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首篇簡述大不列顛王位合併與國會成立的歷史,本文繼續訴說本年(2014年) 9月18日「蘇格蘭獨立公投」(Scottish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的前因後果。

話說自從1707年5月1日《1707年合併法案》正式生效,蘇格蘭與英格蘭及威爾斯合併為大不列顛王國,並成立一個「大不列顛國會」 (Parliament of Great Britain) ,入駐倫敦「西敏宮」(Westminster Palace) ,即原屬英格蘭國會舊址的「國會大樓」(House of Parliament) ,至今已有三百零七年。然而,一直以來,蘇格蘭人期望能夠重新擁有自己的國會,完全掌控自己的國策和事務,主要因為他們相信蘇格蘭人具備充足的地方資源和個人質素,去管理屬於自己的國家。

首先是豐富的地方資源方面,蘇格蘭擁有:北海油田的開發;重工造船業的製造;畜牧漁農業的發達;威士忌酒品牌的釀造;自然風景與文物古蹟旅遊的拓展;高爾夫球休閒活動的推廣…等。其次是卓越的個人質素方面,蘇格蘭人才輩出,譬如經濟學家「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 發表《國富論》(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文學家「史蒂文生」(Robert Stevenson) 創作著名小說《金銀島》(Treasure Island) 與《綁架》(Kidnapped);科學家多若天上繁星,包括:「亞歷山大.佛萊明」(Alexander Fleming) 發現「盤尼西林」;「詹姆士.瓦特」(James Watt) 發明「蒸汽機」;「亞歷山大.貝爾」(Alexander Bell) 發明「電話」;「約翰.貝爾德」(John Baird) 發明「電視」;「羅德愷爾文」(Lord Kelvin) 發現「熱力學定律」;「詹姆士.麥斯威爾」(James Maxwell) 發現「電動力學定律」…等。

另一方面,代表蘇格蘭的議員在英國國會祇佔少數席位,難以發揮影響力,未能真正為蘇格蘭人發聲。譬如現今2010年開始的一屆英國國會,代表全國總共有650名議員席位,其中533名(82%)代表英格蘭地區;59名(9.08%)代表蘇格蘭地區;40名(6.15%)代表威爾斯地區;及18名(2.77%)代表北愛爾蘭地區。從數據可見,9.08%的蘇格蘭代表,如何與82%的英格蘭代表在英國國會中抗衡?故此,自1717年國會合併以來,蘇格蘭人一直爭取重新成立屬於自己的蘇格蘭國會。

1979年3月1日,英國政府曾就應否成立「蘇格蘭地方議會」(Scottish Assembly),在蘇格蘭地區進行「1979蘇格蘭權力下放全民投票」(The 1979 Scottish devolution referendum),結果祇獲得佔32.9%的「登記選民」(electors) 支持,未能符合足夠 — 即40%或以上 —登記選民支持的要求而作罷。十八年後的1997年9月11日,再次在蘇格蘭地區舉行「1997蘇格蘭權力下放全民投票」(The 1997 Scottish devolution referendum),當日投票人數佔全體登記選民的60%,其中有74%同意應成立「蘇格蘭議會」(Scottish Parliament),並有64%同意蘇格蘭議會應該擁有稅收變更的權力。綜合來說,該次公投以明顯大多數贊成票決議成立擁有稅收變更權力的蘇格蘭議會。

1998年,英國國會通過《1998年蘇格蘭法案》(Scotland Act 1998) ,並於同年11月19日由英女王簽署,成立蘇格蘭自1707年以來的首個議會和政府(即行政院)。根據該法案的條款,議會可通過影響蘇格蘭內務的法律,並可將所得稅的基本稅率提高或降低最多3%。蘇格蘭議會是從1997年根據「權力下放」(devolution) 方式成立的「一院制」(one house system) 蘇格蘭地方議會,座落愛丁堡老城區「聖魯德」(Holyrood),與英國國會沒有直接關係。英國國會中的蘇格蘭地區席位是由英國大選決定,與蘇格蘭議會選舉沒有任何關係,祇有「英國國會議員」(Member of Parliament;MP) 才有在英國國會發言和投票等資格,「蘇格蘭議會議員」(Member of Scottish Parliament;MSP) 不具備這種資格;同樣地,英國國會議員也不具備在蘇格蘭議會發言和投票等資格。

自此之後,每位蘇格蘭市民在蘇格蘭議會中由一位「選區議會議員」(Constituency MSP) 和七位「區域議會議員」(List MSP) 所代表,這兩類議會議員在議會中享有平等地位。蘇格蘭議會的議員選舉是一個普及選舉,每位登記選民可投兩票,這種投票制度稱為「按比例代表選舉的附帶席位制」(Additional Member System of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又稱「額外席位制」) ,是「單一選區兩票制」(Single-District Two-Votes System) 之一種。

第一選票在代表選民「選區」(constituency) 的候選人當中推選一名「選區議會議員」,獲得票數最多的候選人將獲得席位,這稱為「最多票數當選制」(first past the post system) 。現今每個選區平均約有55,000名登記選民,整個蘇格蘭分為73個選區,故此共有73名選區議會議員。

第二選票在比「選區」更大的「區域選區」(electoral region) 中投票給一個政黨或一名個人候選人,整個蘇格蘭分為八個「區域選區」,每個區域選區在議會中擁有七名議員席位。在每個區域選區,政黨根據他們贏得的選區議會議員席位數目及他們在第二次投票中獲得的票數,獲選分配出任其他56名屬「區域議會議員」的席位。

讀者若有興趣參考詳細資料,可到訪蘇格蘭議會的官方網頁,網址是–
“http://www.scottish.parliament.uk/visitandlearn/Education/16285.aspx” 。

1999年5月6日,蘇格蘭舉行首次的「議會議員普及選舉」,結果由工黨取得勝利,卻因未能在比例代表制中取得多數,故與自民黨組成「聯合政府」(coalition government)。5月12日,議會舉行首次會議,推選「大衛.斯蒂爾」(David Steel) 出任首位「議長」(Presiding Officer)。同年7月1日,由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Queen Elizabeth II) 親臨正式宣佈該年度議會開幕,議會並於同日獲賦立法權力處理已下放事務。

目前的蘇格蘭議會由129名蘇格蘭議會議員組成,包括73名選區議會議員和56名區域議會議員,他們互選一人擔任議會議長和兩人擔任副議長,負責主持議會的會議及就有關議會進程的規則問題做出決議等工作。

現今蘇格蘭議會獲賦立法權力處理的十五項「已下放事務」(devolved issues),聚焦地區性事務,涵蓋:

(1) 衛生 (health);
(2) 教育及訓練 (education and training);
(3) 地方政府 (local government);
(4) 社會工作 (social work);
(5) 房屋 (housing);
(6) 規劃 (planning);
(7) 旅遊、經濟發展及工業財務支援 (tourism,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financial assistance to industry);
(8) 部分運輸事務,包括蘇格蘭道路網絡、巴士政策、港口及港灣 (some aspects of transport, including the Scottish road network, bus policy and ports and harbours);
(9) 法律及民政事務,包括刑事法律、民事法律、檢控系統及法院 (law and home affairs, including most aspects of criminal and civil law, the prosecution system and the courts);
(10) 警察及消防 (the Police and Fire services);
(11) 環境 (the environment);
(12) 自然及建築遺產 (natural and built heritage);
(13) 漁農及林木 (agriculture, forestry and fishing);
(14) 體育及藝術 (sport and the arts);
(15) 統計、公開登記冊及檔案 (statistics, public registers and records)。

相應地,由英國國會繼續議決及立法有關蘇格蘭的另外十五項「保留事務」 (reserved issues) ,聚焦全國及國際性事務,涵蓋:

(1) 憲制事務 (constitutional matters);
(2) 英國外交政策 (UK foreign policy);
(3) 英國國防及國家安全 (UK defence and national security);
(4) 財務、經濟及金融系統 (fiscal, economic and monetary system);
(5) 移民及國籍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6) 能源,包括電力、煤、煤氣及核子能源 (energy: electricity, coal, gas and nuclear energy);
(7) 共同市場 (common markets);
(8) 貿易及工業,包括競爭及顧客保護 (trade and industry, including competition and customer protection);
(9) 部分運輸事務,包括鐵路、交通安全及規例 (some aspects of transport, including railways, transport safety and regulation);
(10) 就業法例 (employment legislation);
(11) 社會保障 (social security);
(12) 賭博及慈善獎券 (gambling and the National Lottery);
(13) 資料保護 (data protection);
(14) 墮胎、人工受孕、胚胎、遺傳、異種器官移植及活體解剖 (abortion, human fertilisation and embryology, genetics, xenotransplantation and vivisection);
(15) 平等機會 (equal opportunities)。

根據2011年蘇格蘭議會選舉結果,各政黨目前在蘇格蘭議會的129個議員席位分佈如下:

(1) 「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 – 69席;
(2) 「蘇格蘭工黨」(Scottish Labour Party) – 37席;
(3) 「蘇格蘭保守黨」(Scottish Conservative Party) – 15席;
(4) 「蘇格蘭自由民主黨」(Scottish Liberal Democrats) – 5席;
(5) 「蘇格蘭綠黨」(Scottish Green Party) – 2席。

綜合上列選舉結果,「蘇格蘭民族黨」在是次選舉中大勝,首次取得超過一半的大多數議席,和蘇格蘭議會的完全控制權;相對地,工黨在蘇格蘭的得票大輻下降,祇能成為最大在野反對黨。這結果同時亦是首次有政黨在蘇格蘭議會中取得超過半數議席,而激進的蘇格蘭民族黨,一向主催蘇格蘭獨立,據此,為蘇格蘭獨立進行全民投票的建議,在蘇格蘭議會將來可取得足夠支持而埋下種子。

另一方面,當屆2010年英國國會選舉,投票總人數共29,691,380人,佔登記選民約65%,從整體來說,各政黨在全國650個議席的分佈如下:

(1) 「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 – 307席;
(2) 「工黨」(Labour Party) – 258席;
(3) 「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s) – 57席;
(4) 「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 – 8席;
(5) 「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 – 6席;及
(6) 「其他」(Others) –14席。

由於沒有一個政黨可以取得超過半數議席,結果得票最多的保守黨選擇與自由民主黨組織聯合政府,詳情見網誌189〈電視辯論與懸峙國會〉。

進一步分析,單就英格蘭地區來說,投票總人數共25,085,097人,佔登記選民約65.5%,各政黨在533個英國國會議席的分佈如下:

(1) 「保守黨」– 298席;
(2) 「工黨」 –191席;
(3) 「自由民主黨」 – 43席;及
(4) 「綠黨」(Green Party) – 1席。

再者,單就蘇格蘭地區來說,投票總人數共2,465,722人,佔登記選民約63.8%,各政黨在59個英國國會議席的分佈如下:

(1) 「工黨」– 41席;
(2) 「自由民主黨」 –11席;
(3) 「蘇格蘭民族黨」 – 6席;及
(4) 「保守黨」 – 1席。

概括上列選舉結果,英國國會的現況:第一大執政保守黨掌握着全國議席未過一半的多數,亦同時掌握着英格蘭地區議席超過一半的大多數;第二大在野工黨則掌握着蘇格蘭地區議席超過一半的大多數。蘇格蘭人難免質疑:在英國國會的650個議席中,工黨41位的蘇格蘭地區代表,祇佔整體的少數,能否真正為蘇格蘭人謀取利益?就是加上蘇格蘭民族黨6位義無反顧即共47位的蘇格蘭地區代表,又能增加多少影響力?反觀在蘇格蘭議會,蘇格蘭民族黨掌握着超過一半的大多數議席,可謂舉足輕重,甚至完全操控。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基於當下政治形勢的發展,蘇格蘭人洞悉,蘇格蘭議會中蘇格蘭民族黨代表的「己」,和英國國會中工黨代表的「彼」,兩者在蘇格蘭的政治影響力,已是「己升彼降;彼消己長」。蘇格蘭人明白,若要取回決定蘇格蘭命運的話語權,爭取蘇格蘭獨立是最佳途徑!亦此其時也!

豐富的土地資源,卓越的個人質素,高傲的人民性格,有利的政治環境,皆促使蘇格蘭人在現任蘇格蘭首席部長「亞歷士.薩蒙德」 (Alex Salmond, First Minister of Scotland ) 的帶領下,向英國首相「金馬倫」(David Cameron) 持續施壓,要求蘇格蘭獨立,脫離聯合王國,但仍留在英聯邦,並尊英女王為國家元首。金馬倫在巨大政治壓力下,決定「豪賭一局」,同意讓蘇格蘭人民以全民投票方式,決定唯一議題:「蘇格蘭是否應該成為一個獨立國家」(Should Scotland be an independent country)?可選擇兩個答案的其中之一,就是「Yes」或「No」。金馬倫滿懷信心,認為大多數蘇格蘭登記選民仍然會選擇留在聯合王國。

2012年1月25日,蘇格蘭政府發佈《Your Scotland, Your Referendum》的一份諮詢文件,包括《公投草案》(draft Referendum Bill) 的一份附件,就規定登記選民資格、選舉機構、推廣運動經費、議會及公眾辯論等安排,向公眾進行約四個月諮詢,直至同年5月11日止,共收到超過二萬六千份回應。至於公投日期等具體細節,由英國政府制定,而薩蒙德則表示希望能够在2014年秋天舉行公投,雙方就此展開多輪磋商。

2012年10月15日,金馬倫與薩蒙德簽訂《愛丁堡協定》(Edinburgh Agreement) ,英國政府正式授與蘇格蘭議會舉行「公平、合法、果斷」(fair, legal and decisive) 公投的權力,並提供此次公投的法律框架。公投的關鍵問題包括:經濟政策、國防協定、未來與英國關係、在多國組織(尤其是歐盟和北約)的位置等。

2013年3月21日,宣佈2014年9月18日舉行公投,從上午7時開始,至同日晚上10時結束。所有年滿16歲或以上在蘇格蘭居住的英國公民、英聯邦公民及歐盟公民等都可以參與投票,人數約共430萬。這次公投屬首次將符合登記選民的年齡資格從18歲降低至16歲,旨在令更多的年輕人可以參與,運用自己手中的選票,決定個人和國家的前途。相反地,為表公平、公正,在蘇格蘭以外所有其他英國地區居住的英國公民,卻無緣參與是次公投。

首相金馬倫必定清楚知悉蘇格蘭年輕一代傾向支持蘇格蘭獨立,為何他還要容許更多的年輕人可以登記成為選民,製造不利現屆政府期望的公投結果?理由非常簡單,他以國家和人民的整體利益,凌駕個人和政黨的利益為依歸,這是成熟民主制度的體現。

蘇格蘭政府向蘇格蘭議會提交兩條有關獨立公投的草擬法案,制定公投的詳細安排。其一,於2013年6月27日,蘇格蘭議會通過《Scottish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Franchise) Act 2013》,規定登記選民的年齡資格和登記主任的財務安排,並在同年8月7日獲得英女王簽署。其二,於同年11月14日,蘇格蘭議會又通過《Scottish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2013》,規定公投的全部詳情,包括:公投議題、日期和選票、選民登記、點票主任、程序和財務、宣傳運動等,並在同年12月17日獲得英女王簽署。再者,於同年11月26日,蘇格蘭政府公佈一份長達670頁的白皮書《Scotland’s Future – Your Guide to an Independent Scotland》,闡釋聯合王國的蘇格蘭部分成為獨立國家的具體細節和方式。

綜合來說,整個公投安排有法有據,有節有理,一絲不苟;假若公投結果支持獨立,則蘇格蘭定必脫離聯合王國成為獨立國家,大不列顛難免踏上一條分裂的不歸路。毋庸置疑,金馬倫同意這次公投安排,既盡顯他本人及英國國會的寬宏氣度和政治胸襟,亦展現民主政治和平、公正的處事方式,確實難能可貴,堪值世人學習。

事關重大,早於2012年中,支持與反對獨立的兩大陣營便已各自開始籌組宣傳工作。2012年5月25日,支持陣營的「Yes Scotland」成立,由蘇格蘭電視臺前廣播總裁「詹金斯」 (Blair Jenkins;former Director of Broadcasting at Scottish TV) 帶領,主要獲得蘇格蘭民族黨的支持。相應地,2012年6月25日,反對陣營的「Better Together」亦成立,由上屆英國政府屬工黨的前財政大臣「艾利斯泰爾.達林」(Alistair Darling, former Chancellor of the Exchequer) 帶領,同時獲得保守黨、自由民主黨和工黨的聯手支持。前者的主要論據,就是蘇格蘭事務必須由蘇格蘭人當家自主;後者的爭論議題是獨立後安排,包括:北海油田、流通貨幣、公共開支和歐盟成員資格等。

英國各大 — 尤其紮根蘇格蘭的 — 傳媒機構,均安排多次不同規模的辯論,包括:「蘇格蘭電視臺」(Scottish Television) 時事節目《今夜蘇格蘭》(Scotland Tonight) 廣播的一系列辯論;及「英國廣播公司電視二臺蘇格蘭頻道」(BBC Two Scotland) 廣播的另一系列圓桌辯論等。在相關電視辯論中,兩大陣營的三次對壘最為觸目。其一,於2014年8月5日蘇格蘭電視臺主持並現場直播,由薩蒙德代表「Yes Scotland」與達林代表「Better Together」的一場辯論,題為《Salmond & Darling: The Debate》。其二,於2014年8月25日英國廣播公司電視一臺蘇格蘭頻道主持並現場直播,及英國廣播公司電視二臺英國全國其他地區聯合直播,再由薩蒙德代表「Yes Scotland」與達林代表「Better Together」的另一場辯論,題為《Scotland Decides: Salmond versus Darling》。

其三,於2014年9月11日在格拉斯哥蘇格蘭會展會議中心範圍內「水療競技場」(The SSE Hydro) 舉行,由英國廣播公司電視一臺蘇格蘭頻道主持並錄影,當日晚上九時在英國廣播公司電視一臺全國頻道廣播。這場是第一次在蘇格蘭舉行如此大規模的電視辯論,現場觀眾邀請來自蘇格蘭各區中學第一次符合選民資格約八千名中學生出席;其中抽選250名表示支持獨立及另250名表示反對獨立共500名中學生觀眾,被安排坐到臺前,兩種意見的他們當中可輪流被抽選向臺上嘉賓發問,盡量做到兩個陣營觀眾平等的質詢機會。英國廣播公司在辯論之前,曾向一千名16至17歲的中學生進行問卷調查,結果顯示他們最關注事務的首五項包括:學費(97%);經濟(94%);貨幣(88%);福利(88%);及退休金(84%)。

這場辯論由英國廣播公司記者「詹姆斯.庫克」(James Cook) 主持,臺上四位出席的辯論嘉賓,分別來自支持和反對獨立的兩大陣營,其中兩位代表「Yes Scotland」,包括:蘇格蘭民族黨副黨魁兼蘇格蘭議會副首席部長「史特金」(Nicola Sturgeon;Deputy First Minister SNP) ,和蘇格蘭綠黨召集人「哈維」(Patrick Harvie;Scottish Green Party MSP) ;另外兩位代表「Better Together」,包括:尊重黨領袖兼英國國會西布拉德福德選區議員「蓋洛威」(George Galloway;Respect Party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Bradford West) ;和蘇格蘭保守黨領袖「戴維生」(Ruth Davidson ;Scottish Conservative leader) 。

自從2012年英國政府決定將蘇格蘭應否獨立進行公投後,英國傳媒定期調查支持與反對獨立的民意取態。當兩大陣營開始宣傳的初期,祇有約32%至38%的蘇格蘭人支持獨立,持反對意見的蘇格蘭人則較前者平均多17%的差距。這種民意走勢,一直維持至公投前六個星期,據此,首相金馬倫帶領的英國政府,當時仍對蘇格蘭獨立公投不獲通過充滿信心。

2014年8月,支持與反對獨立的民意分別為 43% 和 57%,反對陣營仍維持14%的優勢。在上文所述第一次電視辯論之後,民意調查顯示代表反對陣營的達林在該辯論中勝出,而反對獨立民意的56%仍領先支持獨立的44%;但在上文所述第二次電視辯論之後,民意調查卻顯示代表支持陣營的薩蒙德在該辯論中勝出,「Yes Scotland」陣營愈戰愈勇,與「Better Together」陣營的民意差距逐漸拉近。

2014年9月6日,民意調查顯示情況已逆轉,支持與反對獨立的民意分別為47%和45%;若排除尚未決定的回應,則支持與反對獨立的民意分別為51%和49%。這項民意調查結果,震驚整個英國,亦轟動全世界,大不列顛面臨分裂的危機,情勢嚴峻,命懸一線。

英國三大政黨一方面各自急謀對策,加強宣傳反對獨立的理據,並大量增加宣傳反對獨立的聚會,譬如憑藉蘇格蘭地區選民為主要支持者的工黨,立即派出前黨魁兼前首相「白高頓」(Gordon Brown) 親自領軍,參與多場宣傳反對獨立的集會。另一方面,三大政黨聯署,同意若蘇格蘭人選擇留下,將下放與蘇格蘭議會更多管治權力;清楚表明共同維持聯合王國團結的決心,堅決反對蘇格蘭獨立;三大政黨黨魁 — 金馬倫、紀立德、文立彬 — 並分頭多次親赴在蘇格蘭舉行的多場討論會議、遊說活動、造勢大會…等,號召選民投下反對一票。

眾所周知,一旦公投通過蘇格蘭獨立,則全英國及全世界都直接或間接受到損害,其後果不堪設想,影響更是深遠。當下選情嚴峻,危如繫卵,首相金馬倫在此國家危急存亡之秋,一切以國家為重,不惜放下個人及政黨的榮辱,乞求選票之餘,多番向選民痛陳利害,情辭懇切,其中不乏令人動容的肺腑之言,列舉如下:

「I would be heartbroken if this family of nations that we’ve put together was torn apart. …

…I love my country more than I love my party. ( 我愛我的國家,多於我愛我的政黨。)」
(輯錄自金馬倫2014年9月10日在愛丁堡發表的演辭部份內容)

「…And we built this home together. It’s only become Great Britain because of the greatness of Scotland. Because of the thinkers, writers, artists, leaders, soldiers, inventors who have made this country what it is. …

…And you know what makes us truly great? It’s not our economic might or military prowess – it’s our values. British values. Fairness. Freedom. Justice. The values that say wherever you are, whoever you are, your life has dignity and worth. The values that say we don’t walk on by when people are sick, that we don’t ask for your credit card in the hospital, that we don’t turn our backs when you get old and frail, that we don’t turn a blind eye or a cold heart to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who are desperate and crying out for help. This is what Britain means. This is what makes us the greatest country on earth. …

…For the people of Scotland to walk away now would be like painstakingly building a home and then walking out the door and throwing away the keys. …

…And it is my duty to be clear about the likely consequences of a Yes Vote. Independence would not be a trial separation. It would be a painful divorce. …

…To warn of the consequences is not to scare-monger, it is like warning a friend about a decision they might take that will affect the rest of their lives – and the lives of their children. …

…The question is: how do you get that change? For me it’s simple. You don’t get the change you want by ripping your country apart. You don’t get change by undermining your economy and damaging your business and diminishing your place in the world. …

…So this is our message to the people of Scotland: We want you to stay. Head and heart and soul, we want you to stay. (故此這是我們向蘇格蘭人民送出的訊息:我們希望你們能留下來;從腦海裏、心坎中和靈魂深處,我們希望你們能留下來。)…

…If you don’t like me – I won’t be here forever. If you don’t like this government – it won’t last forever. But if you leave the UK – that will be forever. (假如你不喜歡我,我將不會永遠在此戀棧;假如你不喜歡這屆政府,它將不會永遠傳承下去;但假如你選擇脫離英國,那將是永遠的不能逆轉。) …

… As you reach your final decision, please don’t let anyone tell you that you can’t be a proud Scot and a proud Brit. …

…Please don’t lose faith in what this country is – and what we can be. Don’t forget what a great United Kingdom you are part of. Don’t turn your backs on what is the best family of nations in the world and the best hope for your family in this world. …

… So please, from all of us: vote to stick together. Vote to stay. Vote to save our United Kingdom.」
(輯錄自金馬倫2014年9月15日在鴨巴甸發表的演辭部份內容)

上述的言辭,既沒有虛假艱澀的字句,亦缺乏深奧難明的哲理;卻充滿憂國愛民的熱忱,還肩負政治責任的承擔。首相可拋棄;政府也可捨棄;唯獨國家絕不能離棄!這些豪情壯語,可謂情高意真,怎不令人動容?試問世界上擁有此般道德勇氣、坦言直說、言行一致的國家領袖,又能有幾許?

身為政治領袖的首相金馬倫,固然是寢食難安,風塵撲撲,在全國南北來往穿梭,盡力最後遊說;身為精神領袖的女王伊利沙伯二世,卻祇能牽腸掛肚,憂心忡忡,在皇宮內苑密切注視,靜待瞬間發展。在民主的英國,選舉產生的首相,務必尊重和跟隨民意決定去管治國家;世襲承傳的女王,也祇許保持中立,不容發表影響群眾的個人意見,這就是民主的真諦!

雖然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不能就蘇格蘭獨立發表意見,但從皇宮傳出的訊息,女王要求時刻向她匯報民意的動態,便可知道女王對國家分裂危機的深切關注。女王熱愛蘇格蘭的情懷,非常容易理解。首先,英格蘭君主與蘇格蘭君主的血緣關係,在首篇文章已詳細交代,不贅。

再者,女王的母親 —「伊利沙伯王太后」(Queen Elizabeth the Queen Mother) — 是蘇格蘭的貴族;女王的王妹 — 「瑪嘉烈公主」(Princess Margaret) — 在蘇格蘭安格斯「葛蘭密斯城堡」(Glamis Castle) 出生;女王和王妹在蘇格蘭鴨巴甸郡「伯克霍爾」(Birkhall) 度過愉快的童年;女王和王夫「愛丁堡公爵」(Duke of Edinburgh) — 每年七月至十月定必按照慣例,在蘇格蘭東部海岸「貝爾摩洛」(Balmoral) 度假,換上樸素的服裝,過着蘇格蘭平民一樣的生活。凡此種種,皆可證明女王情牽蘇格蘭的親密關係。

回憶1977年,蘇格蘭和威爾斯要求下放更多管治權力,當年女王正值慶祝登基25周年銀禧紀念,她於5月4日曾在英國國會向上下兩院議員發表演說,闡明國家團結的重要,其中重點錄述如下:

【引述開始】
「…It is appropriate that I should come to Westminster at the start of the Jubilee celebrations in the United Kingdom. Here, in a meeting of Sovereign and Parliament, the essence of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is reflected.

It is a form of Government in which those who represent the main elements of the community can come together to reconcile conflicting interests and to strive for the hopes and aims we all share. It has adapted itself to the changes in our own society and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hips, yet it has remained true to its essential role. It has provided the fabric of good order in society and has been the guardian of the liberties of individual citizens. …

…The problems of progress, the complexities of modern administration, the feeling that Metropolitan Government is too remote from the lives of ordinary men and women, these among other things have helped to revive an awareness of historic national identities in these Islands. They provide the background for the continuing and keen discussion of proposals for devolution to Scotland and Wales within the United Kingdom.

I number Kings and Queens of England and of Scotland, and Princes of Wales among my ancestors and so I can readily understand these aspirations.

But I cannot forget that I was crowned Queen of 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

Perhaps this Jubilee is a time to remind ourselves of the benefits which union has conferred, at home and in our international dealings, on the inhabitants of all parts of this United Kingdom.

A Jubilee is also a time to look forward! We should certainly do this with determination and I believe we can also do so with hope. We have so many advantages, the basic stability of our institutions, our traditions of public service and concern for others, our family life and, above all, the freedom which you and your predecessors in Parliament have, through the ages, so fearlessly upheld. …」
【引述完畢】

時至今日,蘇格蘭獨立的呼聲,國家分裂的危險程度,尤甚當年,群眾期望女王再一次呼籲國民團結。然而,民主治國思想的繼續發展,民主管治素求的不斷提高,與三十七年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語。於是,王宮發表簡短聲明:「Sovereign’s constitutional impartiality is an established principle of our democracy.」(王室抱持憲政中立,是我們民主制度的確定原則) ;魂牽夢縈蘇格蘭的女王,也祇能低調一句:「蘇格蘭人民在獨立公投之前,可要三思!」

英國王室雖然未能明明白白表達政治立場,卻巧妙地在公投前不同場合流露出維持聯合王國團結的期盼。其一,於9月8日,王室宣佈凱特王妃再度懷孕,「劍橋公爵及夫人」(Duke and Duchess of Cambridge) 將迎接第二名孩子的誕生。消息傳出,舉國歡騰。兩人曾在聖安德魯大學就讀本科,與蘇格蘭關係密切,這項王室喜訊,可會留住不少蘇格蘭人的愛國心。

其二,於9月10日至9月14日倫敦「英女王伊利沙伯奧林匹克公園」(Queen Elizabeth Olympic Park) 區內運動場,在「哈利王子」(Prince Harry) 領導下,為來自13個國家400名現役或退役傷殘軍人運動員,成功舉辦「永不屈服運動會」(Invictus Games 2014) ,參加一連四天九個運動項目的競技,獲得一致好評。哈利王子公開表示,期望下屆能移師格拉斯哥舉辦,暗喻期盼蘇格蘭仍留在聯合王國。透過這兩項來自王室的訊息,或許尚能發揮多少感情作用,爭回一些決定蘇格蘭仍留在聯合王國的選票!

經過三大政黨的分頭努力遊說,民意取態再一次逆轉,在公投剛完結的當天意見調查顯示,支持與反對獨立的民意分別為46%和54%,政府與王室可略舒緩一口氣,靜待投票結果。

9月18日晚上10時,蘇格蘭獨立公投結束,2,608個投票站關閉,並立刻將投票箱送達分佈蘇格蘭各地32個社區會堂內的點票中心,由總數 5,767名點票人員開始通宵點票,約於翌日(9月19日) 早上6時30分完成。點算結果,總數共有3,619,915名登記選民投票,投票率佔登記選民人數的84.5%;支持獨立的「Yes Vote」共有1,617,989票,佔總投票人數的44.7%;反對獨立的「No Vote」共有2,001,926票,佔總投票人數的55.3%;換言之,反對獨立的選票在這次公投中勝出,蘇格蘭仍然留在聯合王國。

進一步分析,在全部32個選區,支持獨立的「Yes Vote」祇在四個選區中勝出,包括:「鄧地」(Dundee;53,620票;佔區內57.3%);工黨票倉的「格拉斯哥」(Glasgow;194,779票;佔區內53.5%);「北拉奈克郡」(North Lanarkshire;115,783票;佔區內51.1%);及「西丹巴頓郡」(West Dunbartonshire;33,720票;佔區內53.9%)。

相對地,反對獨立的「No Vote」在其餘二十八個選區中勝出,其中獲得超過10萬票並在當區勝出的也有四個選區,包括:「鴨巴甸郡」(Aberdeenshire;108,606票;佔區內60.4%);「愛丁堡」(Edinburgh;194,638票;佔區內61.1%);「法夫郡」(Fife;139,788票;佔區內55.1%);及「南拉奈克郡」(South Lanarkshire;121,800票;佔區內54.7%)。另外,獲得超過10萬「No Vote」票但未能在當區勝出的也有兩個選區,就是上述「Yes Vote」勝出的格拉斯哥和北拉奈克郡。

蘇格蘭獨立公投結果正式公佈後,大多數英國人包括女王和首相,都可暫時放下心頭大石,大不列顛僥倖避過這次分裂的危機,相信在未來十年也不會舊事重提。精神領袖的女王在興奮雀躍之餘,當日立刻發出文告,穩定和安撫民心,尤其蘇格蘭人民的心,全文引述如下:

【引述開始】
「After many months of discussion, debate, and careful thought, we now know the outcome of the Referendum, and it is a result that all of us throughout the United Kingdom will respect.

For many in Scotland and elsewhere today, there will be strong feelings and contrasting emotions – among family, friends and neighbours. That, of course, is the nature of the robust democratic tradition we enjoy in this country. But I have no doubt that these emotions will be tempered by an understanding of the feelings of others.

Now, as we move forward, we should remember that despite the range of views that have been expressed, we have in common an enduring love of Scotland, which is one of the things that helps to unite us all. Knowing the people of Scotland as I do, I have no doubt that Scots, like others throughout the United Kingdom, are able to express strongly-held opinions before coming together again in a spirit of mutual respect and support, to work constructively for the future of Scotland and indeed all parts of this country.

My family and I will do all we can to help and support you in this important task.

ELIZABETH R.」
【引述完畢】

首相金馬倫在這次公投歷盡政治風險與艱辛後,必須立刻領導其內閣,投入研究下放與蘇格蘭政府更多管治權力的工作,實踐兌現公投運動中遊說反對蘇格蘭獨立的承諾。在這次公投中,蘇格蘭民族黨支持蘇格蘭獨立的願望雖然落空,卻贏得許多選民的支持。根據公投後的民意調查顯示,目前英國國會的蘇格蘭地區登記選民中,54%支持蘇格蘭民族黨,祇有23%支持工黨;若以此推測,明年舉行的英國國會大選,代表蘇格蘭地區的59個議席,蘇格蘭民族黨將可贏取54席的大多數,工黨祇可取4席,其他政黨1席。蘇格蘭獨立公投的政治後果,影響深遠;再加上近年來自由民主黨聲望的下跌,和獨立黨聲望的上升,凡此種種,都影響着英國國會明年選舉的政治形勢。保守黨能否在明年大選中取得過半數議席?若否,保守黨將與那個政黨組織聯合政府?蘇格蘭民族黨?自由民主黨?抑或獨立黨?

英國政治領袖的首相金馬倫,容許舉行公投,降低登記選民的年齡資格,以全體人民的福祉為依歸,藉此告訴世人在民主治國之下,何謂「政治胸襟」、「包容異見」,這些亦是民主的基本要素。整個蘇格蘭獨立公投運動的每項細節,都在散發民主的氣息,堪值世人認識和學習。

總結來說,蘇格蘭獨立公投在世人面前清楚展示民主政治的真諦:
(1) 每一名符合資格(如適當認知程度)的選民,無論是任何身份,都擁有決定國家管治政策的同等權利,而這項資格應該盡量放寬;
(2) 民意決定國家管治政策的路向,政治領袖或精神領袖均不能獨攬大權;
(3) 一切國家管治政策都必須以全體人民的福祉為依歸,凌駕任何個人、團體、政黨的利益;
(4) 人民之間容許存在不同意見,「議會投票」和「全民投票」都是解決對國家管治政策存在不同意見的一些可行方法…等等。

「Democracy」(民主) 雖然是一個西方的概念,中文名稱亦屬日語的繙譯,但擁有不容否定、放諸四海皆準的「普遍接受標準」(commonly-accepted standards) ;假若否定這些普遍接受標準,就已面目全非,不可能再是源自西方的民主,亦不必奢談民主,指鹿為馬,混淆視聽。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蘇格蘭議會官方網頁》(Scottish Parliament Official Website),及《蘇格蘭獨立公投網頁》(Scottish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Website),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一月 24th, 2014 7:11 下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