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接首篇及次篇分別敘述《正氣歌》第一和第二系列共八個中國歷史典故,本篇續說第三系列的其餘四個歷史故事。

(九)「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或是在東漢時,穿著黑帽布衣隱居遼東的「管寧」,他的節操比冰雪還要堅貞潔白。

管寧,字幼安,東漢北海朱虛人,是春秋時代齊國名相管仲的後人,身高八尺,美鬚眉。管寧十六歲時喪父,親戚們可憐他孤身家境貧寒,合力送贈喪葬物品,幫忙殮葬,但他推辭不受,堅持用自己的力量處理父親喪事。相對地,當親戚鄰居們因為窮困而家中缺米,管寧則必定分發自己的糧食去救濟。管寧的妻子早死,有人勸他再娶,但管寧說:「每省曾子、王駿之言,意常嘉之,豈自遭之而違本心哉?」認為自己對往聖先賢所講過的話,衷心佩服,時常嘉許,怎能在本身遭遇同樣情況時,卻持相反的做法?

管寧年少時,與「華歆」、「邴原」一起四處遊學,並與名士「陳紀」相敬交好。管寧與華歆共同在園中鋤菜,見地上有塊金子,管寧不為所動,照樣揮鋤,視金子與瓦石一樣;華歆卻撿起來,看看才擲到一旁。又兩人曾同席讀書,外頭有乘坐軒車、穿着華麗冕服的人經過,管寧毫不理會,繼續苦讀,但華歆卻放下書本出去觀看。管寧便把席子割開兩邊,分開來坐,說:「子非吾友也!」此即為「割席斷交」的典故。

管寧生性淡泊名利,看見金子,不會撿起來;有豪華馬車經過,也不會動心,仍然繼續專心讀書。相較之下,華歆則較喜歡榮華富貴,看見金子,會撿起來,雖然最後將它扔去,但還是心動;看見豪華馬車經過,會放下書本,好奇地跑去觀看,心生羨慕。所以日後兩人的發展也大不相同:管寧喜好做學問,雖然有當官的機會,但他都回絕,終其一生,過着隱居的生活;華歆則在仕途上有所成就,最後出任太尉。

東漢末年,經歷黃巾之禍與州牧割據,天下大亂,管寧打算向北避亂,以示不離北方故土之意,於是與邴原及王烈等人一起到遼東。他們抵達時受到遼東太守「公孫度」的歡迎,特意騰出驛館請他們居住,但管寧見過公孫度後,卻祇在山谷結草廬居住。

不少庶民追隨管寧避亂,於是他們所居住的地方,就成了市鎮。經歷三十多年,他在當地祇談經典、祭禮、整治威信、闡明揖讓等教化工作,讓人明禮義、知廉恥。他講授詩書,安貧樂道,從不過問世事,人們亦樂於接受他的教導。管寧一生,戴皂帽、穿布衣,這種處亂世而不同流合污的高尚節操,頗受人們愛戴。管寧的教化,不久風行整個遼東,百姓都受到管寧崇高道德的影響,移風易俗。管寧每次和公孫度見面,祇談有關道德方面的事,絕口不談其它。後來曹操迎漢獻帝,自任司空,曾辟命管寧,但遭繼任遼東太守「公孫康」(公孫度子) 攔下不作通知。縱使公孫康亦意圖任命他為官,協助自己脫離東漢獨立,都因為對管寧的敬重,不敢提出。

後來中原漸次安定,到遼東避亂的人們紛紛回鄉,惟獨管寧仍沒打算離開。黃初四年(223年),經司徒華歆推薦,魏文帝曹丕下詔召還,管寧見當時的遼東太守「公孫恭」(公孫康弟)懦弱,而其侄子「公孫淵」有雋才,預料將來公孫淵會奪權,於是才與家屬返回故鄉。公孫恭當時親自送行,又贈送許多禮物;但到岸後,管寧卻連同以前公孫度、公孫康和公孫恭的贈物,全部送還。

曹丕又下詔以管寧為太中大夫,管寧固辭不受。太和元年(227年),魏明帝即位,太尉華歆以患病為由請求退位,並讓位給管寧。明帝不接納其退位,但接受推薦,下詔要任命管寧為光祿勛,更下令青州刺史派屬官親自到管寧家迎接,並準備車輛、待從、廚子等接他上任。但管寧卻上書委婉陳情,說自己德、功、才都不行,不能擔負「棟樑之任」,又年老體弱,懇求還鄉。後來直至青龍年間,明帝仍多次徵召,管寧都沒有應命。

據說管寧從遼東回鄉時,中途曾遇暴風,海上風浪突然大作,船快翻沉!管寧此時正襟危坐,向天說道:「我管寧一生當中,曾經有過一次早晨沒戴帽,三次太晚起床,一次上茅房也忘了覆帽,我一生所犯的過失,必定就祇是這些!」與管寧同行的其它船隻都沉沒,祇有他的坐船安然無恙。當時正值夜晚,四周漆黑無光,船中人不知將船泊在何處暫時避風,此時忽然望見遠處有火光閃現,於是眾人朝火光駛去,平安抵達一個小島,可遍尋島上並無人煙,更沒燃火的痕迹。於是,所有的人都明白:天佑好人,天護高士!

自從管寧回到故土後,都在一木榻上正襟而坐,五十餘年都沒有箕踞失禮而坐,而坐時膝頭位置的木榻,都已因多年受壓磨損而穿洞,由此可見他對自己道德要求十分高。

正始二年(241年),太僕陶一、永寧衛尉孟觀、待中孫邕、中書侍郎王基等人向齊王曹芳推薦管寧,齊王下詔,以「安車蒲輪,束帛加璽」的禮節去請他。同年管寧病故,時年八十四歲。著有《氏性論》。
(見《三國志.卷十一. 魏書十一.袁張涼國田王邴管傳第十一.管寧傳》)

從日常生活的細節,即可看透人物的個性,在流傳幾則與管寧相關的平常軼事中,其比冰雪還要潔白的節操,充分表露無遺,可謂「見微知着」。

(十)「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或是在三國時代,「諸葛亮」寫下《出師表》,連鬼神都感泣其壯烈精神。

諸葛亮,字孔明,外號「卧龍」、「伏龍」,東漢末期徐州琅琊陽都(今山東省沂南縣)人。三國時期劉備三顧草蘆,邀請其出任軍師,結果成為蜀漢重臣,也是中國傳統「忠臣與智者」的代表人物。在世時被封為「武鄉侯」,死後謚為「忠武侯」,亦被後世人稱為「諸葛武侯」。據說他曾遇異人,傳授天書,習得道法,因此作戰謀略百出、智計萬千!

諸葛亮文韜武略,運籌帷幄,勛業彪炳。他神機妙算,行軍布陣與調兵遣將經常奇計百出、呼風喚雨、能人所不能!其中經典故事包括:博望鍋饋,流傳千古;火燒新野,舌戰群儒;計耍曹操,草船借箭;祭七星壇,請東南風;空城妙計,化險為夷;誠信帶兵,以寡敵眾;七擒七縱,以德服蠻;巧施妙計,布置八陣圖;開展智慧,造木牛流馬……等等,皆為後人所津津樂道。

諸葛亮多次以其機智與冷靜化解危機,輔助弱勢的劉備建立蜀漢,奠定三國鼎立的局面。然而天妒英才,最後無奈感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亦與凡夫俗子一樣,難逃疾病魔掌,病逝於秋風蕭瑟的五丈原上,享年祇五十四歲。諸葛亮三分天下的壯志雄心猶存,興復漢室的宏圖夙願未了,忠義一生,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公元223年二月,劉備病重,臨終前將庸碌的兒子劉禪託孤於諸葛亮,說:「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諸葛亮涕泣說:「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蜀後主建興五年(公元227年)三月,諸葛亮發兵沔陽,準備北伐曹魏,臨行前向劉禪上《出師表》,以表明心跡。

《出師表》內容涵蓋廣闊,文辭樸實無華,情詞懇切,獨具風采,句句從肺腑中流出,讀文章如見其人,傳誦千古。南宋文學家「謝枋得」對《出師表》非常佩服,在其編著的文選評集《文章軌範》中,引用同期文人「安子順」的評論說:「讀《出師表》不哭者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不孝,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出師表》收錄於《三國志》卷三十五,亦見《諸葛亮傳》、《文選》、《諸葛亮集》等,是三國時代有數的名作之一。

《出師表》悲壯激烈、動人心弦、盪氣迴腸、可歌可泣,全文載錄如下:

【引述開始】
臣亮言: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衛之臣,不懈於內;忠志之士,忘身於外者,蓋追先帝之殊遇,欲報之於陛下也。誠宜開張聖聽,以光先帝遺德,恢弘志士之氣;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也。

宮中府中,俱為一體,陟罰臧否,不宜異同。若有作姦犯科,及為忠善者,宜付有司,論其刑賞,以昭陛下平明之治;不宜偏私,使內外異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費掉、董允等,此皆良實,志慮忠純,是以先帝簡拔以遺陛下。愚以為宮中之事,事無大小,悉以咨之,然後施行,必能裨補闕漏,有所廣益。將軍向寵,性行淑均,曉暢軍事,試用於昔日,先帝稱之曰能,是以眾議舉寵為督。愚以為營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陣和睦,優劣得所。

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先帝在時,每與臣論此事,未嘗不嘆息痛恨於桓、靈也!侍中、尚書、長史、參軍,此悉貞良死節之臣,願陛下親之信之,則漢室之隆,可計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陽,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顧臣於草廬之中,諮臣以當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許先帝以驅馳。后值傾覆,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爾來二十有一年矣!先帝知臣謹慎,故臨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來,夙夜憂勤,恐託付不效,以傷先帝之明。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當獎率三軍,北定中原,庶竭駑鈍,攘除奸凶,興復漢室,還於舊都。此臣所以報先帝而忠陛下之職分也。至於斟酌損益,進盡忠言,則攸之、掉、允之任也。願陛下托臣以討賊興復之效;不效,則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靈。若無興德之言,則責攸之、掉、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謀,以諮諏善道,察納雅言,深追先帝遺詔。臣不勝受恩感激。今當遠離,臨表涕零,不知所言。
【引述完畢】

文章情真意切,感人肺腑,既為表明諸葛亮北伐的決心,亦為詳列後主執政內外的苦心安排。他在表中告誡後主要「深追先帝遺詔」,指的是劉備的遺囑,其中有告誡劉禪的話,說:「勉之勉之,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惟賢惟德,能服於人。」要他多聽取別人的意見,為興復漢室而努力。

全文大概可分為「忠言勸諫」和「表白心跡」兩部分。第一部分,從「先帝創業未半」至「可計日而待」。諸葛亮為使劉禪聽取勸諫,開篇即警之以勢:「先帝中道崩殂」、「天下三分」、「益州疲弊」,國家憂患之狀,如警鐘長鳴,發聾振聵。然而在危亡之際,忠臣志士齊心協力,為國家發展帶來一線契機。此時文章由勢入理,提出勵精圖治的三項建議 ──廣開言路、嚴明賞罰、親賢遠佞!尤以後者着墨最多。「親賢臣」,文中清楚明白地一一列舉姓名;「遠小人」,似有暗指,因為當時後主寵信宦官黃皓,所以諸葛亮特別在表中加以提醒,並把「親賢遠佞」提高到攸關國家「興榮」與「傾頹」的地步,深刻的警諭後主。

第二部分,從「臣本布衣」至「不知所言」。諸葛亮回顧二十一年來戎馬關山的歲月,既表達對先帝「知遇之恩」的感激,也向後主說明創業維艱的道理。接着坦述自己日夜謀慮的心志和北伐中原的決心。文末反覆叮嚀後主「諮諏善道」、「察納雅言」,與篇首「開張聖聽」遙相呼應,「報先帝」、「忠陛下」之主旨昭然若揭。

《出師表》文思縝密周延,說理鞭辟入裡,文中連稱先帝十三次,情意懇摯,表現一代老臣的耿耿忠心,連鬼神都被他的壯烈胸襟感動落淚。尤其文章作結處,墨水與淚滴齊下,更令人動容。陸遊在《書憤》中云:「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實為至評。

(十一)「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或是在東晉時,「祖逖」領軍渡江北伐,志氣激昂,立誓要吞滅入侵的胡人。

祖逖,字士稚,晉范陽遒人,原為北州舊姓,家中世襲官糧二千石。父親名武,曾當晉王掾、上谷太守。祖逖自幼喪父,共有兄弟六人。兄長該、納等人性格開朗爽快,頗具才幹;唯獨祖逖生性豁盪,不修儀容,不拘小節。他十四、五歲時,尚未知書識字,兄長們都替他擔憂。他卻輕財好俠,慷慨有氣節,每次回到鄉間田舍,都說是秉承諸位兄長的指示,發散穀帛日用品周濟貧困親鄰,頗獲鄉黨宗族敬重。此後,他開始博覽群書,涉獵古今著作,遊學往來京師,人們開始稱讚祖逖的濟世才華。二十四歲時,他僑居陽平,地方辟察孝廉,司隸再辟舉秀才,皆沒有上榜。

祖逖與司空「劉琨」俱為司州主簿,交情深厚,共被同寢。中夜聽聞荒雞鳴啼,他推被而起,踢醒劉琨說:「此非惡聲也。」並即起床舞劍,鍛煉武藝。逖、琨兩人均英氣迫人,每談及世間不平事,義憤填膺,相互約定:「倘若四海鼎沸,豪傑並起,天下大亂,吾與足下即當避亂於中原。」

祖逖遷至太子中舍人、豫章王從事中郎。其後從晉惠帝北伐,敗績於盪陰,於是退還洛陽。皇駕此時西幸長安,關東諸侯如范陽王虓、高密王略、平昌公模等競相召喚祖逖為官,他全部拒絕。接着,東海王越任命祖逖為典兵參軍、濟陰太守,卻因母喪不能赴任。及後京師大亂,祖逖率親黨數百家避居淮泗,讓所乘車馬載運同行的老弱殘疾者,自己卻選擇徒步,所攜帶的藥物衣糧,又全部分派與眾人共用。他擅用很多計謀策略,因此獲得老少長幼的崇敬擁戴,共同推舉他為行主。他們一群人到達泗口時,元帝破例任用他為徐州刺史,接着任征軍諮祭酒,駐紮於丹徒之京口。

當時社稷傾頹,祖逖時常懷抱振興朝綱、收復失土之壯志。他所結交與率領的賓客義徒,都是豪傑勇士,亦禮遇如同自己的子弟。其時揚土一地鬧大飢荒,這些人多半淪為盜賊,攻擊剽竊富室。祖逖知悉後,盡心安撫慰問,勸歸正道。如果有人被官吏繩之以法,祖逖就設法解救。人們閒談間常以此事批評他是非不明,他安然自若,不放在心上。

此時晉帝剛剛守定江南,沒有餘力北伐,祖逖進言:「晉室之亂,並非居上者無道而招致下面的怨恨才反叛,是由於幌王爭權,自相殘殺誅滅,遂使北方戎狄,乘隙入侵毒害中原為亂。如今遍地哀民、四野黎庶流離困苦,人人受此打擊都有奮力一搏之志。大王您如能誠心發威遣將,使像我祖逖這等人為他們的統主,則郡國豪傑之士,必風起雲湧般共赴國難,消沉疲弱的人也會欣聚於蘇淮一帶,這樣一來國恥可雪,願大王審慎圖之。」

晉帝委任祖逖為奮威將軍、豫州刺史,給千人食物,布三千匹,但沒有提供鎧甲兵器,讓他自己招募補充。於是祖逖率領原本跟隨的流徙部族百餘家渡江,船到中流,他慷慨激昂地擊打着船槳,發誓說:「祖逖如不能肅清中原叛亂而收復失土的話,則有如此大江,一去不回!」辭色壯烈激憤,眾人慨嘆不已。接着祖逖屯兵於江陰,起鍋爐冶鑄兵器,募得二千餘人後向前挺進。

祖逖屢建戰功,晉帝嘉許其功勛,開始答應運糧補給,卻因路途遙遠而未至,於是軍中大飢荒,軍士騷亂。祖逖派遣使者求救於蓬陂塢主「陳川」,陳川派將領「李頭」率眾救援,祖逖於是克服譙城。

李頭得知祖逖當時獲得一匹高雅駿馬,想據為己有,卻不敢明言,祖逖知其意,於是慷慨送贈。李頭感激祖逖的恩遇,每感嘆說:「我若能得此人為主,吾死而無恨。」陳川聽聞後大怒,殺死李頭。李頭的親信馮寵,率領其部屬四百餘人歸編祖逖。

其後,陳川率部眾歸附胡人石勒,祖逖率眾征伐,相互攻守逾四個月。祖逖用布囊盛滿泥土偽裝如米袋,讓千餘人運上城台展示,又令數人擔米,假裝疲憊至極而休憩於道路旁,賊眾不逾有詐,果然中計而驅逐之,那些人都棄擔而走。賊人既獲米擔,認定祖逖軍伍士眾補給豐飽,而北方胡戍遠道入侵,飢餓已久,更加恐懼,不復以往的膽量勇氣。

祖逖禮賢下士,雖是交情淺疏或身分低微的部屬,都一律平等對待,因此黃河以南盡被其收復為晉土。他的屬下若有微功,獎賞及時,絕不拖延。祖逖為人和善儉約,親自勸導監督百姓從事農桑種植,克己務實,不存資產,部屬子弟盡皆耕耘田畝,擔柴砍薪,與庶民同樣辛勤工作。

祖逖收葬無名枯骨,並祭祖拜祀,百姓全都感動而心悅誠服。祖逖曾經設置飲酒大會,高坐之中有老年耆宿流涕說:「吾等雖然老矣!可在此時能獲得這種父母官照應,死也無憾!」於是贈慶唱歌,歌詞曰:「幸哉遺黎免俘虜,三辰既朗遇慈父,玄酒忘勞甘瓠脯,何以詠恩歌且舞。」祖逖如此深得人心,好友劉琨與親故寫信稱譽,滿紙盛讚祖逖威德。於是上詔,進升祖逖為鎮西將軍,石勒因此不敢進兵河南。

後來,朝廷積弱不振、用人不當及欠缺遠識,祖逖憂慮發生內亂,令自己前功盡廢、有志難伸;繼而內心鬱悶,感慨發病,於是將妻孥家小安置於汝南大木山下。當時中原分崩離析,內亂蠢動,雖然祖逖謀圖進取、恢復漢祚的雄心依然不輟,但祇能慨歎孤掌難鳴,苦無機遇,因而內心隱懷憂憤,且更加深病情。在此以前,華譚、庾闡二人曾問卜筮人戴洋,洋回答說:「祖豫州(即祖逖)九月當死。」豫州上空有妖星出現,歷陽的陳訓又說:「今年西北有大將當死。」祖逖也看見此星,說:「那顆星是我也!剛平定河北,而老天卻有意讓我死去,此乃不佑故國的天象是也。」不久,祖逖卒於雍丘,時年五十六歲。豫州士卒百姓,人們像喪考妣般傷心,譙梁百姓為之立祠。其後,朝廷冊贈祖逖為「車騎將軍」。

所謂「時勢造英雄」,祖逖就如許多豪傑志士一樣,也在錯綜複雜、無可奈何的境遇含恨以終、懷憂以歿!
(見《晉書.卷六十二.列傳第三十二》)

祖逖的成長過程,屬「大器晚成」,秉性行俠仗義、輕財重節操,雖十四、五歲才發憤苦讀,並不影響他往後輔國濟世的宏願。古人認為夜半雞啼不吉利,他卻認為「非惡聲」,與劉琨聞雞起舞,由這點小事也可略窺一個英雄與眾不同的地方。

他待人接物,傾囊相助,私品共用,照顧老弱傷殘,因而被推為行主。對待那些賓客義徒如子弟,時時不忘導正規勸與救助。對朝廷積弱不振的針砭,一語中的,並自請出征,祇帶着少數部屬渡江北進,迎擊胡羯。那中流砥柱、擊楫渡江的雄心壯志,讓人動容。

祖逖擁有計謀策略,具備深厚人心,善於行軍布陣,軍民亦同仇敵愾;可惜的是:「時不我予」、「人力難以回天」,最後飲恨病死,徒勞一場。但他的膽色、胸襟與氣魄,可以吞下那些從北方進犯的胡羯!他的義氣名聲,永垂清史!

(十二)「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或是在唐朝,「段秀實」奪笏擊打叛賊「朱泚」,使逆賊因而頭破血流。

段秀實,字成公,唐朝隴州陽人。祖父名達,任左衛中郎;父親名行琛,任洮州司馬;秀實因世襲獲任揚州大都督。他生性至孝,六歲時,為照顧患病的母親,廢寢忘食,七天滴水不進,母親病情稍有起色,自己才恢復飲食。及後長大成人,個性沉厚有決斷。

天寶四年,秀實被安西節度「馬靈察」署為別將,追隨他討伐西域國「護蜜」有功,獲授安西府別將。又跟從都將「李嗣業」,充任節度判官。其後,安慶緒(安祿山次子)造反,嗣業與諸軍圍剿,嗣業被流矢射中,戰死沙場。秀實獲悉嗣業死訊,寫信命令先鋒將「白孝德」發兵護送嗣業的遺體至河內,並親率將吏於境內哭迎,傾盡自己的私財以奉獻葬事。「荔非元禮」取代嗣業出任都將,嘉獎秀實的義氣,奏請朝廷試光祿少卿,依舊襲節度判官。

元禮在邙山之戰敗績,軍隊遷徙翼城,元禮為麾下所殺,部下將佐亦多遇害,而秀實獨以智計保全性命。大眾推舉白孝德為節度使,從此人心稍定;秀實又遷試光祿卿,為白孝德判官;其後孝德改鎮邠寧,上奏秀實試太常卿、支度營田二副使。

不久大軍西遷,所過之地大肆掠奪;又以邠寧一地缺乏糧食,路遠難於饋運,於是請求軍事支援「奉天」。當時公廩也匱竭,各地縣吏憂恐,多數棄官逃匿,成群結黨淪為剽竊盜賊,孝德人微言輕不能禁止。秀實私下對他說:「讓我當軍侯,就不會如此。」軍司馬就此上言請求,於是朝廷以秀實為都虞侯,全權處理奉天行營事務。秀實號令嚴整,賞罰分明,軍府安泰,代宗獲悉,大加讚賞。大軍還於邠寧時,仍然啟用他為都虞侯,不久拜涇州刺史。

大曆元年,「馬璘」上奏加秀實為開府儀同三司。軍中有一位大力士,能拉開二十四弓,卻犯竊盜罪,璘愛其才想卸免。秀實曰:「為將者有私心,則法令不一,雖韓信、白起再生,也不會認為有理。」 璘嘉許其建議,依法殺之。璘處事若有不合理,秀實必堅定據理力爭,直到獲得馬璘認錯才罷休。

刀斧將「王童之」因人心動搖,於是主導內亂。有人密告秀實其事,說:「等候適當時機,以警鼓響起為約定舉事時刻。」秀實乃召來鼓人,表面上佯裝怒其失節,並且告誡他說:「每更過後,必來稟報。」當值更人每次來稟報時,他往往故意拖延數刻,因此四更一過,天就發亮。既有如此差錯,童之主導的內亂無法履行。

隔天,告密者又說:「今夜將焚燒草場,期望參加救火者一同參與作亂。」於是秀實令人嚴加警備。夜半果然發生大火,秀實下令於軍中:「誰參與救火者,斬。」童之居於外營,請求入內救火,秀實不許。第二天斬童之,捕殺其黨徒凡十餘人,並說:「誰再敢步其後塵者,夷其九族!」於是大軍平安遷至涇州。

大曆八年,吐蕃前來寇犯,戰於鹽倉,唐軍不利,璘為寇戎所拘禁,到日暮時分尚未返還。秀實把城中士卒未出戰者悉數遣出,使驍將出任統帥,東面依古原擺開陣勢,列奇兵方陣,向賊寇警示將對其開戰,並且到處收留敗兵殘卒,重新整合。吐蕃群眾觀望,不敢冒險進逼;及夜,璘才獲得釋放歸營。大曆十一年,璘病重,不能視事,請秀實攝節度副使兼左廂兵馬使。

不久,朝廷拜秀實為涇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四鎮北庭行軍涇原鄭潁節度使。三四年間,吐蕃不敢犯塞。秀實領軍治事清明儉約、平易近人,遠近都稱頌。出席私人聚會,他絕不聽樂飲酒,絕無妓媵(即姬妾),更無贏財,公餘之暇,端居內室靜慮一己行事是否適當。「唐德宗」嗣位,加秀實為檢校禮部尚書、張掖郡王。

唐德宗建中四年(公元783年),涇原地方士兵叛變,叛軍攻陷首都長安,德宗倉皇出逃至奉天(今陝西乾縣),引發皇帝被叛軍包圍一月餘,史稱「奉天之難」。大將「朱泚」叛唐篡位,改國號「秦」,自稱大秦皇帝,改元「應天」,派涇原將領韓旻率三千騎兵,前去奉天,謊稱迎接皇上聖駕,又劫持文武百官擁護他。秀實假意順從,卻暗中遊說大將「劉海賓」、「何明禮」、「姚令言」及判官「岐靈岳」密謀殺死朱泚。

某天,朱泚召司農卿段秀實等商議大事,當時「源休」、「姚令言」、「李忠臣」、「李子平」等四人亦在坐。秀實一身戎裝與朱泚並膝而坐,當朱泚談到欲僭位謀篡時,段秀實勃然大怒,奮力而起,順手握緊源休手腕,奪過其手上的象牙笏板,一躍而前,衝過去唾沫在朱泚的臉上,大罵:「狂賊,我恨不得將你千刀萬剮、碎屍萬段,豈能跟隨你一起謀反?」於是用笏板猛力擊打朱泚,朱泚慌忙用手臂攔擋,還是被笏板擊中額頭,血流滿面匍匐而逃。

一時間,在場的叛黨都被這一幕義正辭嚴、氣沖斗牛的景象嚇住,誰也不敢莽動。其時與秀實有約的大將劉海賓等人還未到,於是秀實對他們說:「我絕不會和你們一同謀反,何不趁早趕快把我殺掉!」話音一落,叛黨兇徒見他人單勢孤,就群起圍攻,段秀實終於被殺害慘死。其後,劉海賓、何明禮及岐靈岳亦相繼被殺。德宗在奉天聽聞其事,痛惜不能委用適當人選,涕淚交流,對秀實追贈太尉,予諡忠烈。
(見《舊唐書.卷一百三十二.列傳第七十八》)

常言道:「識時務者為俊傑」,段秀實卻不以為然,他一旦面臨危難的迫在眉睫,一朝挑戰生死的關鍵時刻,在強敵環伺、孤立無援的緊急情況下,仍然視死如歸,痛擊狂罵逆賊,純粹是充塞於天地間的浩然正氣,從其胸臆間爆發湧出的宣泄!

雅帆在上兩篇訴說,《正氣歌》徵引的十二個中國歷史典故,應可為「正氣體現三部曲」作闡釋;所謂「正氣體現三部曲」,就是:「對公義堅持的毅力」;「為公義犧牲的勇氣」;及「行公義節操的實踐」。

本篇接續敘述第三系列的其餘四個歷史典故,又蘊涵另外一個共通點,就是展示正氣體現三部曲的第三部曲:「行公義節操的實踐」。

綜合來說,東漢的管寧;三國的諸葛亮;東晉的祖逖和唐朝的段秀實,四人皆擁有恪守公義的高尚情操,並透過日常事務的實踐,去體現正氣。管寧配戴的皂帽布衣,儉樸安貧,樹立典範;諸葛亮撰寫的《出師表》章,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祖逖敲打的渡江船槳,誓師北伐,慷慨激昂;段秀實攻擊的象牙笏板,痛打逆賊,分清善惡。他們四位都是高風亮節、言行貫徹的哲人,為後世做人處事奠定規模。

正如雅帆在前兩篇所言,現今世界,招惹殺身之禍的危險相對較低,社會上卻仍然存在着:政治專制、經濟惡霸的強權操控;民智愚昧、利慾薰心的困境籠罩;指鹿為馬、拗橫折曲的歪理迷惑;時刻打擊公義的執行。結合正氣體現三部曲,每個現代人必須擁有堅持的毅力,隨時提起犧牲的勇氣,日常實踐亮節清操的行為,才能面對逆境的不斷挑戰,繼續維持社會公義。

文天祥在《正氣歌》所徵引的十二個歷史典故,上起春秋戰國,下至唐代;進一步思考,自宋朝連接,直至現代,中華民族可還有甚麼體現正氣的歷史故事?雅帆留待補篇嘗試分解。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四, 二月 19th, 2015 11:05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