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接首篇敘述《正氣歌》第一系列的首四個中國歷史典故,本篇續說第二系列的另外四個歷史故事。

(五)「為嚴將軍頭」:在東漢時,有寧可斷頭也不投降的「嚴顏」將軍。

「嚴顏」,字希伯,東漢末年巴郡臨江(今重慶忠縣)人,初為益州牧劉璋部將。建安十七年(公元212年),劉璋懾於北方曹操的威脅,遣法正於荊州(今湖北)迎劉備入益州(今四川) 。當時嚴顏為巴郡太守,知道劉備入蜀,曾說:「此所謂『獨坐窮山,放虎自衛』者也。」認為這是愚蠢的舉措。結果確如嚴顏所料,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 ,諸葛亮率張飛等溯江而上,攻破江州,生擒嚴顏。張飛對嚴顏說:「大軍至,何以不降而敢拒戰?」嚴顏回答說:「卿等無狀,不守信義,侵奪我州,我州但有斷頭將軍,無投降將軍也!」,張飛大怒,喝令將嚴顏斬首。嚴顏面不改色說:「砍頭便砍頭,何為怒邪!」於是,張飛為其所動,釋放嚴顏,並將其引為賓客。
(見《三國志.卷三十六.蜀書六.關張馬黃趙傳第六》)。

另外,這段典故又見《三國演義》第六十三回「諸葛亮痛哭龐統 張翼德義釋嚴顏」,描述如下:

“…群刀手把嚴顏推至。張飛坐於廳上,嚴顏不肯跪下。飛怒目咬牙大叱曰:「大將到此,為何不降,而敢拒敵?」嚴顏全無懼色,回叱飛曰:「汝等無義,侵我州郡!但有斷頭將軍,無降將軍!」飛大怒,喝左右斬來。嚴顏喝曰:「賊匹夫!砍頭便砍,何怒也?」張飛見嚴顏聲音雄壯,面不改色,乃回嗔作喜,下階叱退左右,親解其縛,取衣衣之,扶在正中高坐,低頭便拜曰:「適來言語冒瀆,幸勿見責。吾素知老將軍乃豪傑之士也。」嚴顏感其恩義,乃降。

後人有詩贊嚴顏曰:

白髮居西蜀,清名震大邦。忠心如皎月,浩氣捲長江。
寧可斷頭死,安能屈膝降?巴州年老將,天下更無雙。

又有贊張飛詩曰:

生獲嚴顏勇絕倫,惟憑義氣服軍民。至今廟貌留巴蜀,社酒雞豚日日春。…”

嚴顏面對死亡威脅,仍然錚錚鐵骨、凜凜正氣,感動魯莽的張飛,喚起他對嚴顏的「識英雄重英雄」。相應地,威震天下的名將張飛,卻能禮賢下士,推崇自己,亦令嚴顏深受感動,對方以義相釋,自己豈能不以義相報?於是,嚴顏心中的敵意全消,願意投降。這種寧死不降的氣節風骨,和「士為知己者死」的惺惺相惜,早已在紙醉金迷、利慾薰心的現今世界,盪然無存!

(六)「為嵇侍中血」:在晉朝,有侍中「嵇紹」用身體保護晉惠帝,流下忠烈的血,濺在惠帝的衣襟上。

話說開去,首先略述嵇紹的父親「嵇康」。嵇康是晉朝名士,與六位友人經常聚集在竹林底下,悠閑地吟詩唱和、喝酒清談,對時局擁有卓越不凡的識見和體認,對人生胸懷不同流俗的志節與追求,被後人尊稱為「竹林七賢」。他所寫《養生篇》等佳作,流傳後世,備受推崇;他藝術才華橫溢,以絲竹音樂聞名於世,代表作有著名的《廣陵散》。

嵇康年輕時,遭人誣陷,被司馬昭殺害。在就義前,他從容不迫,將年幼的兒子嵇紹,託付好友「山濤」用心栽培。嵇康臨終前對兒子說:「有山濤在,你就不會孤苦無依,就好像父親還在你的身邊一樣。」可憐當時嵇紹祇有十歲。嵇康臨刑的時候,撫着手中古琴,沉痛感慨地說:「《廣陵散》從此就要在世間成為絕響。」現場人士都感到萬分悲慟。

嵇康被殺害後,「竹林七賢」中的山濤和王戎一直特別照顧嵇紹,履行朋友應盡的道義和責任,令這個孤弱的孩子,即使喪失父親,卻還擁有慈父般的關懷與教導,也就是成語「嵇紹不孤」的由來,彰顯朋友之間深厚的信義和友情,成為千古傳頌的佳話。

話說回來,嵇紹非常孝順,在父親逝世後,小小年紀就擔負持家的重責。他細緻體貼、關懷照顧母親,用倍於常人的孝思與孝行,撫平母親深切的悲傷和痛苦。嵇紹自幼飽讀詩書,擁有與父親一樣的音樂天賦;父親通曉五經、擅長書畫、深具非凡藝術氣質等特徵,嵇紹也盡得其遺傳。父親的從容就義,在嵇紹幼小心靈中,留下永世難忘的記憶;稟承着父親的忠義風範,種下嵇紹最後因為保衛國家而犧牲自己的生命。

當時晉朝發生「八王之亂」,河間王與成都王起兵叛變,京城告急,晉惠帝與成都王於盪陰一帶會戰。晉兵戰敗,勢如山倒,惠帝隨駕的官員們各自保命,倉皇逃遁,衛兵們亦逃跑,無影無蹤。兵荒馬亂之際,舉目蒼茫之時,就在這緊急關頭,祇有侍中嵇紹一人,朝服冠冕,儼然不動,獨自緊隨在惠帝身邊,護衛着他的安全。這時,無數冷箭從四面八方對準惠帝的御輦射來,嵇紹護在惠帝的身上,用全身擋住雨點般的流矢。一時間,鮮血不斷噴洒在惠帝的御衣上,留下一簇簇殷紅的血跡,嵇紹最後倒臥在血泊中。他的慘烈犧牲,延續對父親忠義精神的詮釋,既從容;亦忠烈。

動亂平定後,左右侍從看見惠帝的衣服濺滿無數血跡,準備拿去清洗,但被惠帝拒絕。惠帝語帶哽咽,悲切傷感地說:「這是嵇侍中的血,不要洗掉。……」。

戰場上的一幕恍如昨日,而忠誠的節臣,卻永遠不再回來。惠帝要永久保存這件血衣,它是一代忠臣以生命的代價,對忠義的理解與實踐,所作出的詮釋,亦銘記着皇帝對他永誌不忘的追思。
《見晉書.卷八十九. 列傳第五十九. 忠義傳.嵇紹》

中國自古以來,求忠臣必出於孝子之門,嵇紹不惜生命,坦然就義,獨自護衛保駕,如此壯舉,正是源出內心至誠的孝順之心,轉化為忠義之心。嵇紹感到一切就該如此自然,孝子就該是忠臣,在朝為官就得盡忠職守。所謂「移孝作忠」,嵇紹的忠義事蹟,正是最真實的寫照,後世即因此以「嵇侍中血」指忠臣之志。

(七)「為張睢陽齒」:在唐朝,有死守睢陽的「張巡」,恨不能吞滅逆賊而咬碎牙齒。

張巡,唐代河南南陽鄧州人,是「安史之亂」時期著名的英雄。張巡自小聰敏好學,博覽群書,通曉作戰陣法。他氣志高邁,重視小節,喜結交長者,卻不與庸俗之輩合群。他有才幹,講氣節,扶危濟困,傾財好施,毫不吝嗇。

唐開元末年,張巡中進士第三名,初仕為太子通事舍人。天寶年間,調授清河(今河北清河)縣令,政績考核為最高等,任滿後回京。當時,唐玄宗寵妃楊玉環的族兄楊國忠執掌朝政,權勢顯赫,留京待遷的官員紛紛前往巴結。於是有人勸說張巡去拜見楊國忠,但被他拒絕,故此,儘管他政績突出,因不願阿附權貴,也未能遷升高官。不久,他調授真源(今河南鹿邑)縣令,赴任後為政簡約,人民安居樂業。

唐玄宗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安祿山、史思明」叛亂,史稱「安史之亂」。次年正月,太守楊萬石懾於叛軍威勢,欲舉郡迎降,逼迫張巡迎接叛軍,張巡卻誓師討伐逆賊。同時,山東單縣尉「賈賁」也起兵抗拒叛賊,進兵至「雍丘」(今河南杞縣),與張巡會合,共有兵二千人,據城自守。不久,叛賊「令狐潮」引叛軍攻雍丘,賈賁戰死。此後,張巡領導軍民繼續英勇殺敵,贏得軍民的信任。

張巡率眾堅守孤城四月,每戰皆捷。後來迫於形勢惡化,張巡率眾沿睢陽渠向南撤退,當時他祇有馬三百匹,兵三千人,退至「睢陽」,與太守「許遠」及城父(今安徽亳州東南)縣令「姚閻」,聯合一起堅守城池。

睢陽地處睢陽渠要衝,屬非常重要戰略位置,令狐潮以賊眾四萬進攻孤城,城內人人驚恐。張巡曉諭諸將曰:「叛賊知道我城中虛實,頗有輕視我等戰鬥力之心。何不趁此機會出其不意出擊,可以驚擾他們而擊潰之,乘此良機,敵勢必被我等摧折。」諸將齊道:「善。」於是張巡分兵千人,列數隊趁機出城,並親自領導,長驅直逼令狐潮軍陣,敵軍膽戰心驚,向後退卻。

隔天叛賊集中軍力緊密出擊,架設數百雲梯猛攻。張巡在城垛上,指揮部卒以稻草束,澆灌膏脂,放火焚燒以禦敵,賊兵不敢再向上攀登,張巡卻伺機追擊。如此拉鋸經過六個月,歷經大小數百戰,兵將士卒穿盔帶甲進食,受傷者裹好傷痛再奮戰。叛軍遂敗走,張巡又追擊,幾近捕獲叛賊。令狐潮大怒,又率眾來犯。他素來敬佩與善視張巡,這回領兵至城下,用溫情語調告訴張巡曰:「本朝國力危殆,兵將不能出關為您解厄,天下大勢已去。足下以羸弱兵卒固守危城,想盡忠報國也無指望,為啥不與我相隨而得享榮華富貴?」張巡曰:「古來父死於君,義不報。你這叛賊乃是因妻孥被殺銜怨在心,想借力於賊人以圖報復,我看你的頭顱馬上就要掛在通衢大道上示眾,為後人百世取笑,咋辦?」潮聽後赧然離去。

此時,城中糧食匱乏,而令狐潮卻得到賊人濟助的糧餉鹽米,用數百艘船運至。張巡採取聲東擊西計策,利用夜間在城南突襲,潮發動全軍抗拒,張巡另外派遣精銳勇士沿着河岸銜枚疾走,順利取得鹽米千斛,並焚燒其餘剩糧而還。當城中弓矢用盡時,張巡讓人捆綁藁草人形千餘個,披上黑衣,利用黑夜縋放城下,潮兵一時不及詳察,爭相放箭射去,久而不見動靜,才恍然大悟,射的乃是藁人,睢陽城中守軍把藁人收還,得箭數十萬支!

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安祿山死後,其子安慶緒派部將「尹子琦」率大批精銳兵力進攻睢陽。面對強敵,張巡、許遠激勵將士固守,雖然守城將士祇有幾千人,但上下一心,艱苦堅守十個月,與佔優勢的叛軍前後進行四百餘戰,總共殺死敵將三百人,士兵十二萬人。

張巡堅守睢陽,當時戰鬥非常殘酷。張巡督戰時,總要慷慨激昂地大聲疾呼,以鼓舞士氣,竟使眼角崩裂,牙齒都被嚼碎。最後,城內兵盡糧絕,援軍卻遲遲未到,睢陽眼看就要陷落,張巡面對西方朝廷的方向兩拜,表示以死殉國的決心。他說:「我已盡最大努力,但未能阻擋叛軍,保住睢陽;我死後也要抗擊敵軍,報答朝廷。」

不久,睢陽陷落,張巡被俘。叛將尹子琦傲慢地問張巡:「聽說你每次作戰,總是激動的眼角瞪裂,牙齒咬碎,怎會如此激動?」面對反賊,張巡怒火中燒,憤怒的說:「我決心吞掉你們這群反賊,祇可惜力不從心。」尹子琦惱羞成怒說:「我倒要看看你還剩幾顆牙齒。」接着用大刀暴力撬開張巡嘴巴,見他嘴裡確實祇剩下三、四顆牙齒。尹子琦驚訝之餘,感到張巡果真十分英勇,就勸他投降。張巡對他痛罵道:「我將為國而死,你依附叛逆,也休想長活。」於是,張巡這位忠貞英勇的將領,在被俘當日慷慨就義。

巡身長七尺,鬚髯每在發怒間盡皆賁張,讀書反覆次數從不過三,卻終身不忘,為文章也不必擬草稿。守護睢陽時,無論士卒或居民,張巡初次見面問及姓名,其後再見已沒有不認識的。其指揮用兵及運用戰術未嘗依照古法,面對大將教戰,他也是指導他們各依其意。有人問他原因何在,答曰:「古時人情淳樸,故行軍布陣有左右前後,大將居中,三軍望之可以一齊進退。而今胡人擅長騎射馳騁衝突,一下聚攏雲合,一下四處鳥散,變態百出,無一規律。所以我讓士兵們能識別主將之意,將官們能體認屬下部卒的士氣,上下相知相熟,人人自能奮勇為戰爾。」

其打仗用的兵械鎧甲皆取之於敵方,從未曾自我花費。每回作戰,他並不親臨行陣,而是看到因傷或因故退卻者,張巡立刻補位,告訴他:「我不離開此崗位,請為我決戰。」士卒們感其誠意,都是以一當百。他寬厚待人,誠信不疑,賞罰分明,言而有信,與眾士卒共甘苦歷寒暑,雖是小廝、仆養求見,必定整衣方見之,因此屬下心齊,爭先效死,所以能以少擊眾,從未嘗敗績。城中人人都知孤城無援,最終將死,可卻沒有叛城出降者。城破,遺下未死之民祇四百而已。

唐大中時,畫上張巡、許遠及麾下大將南霽雲的肖像於朝中凌煙閣,追封功績、謚號。睢陽城至今仍建有這三位忠貞烈士的祠廟祭享,香火不絕,號「雙廟」。後來「張巡嚼齒」這個典故,被用來形容將士奮勇抗敵,捨生取義的壯舉。
(見《新唐書.卷一百九十二.列傳第一百一十七.忠義.中》)

(八)「為顏常山舌」:在唐朝,有常山太守「顏杲卿」,罵賊不屈而被鈎斷舌頭。

顏杲卿,字昕,唐京兆萬年(今西安)人,出生於鴻儒世家,與大書法家「顏真卿」為同宗兄弟。杲卿年輕時,藉祖蔭出任遂州司法參軍,為官清正、性情剛烈、處事果敢,深受百姓擁戴。唐玄宗開元年間,吏部侍郎席豫因其才能,舉薦他出任范陽(今北京)戶曹參軍。當時「安祿山」任范陽、平盧、河東三鎮節度使,也久聞顏杲卿的大名,一方面為籠絡人心,一方面為培植自己黨羽,便舉薦杲卿為營田判官、常山太守。

唐玄宗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秋,蓄謀已久的安祿山,率范陽、平盧兩鎮重兵十五萬人,自范陽發動叛亂,向南進軍。安祿山同時兼任河北採訪使,故河北亦是他的管轄地,沿途官員或開門投敵、或棄城逃亡,情形萬分危急。

安祿山的叛軍開到常山城下,顏杲卿與長史「袁履謙」商議:叛軍一路未遇有效抵抗,氣焰囂張,鋒芒正盛;常山城內祇有數百兵丁,如果倉促應戰,無異於以卵擊石,且又會殃及城中無辜百姓;不如假意歸降,避其鋒芒,日後再相機定奪。於是二人出城迎請安祿山,安祿山不費吹灰之力,就佔領河北重鎮常山,大喜之餘,賞賜杲卿以紫袍、履謙以緋袍,以示褒獎。又擔心杲卿對自己存有異心,便把他的幼子季明攜入軍中,扣為人質,並派其乾兒子「李欽湊」帶兵七千,駐守在常山附近的土門(在今井陘縣) 監視。

安祿山發動叛亂,顏杲卿憂心如焚。叛軍過後,他稱病不出,把郡中一切事務交袁履謙處理,私下卻與平原郡(今山東德州)太守祖弟顏真卿、太原府尹「王承業」秘密聯繫,共謀平叛討安事宜。

安祿山叛軍雖然沿途勢如破竹,然而佔領各地都要派兵駐守,兵力分散後顯有不足,他便命令部將「高邈」率兵返回范陽。顏杲卿聞訊,命令藁城(今河北藁城市)縣尉「崔安石」設計擒之。高邈、何千年一行剛抵藁城,崔安石依計會同參軍馮虔、壯士翟萬德等人到驛館設宴接風,高邈及何千年剛一入席,就被馮虔等人生擒。

同時,顏真卿派其外甥盧逖奔赴常山,約顏杲卿一齊起兵,截斷叛軍後路。杲卿聞訊大喜,認為常山、平原可互為犄角之勢,相與起兵,定可挫敗叛軍銳氣。於是假傳安祿山之命,讓駐守土門的李欽湊趕赴常山議事。李欽湊連夜趕到常山城下,杲卿以城門不宜夜開為由,安排他住宿城外驛館休息,又命袁履謙、 馮虔、翟萬德等人前去探望,並乘李欽湊醉酒之機把他殺死,屍體被拋入館外滹沱河中。

安祿山一路過關斬將,唐玄宗聞風喪膽。杲卿為鼓舞朝中上下人心鬥志,命長子泉明、真定縣令賈深、內丘縣令張通幽等人攜帶李欽湊首級,並押解高邈、何千年赴京。途經太原,太原府尹王承業欲把功勞據為已有,便厚賜泉明,並打發他回去。王承業又暗中命人欲將泉明殺害,怎奈壯士翟喬於心不忍,放過泉明。唐玄宗聽信王承業一面之詞,將其擢升為大將軍。後來事情敗露,玄宗拜杲卿為衛尉卿兼御史中丞,袁履謙為常山太守,賈深為司馬。

安祿山大將李欽湊被殺的消息,振奮朝野上下的民心士氣。唐玄宗啟用郭子儀、哥舒翰、李光弼等人討伐安祿山,傳檄詔告河北,稱王師二十萬由山西入土門。

公元756年1月,顏杲卿正式守義起兵平叛。他派人曉喻河北諸郡:「朝廷大軍已下井陘,朝夕當至,先平河北諸郡,先下者賞,後下者誅!」河北諸郡聞訊紛紛響應,於是河北道二十三郡中,除有叛軍重兵把守的六郡外,其餘十七郡重新歸附朝廷。

顏杲卿兵單力孤,苦戰六日,兵盡糧絕,常山乃陷,與袁履謙一同被擒獲。賊兵脅迫他歸降,見他不答應,就把他的小兒子季明抓來,把刀架在他脖子上說:「降我,你兒子就能活命!」杲卿視而不見,也不作答,於是顏季明與盧逖同時被殺。史思明不敢擅自作主,便把杲卿、履謙二人押至洛陽見安祿山。安祿山責備杲卿說:「想你本是一個小小的范陽戶曹,經我提拔才當上常山太守。你今天卻來反我,我有甚麼地方對不起你?」杲卿怒目圓睜痛斥道:「你原本是一個羯族的放羊奴隸,大唐天子提拔你作三鎮節度使,對你寵幸無比,你不知感恩圖報,竟然反叛,天子又有哪一點對不起你?想我顏家世代為唐朝忠臣,恪守忠義二字,雖然我是由你舉薦提拔,難道那就能夠和你同流合污?我為國討賊,死而無憾,唯一遺憾的是不能夠親手殺你,以報答皇上的隆恩!」安祿山被罵,暴跳如雷,將杲卿綁在天津橋柱上,用刀割下他身上的肉生吃,顏杲卿不顧疼痛,依然痛斥安祿山的罪行不止。叛賊怒不可遏,命人鈎斷其舌頭,說:「如何?還能罵否?」杲卿嘴裡,依舊含糊不清地罵不絕口,直至命喪當場,享年六十五歲。

一個常山太守血淋淋的舌頭,絕對不能輕視!顏杲卿的慘死,非但沒有嚇倒河北的軍民,反而卻激發廣大民眾反抗叛亂的信心。顏真卿在平原郡招募勇士,僅十天,就得萬餘人,附近諸郡紛紛響應,逐步殺掉安祿山所設置的守將,共推真卿為抗亂盟主。真卿聯合清河、博平兩郡人馬攻克魏郡城(今河北大名縣西),軍威大振。稍後,李光弼率領朝廷大軍東出井陘,擊敗史思明,光復常山城,並收復常山郡中所屬九縣的七縣,使唐軍在安祿山的後方取得戰略優勢,為日後徹底平息叛亂奠定基礎。

唐肅完干元初年(公元758年),朝廷追贈顏杲卿為太子太保,謚忠節,封其妻崔氏為清河郡夫人,盧逖、季明等追贈五品官;建中中期(約公元781年),又追贈顏杲卿為司徒,位列三公。
(見《新唐書.卷一百九十二.列傳第一百一十七.忠義.中》)

雅帆曾在上篇訴說,《正氣歌》徵引的十二個中國歷史典故,應可為「正氣體現三部曲」作闡釋;所謂「正氣體現三部曲」,就是:「對公義堅持的毅力」;「為公義犧牲的勇氣」;及「行公義節操的實踐」。

本篇接續敘述第二系列的其次四個歷史典故,蘊涵另外一個共通點,就是展示正氣體現三部曲的第二部曲:「為公義犧牲的勇氣」。

綜合來說,東漢的嚴顏;晉朝的嵇紹;唐朝的張巡和顏杲卿,四人為恪守公義,體現正氣,提起犧牲的勇氣,分別「抱頭顱、灑熱血、碎激齒、斷罵舌」。常言道:「身體髮膚,受諸父母,不敢毀傷。」他們因為維持公義,需要毀傷身體髮膚,甚或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正如雅帆在首篇所言,現今世界,招惹殺身之禍的危險相對較低,社會上卻仍然存在着:政治專制、經濟惡霸的強權操控;民智愚昧、利慾薰心的困境籠罩;指鹿為馬、拗橫折曲的歪理迷惑;時刻打擊公義的執行。犧牲生命大可不必;金錢、時間、利益等損失卻實屬難免。現代社會追尋文明進步,豈會是無須付出的免費午餐?香港一場「雨傘運動」,要求「真普選」,社會各階層共同犧牲一點金錢、時間、利益,是否真正無法承擔?抑或自私的不願付出?更遑論效法「東漢嚴顏、晉朝嵇紹、唐朝張巡和顏杲卿」的現代版!

故此,每個現代人除了必須擁有堅持的毅力外,也還需要隨時提起犧牲的勇氣,才能面對逆境的不斷挑戰,繼續維持社會公義。

走筆至此,再次暫且擱下,雅帆將於三篇敘述餘下四個歷史典故,闡釋與其餘正氣體現最後一部曲的關係。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二月 1st, 2015 12:51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