會開幕儀式上,善光寺的鐘聲,因帶著對世界和平的祈禱,響徹全球,聞名遐邇。

山門建於寬延三年(1750年) ,高約20 米(見附圖十二),母屋建築以檜木皮鋪造而成,壯大宏偉,被指定爲國家級重要文化財。正面懸掛直書「善光寺」三字的匾額,文字類似鳩的模樣,因此被稱為「鳩字匾額」。仁王門於寶曆2年(1752年)建立,於大正七年(1918年) 重建(見附圖十三),屋頂呈雙重結構,用絲柏樹皮葺頂。設置仁王像,背面則有三寶荒神和三面大黑天像,栩栩如生,三者都是高村光雲與米原雲海相攜手合作而成的傑作。正面懸掛橫書「定額山」(善光寺所屬山區)的匾額,出自東伏見宮貞愛親王的揮毫。山門與仁王門之間的一段「表參道」(見附圖十四),兩旁皆是土產店和數間古式旅館,人群熙來攘往,懷舊一番。當中「八幡屋礒五郎」更是善光寺名物辣椒粉專賣店,創業至今已歷八代超過280年,其出產的「七味唐辛子」,嗜辣的饗客不容錯過。

目前寺內住持是由「天台宗」與「淨土宗」各自掌管,一同營運善光寺的大小事宜。「善光寺大勸進」屬天台宗的據點,也是其住持僧人的住所;「善光寺大本願」則屬淨土宗的據點,亦是其住持僧人的住所。

遊覽善光寺完畢,接著前往下槢多年來雄據全日本溫泉區排名榜首位的草津溫泉。首先乘巴士從善光寺大門返回長野駅,繼而乘坐JR新幹線524號12:18開出列車從「長野駅」至「高崎駅」(Takasaki Station),需時約50分鐘;轉乘JR特急草津3號13:34開出列車從「高崎駅」至「長野原草津口駅」(Naganohara-Kusatsuguchi Station),需時約70分鐘;再轉乘JR巴士14:53開出班次從「長野原草津口巴士站」至「草津溫泉公車轉運站」(Kusatsu Hot Springs Bus Terminal),需時約25分鐘;遊覽溫泉街中心區附近景點,再等候酒店專車接送至預約溫泉酒店。

這段行程涵蓋四種交通工具,包括:JR營運的新幹線、國鐵、巴士;和溫泉酒店安排的旅遊小巴。沿途所經各擁山區特色風光,亦各具自然精彩面貌。其中國鐵吾妻線與自動車道「日本ロマソチツク街道」,一同平排穿越夾在左右兩座山脈中間的窄長峽谷,於群馬縣吾妻郡自東向西蜿蜒前進;鐵路上的列車與車道上的汽車,則並駕齊驅,爭先盡早將乘客送抵目的地。

雅帆安坐國鐵車廂,一面欣賞列車沿路向前飛馳,窗外兩旁山邊景物倒後急退;一面回憶「日本放送協會」(NHK) 電視大河劇《德川家康》展示古代戰時行軍,在中山道大雨滂沱下攀山涉水、步履蹣跚的艱苦情境。時移世易,滄海桑田,往昔的軍事通衢,變成今日的旅遊樞紐。雅帆不禁讚歎當局建造此段鐵路與車道工程的艱巨、苦心和決斷,令後世旅人可以享受現代交通的便捷、安全和舒適,既可發展郊野山區的旅遊事業,亦能方便消閒大眾的尋幽探勝。

位處群馬縣的草津溫泉,與兵庫縣的「有馬溫泉」(Arima Onsen) 及岐阜縣的「下呂溫泉」(Gero Onsen),合稱「三大名泉」。草津溫泉甚具歷史價值,根據傳說,這是發現傳奇人物日本武尊「小碓尊」和奈良僧「行基」的地點;「源賴朝」(日本鎌倉幕府首任征夷大將軍)、「松尾芭蕉」(日本著名俳句家)與「十返舍一九」(日本江戶時代作家、浮世繪師)等歷史名人也曾造訪此地;德川第八代將軍「德川吉宗」亦曾將此地溫泉水運往江戶使用。草津溫泉泉量豐富,酸鹼度 (pH) 值達2. 1,強酸性優質泉水具有顯著殺菌及持續療養效果。草津擁有18個共同浴場,可供當地居民每天使用,其中「白旗之湯」、「千代之湯」、「地藏之湯」3處開放給觀光客使用。

草津溫泉的象徵名為「湯畑」,位處草津溫泉公車轉運站附近的溫泉街中心地帶,是主要溫泉源頭之一,泉源以木頭為區隔,每分鐘大約有4000公升溫泉噴湧而出,夾雜着裊裊上昇的溫泉熱氣和刺鼻的硫磺氣味。附近有瓦步道和以白根山為形象的「白根山長椅」,旅客泡湯後可在此悠然散步,盡情體會溫泉勝地的怡人氣息。

另一景點為「熱之湯」(湯揉) ,亦是位處溫泉街中心地帶。在此「湯揉表演」觀光設施,可欣賞數名女表演者分兩旁站立,各人手持長型木板(寬幅30厘米;長度180厘米) ,來回攪拌泉水,並伴著《草津節》音樂的旋律載歌載舞,非常精彩。她們將51–94度高溫太燙無法直接下水入浴的泉水,經攪拌降至47–48度的溫水後,便可作入浴3分鐘的「時間湯」,為草津地區獨特之「入浴法」。歡迎旅客參加現場「湯揉體驗」,費用每位200日元,完成後可獲獎狀和紀念品。

早前淺間溫泉隱居松本市郊,距離鬧市不過15分鐘車程,縱橫交錯的街道,尚留半點世務纏擾的煩亂心情;當下草津溫泉卻潛藏在群馬山麓,距離市區車程以小時計,蒼松翠綠的山野,擁抱一絲超塵脫俗的飄逸感覺。兩者的環境與氣氛,迥異奇趣。雅帆特意在後者選擇遠離中心地帶、位處山腰的溫泉酒店,入住設置私人風呂的房間(見附圖十五),可以更彈性地享受自由、寧靜的泡湯樂趣。

雅帆在入住溫泉酒店後,依照習慣於黃昏首先浸泡一湯,繼而披上日式浴衣,安坐露臺滕椅上,閉目養神,呼吸山間的清新氣息,才到餐廳晚膳,飽嚐以當地時令食材烹調的美食。

第五天:草津→輕井澤→東京
清晨起牀,再次浸泡一湯,洗盡鉛華塵垢,卸下精神負擔;享受混身舒泰,感覺腦筋輕鬆。然後倚靠着露臺欄杆,眺望天涯盡處的重巒疊嶂,山嵐飄拂(見附圖十六);俯瞰山腳底下的人煙罕見,萬籟俱寂。仿如神仙幻境的一幅美麗圖畫,妙絕毫顛,映入眼簾;此刻燙服心靈的一番優閒生活,令人不知人間何世。

吃完日式早餐,到酒店周圍散步一圈,美景當前,如夢似真,既能輕舒筋骨,又可洗滌塵心。返回酒店,重投俗世,在大堂休息室享受一杯香濃咖啡,精神為之一振。中午之前辦妥退房手續,乘坐酒店安排的專車離開,直奔輕井澤。

沿途所見,路旁山坡上滿植樹木,初夏新綠成蔭,為整個旅遊渡假區,籠罩一層清新脫俗的氣象,增添一抹生氣勃勃的顏色。雅帆回憶數年前尋覓舊日新界風貌,從元朗乘坐巴士到上水,途中經過新田,卻已面目全非,往昔的田野魚塘,換作今天的貨櫃車場,不禁想起1980年無線電視一套電視劇《風雲》的主題曲,曲名亦是《風雲》,由顧嘉輝作曲,黃霑填詞,仙杜拉主唱;其歌詞云:

「青山原是我身邊伴,伴着白雲在我前;
碧海是我的心中樂,與我風裡渡童年。
當初你面對山海約誓,此生相愛永不變;
想不到海山竟多變幻,再也不見舊時面。
是誰令青山也變,變了俗氣的咀臉;
又是誰令碧海也變,變作濁流滔天。
風中仍共你痴痴愛在,未讓暴雲壞諾言;
即是那海枯青山陷,與你的約誓,也不變遷。
是誰令青山也變,變了俗氣的咀臉;
又是誰令碧海也變,變作濁流滔天。
風中仍共你痴痴愛在,未讓暴雲壞諾言;
即是那海枯青山陷,與你的約誓,也不變遷。」

香港新界與日本輕井澤的現狀,成為強烈對比,亦正反映兩地居民對保護環境背道而馳的態度。香港的青山碧海,隨著社會變遷而永遠失去;香港人對自然環境的愛護,尚餘幾許?

從歌聲中回歸現實,輕井澤位處長野縣東南部,四周爲淺間山、鼻曲山、碓冰嶺等山峰所包圍,座落於平緩的淺間山山坡地,山嵐繚繞。這裏是海拔約 1000 米的高原地帶,夏季氣候清涼,唐松(落葉松)和白樺樹生長茂盛,自然環境宜人,所以從 19 世紀末開始,就成爲日本最具有代表性的避暑勝地,一直發展至今。

早在百多年前明治時代,輕井澤已被當時的外籍基督教傳教士及本土富貴人家們視為避暑勝地,並陸續興建不少洋式教堂及建築物,造就今日獨特的浪漫環境。輕井澤教堂滿佈,在星野區 Bleston Court 酒店旁的「石之教會內村鑑三紀念堂」最為著名,由多組互不相連的拱門式石柱及間以玻璃天頂建成,從內到外均別具一格,威風凜凜。座落於中輕井澤星野酒店附近的「輕井澤高原教會」,及舊輕井澤區象徵的「聖保羅天主教會」,均是三角形大屋頂的木造建築,外型別緻,後者時常出現浪漫溫馨的結婚場面!

「舊三笠酒店」是區內最矚目的建築物,被列為國家重要文化財。這是一幢兩層高的全木結構建築物,明治37年(1904年) 由岡田時太郎設計,翌年(1905年)落成,第三年(1906年) 開業,昭和45年(1970年)結業。這座西式飯店建築物,從資金、設計至建築都由日本人負責,人手製作的門窗造工固然精美,室內的舶來傢具也令人大開眼界,加上區內三笠通等大道兩旁也盡是洋式小木屋及洋風食肆,在此閒逛,確實寫意。

當地的自然勝景,亦令人目眩神馳。「鬼押出園」是區內的旅遊熱點,與意大利龐貝及鹿兒島櫻島並列世界三大熔巖景區。園內如鬼域般的奇巖地貌,由附近的淺間山爆發流出的熔巖形成,整個鬼押出園東、西長三公里,南、北寬達十二公里,目前園內闢有一條長約二點七公里的行人步道,讓旅客繞園漫步,細看這項自然界的鬼斧神工。另一方面,在山頭有:供奉火山爆發的死難者;可讓遊人嘗試敲鐘的觀音堂;及可自繪陶瓷畫像的賣店,均屬不容錯過。

另外,「白絲瀑布」高三米,寬七十米,由淺間山爆發湧出的地下水所形成,流水淙淙,因狀似一縷縷白絲而得名。瀑布範圍內林蔭夾道,雖然天氣炎熱,仍頗具涼意,可深深體會輕井澤被譽為避暑勝地,絕非徒具虛名。在周圍長約十公里的信濃路自然步道漫遊,更可細味這份輕井澤獨有的清涼感覺。

再者,由輕井澤車站徒步約十分鐘,便可抵達「舊輕井澤銀座」(見附圖十七) 購物大街,這條長約一公里的寬敞購物街,可說盡顯輕井澤和洋雜處的特色。兩旁擁有百多家售賣木製工藝品、蜂蜜、洋酒、果醬及香腸等地道特產賣店,也有發售地道特色郵票的郵政局。此外,在大街中段,還有兩層洋式購物商場,由潮流服飾、品味生活雜貨至寵物用品店兼備。旅客遊逛疲倦,還可在露天咖啡茶座小歇,細看來往穿梭的遊人百態!

輕井澤車站周圍有幾家出租自行車的店鋪,供遊人租用自行車去風景區郊遊兜風;附近也有野營地、網球場、滑冰場、高爾夫球場等完備體育設施,提供戶外活動;另外還有「鹽壺」與「星野」等溫泉,讓旅客享受室內設施。故此,輕井澤一年四季都適宜消閒娛樂,休養生息。

時間所限,雅帆祇能匆匆遊覽舊輕井澤銀座,便乘坐JR新幹線530號15:02開出列車從「輕井澤駅」至「東京駅」,需時約1小時10分鐘。在東京逗留三天(第五至第七天) ,當中行程涵蓋:「隅田川」(Sumida River);「芭蕉紀念館」(Matsuo Bashō Memorial Hall);「清澄庭園」(Kiyosumi Gardens);「築地市場」(Tsukiji Market);「東京晴空塔」(Tokyo Sky Tree);「淺草寺」(Sensō-ji);「東京國家競技場」(Tokyo National Stadium);「明治神宮外苑」(Meijijingu Gaien);「銀杏並木道」(Ichou Namiki) …等,卻並非本文重點,在此不贅。第八天早上乘坐JR新幹線返回名古屋。

這次中部日本鐵道之旅,走遍商業名城、避暑勝地;涵蓋城堡、溫泉、古道、驛宿、賣店、寺院;既可享受消閒渡假的樂趣,又能滿足深度認識日本歷史文化的目標。一張七天日本全國火車證,經悉心安排,遊走逾百公里,確實物超所值,滿載而歸。

附圖一:妻籠宿街景
Ctrl-Japan01

附圖二:妻籠宿御本陣
Ctrl-Japan02

附圖三:妻籠脇本陣奧谷
Ctrl-Japan03

附圖四:脇本陣奧谷示範江戶時代的燒水方式
Ctrl-Japan04

附圖五:脇本陣奧谷臥室
Ctrl-Japan05

附圖六:脇本陣奧谷桌面底板,由屋主記錄明治天皇出巡途經妻籠宿的經過
Ctrl-Japan06

附圖七:妻籠宿套餐膳食,包括信州「蕎麥麵」和木曾特產「五平餅」
Ctrl-Japan07

附圖八:從淺間溫泉旅館遠眺飛驒山脈的雪嶺風情
Ctrl-Japan08

附圖九:松本城外貌,左面是「辰巳附櫓」和「月見櫓」合稱的「複合式天守」;中間以大天守為中心,右面是由「渡櫓」連通到「乾小天守」合稱的「連結式天守」
Ctrl-Japan09

附圖十:松本城東面最外圍的太鼓門
Ctrl-Japan10

附圖十一:善光寺本堂
Ctrl-Japan11

附圖十二:善光寺山門
Ctrl-Japan12

附圖十三:善光寺仁王門
Ctrl-Japan13

附圖十四:善光寺表參道
Ctrl-Japan14

附圖十五:草津溫泉酒店房間內的私人風呂
Ctrl-Japan15

附圖十六:從草津溫泉酒店房間露臺眺望遠處的連綿山脈
Ctrl-Japan16

附圖十七:舊輕井澤銀座購物大街
Ctrl-Japan17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四月 5th, 2015 7:17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